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雪落景墨迟小说免费阅读 凌雪落景墨迟重生团宠:大小姐又虐渣了免费阅读

《重生团宠:大小姐又虐渣了》 小说介绍

重生团宠:大小姐又虐渣了》小说的主角是凌雪落景墨迟,这本小说是作者萦风的最新热门佳作,小说布置匀整,结构谨严,实力推荐。小说主要描写了:前世,她错认姐妹,错信良人,躺在雪地里,血液流尽的那一刻,她方知自己唯一辜负的,是这世上最爱她的男人她从未在意的丈夫,景墨迟。如今重生归来,她脚踩渣男,手撕贱女,抱紧老公金大腿恍然发现,老公他有些不一样!…

《重生团宠:大小姐又虐渣了》 第020章 站着别动,让妹妹发泄 免费试读

凌云霓顿时沉默了,虽然,景墨迟送给凌雪落的东西她都想要,每一件都想要,可要她嫁给一个变态的杀人狂魔,这怎么可以?

凌云霓又要疯了,赶她也不行,留她更生气,气急败坏,拿起手边所有能拿起的一切朝着凌雪落砸过去,嘴里哭着喊着:“魔鬼,魔鬼,你是魔鬼,你这个不要脸的,我不想看到你……”

冷翠根本拦不住,其实也没想拦,甚至转头对雪落道:“雪落啊,你别生气,你妹妹心情不好,你就让她发泄一些好了!”

凌雪落没说话,冷眼看着她。

这是自己的母亲该说的话吗?

因为凌云霓心情不好,自己就必须是她发泄的工具?

不过,她也没想着走,不闪不避,就站在那里,一双眼睛冷幽幽的看着她们。

比起前世的痛苦折磨,这样被东西砸一下又会怎么样呢?就看看这东西砸过她之后,是凌峰会放过她,还是景墨迟会放过她?

很快,她白色的裙子上就是各种肮脏之物,就连花瓶碎在她的脚边,书本砸在她的身上,各种杯子盘子盒子扔在她的身上,就连水果刀扔过来,在她身上划出了长长的刀痕,她也动都没动一下,仿佛被砸的人不是自己,仿佛感觉不到疼一样。

凌云霓见她哼都不哼一声,心里的愤怒无处发泄,而手边的东西都已经被她砸的差不多了,她气急了,猛地搬起了一把椅子。

冷翠见状,吓住了,急忙道:“霓霓,你要干什么?快放下来?”

“妈,你怎么开始帮她说话了?你不是答应我,她要站在那里动也不能动随我发泄吗?怎么你心疼她了?我不是你最疼你的女儿吗,你不爱我了?”凌云霓大声咆哮了出来。

凌雪落早就知道她是一个怎样的人,恶毒的没有下线,这就是凌云霓。

但是凌雪落没有想到,自己今天站在这里被凌云霓当成一个靶子一样的砸过来,竟然是事先和冷翠商量好的?

这一刻,像是万箭穿心一般,直戳她的心脏。

明明知道母亲是怎样一个偏心的母亲,怎么还是会心痛呢?

“妈,你别管,我今天一定要她趴在我面前求我!”

凌云霓恶狠狠的说着,搬着椅子猛地朝凌雪落砸过来。

这一下下去,只怕她就算不死,也要伤筋动骨了吧?

凌雪落依旧没有动,笔直的站在那里,就看着那把厚重的实木椅子朝自己砸过来。

她冷眼看着,椅子在她的瞳孔之中,越来越大,眼看着就要砸在她的身上,忽然一直手臂伸过来,用力的将她拉到了一边……

不用想,是凌峰回来了。

“雪落,你怎么回事?你疯了吗?怎么椅子砸你你都不知道闪躲一下?”凌峰紧张的问。

“没事的。”凌雪落慢慢的抹开了自己额前湿润的头发,慢悠悠的道,“对不起爸爸,昨晚的事情在学校里已经传开了,我到学校的时候,同学们都在传这件事,现在再去做什么都来不及了。妹妹心情不好也是正常的,我就站在这里让她发泄一下也好,毕竟,我也没什么能为妹妹做的!”

“胡闹!”

凌峰朝沙发上的母女两个人看去,愤怒的目光落在冷翠的脸上:“你的女儿胡闹,你就跟着胡闹?雪落怎么说也是即将加入景家的人,万一砸出个好歹来,怎么给景家交代?”

冷翠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当然更不敢说,这件事就是她主使的,就是想让云霓好好的发泄一下。

凌雪落在他们看不到的地方,冷冷一笑。

这就是她的父亲,她的母亲,一个为了自己的事业,一个为了自己最心疼的女儿。

她哎呀一声,捂着自己的手臂蹲了下去。

凌峰这才又转过身来,急忙问:“雪落,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有点疼,我蹲一下就好。”她脸色苍白的说。

凌峰又急忙蹲下身来,拿开她按在手臂上的手,卷起袖子一看,淤青片片,血迹斑斑。

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凌云霓就嚷嚷起来:“凌雪落,你少在那里上演苦肉计。”

说着,又转向凌云峰:“爸爸,你昨夜一直在公司加班,你根本不知道,凌雪落一夜都没有回来,有同学看到她进了酒吧。你看她身上都换了衣服,一定是在外面跟男生鬼混发生了什么事请,所以才做贼心虚的换了衣服。”

凌云霓嫉妒的看着她身上的裙子,那可是意大利最顶级的手工品牌,怎么就穿在了凌雪落的身上?

她继续添油加醋:“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爸爸,这件事万一传到了景家人的耳朵里,还不知道人家要怎么看待咱们凌家呢!”

说完,凌云霓得意的看向凌雪落,拿景家说事不是吗,谁不会呀!

凌峰果然变了脸色,看向雪落:“雪落,云霓说的都是真的吗?”

“对!”雪落想都没想的点头,“我昨晚确实去了酒吧,但不是我一个人去的。”

“不是你一个人?”凌峰的眉头皱的更紧了,“那还有谁?”

“一个男人。”

“你……”凌峰忍耐着没有发怒。

那边凌云霓已经迫不及待了,得意的嚷嚷起来:“看吧看吧,还不是我们学校的同学,还是一个男人,他们肯定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但是凌雪落依旧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蹲在那里,任凭凌云霓说个够。

倒是凌峰没听心情听下去了,失望的看着凌雪落:“说,你到底跟谁去的!”

雪落这才抬起头来看着他,看着那脸上忍耐而扭曲的面容,似乎是玩他们玩的够了,她这才冷冷的吐出三个字:“景、墨、迟!”

“景墨迟?”凌峰愣住了。

“爸,你别听她胡说。”凌云霓首先叫了出来,“景墨迟不是一个快死的人吗?他怎么会去酒吧那种地方?”

雪落似笑非笑的看向她:“怎么,你要给他打个电话问问吗?不过,他向来讨厌别人泄露他的电话号码,我是不能给你他的电话的,不如你自己去打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