《药圣天医》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整版未删节)

《药圣天医》 小说介绍

药圣天医》小说的主角是叶无天程可欣,这本小说是作者大肚鱼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的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药圣天医》小说精彩节选:未来药圣天才,因为一次实验失误莫名回到了现代,想跟我比医术?不用药照样虐你!一身未来医术,救死扶伤,悬壶济世,一段药道传奇由此展开,这是一段属于他的逆袭争霸!…

《药圣天医》 第20章 你真会丰胸? 免费试读

但是那会他也曾过帮一位女性丰胸,联盟总统的千金,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无意中遇见总统千金独自伤心自叹,因为胸部小,她刚跟男朋友分手,当时他也不知怎么回事,心一软,就说他能帮她。

经过草药调理加**之后,总统千金胸部尺寸足足大了几个码。这可把她喜得泪如雨下,抱着叶无天连连送上香吻。

当时叶无天全部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对总统千金的主动献吻,他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而且那位总统千金也不是他所喜欢的那颗菜。

换成是现在,可能是另一个结果,他会乘机将总统千金泡到手。

连续几天,采药回来的叶无天都是闭门不出,吃完饭后碗一扔,又马上钻进房间里配制他的那些草药。

所有研制的流程都记在他脑中,因此他配制那些东西倒是一点也不困难,无非要花多点时间罢了。

“通草路路通漏芦蕲蛇夜交藤黄芪当归……”

将丰胸草药凑齐后,叶无天亲自将草药煎好。

煎好药后,叶无天并没闲着,而是整理着旁边的另一堆草药,周虎子的事情让他意识到,这个世界同样是人心险恶,不容小视,为了保命,他必须留几样宝贝防身。

傍晚,忐忑不安的李婉儿来到,按叶无天的吩咐,她皱着可爱的小瑶鼻将那碗药喝下去。

喝完药后,李婉儿并没急着离开,而是神情扭捏地站在那里,小脸红扑扑的,不敢与叶无天的目光相对视。

叶无天也好不到哪里去,同样有些紧张,接下来这个步骤非常重要,**,让药通过皮肤的表层渗透进去。

“咳咳,丫头,你考虑清楚了?其实可以不用这样做。”叶无天内心骂自己嘴贱,当初为什么要告诉她,想效果好,必须加上**。

李婉儿贝齿轻咬着红唇,还有十多天就开学了,按叶流氓所说的第一个方案,不**,需要一个月方才能达到效果,但如果**,只需半个月。

半个月,意味着她要在未来的半个月里让叶无天摸十多次,每天都那样,想到这,她就羞得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丫头,没关系的,久点就久点吧,我……”

叶无天并没说完,因为……因为李婉儿已经将上衣脱了。

“来吧,就当我被狗摸了。”

想着自己当初在山上已经被这**看了个遍,还会在乎现在么?胸部又算得了什么?

叶无天差点被气晕过去,这小妞将他比作狗?惹火他,将她胸部整成一大一小,到时让她哭去。

虽然李婉儿的胸有些小,但也是极具有震撼性与吸引力。

胸再小,那也是胸!

小胸配上李婉儿那张精致的脸蛋,效果可就不一样了,杀伤力绝对是致命的。

发呆中的叶无天只感鼻孔一热,微微发痒,用手一摸,靠,竟然流鼻血了。

瞧着叶无天那副狼狈模样,李婉儿娇羞的同时却又有几分得意,哼!大色狼,本小姐胸小又怎样?照样能迷死你。

“还愣着干什么?还看不够呢?”

叶无天老脸一热,走到李婉儿面前伸出巍巍颤颤的手准备帮她**。

李婉儿不敢睁眼,随着叶无天越来越接近,她就越来越紧张,这场面有些怪异,太疯狂了!

为了不让场面变得尴尬,叶无天才特意让这妮子站着,只是,就算她是站着,同样怪异,香艳诱惑。

小心地将药抹到李婉儿胸脯上,手刚一接触到李婉儿,她就忍不住的一个激灵,小脸蛋更红得几乎能滴出血来。

“想要什么尺寸?”为了能尽量避免尴尬,叶无天故意找了这么一个话题。

“你自己看着办。”

“呃!这个得你喜欢吧?”说着,叶无天的手就双双扑了上去。

“哦……”

李婉儿娇躯急剧颤抖,如同被电流袭中,感觉很怪异,有些麻麻的,痒痒的,很想电流能再大一些。

叶无天轻轻移了移身子,好让自己更舒服些。

“需要多大?”刚才是想分散李婉儿的注意力,而现在却是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用……用手量吧,你自己看着办。”

叶无天没再吭声,接下来十多分钟里,他使出绝活替李婉儿那堵塞的筋络进行疏通,当然,这厮也借着工作之名大享艳福!

完成**后,叶无天累得直喘着粗气,李婉儿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乎是瘫软在叶无天怀中,连穿衣服都还是叶无天帮她的。

最后,李婉儿不知自己是怎么离开叶无天房间,心如鹿撞的她甚至也不知怎样回到自己的房间,满脑子都是刚才的事情,太疯狂了,太荒唐了,太香艳了,真能丰胸吗?如果不能?她可怎么办?

如果不能,她发誓,一定会杀了他!

叶无天也是久久难于平静,不能再这样下去,不能害了那丫头,虽然那丫头嘴巴挺毒,得理不饶人。

可以帮她丰胸,但像今天这般**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再发生,时间一长,很容易就会擦出火花,万一失控怎么办?

“爸,据下面的人报告,那野种死了。”

东城市中心的一个大型山庄内,一个长相有几分阴森的年轻人向一个约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汇报着。

中年男人一惊,放下手中的报纸,虎目射出一道杀气,“死了?怎么回事?”

“具体情况还不太清楚,不过据说是被几个小混混杀害。”长相阴森的年轻人颇有几分得意,很显然,他恨不得那野种死。

“消失确切吗?”中年男人沉思一会儿后问道。

“应该不会有假,爸,这可是间接帮了我们大忙,对我们非常有利。”

“冷静,我平时是怎样教你的?不到最后一刻,你都得防着对手,不然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儿子的得意忘形让中年男人微微不悦。

“是,爸教训得是,是我大意了。”

“你二叔知道这事吗?”

中年男人并没在刚才那个问题上追究下去,那些只是小事,稍稍提醒一下就好。

长相阴森的年轻人摇头道:“暂时不太清楚,我估摸着他也很快就会知道。”

“这事你先不要说出去,装不知道。”

“我知怎样做了,这事与我们无关,我们只需等着看好戏就行。”

“嗯,你会这样想就好,对了,你与幸月的事情进展得怎样了?有没有希望?”中年男人话题一转,问道。

长相阴森的年轻人顿时如同被霜打过似的,一脸的挫败感,“希望不大,很多方法我都试过了。”

中年男人眉头微微一皱,似乎不满这样的回答:“你不是一向自称为情圣吗?没把握摆平幸月?”

年轻人老脸滚烫滚烫的,“幸月她跟别的女人不一样。”

“她如果跟别的女人一样,那她就不是欧阳幸月了,这一步对我们家很重要,你多费点心,务必将她追到手,我们家只有与欧阳家合作,地位才会恐固。”

“爸,希望不大。”为了追求那女人,他已经穷途末路,想尽一切办法都不行,就是无法博得红颜一笑。

“女孩子最怕的就是男人死皮赖脸,多花点心思,或许她就会被你感动。”

年轻人很沮丧的点点头,“我尽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