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白月光的媳妇全文免费阅读-穿成白月光的媳妇(宋雎程邃)

宋雎程邃小说在哪看啊?穿成白月光的媳妇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大夏国长公主宋雎(ju)死后,又活了,重生在了一个叫做现代的地方。她十五岁站上朝堂,辅佐尚值六岁的幼弟登基,励精图治,让大夏国泰明安,让百姓安居乐业。十年后,幼弟亲政,她移居公主府。

小说简介

宋雎还是长公主的时候,学过点武功。
不为飞檐走壁,仗义江湖,只为刺客来袭时,能有一袭自保之力。
这都是引之教她的。
一想到程引之,宋雎眼眶瞬间就红了。

穿成白月光的媳妇全文阅读

大夏国长公主宋雎(ju)死后,又活了,重生在了一个叫做现代的地方。
她十五岁站上朝堂,辅佐尚值六岁的幼弟登基,励精图治,让大夏国泰明安,让百姓安居乐业。
十年后,幼弟亲政,她移居公主府。
当晚,她死在了公主府。
年仅二十五岁。
好吵!
宋雎觉得耳边好像有几百只麻雀在叽叽喳喳。
皱了皱眉,她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感觉到一股陌生的记忆正疯狂的往她的脑袋里面钻,让她脑袋涨的有些疼。
她来不及消化所有的记忆,但她知道了一点。
她又活过来了。
这个身体的原主人也叫宋雎,是一个正在上高二的学生,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叫做学校,按照记忆里的形容,类似于大夏国的国子监。
刚刚那团让她头疼的陌生记忆,就是属于这个身体原主的。
喂,你别装死!
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忽然在她头顶响起,里面还透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慌乱。
宋雎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浓妆艳抹的少女正低着头看着她,眼神嫌弃又厌恶。
大胆!
居然敢这么看着她!
正欲发怒,她恍然意识到,这里不是大夏国,她也不是长公主。
深吸一口气,她慢条斯理的从地上站起身来,低眉掸衣服上的灰尘。
在看到自己身上那一身奇形怪状又大红大绿的衣着时,忍不住眉头微皱。
这个朝代的衣服真的是好艳俗!
怎么会有这么差的品味!
难看死了!
就知道你是在装死!
浓妆少女似乎是松了一口气。
她恶狠狠的瞪了宋雎一眼,双手抱着胸,抬了抬下颌,一副土匪样的威胁道:刚刚可是你自己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跟我们没关系,你可别赖我们!
就是,是你自己跑的太快摔下来的!
自己摔了就算了,居然还在这里装死吓我们乐姐!喂,还不快给乐姐道歉!
浓妆少女身边还站着几个年纪相仿的女孩,一个个鄙夷的看着她,眼神讥诮,带着几分的蛮横。
宋雎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神色平静无波。
她已经从记忆里了解到,面前这几个少女都是原主的朋友。
为首的说她装死的那个,叫秦乐乐,岩城一中的一姐。
就在刚刚,秦乐乐伙同身边的几个女孩,将原主带到一个叫天台的地方,骗她说一个叫程邃的人就在下面,怂恿她当着全校同学的面给程邃表白,然后当众揭穿这就是一场故意整她的恶作剧。
原主倍感难堪,被气哭跑出天台。
经过秦乐乐的时候,被秦乐乐绊了一跤,导致她从楼梯上摔下来,摔死了。
然后她活过来了。
你是想说,刚刚那条腿不是你伸的?我之所以摔下楼梯,不是你故意的绊的?
宋雎掀了掀眼皮,眼神微冷的瞥了秦乐乐一眼。
她的语气不紧不慢,不慌不张,每一个字都好像透着无形的威压。
秦乐乐被这突如其来的逼问压的有些喘不过气。
怎么回事?
宋雎是被摔傻了吗?
居然敢这么跟她说话?
秦乐乐脸色一沉。
想到自己居然被宋雎给压的没来由的心虚,她就恼火。
什么叫我故意绊你?我犯得着故意绊你?笑话!明明就是你自己表白程邃失败,痛哭流涕的从天台跑下来,一个脚滑摔下来的!
秦乐乐抱着胸冷笑,眼睛却忍不住的打量宋雎。
刚刚在天台上的时候,她分明还是一副胆小怯弱很怂的模样。
可此时,她脊背挺的笔直,不再垂头缩肩,那股猥琐的丑态居然就那么没了,看起来竟有几分庄重大方。
真是见了鬼!
就是!乐姐有必要去绊你吗?你也太给自己脸了吧?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呢!刚刚不还厚着脸皮给程邃表白吗?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那副丑样子,居然也敢肖想程邃!
别侮辱了癞蛤蟆好吗?就她?比癞蛤蟆差远了!
以秦乐乐为首的几个女孩,正同仇敌忾的嘲笑宋雎,毫不掩饰眼里的轻蔑和嫌恶。
在几人身后,还围绕着一些看热闹的同学,她们站的有些远,似乎不太敢走近,只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宋雎闻言不恼不怒。
她没看旁边那几人,只抬眼看了秦乐乐一眼,点头,缓声道:秦同学不过就是喜欢程邃,又不敢说,嫉妒我当众向程邃告白而已,的确犯不着。
说完,她转身离开。
她一向信奉勿与小人争高下,所以也没有看到身后秦乐乐那张骤然色变的脸。
被戳穿心事的秦乐乐恼羞成怒,气急败坏的喊道:你给我站住!
宋雎充耳不闻,脚步未停。
秦乐乐没想到一向对她唯命是从的宋雎,居然连她的话都不听!
这么多同学看着呢!
宋雎刚刚还拆穿她喜欢程邃,这要是传到程邃的耳朵里,让她以后还怎么在学校里混,还怎么好意思再接近程邃!
想到这里,她更气了!
她今天决不能让宋雎就这么离开,否则她岩中一姐的名声就毁了!
我让你站住你没听到吗?
秦乐乐阴着一张脸,戾气十足,伸手就去拽宋雎,准备给她一个教训。
手才刚搭上宋雎的肩,还没来得及去扯她,就被另一只手给覆上。
紧接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股大力直接将她掀起。
天旋地转,秦乐乐砰的一声被宋雎给摔在了地上!
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惊到了。
宋雎啊!
那个猥琐又胆小,被人欺负吼打都不敢还手,还像个变态似的每天尾随程邃的宋雎,居然打了秦乐乐!
还是一个那么干净利落的过肩摔!
不敢相信!
连秦乐乐都不敢相信,她怎么可能会被宋雎揍?
可身体上传来的剧烈疼痛却实实在在的告诉她,她确实被揍了,被那个小怂货宋雎给揍了!
揍的连爬都爬不起来的那种!
秦乐乐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宋雎大卸八块。
还愣着干什么?
她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气急败坏的冲旁边几人吼道:还不把她给我抓起来!打,给我狠狠的教训她!

穿成白月光的媳妇免费阅读

宋雎还是长公主的时候,学过点武功。
不为飞檐走壁,仗义江湖,只为刺客来袭时,能有一袭自保之力。
这都是引之教她的。
一想到程引之,宋雎眼眶瞬间就红了。
他是镇南侯世子,是大夏国最年轻的丞相。
父帝临终托孤之时,是他以镇南侯府为后盾,力保她登入朝堂辅佐幼帝,为她出谋划策,教她肃清内外,替她守护大夏。
她原本想将大夏交给新帝后,便向他表露心迹,只要他点头,她便尚他为驸马,从此与他膏粱锦绣。
却没想,一切都还来不及说出口,就已经天人永隔。
她不甘心!
眼眶盛满了泪水,她仰起头,不让眼泪滑落。
一生骄纵,她何曾在人前哭过!
眼看着几个女孩怒气腾腾的朝着她抓来,她心中的不甘瞬间化作戾气,泛泪的眼角倏的冷冽,眸光冰冷如同冰刃一般的扫向她们。
薄唇轻掀,不带任何情绪的吐出了一个字滚!
那几人被震慑住,僵在了原地。
宋雎的眼神太冷了!
扫向她们的那一瞬,让她们脊背发寒,连血液都几乎冻结,仿佛要把她们凌迟!
头皮发麻!
等她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宋雎已经转身离开。
人群默默的给她让出了一条路。
众人看着她的背影,脊背笔挺,不知为何,竟莫名的让人感觉到了萧瑟和苍凉。
那还是宋雎吗?
还是那个胆小怕事,畏畏缩缩,被人欺凌了也只会讨好的小傻子吗?
岩城一中很大。
宋雎循着记忆走了好一会儿才走到校门口,远远的就看到了一辆车停在门口。
记忆里,那是来接她回家的车。
刚出校门,宋雎就被一行看起来像地痞流氓般的人给拦了下来。
他们的头发有红有绿,五颜六色,模样也不甚好看,皮肤粗糙,面带疤痕,正抬着下颌抱着胸看着她。
凶神恶煞的。
小变态,听说你打了秦乐乐?
为首的是个光头,他嘴里嚼着口香糖,一脸凶狠的看着宋雎,眼神轻蔑,还带着几分调戏。
几人是秦乐乐叫来的,以前没少帮着秦乐乐欺负人。
刚刚在教学楼下面秦乐乐被宋雎一顿揍,丢脸丢大发了,一个电话就打了出去,正好这群混混都在附近,直接就过来堵人了。
宋雎抬起头。
翻涌的情绪已经渐渐平复,只眼尾还有些微微的红。
眼神从几人身上一扫而过,她唇角勾起了一抹冷意。
一群花架子,也敢在这里吓唬她?
打了。
宋雎淡淡的掀了掀眼皮,语气轻蔑:就你们也想替她报仇?
好一副嚣张的模样!
光头的脸色瞬间阴了下来。
他呸的一下将嘴里的口香糖吐在地上,往前走了两步,几乎贴近宋雎。
他居高临下,斜着眼睥睨宋雎,阴森森道:小变态,你陈爷我心胸宽阔不打女生,识相的跪下来道个歉,我放你走。
宋雎听到跪这个字,眸子骤然一眯。
她堂堂大夏国公主,这辈子除了父皇可还没跪过谁!
想让她下跪道歉?
做梦!
光头看着她脸色沉了下去,觉得特别的滑稽。
就这么个怂的跟什么似的小废物,一张脸化的跟鬼似的,居然还敢在他面前摆谱?
他不由的嗤笑一声:怎么,不愿
话未说完,他的腹部已经被挨了一拳。
剧烈的疼痛让他下意识的弯腰,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脖子被一条纤细的手臂锁住。
锁喉,踢腿。
宋雎的动作又准又狠。
只听的咚的一声,光头双腿一软,狠狠的跪在了地上。
懵了!
不止光头懵了,就连光头带来的几个小混混也都懵了。
他们连看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就看到他们老大被宋雎那个小变态给摁在了地上!
还是跪着的!
他们其实压根就没想动手。
外面混的,对一个女孩子动手算什么本事?顶多就是过来给秦乐乐撑个腰。
但现在
老大被人揍了!
揍的如此的干净利落!
跪了就行,本本姑娘心胸宽阔,放你走。
宋雎低眸看了光头一眼。
语气冷淡,却偏生听起来格外的狂傲!
她刚刚下意识的自称本宫,还好反应的快,好在没人发现什么异常。
抬起头,她淡然的看着剩余几人:至于你们几个,一起上吧。
几人有点犹豫。
被宋雎压制着的光头这会儿也缓过神来了。
他一边想挣脱宋雎的压制,一边忍不住骂了一声妈的,冲几人吼道:愣个屁啊,给老子上!
被一个小姑娘压得跪在地上,这让他以后还他妈怎么在道上混!
老大发话,几个小混混不敢再犹豫,瞬间上前。
可还没来得及动手,宋雎的腿已经快他们一步,踹在了黄头发的肚子上。
人直接被踹翻!
宋雎的步法很诡谲,瞬间就移到了左边红头发的面前,屈身一记扫腿。
快准狠!
她将人掀翻在地的同时,还不忘在他的肚子上猛踩一脚。
其余几人想抓她,可刚扑过去,宋雎就换了方位。
她拽住头发灰白那人的手臂,向后一折,身体一阵翻转,她手肘狠狠的顶在了他的胸口!
头发灰白的混混痛的冷汗涔涔!
没有了制约的光头刚爬起来,就被宋雎一脚再次掀翻在地。
秦乐乐几人匆匆赶来找场子的时候,就看到以光头为首的几人全部揍趴在了地上,蜷缩着身体,痛苦的哀嚎,一个个狼狈不堪。
而宋雎呢?
她慢条斯理的掸了掸身上的灰尘,脊背挺的笔直,正从他们身边绕开,走到了停在路边的那辆车旁边。
秦乐乐瞪大了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
正欲上前去扶光头一行,忽然瞥见一个身形清冷的少年从校外走了回来,她连忙整了整衣衫,一脸娇羞的朝少年走去。
程邃,你,你不是已经走了吗?
秦乐乐偷偷的瞄了他一眼。
少年长的很好看,皮肤冷白,五官精致,一双眼睛黑白分明。
他穿着整齐的校服,身形笔挺,像极了从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年。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身上总是透着一股厌世的气息,仿佛对什么都没有兴趣。
闻声,程邃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小编点评

穿成白月光的媳妇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内容细致、丰富、饱满,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作品,非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