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秀兰赵长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回七零小悍妻(乔秀兰赵长清)

乔秀兰赵长清《重回七零小悍妻》是由大神作者骨生迷写的一本爆款小说,乔秀兰赵长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二嫂别陪我,反正卫生所只有几步路,别回头落人口实,说咱不干活。」李红霞怒气冲冲,并没有坚持,反而说:那你先走吧,我去跟你大嫂说。于卫红是一家子想出的主意,她。。

小说简介

乔秀兰坐在灶膛前,火苗跳跃在她的脸庞上,把她苍白的脸色都衬得红润起来。
到了这会子,乔秀兰才真正接受了自己重生回来的事实,开始思索起怎么过好这新生活。

重回七零小悍妻全文阅读

妈,您别哭了。大夫说了,小妹没事。她今天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全是你们给惯出来的!往后可不能再这么纵容她
女人充满怒火的声音在乔秀兰耳边炸开,她脑袋昏昏沉沉的,费力地睁开眼,恍惚中看到了土炕前一站一坐着两个人。
哎,妈的好兰花儿,总算醒了。坐在炕沿上的妇女一把揽住了乔秀兰,眼泪雨点似的打在了她的小脸上。
乔秀兰闻着熟悉的皂角香气,费力地睁眼打量着身处的环境砖土墙,泥土地,老式的盘条大炕,墙上挂着伟人像这不是,她四十年前的家吗?
兰花儿,说话呀,咋了这是,身上不***?
妇女心疼地关切着,她圆脸大眼睛,白净的脸上沟壑丛生,夹杂着银丝的头发盘在脑后。可不就是乔秀兰的亲娘李翠娥。
妈!真的是您吗?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乔秀兰忍不住抱着她嚎啕大哭。
说起来,她有好几十年没见过亲娘了。
乔秀兰不顾家人反对,嫁给了下乡知青高义。后来却惨遭高义抛弃,成了全村人的笑话。她娘更是因为这个一病不起,撒手人寰。乔秀兰自觉没有脸面再面对家人,就此漂泊远去。
好了,妈、小妹,别哭了乔秀兰的大嫂于卫红没好气地说,这让别人听见了,还真以为咱家小妹没了呢!
李翠娥中年丧夫,家里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最能干,在生产大队里当大队长,大儿媳妇于卫红最是精明要强,李翠娥没什么主见,平时全听大儿子、大儿媳的,此时听到她这么说话立马就止住了哭,用手帕捂住了嘴。
妈去后院洗洗脸,我有话和小妹说。于卫红把李翠娥支开了。
乔秀兰还有些懵。她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来着。她妈明明已经不在了,她也离家几十年了,怎么就会突然回来了呢?
她伸出自己的手打量了一下。双手手指纤纤,白皙粉嫩,没有后来因为长期劳作而磨出来的茧子。这不是一双属于六十岁老人的手,而是属于年轻的她自己!
哗啦于卫红从箱笼里翻出一块红色的布料,直接扔在了乔秀兰的脑袋上。
小妹,该说的不该说的,哥哥嫂嫂们都跟你说完了。你倒好,在家闹绝食闹到人都差点没了,刚才卫生所的医生来一遭,又花了家里好几块钱。行,既然你不听劝,你就麻溜儿地带着嫁妆去找你的好知青去!
大、大嫂,现在是哪年啊?
于卫红瞪了他一眼,1975年啊,你饿糊涂了?
1975年,居然是1975年!这可不就是她不顾家人反对嫁给高义的那一年!
乔秀兰踉踉跄跄地下地,对着墙上挂着的镜子一通照镜子里的她皮肤白皙,五官秀雅,两条油光水滑的麻花辫。可不就是个十七岁的鲜妍女孩儿样!
死丫头,跟你说话呢!说了半天没人理的于卫红愈发来气,手指头戳着乔秀兰的脑门骂道:全家人金贵着你,妈和你几个哥哥就不说了,我们几个***也不曾薄待你,哪个不是有好吃的好喝的都先紧着你,把你当娇小姐养着。你倒好,为个小白脸要死要活!那个高义有什么好,不就是从北京来的,长得俊些?肩不能扛,手不能提的,身子跟纸扎着似的,来了咱们屯子快两年了,挣的工分从来不够自己吃呢
骂着骂着,乔秀兰还没反应,于卫红自己倒是先红了眼睛。
乔秀兰是她公爹的遗腹子,又跟哥哥们差着好些年岁。于卫红当年嫁给乔秀兰的大哥乔建军的时候,乔秀兰还在襁褓里面。李翠娥身子不好,加上当时骤然丧夫,几乎没有能力照顾女儿。还不都是于卫红一把屎一把尿地拉扯着这个小姑子长大这感情,真跟亲生女儿差不了什么。
砰的一声,乔秀兰给于卫红重重地跪下了,大嫂,我错了!
她真是错得不能再错了。上辈子她就是猪油蒙了心,看不见家里人的一片真心好意,不惜跟家人反目,铁了心要跟高义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可就如同大嫂说过的那样,高义根本不是个能过日子的人。
婚后的第一年,两人还算和美。她想着让高义好好看书,就自己挑起了家庭的重任。一个女人,拼死拼活地挣了满工分。
高义当时和她怎么说的来着?
他说你这么辛苦,我都看在眼睛里。等我回了城,一定带你去过好日子!
乔秀兰满心满眼盼着高义说的好日子,等到77年,国家恢复高考,高义考上大学,成了个大学生!
她多高兴啊,就等着高义来接自己进城了。
就这么等啊等啊,等了一年又一年,足足等了三年,高义的信越来越少。她再也坐不住,收拾铺盖去北京寻夫。
可她看到了什么?
看到的是高义早就另娶新欢,还生了个大胖小子,一家人美满幸福,早就把当年的海誓山盟抛到了脑后。
她冲上去当面质问高义,却被高义喊来保安,给架着扔了出去。
她还记得高义扔出一沓钱砸在她的脸上,冷笑着俯视她说:乔秀兰,我是大学老师,你是什么东西?一个村妇而已,凭你也配?早年不过是看你可怜,你又巴巴地上赶着,我才跟你玩玩而已。你个不下蛋的母鸡,居然还好意思找到城里来?你不就是想要钱么,拿着这些钱,趁早滚蛋!
高义这话可谓是句句诛心!她乔秀兰放到当下确实跟他高义身份上天差地别。可早年高义知青下乡饭都吃不饱,是他巴巴地粘着她啊。后来他吃饭念书,可是全凭她的扶持啊!至于她一直没有生育,那更是因为她之前怀过两次,但都因为下地干活而不幸流产了,造成了身子上的亏损
乔秀兰被气得大病了一场,却又奈何高义不得,只能灰溜溜地回了家乡。
可没多久,屯子里的闲话就越穿越厉害了。她乔秀兰成了弃妇,成了全村的笑话。
母亲病死之后,乔秀兰无颜再留下,选择去了北京。
她想,她被高义害了一辈子!凭什么高义就能过的那么顺风顺水呢?她要看着高义倒霉!
可娶了校长女儿的高义非但没有倒霉,反而步步高升,如鱼得水。
反倒是她这个没文化的村妇,一没有学历,二没有人脉,只能在这个大城市里捡破烂、洗盘子、摆地摊世间苦楚尝了个遍。
就这么过了几十年,高义接了老丈人的班子,成了人人敬重的大学校长。
乔秀兰凭着一份机缘,做生意越来越红火,成了小有钱财的老板。
六十岁那年,乔秀兰的身子垮了,药石无灵,回天乏术那是她年轻的时候为了照顾高义、辛苦劳作攒下来的沉疴旧疾。
临死之前的乔秀兰将自己整副身家捐给灾区,而后开着车准备去找高义同归于尽
没想到再睁眼,她却回到了1975年!
大嫂,我真的知道错了!乔秀兰泪流满面,当即就要给于卫红磕头。
小妹,你这是又闹什么?!于卫红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我跟你说认真的,你别跟我来这套!
乔秀兰为了让家里人同意自己和高义的事情,一哭二闹三上吊不说,还不惜闹绝食把自己饿晕过去。此时反常的举动在于卫红看来,不过又是旁的招数。
乔秀兰顺从地站起身来,抹了把脸上的泪说:不,大嫂,我真的想明白了,我不跟高义了,我跟谁都不跟他!
于卫红狐疑地打量着眼前的小姑子。不过乔秀兰目光坚定,又从来不是个会撒谎骗人的性子,所以于卫红将信将疑地问:真不闹了?
乔秀兰点头,真的,大嫂,我想清楚了。她真是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大嫂,我饿了,家里有吃的没?乔秀兰肚子‘咕咕’直叫。如果没记错的话,她上辈子为了磨得家里人同意,可是不吃不喝了足足三天!
大下午的家里哪有现成吃的,就我还是特地从田里赶回来的!于卫红虽然是大队长乔建军的媳妇,但从来不偷懒耍滑,今天要不是李翠娥去报信说乔秀兰人事不知了,她也不会火急火燎赶回来。
我田里还有活儿没干完,先走了,你躺着去吧。于卫红临走前瞪了一眼乔秀兰,老实点啊。
乔秀兰点头如捣蒜,笑眯眯地送了她出门。
兰花儿啊,你能想清楚太好了!李翠娥从后院洗完了脸,把方才乔秀兰和于卫红的对话听在了耳朵里。
我没事儿了。妈,我想通了,就是现在感觉好饿。尽管乔秀兰是活过几十年的人,但在最亲近的家人面前,还是很自然地撒起娇来,妈,我想吃你做的疙瘩汤。
哎,妈这就给你去做。李翠娥身子不好,地里的重活是干不了了,就在家干干家务做做饭。反正家里青壮劳动力不少,除了乔秀兰这个被娇养惯了的,那都是一个顶俩,倒也不会短吃少穿。
李翠娥蹒跚着往灶房走去。乔秀兰不吃不喝三天,她也是三天没怎么合眼。这会子走起路来都不利索了。
上辈子的乔秀兰不懂感恩,这辈子看到母亲这样,她真是臊的没脸了,忙说:妈,你去歇着吧。晚些再给我做也一样,我生火随便做点东西吃就行。
说完不等李翠娥回答,乔秀兰就钻到了灶房里,找了柴火生起火来。
这丫头,好几天水米未进了,也不知道好好歇着。李翠娥说归说,脸上却是流露出由衷的笑意。
可不是高兴呢么,她的兰花儿病了一场,起来人就清醒了精神了。到了李翠娥这个年纪,她还能盼什么呢?不就是图个一家人齐齐整整么。

重回七零小悍妻免费阅读

乔秀兰坐在灶膛前,火苗跳跃在她的脸庞上,把她苍白的脸色都衬得红润起来。
到了这会子,乔秀兰才真正接受了自己重生回来的事实,开始思索起怎么过好这新生活。
她思考的时候习惯摸着脖颈上的石坠子。动作做出来,乔秀兰才反应过来,自己都回来了,脖颈上自然没有她后来得到的那个物件儿了。
可这一摸,她居然没有摸空!
乔秀兰惊讶地看着用红绳穿着挂在自己脖子上的石坠子。
坠子平平无奇,是个细口瓶子的造型,呈现一种奇异莹润的光泽。
这可不就是上辈子乔秀兰从一个老太太那里得到的机缘?!
上辈子乔秀兰摆地摊的时候帮助了一个被车撞倒的老太太,将她送到了医院。老太太身无长物,就把自己随身带着的石坠子送给了乔秀兰。乔秀兰看东西不算贵重,想着是对方一片心意,也就收下来了。
石坠子带了大半年,乔秀兰惊奇地发现这个细口瓶子里居然能倒***来。
她尝了一尝,发现这水居然是别样的好滋味。
当天晚上她就做了个梦,梦到了那个老太太。老太太和她说,这是她们家族的宝物,在遇到有缘人的时候,瓶子里就能倒***。此水名为‘善水’,能食补药用,调理人的身体。上善若水,心怀善心,多做善事,多攒功德,才能激发它的无限妙用。
醒过来以后,乔秀兰立马去医院寻找老太太的消息。但医院查档之后,居然说从来没接待过这个老太太。
这可真真惊到了乔秀兰,明明是她把老太太送到了医院,看着老太太进的急诊室,怎么就没有这个人了呢?
最终,乔秀兰遍寻不着,只能接受了这是一份机缘的事实。
后来的日子,乔秀兰开始做小食摊的生意。靠着这善水,她的食物就是比别人做的好吃,更能让吃的人感觉到通体舒畅。不过三年,她就拥有了自己第一家饭馆,然后越来越大,经营起了自己的品牌,连锁店开遍全国
可惜的是,乔秀兰得到这机缘的时候已近中年,身子骨一日不如一日。每天喝着善水调养,也只是将寿命延长了二十来年。
老天真真是待她不薄,不仅让她回到了不幸开始之前,还把这宝贵的机缘让她一并带了回来!
兰花儿,怎么好端端地哭了?李翠娥拿着一桶麦***精进了灶房,看到闺女满脸都是泪,连忙心疼地掏出棉帕子。
乔秀兰接过帕子一抹脸,笑道:没事儿妈,我这是高兴的!
妈忘性大了,你大嫂之前托人从城里供销社买的,说是好东西,你先泡一碗喝。李翠娥把麦***精放到了灶台上,利索地倒出热水壶里热水给乔秀兰冲了一大碗。
麦***精在这个年代可真是难得的好东西了。
乔家在黑瞎沟屯虽然算得上是富户,但一般也不会买这种东西。
闻到香甜的气味,乔秀兰是真的觉着饿了,接过碗吹了吹热气就咕咚咚喝完了。
慢点儿喝,还有呢。妈再给你冲。李翠娥笑眯眯地看着她,说着又要开麦***精的罐子。
妈,不用了!乔秀兰连忙给拦住,三嫂不是快生了吗?这个留给她吃吧。
她没记错的话,上辈子这一年自己绝食抗议,生了好大一场病,闹的乔家人鸡飞狗跳。全家人的心都扑在了自己身上,她三嫂刘巧娟被疏于关怀,大着肚子在田里摔了一跤,一尸两命。
想到这件事,乔秀兰脸上的笑就止住了。
妈,我三嫂还在田里不?我看看她去。
跟李翠娥交代了一声,乔秀兰就脚步匆匆地往田里赶。
时下正值秋收,田垄里金黄色的麦子随风荡漾,像一片金黄色的海浪在翻滚,一眼望不到头,十分壮观。田里满满都是带着斗笠拿着镰刀割麦子的人。
生产大队工作都是有明确分工的,每个人负责的田地都是固定的。
乔秀兰刚重生回来,上辈子的记忆实在有些遥远,一时实在想不起自家人都在哪块田里了。
湛蓝深远的天空之下,金黄麦浪的映衬之下,乔秀兰身穿一件浅蓝色的确良衬衫,两条油光水滑的麻花辫,皮肤白嫩水灵得像刚剥壳的鸡蛋,一双未语先笑的明亮杏眼里透着一些迷茫,成了麦田里最靓丽的风景线。不知道多少大小伙子都看红了耳根。
乔秀兰被看得怪不好意思的,就低着头就近找了个人问。
诶,大哥,你看到我家三嫂没有?
乔秀兰大哥是大队长,黑瞎沟屯里就没有不认识她们一家人的。
但是对方却久久没有回答。
乔秀兰心里纳闷,就抬头看了看眼前站着的人这是个皮肤黝黑,身材高瘦,穿着一件空落落的满是补丁的布褂子的男人。
这种身形在这个年代很是常见,但是乔秀兰一眼就认出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这个男人名叫赵长清,虽然穿的寒酸,但长得十分周正。他浓眉大眼,肩宽腰细,敞开着衣襟露出扇面似的胸膛。叫乔秀兰看来,那真是比后世的硬汉明星不差什么。
可惜他父母早亡,亲戚也没剩下一个,家里穷的只有四面墙。男人这么穷,还落下个‘命硬’的名声,家里又没有长辈操持,一直到眼下二十五六了,还是个光杆司令。而更让他情况糟糕的是,男人在几年前还在路边捡了个孩子。
孩子还不是正常的孩子,是眼歪口斜,智力有问题的孩子,一看就知道是别人抛下的。
一个娶不到媳妇的老光棍突然多了个这么个儿子,赵长清俨然是整个黑瞎沟屯的笑话。
可就是这个‘笑话’,在乔秀兰最困难、最落魄的时候,同样在北京漂泊打工的赵长清却给予了她最大的帮助。
乔秀兰捡纸皮,被当地的无业游民欺侮调笑,是赵长清帮她打架,把那些人都给打服气了;乔秀兰在小饭馆洗碗,无良老板故意拖欠工资,是赵长清一趟又一趟地跑,磨得老板没了脾气,将工资全数补发;乔秀兰摆地摊,被其他摊贩找茬寻衅,是赵长清每天下班之后去给她镇场子,让那些人不敢放肆
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太多,乔秀兰一时竟回想不完。
可以说,赵长清是她那段孤独黑暗岁月里唯一的光亮和温暖。
可惜的是,当后来乔秀兰得了机缘,日子一天比一天红火的时候,赵长清却忽然失踪了。
乔秀兰托遍了人去寻找,才知道他已经坐牢。
再见面,两人中间隔着铁窗。
赵长清面色平静地跟他说了事情的经过,就好像在说别人的故事他费心费力供养了儿子念书,但是儿子智力缺陷,入学又晚,念了那么些年还在小学里打转。学校的孩子看不起他,经常作弄他,就在几天前一个放学后的傍晚,他的儿子被人骗到了天台,关在了上头。
他的儿子也真是傻,或许想着自己回去晚了父亲该着急了,竟然从五层楼高的天台往下爬。
或许是天太黑了,或许是儿子太心急了,他失足掉了下去。
赵长清认领了儿子的尸体不久,公安局就已经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但是锁定又有什么用呢?对方是未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根本入不了他的刑。
对方的父母哭着求着,让他不要跟孩子一般见识。
赵长清很不理解,害了一条人命的人家,怎么就能提出这种要求呢?
而更让他不解的是,那个害了他儿子的男孩,居然会把这件事当成英雄事迹跟同伴炫耀,浑然没有一丝愧疚。
儿子头七那天晚上,赵长清在学校掳走了那个男孩,将他绑在了儿子坟头一夜。
男孩吓坏了,他喊破了喉咙,吓破了胆子,一夜过去,第二天被人发现的时候已经疯了。
赵长清是自己去公安局自首的。案子很快就判了下来,他虽然配合态度良好,但遇上了严打期,对方家族又小有权势,不肯善罢甘休,赵长清被入了重刑。
你不用再来看我了。这是赵长清对乔秀兰说的最后一句话。
再往后,尽管乔秀兰经常往监狱跑,赵长清却一次都没肯见她。
无数个孤独的夜晚,乔秀兰都在想,是不是她错得太厉害了。她早就看出来,赵长清那么处处维护他,帮助她,是对她有意思的。她却因为过去的伤痛,不敢冒然接受。
如果她早一些释怀过去,如果她早一点接受了男人,是不是眼下又是另一番光景了呢?
然而没有如果,赵长清在刑满释放后,就消失在了浩渺人海。仿佛从来不曾出现过一般。
乔秀兰黑暗人生中最后一点温暖光芒,最终还是寂灭了。

小编点评

乔秀兰赵长清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