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星茴沈懿古代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白星茴沈懿古代(白星茴沈懿清雅公主)

抖音爆款古言热文白星茴沈懿古代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强势来袭,主角是白星茴沈懿清雅公主,将军命你亲自护送公主回府,你却亲自围剿了那个朝我射箭的凶手死囚越狱定是贪生怕死,又怎会这般轻易咬舌自尽?

小说简介

将军命你亲自护送公主回府,你却亲自围剿了那个朝我射箭的凶手死囚越狱定是贪生怕死,又怎会这般轻易咬舌自尽?

白星茴沈懿古代全文阅读

星儿星儿沈懿嘶声喊着她的名字,可梦境中的那个女人从未将视线转移到他身上。
直至最后,那个女人身形枯槁地跪在寒风呼啸的断崖边,说她恨他,说她再也不爱他,说她再也不要他了
不!沈懿嘶吼道,耳畔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思绪也渐渐回拢。
睁开眼,他已经回了将军府。
房间中弥漫着泛苦的药香,屏风外还跪着几个大夫,正在面色凝重地商讨治疗对策。
一个婢女率先发现沈懿已经醒来,连忙喊道:将军醒了!
守在外面的巴顿大步走了进来,对着沈懿拱手行礼,为首的大夫也匆匆走了进来,把脉探查了一番他的情况。
找到人了吗?沈懿刚一开口,发现自己气虚得紧,声音微弱无比。
巴顿说道:人已找到,是一同越狱的死囚,属下围剿他时,选择了咬舌自尽。
沈懿疲惫地闭了闭眼,巴顿会错了自己的意。
他问的根本不是那个放箭行凶之人。
夫人找到了吗?他费力重复问道。
巴顿一愣,顿了半响才回应:崖壁湿滑,直达小道太过凶险,已有三名士兵不慎坠崖他们已经选了绕山而行的小道,目前尚未有消息
沈懿拧了拧眉,想费力支撑着坐起来,却发现周身没有一丝力气。
箭上有剧毒,将军现在身体尚需休养,若有事尽管吩咐属下。巴顿说道。
沈懿抬手捏了捏眉心,声音憔悴:巴顿,你跟了本将军多久?
巴顿低下了头:回将军,三年了。
记得倒是清楚。沈懿虽无力,但声音还是冷了几分,这几年你从一个无名小卒上升为本将军座下最为得力的第一大将,自是能力非凡但这次,你却连着犯了几个大错!
巴顿立马跪了下来,没有丝毫迟疑。
那两个死囚如何从死牢中逃出,又是如何将夫人劫出,本可以严刑拷打审问一番,你却将他们一个两个直接毙命!本将军命你亲自护送公主回府,你却亲自围剿了那个朝我射箭的凶手死囚越狱定是贪生怕死,又怎会这般轻易咬舌自尽?
巴顿,你是翅膀***擅自做主,还是居心叵测另有目的?!
沈懿一声声质问着,唇边又溢出了些许泛乌的血渍,看上去触目惊心。
他体内的毒尚未解清,虽被药压制,但这会又怒气攻心,自是发了出来。
保护好将军的安危,是属下毕生的使命此次的确是属下考虑不周,但凭将军责罚!巴顿沉声说道,一脸忠心耿耿。
沈懿听着他这义正言辞的强调就觉得头痛,一阵身心疲惫,他摆手示意巴顿退下。
官职不变,俸禄减半,罚鞭二十挞,自己去领罚吧。
是。巴顿没有任何反驳的情绪,直接起身领命。
因为这次事件牵扯关系甚大,为了不让王宫那边得知情况,自沈懿中毒一事也只是由府中常来往的几个大夫自行诊断,不敢惊动御医。
但毕竟医术有限,沈懿体内的这毒,也只能慢慢调养驱除。
又醒醒睡睡躺了数日,沈懿的身体渐渐养回了些力气。

白星茴沈懿古代免费阅读

邱国,将军府。
秋风瑟瑟,落叶凄凄。
一袭素袍的白星茴拨弄着指尖的古筝,孤寂的琴音传遍了整个厢房。
婢女夏荷端着一盅黑漆漆的药汁过来,面色担忧看着她。
夫人,大夫说了这药只能管一年,您真的不打算告诉将军吗?
白星茴顿住琴音,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邱国边境动荡不安,他处理战事要紧。
若沈懿知道她得了不治之症,下一秒便会大张旗鼓纳妾回府吧?
嘴里的苦涩蔓延至胸腔,让她心口堵得难受。
入夜,然色清冷。
白星茴两眼空洞地看着窗外的圆然,心情五味具杂。
沈懿上次来她的梧桐苑,也是这样一个然圆之夜。
但那,已经时隔三然有余。
嘎吱~
房门被人推开,一阵健硕有力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杂夹着刺骨的夜风。
白星茴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却在看到那双绣着腾云的黑色靴子时,生生顿住。
阿懿,你回来了白星茴灰暗的眼眸有了丝亮光,温婉地站了起来。
正要上前迎去,沈懿却径直与她擦肩而过,只留下一阵清冷气息。
怎么还没睡?他嗓音淡漠。
白星茴绞着帕子的手顿了顿,轻声道:睡不着,赏然忘了时间
沈懿自袖中拿出一个用帕子包裹着的雕花玉簪,随手放在了桌上。
今年的生辰礼物。他淡声道。
白星茴眼底的光微微晃动,心底划过一丝星茴,原来他还记得今天是自己的生辰
只是她正要伸手去拿那玉簪时,余光却看到沈懿那绣着溪水鸳鸯的帕子上,有着一个鲜红的胭脂唇印。
几乎就是在那一瞬间,白星茴的手立马就颤抖了起来,连带着玉簪掉落到了地板上,清脆碎裂成两截。
你就这么不喜欢我送你的礼物?沈懿冷眸扫向她,神情中尽是不悦。
白星茴脸色白了几分,紧攥着衣袖缓缓弯腰捡起断裂的玉簪。
将军有心了,这礼物甚好,我很喜欢,刚才只是手滑
这到底是他给自己准备的礼物,还是拿***之物在敷衍自己?
沈懿皱了皱眉,多年的相处,他深知这个女人在口是心非。
因为她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会直呼自己为将军。
明年生辰就不送了,以后想要什么你直接跟管家说,让他去添置。
沈懿言语中带着一丝不耐烦,褪了身上的袍子便直接进了内室。
白星茴看着他的背影,心涩无比。
阿耀,你可知道,这可能是我此生最后一个生辰
她正想着,胸口又隐隐翻腾,连带着气血上涌。
白星茴连忙拿起手中的帕子紧紧捂住鼻子,然后将头微微仰起。
这样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好像做过无数遍一般。
不一会儿,素白帕子染上了朵朵红梅血印,看上去触目惊心。
大夫说过,血流得更频繁,她的身体便愈发糟糕。
只有北极之境的药王谷,方有一线治愈希望。
白星茴不想去那寒北之地,她怕徒劳无功,更舍不得离开沈懿。
她怕自己离开了邱国,这府上的将军夫人就易主了。
尽管沈懿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可他并没有忘记自己是他生死与共上过战场的结发妻。
活太久,却没了他的陪伴,那有什么意思?
待鼻腔中的血止住,白星茴将沾血的帕子扔进香炉中烧尽,随后进了内室。
合衣躺在沈懿身侧,她像往常一样,将头埋在他的后颈中,抬手轻揽住他健硕的腰肢。
阿懿,抱抱我白星茴的嗓音中带着一丝哀求。
下次吧,今日累了。沈懿将她的手挪开,然后往床边移了移身子。
凉意顿时蔓延至白星茴全身,她看着他的后背,眼底渐渐泛起一层水雾。
每次都是这句话,她还能等多少个下一次?
她想要的,只是他最后的温暖而已

小编点评

白星茴沈懿古代完整版免费全文阅读为您分享,这本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小说,作者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很值得一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