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策战神 陈天策苏涵月小说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天策战神》 小说介绍

都市生活小说中的流量新作《天策战神》,讲述了陈天策苏涵月的爱恨纠缠,这本书作者是“胡爱杨”,主要内容讲述:付出一切宠了七年的女朋友,结婚前才发现,爱错人了………

《天策战神》 第4章 外人请回避 免费试读

听到这个回答,陈天策温柔一笑,他并没做过多解释。

他很清楚,现在就算说出自己真实身份,苏涵月也不会相信。

毕竟身份悬殊太大。

以后,再让她慢慢接受吧!

见陈天策笑而不语,苏涵月担忧的看了他几眼,“要不今天还是别去我家了,束光明真不是我们能招惹的。”

“放心,没事的。”

陈天策一脸自信笑容。

就在他们乘车回家时,在苏涵月家中,一个西装革履,头发花白的男人,坐在餐桌前,摇晃酒杯,细品红酒。

在他身后,站着四个黑西服黑墨镜的保镖。

而坐在餐桌对面的,则是苏涵月父母苏世荣和秦若霞。

“束总,您稍等,我再催催涵月,她应该很快就回来了。”

秦若霞很拘谨的开口。

束光明摆摆手,笑着说道:“不急,岳父岳母,咱们马上都是一家人了,别这么见外。”

“你们放心,我会好好疼爱涵月的。”

苏世荣和秦若霞对视一眼,笑着点头,“我们家涵月能被束总看上,那简直就是她的福气。”

“把涵月交给您,我们放心。”

秦若霞讨好的说话时,起身为束光明倒酒。

“岳母,你们家砖厂的生意,还不错吧?”

束光明询问。

秦若霞连连点头,“在束总的关照下,生意越来越好了,最近一个月的销售额,已经超过去年一年的销售额啦!”

“我和老苏还想找个机会,好好谢谢您呢!”

秦若霞满脸兴奋,他们是真的捡到宝了,束光明简直就是摇钱树。

束光明淡然一笑,侧身抬手,身后保镖心领神会,双手递上一份合同。

他把合同,推到苏世荣和秦若霞面前,“这个,你们有兴趣吗?”

秦若霞夫妻俩扫了几眼合同,难掩惊喜。

光明集团所有在建项目的空心砖供应!

谁不知道,光明集团是林城最大的建筑公司,每年承接很多工程项目,空心砖使用量极大。

在夫妻俩眼中,这不是合同,而是真金白银。

若能拿下这份合同,他们不仅能盆满钵满,而且还能在苏家面前,争一口气。

当初老太太把他们赶出苏家时,只分给他们苏家这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倒闭的破厂。

如今的砖厂蒸蒸日上,他们感到欣慰和自豪。

“束总,谢谢您!您对我们的照顾,我们牢记在心。”

苏世荣和秦若霞起身,恭敬朝束光明鞠躬。

束光明并没急着回答,悠闲的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停顿几秒后,缓缓开口,“你们先别急着谢我,合同给你们没问题,但我有条件。”

“束总,您请说。”

“待会儿涵月要跟我走,我和她提前享受一下夫妻二人世界,如何?”

束光明说话时,脸上难掩坏笑。

就这?!

秦若霞和苏世荣原以为有什么无法办到的条件。

没想到,如此简单!

没有任何犹豫,秦若霞连连点头,“束总,没问题,我和老苏,完全支持!”

“您和涵月,本来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您放心,酒店我来订,包您满意。”

束光明故作担忧的发问,“涵月会同意吗?”

“当然同意!其实她一直都很爱慕您,以前只是觉得高攀不上您!”

“就在前几天涵月还说过,只要您愿意娶她,她马上就和您领结婚证!”

秦若霞滔滔不绝,“涵月也怕错过您这么优秀的男人!”

听到这话,束光明面露满意笑容。

“那这合同,就当做彩礼的一部分,我们先签吧!”

“你们放心,涵月跟了我,我不会亏待你们一家。”

秦若霞笑逐颜开,迫不及待的拿出笔,正准备在合同上签字时,房门打开。

苏涵月与手提礼物的陈天策进屋。

“涵月,怎么才回来!束总等你好久啦!”

秦若霞并没理会陈天策,而是开口催促道:“快,进屋换身漂亮的衣服,跟束总喝几杯交杯酒,然后跟束总去酒店。”

听到这话,苏涵月柳眉微皱,“妈,你说什么呢?”

“嘿,你这丫头,见到束总害羞了不是?你之前不是说过,做梦都想嫁给束总吗?束总今天把彩礼都带来了,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啦!”

秦若霞拿起合同,在苏涵月面前晃了晃。

觉察到束光明猥琐的目光,苏涵月心生厌恶。

却又不知,该如何开口。

就在她为难时,陈天策自信上前,微笑开口,“爸妈,初次见面,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你们放心,从今以后,我会好好照顾涵月,不让她受任何委屈。”

此言一出,秦若霞夫妻和束光明,脸色骤变。

秦若霞提心吊胆的看了束光明一眼后,勃然大怒,“你谁啊?谁是你爸妈了?谁让你照顾涵月了?”

“滚蛋!”

“我是苏涵月的老公,这是我们的结婚证。”

陈天策说话时,拿出之前领到的结婚证。

看到结婚证后,秦若霞和苏世荣气的面红耳赤,恨铁不成钢的指着苏涵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若霞将结婚证用力扔在桌上,质问苏涵月。

“爸妈,我只是想追求自己的幸福而已。”

事已至此,苏涵月也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胡闹!什么狗屁幸福!束总才是你最好的归宿!只有束总才能给你幸福!”

“你以为爸妈会害你吗?”

秦若霞尖锐的声音有些破音,气的直喘粗气。

“陈天策?!”

苏世荣看到结婚证上的名字后,瞳孔收缩,“你是苏瑶瑶那个坐牢的男朋友?”

面对询问,陈天策还没来得及解释,秦若霞抓狂的声音响起,“苏涵月,你是疯了吗?一个坐过牢的穷小子,配得上你?”

“人家苏瑶瑶不要的破鞋,你要干什么?”

束光明冰冷的目光,打量着衣着普通的陈天策。

看了几眼后,他便收回目光,脸上满是蔑视。

他没把陈天策放在眼里,盛气凌人的开口,“小子,你这是挖我束光明的墙角?”

陈天策闻言,直视束光明,“你,也配?”

“你这穷小子,瞎说什么呢?”秦若霞呵斥陈天策。

陈天策并没做回应,依旧望向束光明,伸手指向门外,“我们要处理点家事,外人请回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