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爱无法追忆第8章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萧临泽握拳,脸上却不动声色,她可是十五年的牢,我本事再大,也管不着法律的事。

只要我说当时重伤脑子不清楚,供词有出入,就可以替林月翻供,她已经做了五年牢,再加上你动用一点手段疏通一下,她很容易就出来了。

萧临泽默着脸。

廖伟着急了,你答不答应?不答应也行,那你另找合适的骨髓吧,我倒要看看那个女人的孩子还能撑多久,萧先生,多考虑一天,那孩子可就是多受一天的罪。

廖伟有牌在手,不怕赌。

他转身就要走,萧临泽出声:好,我答应你。

廖伟大笑,满意了。

手术时间确定下来,前期的准备工作就开始着手了,一系列的检查之后,终于快到手术的这一天。

宁卿在病房陪着宁致远,再紧张也不敢表现出来,但凡是手术,都没有百分百成功的,万一有个万一,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中午的时候,有脚步声匆匆赶来。

宁卿回头,看到来人,眼泪立刻掉下来。

卿卿。站在门口的人,是顾与安。

宁卿双腿无力,蹒跚着走到他面前,终于支撑不住的抵在他胸口,你终于回来了。

对不起。顾与安哑着嗓,拥住她给她安慰。

他这一次走得太久,其实早就想回来,可请不到国外这方面的专家约翰先生,他不能回来,他不想看见宁卿失落的样子,不想看见她难过。

爸爸。

看到顾与安,宁致远兴奋的张大眼睛,顾与安上前刮了刮他的小鼻子,小淘气,有没有惹妈妈生气?

没有哦,我很乖的。宁致远突然有点忧伤,爸爸,我马上就要做手术了,我很快就会好的,对吗?

顾与安心脏钝痛,又笑道:当然。

病房里,是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宁卿看到宁致远能开心,自然也满心的欣慰,下一秒,她听见门口有动静。

回头看去,她陡然怔住。

顾与安也看过去,双眸猛然缩紧,起身,以敌对的气势拦在宁卿面前。

萧临泽眯起的视线里,是迷惑,是难以置信,是惊喜,是不确定。

顾与安?

为什么宁卿会跟顾与安认识?

刚才孩子叫他什么?

爸爸?

宁卿和顾与安的孩子?

杨文调查的资料里,宁卿的丈夫明明叫顾可明,两人是分居状态,孩子随了宁卿的姓。

可是,眼前的人是顾与安,他可以确定!

那么她是谁?

萧临泽不敢再多想,已经足够激动,他想要走向宁卿,却被顾与安堵住了去路。

萧临泽,你又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