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胎四宝战爷天价小娇妻第9章精选章节在线阅读

苏柔柔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安辰,怎么了?难道没有人告诉你,随便把别人的东西扔掉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吗?

她换上少许严肃的表情,似乎是在用母亲教训的口吻教育战安辰。

爹地说过,陌生人给的东西,就应该在垃圾桶。战安辰冷漠的回答,也在告诉她,她不是他的妈妈,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

苏柔柔压下心里的不悦,蹲在他的面前:阿姨怎么能算是陌生人呢?以后,没准阿姨能和安辰成为一家人呢。

战安辰冰冷的小手抓住了女人试图揉上他小脑袋的手,随即甩开。

爹地和我没同意,你永远也进不了战家的门。还有,我不需要妈妈。

小家伙冷漠转身,多余一秒的时间都不愿浪费在女人身上。

望着战安辰离开的方向,苏柔柔气的脸色发青的咒骂:死小孩,要不是为了能嫁给战纪霆,谁愿意伺候你这样不正常的自闭症小孩。

全帝国的人都知道,战安辰是帝国的小祖宗,也是战纪霆唯一在乎的人。

只要能搞定战安辰,那么她自然就能嫁给战纪霆,成为耀眼的战太太了。

战安辰一到家,三五个佣人立即有规有矩的将拖鞋摆好,递过热水,其中还有一个接过他手里的小小公文包和外套。

小少爷,晚餐已经准备好了,中西餐各一份,您看您今天晚上是想用中餐还是西餐?

战安辰洞察力惊人,尽管女士高跟鞋被藏在鞋柜之后,还是被他一眼看到。

家里,来女人了?

五年来,爹地从未往家里带过一个女人。

爹地呢?

佣人回答:少爷还没回来。

那晚餐都倒了吧。说完,战安辰已经独自上楼。

佣人惋惜不已:这么一大桌丰盛的晚餐就这样倒了?太浪费了吧?

我说你新来的吧?咱们小少爷就是这样一个古怪的性子,以后照做事就好,别多说话。都说少爷天生冷漠,我看啊,这小少爷更加无情冷漠。上个月被开除的佣人没有五十个也有四十个了,所以啊,不管他说什么,咱们照做就行了。

被关在房间里的苏念整个人贴在房门上,用敏锐的听力仔细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和动静。

察觉到声音越来越远,她连忙拍门。

门很厚实,为了保证能拍出最大的声音,她将自己的手掌都拍红拍肿了。

大宝,大宝……

外面,没有一点回应她的声音。

苏念失落的低垂下了脑袋,大宝还是没能听到吗?

就在她失望之余,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道冰冷的小奶音。

和苏子琛他们的奶音不同,这道声音更加的低沉,听起来没有感情。

你就是爹地带回来的女人?

苏念惊喜不已,隔着门点头回应,眼泪喜极而下:是,是我。

她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五年后再次见到大宝,见到当初被自己无奈送出的大宝。

我不会放你出去,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战安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远,似乎打算离开。

苏念着急的回答:大宝,你别走,我不是让你放我离开的。我只是想让你陪我聊聊天。

你有什么价值能让我浪费时间陪你聊天?

我有,我是你的……

苏念刚准备将身份全盘托出,突然,门外响起了另外一道刺骨冷人的嗓音。

安辰,你怎么在这?

苏念眼瞳骤然失去焦距,跌坐在地。

战纪霆,回来了。

战安辰看了眼面前紧锁的大门,如实回答:听到拍门声,过来看看。爹地,这里面的女人是谁?

是一个该死的人,不过放心,她很快就会消失在战家。战纪霆冷漠回答,眼里的厌恶和恨意深藏在眼里,这些情绪,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看到。

安辰,刚刚她没和你说什么吧?

战安辰摇了摇小脑袋:没有。

战纪霆这才松了一口气,安辰,以后不许靠近这个房间,更不许和这个房间的女人说上任何一句话。当然,也不能相信这个女人的话,一个字都不能信,明白吗?

嗯,爹地。战安辰淡淡应下。

门开了,见着一丝光芒,苏念用尽所有的力气冲了出去。

她想看看她的大宝,抱抱她的大宝,告诉他,妈妈一直很想他。

可是,她的脚刚迈出大门半步,就被男人一把粗鲁的掳过腰,扔在了床上。

苏念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打开的门重新关上,重新回归了无尽的黑暗。

苏念,是我低估你了,你竟还想引起安辰的注意。

战纪霆目露冷色,异瞳在夜色中显得越发的狠戾鬼魅,眼里的厌恶和恨更是席卷而来,他犹如魔鬼,让人害怕。

手,正死死的掐在女人的下巴上,严声质问。

下巴犹如脱臼一般,苏念疼的皱眉,却没喊过一句求饶的话。

安辰,战安辰,那是我们孩子的名字吗?

闭嘴,那是我的孩子,和你没有关系。战纪霆反驳,苏念的存在让他厌恶。

苏念淡淡笑着,可是你改变不了事实,我就是孩子的妈妈。

妈妈?把刚生下的孩子抛弃的你,有什么资格成为安辰的妈妈?战纪霆脸上的冷意骇人,所有人都说战安辰是天生的决策者和小总裁,也有人说战安辰是天生的问题小孩。

苏念,我警告你,最好不要把你的身份告诉安辰,不然的话,我要你和你的儿子(苏子琛),死!

战纪霆威胁而道,战安辰性子古怪自闭,他想应当是缺失母爱。如果安辰得知抛弃自己的母亲在外和其他人又有了孩子,安辰一定会受不了。

他是父亲,为了保护自己的儿子,他也可以变成一个嗜血的恶人。

绝望和痛苦在心中蔓延,眼前的男人,竟然用死来威胁她和她和他的孩子。

可是……

没有可是,安辰不会有一个杀人犯的妈妈,我也不会允许他有。

战纪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用消毒湿巾擦了擦碰过苏念的手,苏念,别白费功夫在我的儿子身上。这次,你以为我会让你轻易跑了?

你杀了念儿,我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律师和警局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三天后,就是你入狱的日子。

苏念瘫坐在床冷笑:三天……

战纪霆不愧是帝国之王,就连一点苟延残喘的时间都不给她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