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如旧亦如初于莫徐第9章完结全文阅读

次日,我是在方东殷怀中醒来的,一睁眼就看到一张近在咫尺的俊脸,那种轰击感仿若是被一颗原子弹砸中。

心神一紧,伸出腿就要将人踢下床,但刚伸出就被他夹住,拿出双手想一把抓住他的头发,但也被他一手攥出。

我顿时动弹不得,偏偏他还满脸惬意地说着风流话,昨晚比上次还要卖力许多,要是再来个早安吻什么的,就更完美了。

我嘴角一僵,又听见他说,你一定想象不到出自己欲求不满的***着脸叫唤的模样,好像有一百年没有过男人似的。

我一恼,偏过脑袋在他手上狠咬了一口,咬牙切齿,姓方的,再有下次,我让你断子绝孙!

说着,我慌乱地从床上爬下来,三下五除二地就把衣服穿上,然后落荒而逃。

这身不由己的憋屈事儿我再不想经历第二次了!大不了趁他还没把事情捅出来之前离婚。

考虑到某人昨晚没戴套,我从酒店出来之后,惊慌失措地去药店买了避孕药,心一横就服下了双倍的剂量,路过玻璃门时还可以看了看脖颈,没什么痕迹才放下心。

忐忑不安地回到家,但一开门就发现老公跟婆婆在家里,而且凌牧风那满脸阴霾让我怎么都无法忽视。

刚在玄关处换好鞋子,婆婆就操着一张轰炸机般的嘴开始说教。

她面色狰狞,你一晚上夜不归宿,到底是去了哪里?听说现在外边儿流行那个什么,什么***,你这蹄子要是敢在外边儿找男人来绿我儿子,我就***了你,往你下面塞辣椒油盐!

闻言,我心里就有股不爽翻涌了上来,牙关一咬,我与她四目对视,反问,那要是你儿子他***了,我是不是该毫不犹豫地就剁碎了他的命根子,好让他断子绝孙?

婆婆面色一青,指着我‘你’了好几声,被我气结,你这么激动干啥?难道你昨晚是真的跟野男人在外面过夜了?!

说话间,婆婆已经摆出了一副要打人的架势,并且骂骂咧咧,吐沫横飞,就我们一起跳广场舞的那伙儿朋友的子女,十个儿媳有那么四五个不安分的,经常早出晚归、夜不归宿。

说着,她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起了我,这人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别绿帽都可以从广场排到家里头了才发现有猫腻。她的目光渐渐变得犀利,你别是跟了什么不良风吧!

这话问得我心里莫名漏了一拍,我也渐渐变得不耐烦,我出门的原因早就跟凌牧风说了。

凌牧风在旁边叹了一口气,看上去疲劳得很,妈,你真的误会莫徐了,她闺蜜最近的确失恋了,每天都在朋友圈发伤感的说说,她要再不去劝劝,那她闺蜜还不得患上抑郁症?

再说了,外边那些女人能跟莫徐相提并论吗?娶到社会姐类型的儿媳,是那群广场大妈的儿子眼睛没有我雪亮。

听了这话,婆婆的情绪是被安抚下去了,可我心底却有一波心虚合着愧疚一并涌了上来,本来存留在心底的那些怀疑念头都被冲散。

不可否认的是,我是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