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狂仙陨落》小说完结版免费试读 秦凌唐诗雅小说全文

《一代狂仙陨落》 小说介绍

玄幻科幻小说《一代狂仙陨落》,由网文大咖“不二法门”创作编写,以秦凌唐诗雅作为男女主人公,小说概述:横跨千亿光年的银河大帝,执掌百万星辰的星辰之主秦凌,一睁眼,发现自己渡劫失败,魂穿到了一个与他同名同姓的豪门倒插门身上,多了个美艳的老婆……本想冷漠处之,潜心修行。谁知岳母冷眼,世人嘲笑。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还要处处看人脸色?老婆遭人惦记,父母遭人欺凌?既然如此,唐诗雅,往事我不追究,余生我护你荣光,但有一点,切莫爱我,因为我秦凌,志不在与凡人相恋!…

《一代狂仙陨落》 第19章 明劲高手 免费试读

秦凌离开了18号别墅。

如果唐诗雅要跟他离婚,那倒省得他开口提了。

上门女婿寄人篱下,他堂堂银河大帝,星辰之主,怎么可能过那种,整日遭受冷眼白眼,羞辱责骂的生活?

这也就是他再生为人,修为不强,需要暂时蛰伏。如若修为恢复,无所禁忌,看不过眼的早就一掌杀了,哪会让这种人,在他面前跳脚!

至于欠唐诗雅的那五百万,对于原身秦凌而言,可能想还上千难万难。但对他来说,五百万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只要他随手画上几幅画,就有人乖乖的过来送钱。

别墅小区地段荒僻,别墅内别说住户,就连保姆买菜,都有自己的车子。

附近没有出租车经过,只能徒步回酒店。

走了还没有一半路程,秦凌拎着行李箱停住了脚步。

前路通畅,但有人并不想让他过去。

拦路的是个黑塔一样的平头男人,看上去三十多岁,面无表情,眼神冰冷。

……

在道路的另一边的停车位上,一辆毫不起眼的黑色辉腾,混夹在路边的车队之中。

车内后排的程楚霄,抽了一口雪茄,扭头望着车窗外的秦凌,轻笑一声说道:“这小子以为有顾家做靠山,就不把老子放在眼里,我要不杀他,他还以为我怕了他呢!”

程楚霄话只说了一半。

他想杀秦凌,一是为了面子,二是自己心里对秦凌那天,流露出来的杀气有些惧怕。

如果不把对方杀了,他必将寝食难安。

坐在副驾驶的伍承业回过头,有些担心的对程楚霄说了一句:“大哥,你要是杀了他,顾老爷子那边会不会怀疑你?”

程楚霄看了自己的狗头军师一眼,轻哼一声回:“怀疑我又怎么样?那个老头子还能因为这个小子把我杀了?再说我不是让你,送了二十万给他的女人?大家都知道我服软了,又怎么会以为是我杀了他?”

伍承业伸出大拇指赞道:“大哥,还是你高!”

程楚霄面露微笑,也有些得意,不过看到秦凌对面的杀手,却有些不放心,“你不是说姓秦的武力非凡吗,这家伙能搞的定吗?”

伍承业点头打包票道:“大哥放心,这周长风是青龙门太上长老,武道大宗师严岱岳的徒孙,传说当中的明劲高手,一拳能打爆一头牛的脑袋!”

程楚霄点了点头,望着马路对面的周长风,吐了一口烟气道:“给他一千万就够我肉疼的了,居然还他妈要我两千万,事成之后干掉他!”

伍承业嘿嘿一笑,回了一句:“明白!”

……

“在等我?”秦凌抬眼望向对面的平头男人。

周长风没说话,快走两步,跑了起来。

在距离秦凌三步远时,一拳击向了秦凌的脑袋。

秦凌右手提着行李箱,侧头微避。

当!

周长风的拳头打在灯柱上,直接把灯柱打折断裂。

咔!

滋滋!

路灯闪灭,灯柱砸在了马路上,电线被灯柱扯断,火花不断。

车内的程楚霄和伍承业,看着断裂的灯柱倒吸一口凉气。

连灯柱都能打断,能打爆一头牛的脑袋,似乎也不是不可能。

程楚霄又猛嘬了一口雪茄,赞了周长风一声:“厉害!”

程楚霄的话音刚落,就见秦凌动了。

程楚霄只看到秦凌抬起了右脚,而后就见少说也有两百斤的周长风,像个炮弹一样,身体弓如虾米,弯着腰倒飞进了十几米开外,一辆白色轿车的后车窗里。

噗!

白色轿车的后车窗玻璃,被砸的粉碎。

白色轿车警报声大作,前后车灯也同时闪起。

雪茄燃到手指,目瞪口呆的程楚霄才疼的醒过神来。

他本来以为一拳能打断灯杆的人,已经够厉害了,等到秦凌把周长风,一脚踹飞十几米时,才知道周长风跟秦凌相比,是小巫见大巫!

程楚霄扔掉雪茄,右手哆哆嗦嗦的搓了搓手指,抬头向车窗外望去时,就见秦凌转过头,正向自己这边看来。

程楚霄心里“咯噔”一声,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秦凌放下行李箱,转身向马路对面的,黑色辉腾车走了过去。

伍承业一见,立马慌了,转头对程楚霄结结巴巴的说道:“大哥,他他他……他过来了!”

程楚霄嘴唇颤抖,催促开车的小弟:“快快快……开车!”

坐在驾驶位的小弟显然也被吓到了,右手拿着车钥匙怼了几次,都没怼进洞里,最后一下还把钥匙从手里给怼掉了。

程楚霄见秦凌越来越近,心中紧张惊惧到极点,见小弟还没启动车子,顿时气的踹了踹前面座椅,“快他妈开车!”

小弟好不容易捡起钥匙,用颤抖的右手怼进洞里,刚转动钥匙启动车子,一只手就打穿了驾驶位旁的车窗玻璃。

秦凌扼住司机的脖子,把他从车内揪出来时,连同车门都一起给带了下来。

秦凌将被吓晕的司机,扔在马路上,再把挂在手腕上的车门,随手丢在一边,然后看向坐在副驾驶的伍承业一眼。

伍承业吓的两股颤颤,一股暖流渐渐湿润了裤子。

秦凌打开后车厢门,就见程楚霄颤抖的双手握着手枪,抠动了扳机。

黄橙橙的子弹,向着秦凌的脑袋激射过去。

秦凌微一抬手,就将刚飞出枪口的子弹,握在了手中。

程楚霄和伍承业都惊的呆住。

当秦凌右拳用力一握,再次摊开手掌,把一些黑灰相间的子弹粉末倾倒在车内时,程楚霄和伍承业更是震惊到无以复加。

砰。

秦凌关上车门,扭头看向程楚霄,把他双手捧着的手枪拿了过来。

程楚霄看向秦凌,全身抖个不停,他想跑,但两腿怎么都使不上力。

秦凌打量了程楚霄一眼,冷声问:“想杀我?”

程楚霄说不出话来,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

秦凌摸了摸程楚霄的后脖颈。

“上次要不是王千钧过来,你就已经死了。”

如果是在此之前,秦凌跟程楚霄这么说,程楚霄肯定不信。因为在他看来,是因为王千钧及时赶到,才救了秦凌的一条小命。

不过现在见识了,秦凌的一脚把人踹飞十几米,徒手接子弹后,就知道秦凌没有说大话,上次如果他敢扣动扳机,那么死的一定是他!

秦凌嘴角微动,轻笑一声说道:“这次你自动送上门来,可就没那么好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