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瑜段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和爱豆对家领证后(阮瑜段凛)

一样的言情,不一样的精彩。《和爱豆对家领证后》是由当红网络作家瓷话原创的一部现言小说,小说精彩分享阮瑜一个字都没解释出来,她隐忍着闭了闭眼,微笑鞠了一躬:谢谢安姐,我会努力争取的。!小编为您带来阮瑜段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简介

阮瑜委婉:也不是一定要有对手戏
行了,你肯体谅我的辛苦就好。安卓茜和阮正平是职场战友,也是多年朋友,早知道他这个女儿从小有多爱慕段凛,《成名无望》是关保年的电影,冲着拿奖去的,如果能抓紧这个机会,哪怕只是露个脸都好。

和爱豆对家领证后全文阅读精彩赏析

如果阮瑜的人生是通关游戏,那段凛必然是她在第一关就要踹翻***的大boss。
让她去跟段凛演对手戏??
不如让她再死一次。
商影传媒,高层办公室,安卓茜见阮瑜生不如死的模样,叹气:别不知足了,这个机会是我好不容易才为你争取来的,以你现在白得像纸的资历,能和段凛有两三段对手戏已经很不错了。
误会,都是误会。
阮瑜委婉:也不是一定要有对手戏
行了,你肯体谅我的辛苦就好。安卓茜和阮正平是职场战友,也是多年朋友,早知道他这个女儿从小有多爱慕段凛,《成名无望》是关保年的电影,冲着拿奖去的,如果能抓紧这个机会,哪怕只是露个脸都好。
其实我
安卓茜:试戏我就不陪你去了,好好准备一下,等你的好消息。
她他妈
阮瑜一个字都没解释出来,她隐忍着闭了闭眼,微笑鞠了一躬:谢谢安姐,我会努力争取的。
离开商影后,安卓茜安排的工作助理林青已经等在楼下,阮瑜坐进商务车里,又把自己试戏的戏份翻了一遍。
她手里没有完整剧本,但安卓茜给过她剧本大纲,《成名无望》是部讲述民国底层小人物挣扎着往上爬的电影。当初知道段凛要出演关保年的男主角时,阮瑜一边跟围观智障似的围观对家粉敲锣打鼓过新年,一边暗暗羡慕嫉妒对家的资源。
其实她家爱豆纪临昊近年来也有转型当演员的意思,陆陆续续拍了几部偶像剧。
阮瑜理解,毕竟纪临昊已经二十七岁了,不能当一辈子的唱跳爱豆,转型是早晚的事。
但比起出道就能拍上好电影的段凛,纪临昊既非科班出身,又欠缺人脉,影视资源显然不如对家。
当初阮瑜咬着小手帕哭着祈求上苍把幸运分给哥哥的时候,怎么都没想到有天她居然会跟对家段凛一起演戏,演的还是对方的初恋!!
副驾驶座上,林青排好行程表,刚想回头说两句,就见后座的阮瑜合上剧本,毫无形象地咸鱼瘫在座位上,生无可恋地朝他伸手:青儿
林青:?
阮瑜动情:快快替我除去法海那妖僧,救我脱困雷峰塔下,好让我能早日见到官人!
林青虚心请教,谁是法海?
段凛。
官人呢?
阮瑜点亮手机屏保,将纪临昊的美图贴在胸口,欲语还休:不告诉你。

林青默然。
安姐到底在担心个什么劲?这祖宗明明戏很足啊。
.
试戏的行程很赶,林青买了翌日上午飞横店的机票,叶萌萌不陪同跟着,而是留下来照顾阮瑜公寓里那只猫。
公寓客厅,叶萌萌蹲下来想摸白色布偶猫的脑袋,被猫昂着脑袋躲开,高贵冷艳地喵了一声。
小瑜姐,你的猫有名字吗?
阮瑜刚推着行李箱从卧室出来:还没起名字。
先前的阮大小姐没给这只猫挂牌,她养了它一个月也不知道叫什么,好在猫很聪明,每次不叫名字都能自己跑到猫碗前进食。
叶萌萌吃惊:这么可爱,怎么能连个名字都没有?
阮瑜跟着蹲下,伸手挠了挠猫咪的下巴,思忖:那就叫泡芙吧。
听着有点耳熟段凛好像有只猫也叫泡芙,还上过热搜。
阮瑜迷茫三连:是吗?真的呀?不知道诶。
废话,她当然知道。
作为段凛的对家粉,以前的阮瑜密切窥屏着对家的一举一动,也知道段凛的工作室曾经发过一张段凛的生活照。
照片里段凛正蹲下注视着一只脏兮兮的小流浪猫,工作室配文:老板出外景时捡到一只小可爱,取名叫泡芙,以后泡芙就是有家的人啦。
评论里的菱角被萌得心肝颤,炸了一窝少女心,当晚话题直冲各平台的热搜榜。
算了,你就叫泡芙吧。阮瑜结束回忆,不情愿地啧了一声,小声咕哝,虽然不知道你以前叫什么,但以前的我应该会给你起这种名字吧。
临走前,阮瑜拍了两张泡芙的萌照,想了想,还是发在了【南有嘉鱼】的微博号上。
小瑜姐,这是你的个人微博吗?车内,林青注意到阮瑜的手机界面。
嗯。
你没有在微博上发过自己的自拍吧?
阮瑜奇怪:没有,怎么了?
南有嘉鱼坐拥两百万的粉丝,平时日常炫富,偶尔转发一些段凛相关的微博,但阮大小姐显然知道保留***,从没发过个人的自拍。
那就好。林青舒口气,过两天我会以你的名义开通微博,公司以后也会帮着打理对了,小瑜姐你这个号平时都在刷什么?
呵,就这个号还能刷什么?
阮瑜也不避讳,面无表情地当着林青的面刷新了一下首页。
立即跳出来关注人的新消息,一名驻扎在横店的黄牛刚发了微博。
【@段凛驻横店侦查员:拍到了你们家的@段凛,涉及剧透,只有背影。】
区区一个背影,底下粉丝哭嚎得像见到了本人的裸|体。
【怎么会这样!!哥哥连头发丝都帅到我窒息倒立!!!】
【啊啊啊啊凛凛的背肌欲到我想死!!这腿这腰还有谁!!我躺好了我躺好了!!!】
【宝贝杀我T皿T剧组缺尸体群演吗我可以!】
阮瑜点开背影图,观摩半晌,开始黑粉发言:啧,这腿p过了吧?
林青:
.
横店影视城外,里三圈外三圈围满了翘首张望的粉丝们。
阮瑜下了飞机直奔横店,今天这一片的梦外滩外景都被剧组租用着,片场工作人员忙碌不停,阮瑜一行人被助理带***,副导演张忠正在临时搭建的棚里挑群演。
张忠看着不过四十岁,却留着两撇老气横秋的小胡子,他打量阮瑜:外形挺好的,我看过你的模卡,是商影新签的艺人?
是,刚签没多久。林青赔笑接过话,小瑜是安姐新带的艺人,您多担待。
张忠与助理耳语几句,清场后,划了一段戏出来:行了,那开始吧。
阮瑜紧张得连头发丝都在颤抖。
张忠没讲戏,上来就直接让她试一段哭戏。
阮瑜要试的这个角色是民国时期的一位舞女,倾国倾城的好姿色,可惜是个盲人。不过她实在太漂亮,舞场不介意捧一位盲人上台,于是前线炮火连天,舞场歌舞升平,盲女的名气很快传遍上海滩。
美名多,骂名也多,最后暴|乱的民众一把火烧了舞场,没来得及逃出来的盲女成了时代的牺牲品。
阮瑜要试男主角在后台见盲女的一段戏。
片场这么大,段凛当然不会亲自过来陪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配角试戏,阮瑜在脑海中过了一遍台词,准备无实物表演。
一场戏看得张忠直皱眉头。
安卓茜给他推荐这个艺人时,特意提了两句,让他多照顾些。
本来一个全片戏份不过十分钟的配角,他放点水也就过了,但眼下看来,阮瑜漂亮是漂亮,演技却太显僵硬,可惜了。
可以了。张忠打断阮瑜,对助理道,去叫下一个吧。
阮瑜愣了一下。
林青最先反应过来,知道八成没戏,勉力挽救:张导,小瑜是第一次见到您这样的大导演,试戏难免紧张,您要不再给一次机会?
就这样吧。张忠有些不耐,却在下一秒望向远处时喜笑颜开,哎哟!阿凛你们怎么来了!
一听这名字,阮瑜下意识靠了一声,转头望去,进棚的果然是段凛。
上次见面还是在一个月前的医院,那时候她慌得找不着北,还没来得及仔细看她这个便宜老公,两人就分开了。
段凛和总导演关保年并肩走进棚内,身上的戏服都没来得及脱。
男人的黑发尽数梳成了干净利落的背头,修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眼镜,五官英隽深邃,将一身长衫撑得落拓挺拔。
能把一身正气的长衫穿得这么斯文败类也是挺离谱的。
阮瑜内心的吐槽弹幕滚了满屏,刚想打声招呼拉着林青撤退,张忠却聊上了:你们那边的戏拍完了?
上半场拍完了,我让阿凛休息会儿。关保年长了张严肃的国字脸,却笑容爽朗,拍拍段凛的肩臂,你这里不是在选他的初恋吗,我就跟他过来看看。
关保年注意到旁边被晾着的阮瑜:你刚试完戏?
阮瑜谦逊地鞠了一躬:导演你好,我叫阮瑜。
段凛跟着扫了一眼阮瑜,神色平静无波澜,半丝惊讶也无,像是陌生人的冷淡一瞥。
她试过戏了,还是再看看吧。张忠不甚在意,让助理送阮瑜两人出去,转向段凛,听说是钟旭海教过的学生,没想到戏不太行,老钟最近净教一些速成小鲜肉,像跟你差不多红的那个纪临昊,以前也跟着他学了一阵子
阮瑜人都走到棚口了,脚步刹那间就停了下来。
钟老居然教过纪临昊
什么叫速成小鲜肉?
什么叫戏不太行??
他能看不起她,但不能看不起纪临昊。
对家在场,丢什么都不能给爱豆的老师丢脸,那可是教过爱豆的老师!!!
阮瑜的胜负欲猛地窜了上来,杀气腾腾地折了回去。
林青眼看着阮瑜转身折返,在导演面前刹住车,人都傻了。
众目睽睽下,阮瑜深深鞠躬,礼貌道:对不起张导,刚才是我状态不好,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张忠没回答,段凛仍旧是那副生人勿进的冷淡脸,旁边工作人员面面相觑,无人接话。
还挺执着。半晌,关保年先笑了,行,那你就再来一次。
关保年有些欣赏阮瑜的勇气,又给她讲了几句戏:这段戏是姜平之最后见到苏婉的一幕,她受万人爱慕,但却一直是孤独的。她知道她是这个时代娱乐的傀儡,但万幸的是还能遇到像姜平之这样值得拿真心去爱的人,她渴望却又害怕听说钟旭海教过你,你听过体验派吗?
阮瑜点头。
关保年:你有没有爱而不得的人?或者没挽留住的前任?
阮瑜迟疑:有吧。
有个迎娶爱豆的伟大人生目标却连爱豆的面都见不到算不算?
一直没说话的段凛忽然侧眸看了一眼她。
就代入那种感觉去演,关保年点头,开始吧。
周围寂静无声,林青都替阮瑜紧张得头皮发麻。
段凛倏然出了声:我打算明天离开上海。
剧本里的台词。
林青愣了愣,去看阮瑜,她也难掩惊诧,不过很快找回状态,入了戏。
阮瑜闭着眼睛想,她阴差阳错重活一世,跟苏婉也太像了。
她现在是别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名媛千金,坐拥豪宅豪车,看似什么都有了。
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过去。
不对,其实是有的。
纪临昊
他贯穿了整个青春期,承载着她所有平凡却幸福的回忆。
家庭群的背景照片是他,卧室里最显眼的海报是他,和闺蜜聊天时输入法蹦出的是他,连她妈看电视看到时都要喊一句又是他。
可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你了。
阮瑜和段凛对着戏,哽咽了哭腔:我是瞎了,可我看得清。
关保年没漏掉她丝毫的情绪变化。
从陷入回忆的甜蜜,到面临变故的茫然与痛楚,阮瑜把内心的挣扎与眷恋演得真实淋漓。
她下意识伸手,想抓住些什么,却在意识到两人离太远后茫然睁眼,目光无焦距,眼泪却唰地落下:
我什么都有,但我最舍不得你。
关保年率先鼓起了掌。
不错!很不错!他像是很满意,评价中肯,感情到位了,就是台词还要再练一练。
关保年问段凛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对戏结束,段凛仍盯着阮瑜没收目光,她显然还没走出情绪,哭得鼻子都红红,漂亮的杏眼里像是汪着粼粼动人的水。
就是这双眼,刚才睁开看他的瞬间,盛满了滚烫炽热的爱慕。
阮瑜接过林青的餐巾纸擦鼻子,满脑子都是她的心肝宝贝小爱豆,正想嚷一句我怎么这么棒
就听段凛冷冷淡淡地回:她不合适。

和爱豆对家领证后免费阅读精彩试读

从横店试完戏回北京,阮瑜在家宅了几天,一周后接到安卓茜的电话。
好消息,你的试戏通过了,安排后天进组,关保年亲自给我打电话夸你,说你有演戏天赋。安卓茜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庆幸自己误打误撞捡了个宝,不过去之前还是要好好感谢一下钟旭海,今晚我办了谢师宴,等会儿让林青来接你。
林青敲开阮瑜公寓的门时,她正在打游戏,还是叶萌萌给他开的门。
他刚知道阮瑜试戏通过的事,惊喜又疑惑:小瑜姐,那天你试戏的时候,段凛当众说了你不合适,怎么关导没听他的,反而让你过了?
谁知道呢,可能是习惯了吧。阮瑜头也不抬。
说实话,那天她被段凛猝不防泼了一桶冷水,是挺生气。不过后来想想,也就释然了。
段凛是谁?
那可是在她手上留有无数黑料的男人!
什么片场耍大牌,什么强行加戏份,什么临时换演员,她印象里这种乱七八糟的小道传言可太多了,反倒是他一开始帮她搭戏有点让人意外。
林青看着阮瑜专注打游戏的美好侧脸,心生感慨。
安卓茜早在私底下提醒过他,阮瑜是阮总的独生女,商影传媒的明珠千金,要好好伺候。只是没想到相处下来,阮瑜非但没大小姐那些骄纵做派,还平易近人。
游戏开局三十分钟,眼看着自家被一路推上高地,平易近人的阮瑜终于忍不住了:我这几个笨比队友在打残疾人友谊联赛?
林青:
打野从上路游走到下路一个人头没拿,在峡谷刷微信步数健身呢?
这上单打算当出家人?Q空W空E空R空,四大皆空?
阮瑜冷笑,将嘲讽调到最大档:撒把米在键盘上,鸡都打得比他好!!
输了一局,阮瑜气还没消,看到林青忽然想起什么,顿时云销雨霁,笑容元气明媚:林青!你帮我个忙吧?
阮瑜转给林青一个链接,手把手教他操作,等到林青点进那个小程序,才知道她是让他给纪临昊打榜。
想起阮瑜的手机壁纸,林青好奇:小瑜姐,你喜欢纪临昊?
喜欢啊。
现在纪临昊是大红大紫的少女偶像,有人喜欢不奇怪,奇怪的是娱乐公司老总的女儿居然也追星:为什么?
阮瑜想了想,示意电脑屏幕上的游戏界面:我喜欢打游戏。
我打游戏,是喜欢那种一路推高地的成就感,就像纪临昊当年一步一个脚印从选秀节目中脱颖而出,一路努力才有了现在的成就,所以他值得我喜欢。
阮瑜谈起爱豆,眼里迸着细碎的光芒,林青晃了晃神。
当然她还有句话没说。
所以像段凛那种靠背景在娱乐圈一路金手指开挂的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转粉的。
.
当晚安卓茜挑了家环境清雅的私人会所,说是谢师宴,其实就是三人吃顿饭。安卓茜和钟旭海是老同学了,阮瑜偶尔参与两人的聊天,幸福得直冒粉色泡泡。
钟老教过纪临昊。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四舍五入她见过爱豆家长了!!
次日,林青给阮瑜订了飞横店的票,提前一天进组。
这次真正确定出演后,阮瑜才收到了《成名无望》的完整剧本。她在下榻的酒店翻完了剧本,虽然电影是讲述小人物逆袭,但该少的宏大场景一幕没少,甚至连演员身上的旗袍长衫都是为求精致请人手工绣制,光电影前期筹备就花了整一年。
要不是原来签下苏婉的女演员有孕养胎,这个角色还轮不到她。
进组当天下午,阮瑜见过几位导演,随即被叫去摄影棚内拍定妆照。
配角没有自己的化妆间,更没有专属化妆师,阮瑜在人来人往的共用化妆间被晾了五分钟,也不生气。
她现在简直比化妆师还忙
忙着打榜。
打榜,是粉丝为自家爱豆投票支持的一种应援方式。
今天是月底最后一天,各大月度榜单都将截止。一般在榜单结束后,发起方会按名次划分对应的奖励,有应援金奖励,也有线下应援大屏等,最终奖励将发放给明星对应的后援打投站或数据站。
这时候通常是对家粉存在感最高的时候。
没错,四季又和菱角在同一榜单死磕上了。
纪临昊与段凛各自红了娱乐圈的半边天,连粉丝都不遑多让,上一秒纪临昊还是榜首,一刷新就换成了段凛。
榜单第一有五万块的应援金奖励,不允许粉丝氪金冲榜,就只能靠一个个人头投上去。
争不争?争!!
这是五万应援金的事吗?不!这是自家哥哥的尊严和排面!
阮瑜正忙着在超话里呼吁四季打榜,忽然被叫了名字。
一抬头,眼前的女演员她居然认识。
上回在公司电梯里见过面的沈若薇,这次拿到了另一个配角的空缺,和阮瑜同一天入组。
两人聊了会儿,沈若薇主动加了阮瑜的微信,一眼扫到她的列表置顶,稍愣:这是段凛的微信号吗?
忘记取消置顶了,备注着段凛的微信号还高高置顶在对话框里,阮瑜现在见到这个名字就战斗力爆棚,二话不说卸下他的置顶。
阮瑜露出一个纯良无辜的笑:是我刚才遇到他,顺便就加了。
我听说他不随便加人微信的。上回我跟他在综艺大赏的后台碰到,想问要个微信,被他助理挡回来了。沈若薇狐疑。
可能我今天运气好吧。
这时阮瑜被化妆师叫到名字,随即被带到一旁设计妆发。她的皮肤底子极其好,上妆省事不少,造型师笑眯眯地看她化完妆,挑了一条旗袍让她去换。
换完进摄影棚,摄影师吹了声口哨,全场人的目光随之投过来,纷纷交头接耳。
她谁啊?
新进组演苏婉的那个,叫阮什么哦对对,阮瑜。
没见过,是新人?钟导的选角牛啊,能把旗袍撑得这么好看的人太少了!
穿旗袍,瘦一分显孱弱,胖一分显丰腴,而阮瑜的身材婀娜绰约,单薄的绸缎丝料勾勒出她几近完美的曲线,造型师用两个夹子别住她后腰宽松的衣料,更衬腰际盈盈一握。
沈若薇心情复杂。
她在商影两年,到现在才能在关保年拍的电影里演一个平平无奇的小角色,而阮瑜初来乍到,就能跟着安卓茜,还有机会和爆红流量搭对手戏,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
现在看来,阮瑜这长相借什么手段上位,不言而喻。
定妆照不难拍,拍摄顺利结束,买咖啡回来的林青拦住要去换装的阮瑜,给她拍了几张日常工作照,发在了她的微博号上。
阮瑜的微博号是林青才帮忙申请开通的,还没来得及申V,一组日常照发出去十分钟,只有一个赞。还是来自一个专卖粉丝的机器号。
阮瑜十分同情:这也太凄凉了,不如删了吧。
林青瞪她:不行!人气得慢慢攒起来,哪有一夜爆红的?
这不是她本人的微博号吗?这大小姐怎么一副置身事外吃瓜看戏的样子??
林青刷了会儿微博,一愣:纪临昊上热搜了。
什么?
他的车在下高架的时候被私生饭围堵了,现在是热搜第一。
阮瑜明显愣怔,刹那间脸都白了,当即没忍住:我!艹!!
幸好化妆间人声喧哗,不然林青都想捂死这位祖宗的嘴了:冷静点姑奶奶
这他妈让她怎么冷静?!!
阮瑜慌忙点开微博,纪临昊被私生饭追车果然高高挂在热搜第一,浏览量已破亿。
纪临昊这两天在上海唱巡演,今天下午到了机场,没想到来接机的车在下高架时遭遇私生饭围追,硬生生地在高架下被别停,万幸人没事。
评论区一片心疼讨伐声,怒火攻心的阮瑜加入战场,带着抵制私生饭的话题连发十几条微博。
又是心疼又是盛怒。
即使她在知道钟旭海教过纪临昊之后,也没有想过借着这层关系问钟老要爱豆的私人联系方式。她想着来日方长,总能靠自己的努力当面认识爱豆。
而私生饭口中的爱自私自利,今天敢别车,明天指不定就敢破车窗,这种不顾爱豆人身安危的物种连人都不配当,还配当粉丝?
愤怒归愤怒,阮瑜评论的内容还算理智:【他的善良宽容绝不是你们借机伤害的理由,请理智追星,在过好自己生活的前提下为他应援。】
这条评论被赞上热评,多出数百跟评。
【没错,有闲工夫花钱追私,不如抽时间线上打榜,我们家某个榜单和第一名咬这么紧,努把力就追上了好吗!!】
【我们能做的只有为哥哥应援了。】
【心疼宝贝就给他打榜!!!】
这话一出效果显著,转眼间,纪临昊的票数就超了段凛一小截。
今天阮瑜只被安排了拍定妆照,正式拍她的戏要等明天。这里远离市区,除了横店外并无商区,结束拍摄后,阮瑜打算先回酒店房间看看剧本。
经过正在拍摄的外景组时,阮瑜摇下车窗,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段凛。
他拍完一场戏,正和关保年一起在监视器前看镜头回放,远处景区隔离带后的粉丝们神情一个比一个激动,却理智地没尖叫出声,更没偷拍。
说起来,段凛的私生饭确实比较少。一个当红流量私生饭这么少,简直是奇迹。
早年段凛刚红的时候,也传过被私生饭围堵的新闻,但他本人对私生饭态度一向冰冷,身边跟的助理邵立也看起来凶神恶煞,几乎没人敢近身。
归根究底,还是人凶管用。
像她家昊昊这种天使般的好脾气,可怎么办才好。嘤。
远处,段凛似有所觉地抬起眼。
就见阮瑜撑着脸趴在商务车窗边,脸上妆容未卸,颊若桃花,轻蹙眉头,一脸忧愁哀婉地在望着他出神。
一副林黛玉为爱煎熬成望夫石的模样。
段凛:
.
榜单战况***。
下午纪临昊还领先段凛一筹,而菱角很快反应过来,等晚上九点半,段凛的票数已经超了。
阮瑜刚洗澡出来,连长发都没顾得上擦干,抱着手机实时刷新战况。
两家厮杀较劲到现在,已经不是五万应援金的事了。
还有看热闹的吃瓜路人将打榜情况截图到了某吃瓜论坛里:买定离手!!今晚聚星榜上演顶流之争,榜单截至今晚十点,猜猜谁才是最后的super顶流!
猜你个鬼。
阮瑜紧张盯着手机,登上自己的追星小号,该呼吁的都呼吁了个遍,回到榜单界面一刷新,卡了。
这么关键的时候怎么能卡!!
在房间里的每个角落都试过刷新,还是卡。
九点五十分,阮瑜怒而出门。
走廊很安静,酒店的安保做得极好,并不见粉丝浑水摸鱼溜上来,阮瑜在房间门外刷新三分钟,终于刷出了实况。
段凛仍在第一,纪临昊紧随其后,只差一票。
你在这里干什么?
男人的音色微冷,声线低磁,来自隔壁。
阮瑜倏地抬起脑袋,见隔壁的房间门不知什么时候打开了,段凛刚洗完澡,黑色衬衣解开两颗扣,男人下颌至锁骨的弧度流畅而紧绷。
这时候让我看见这人,是存心想气死我吗阮瑜低声咕哝。
段凛皱眉:什么?
阮瑜五味杂陈,憋了句:没什么,我就住隔壁,房间里网不太好。
垂眼盯着她片刻,段凛勾唇,如画眉眼染上笑意。
笑意却不达眼底:阮瑜,这么久了,你怎么还是不知道收敛?
啊?
愣了一秒,阮瑜立即反应过来。
他以为她是故意住他隔壁,借机接近他??!
打榜争不过对家粉就已经够气了,还要被对家亲口污蔑,士可杀不可辱!!
她接近他有什么好处?呵,借他手机打榜吗?
阮瑜正想高贵冷艳地怼回去
嗯?
接下来,场面静默了足有三十秒。
段凛似乎觉得不耐,正想关门,却被一只手抵住了门框。
三十秒前还满脸一言难尽的阮瑜此刻默默望着他,神色挣扎。
士可辱,不可输。
男人可以为了部落为了联盟赢下游戏,女人怎么不能为了爱豆赢下打榜?
深吸口气,阮瑜壮士断腕,小声:段凛
段凛对上她羞怯的视线。
此刻她的鬈翘长睫因紧张而微颤,与下午瞥见的神情相差无几,似乎在茫茫人海中,她一直在情深意笃地凝视他。
阮瑜指着手机屏幕上的纪临昊,不假思索:能给我老公打个榜吗?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为你准备的阮瑜段凛完整版阅读 ,小说条理清晰,情节曲折,十分引人入胜,让人忍不住熬夜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