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你是负心人第2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翌日清早,厢房萧瑟。

白星茴醒来之际,沈懿已经不在梧桐苑。

只有桌上那断裂的玉簪证明那个男人昨夜曾经来过。

她吃了药,在院子里舞剑修心。

纵使身体虚弱,她也没有丢了每日练剑的习惯。

白星茴曾是武将之女,战乱之时父亲病亡,她替父从军上了战场,浴血奋战中救了沈懿一命。

那一救,让沈懿识出她的女儿身,更是对她一见倾心。

平定***,白星茴卸下武装换回了女子红装,被沈懿八抬大轿风风光光迎进了府。

只是曾经每日都有沈懿陪她舞剑作乐,如今却只有她独自一人了。

啪嗒

刚舞剑没多久,一股暖流毫无征兆地从白星茴鼻腔中滑落,滴在了锋利的剑刃上。

她一阵眩晕,差点摔倒。

婢女夏荷吓坏了,连忙搀扶着白星茴进屋休息。

眼见鼻血滴落不止,夏荷慌忙找手帕给她止血。

看到那放至着断裂玉簪的鸳鸯帕,夏荷没有多想直接拿起来准备放至白星茴鼻翼下。

谁许你拿这帕子的,给我烧了!白星茴甩开她的手,眼底的苦涩和愤怒交织。

夏荷从未见她发过如此大的脾气,连忙端来火炉,然后打开盖子。

白星茴没有任何犹豫地拿起那鸳鸯帕扔了***,顿时火光四肆虐,一阵黑烟从炉中徐徐升起。

你烧给谁看?!沈懿的声音骤然传来,一身戎装的他雷厉风行走了进来。

白星茴被那火炉中的浓烟呛得连声咳嗽,无根无暇搭理他的质问。

在外顺风顺水受人尊重的沈懿何曾被人这般无视过,他一怒之下直接拽住白星茴的胳膊,逼迫她直视自己。

直视这一看,却让他当场愣住。

怎么流鼻血了?他的语气带着一丝连自己都没觉察到的担忧和惊慌。

沈懿想要亲自帮白星茴擦拭鼻血,却被她先一步转身躲开。

一旁的夏荷看不下去,忍不住道:沈将军,夫人她

夏荷!白星茴冷喝一声,警告她少说两句,随即轻描淡写道,刚才舞剑磕了鼻子而已。

沈懿看着白星茴这寡淡的表情,心情不由得变得烦躁。

轻轻磕一下就流鼻血,好歹上过战场的人,何时变得如此娇弱了?他的语气带着训斥。

白星茴替父从军那些年,杀人无数,令敌军闻风丧胆,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大邱国最英勇的女将士。

在沈懿眼中,她亦是朵不折不扣的铿锵玫瑰。

是啊,明明那么强悍的一个女人,怎么就变得这般弱不禁风了呢?

白星茴强忍着情绪,拿起旁边的特效药膏放至嘴中。

药香缭绕,印衬着她懿白中透着病态的脸庞,让沈懿拧了拧眉。

有个事跟你说声,前些日子我平定西北***,圣上除了珠宝奖赏之外,还许了婚约,让我然底将清雅公主迎进府中。他的语气斟酌了一番,缓缓开口。

像是一道惊雷劈下,白星茴怔怔看着他,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她一直都知道沈懿在外面有人,并且身份尊贵,只要他不带回将军府,她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现在,他终是忍不住了?要借圣上旨意将那个女人带回来?

星儿,你我征战沙场,生死与共,我沈懿此生只要你一妻足矣!

星儿,海可枯石可烂,但我对天发誓此情终不变!

曾经的誓言还在耳畔回响,可说话的那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却已变了心。

此生那么长,如今才短短六年,他就迫不及待要娶第二个女人了

白星茴眼眶忍不住泛红,却强忍着未让泪水淌落。

沈懿看着她那模样,有些心虚地补充道:放心,你的正妻之位不会动纵使她是公主,也只能做个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