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乐萱沈易小说免费全文完整版阅读-刘乐萱沈易小说(刘乐萱沈易)

《刘乐萱沈易小说》是作者梓胤所创作的一部现言小说,主人公是刘乐萱沈易 ,小说讲述了闻言,镇长惶恐坏了,这可是来做慈善资助修路的大财主,县长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千叮呤万嘱咐,一定要把人招待好了。小编为你带来小乐萱沈易小说免费全文完整版阅读 !

小说简介

无论是车还是这一行人,都与这贫穷落后的大山区格格不入。
此时一百多人挤在大队的院子里,没人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肥头大耳的镇长脸一拉,正准备吆喝正在开会的村长,被***女人制止了。
女人看起来很年轻,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态,白皙的一双手捻着一串佛珠,说话的语气很柔和:不妨事,让村长先开会。

刘乐萱沈易小说全文阅读精彩阅读

第二天
村长正在开全村大会,一辆豪华的越野车悄然停在了村大队门口。
最先从车上下来的是镇长,毕恭毕敬的姿态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接着陆续从车上下来四个衣着光鲜的人,为首的是一个气质尊贵、长相十分***动人的女人,女人身后跟着个十几岁的男孩,男孩长得跟这女人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好看,最后下车的是两个西装革履戴墨镜的男人。
无论是车还是这一行人,都与这贫穷落后的大山区格格不入。
此时一百多人挤在大队的院子里,没人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肥头大耳的镇长脸一拉,正准备吆喝正在开会的村长,被***女人制止了。
女人看起来很年轻,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态,白皙的一双手捻着一串佛珠,说话的语气很柔和:不妨事,让村长先开会。
闻言,镇长惶恐坏了,这可是来做慈善资助修路的大财主,县长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千叮呤万嘱咐,一定要把人招待好了。
沈太太,对不住啊!咱们这穷乡下,实在招待不周,我先领您和小少爷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您别客气,入乡随俗,不用这么麻烦。
被称沈太太的女人没有半点架子,她扭头看着身旁的儿子,见他对这农村人开会似乎有些好奇,于是就静静的站在门口听了起来。
以后刘乐萱在我家吃饭,不过这娃快到读书的年龄了,得上学老村长在桌腿上磕了磕烟斗,掀起眼皮瞅着神色各异的众人。
这话没人接,刘乐萱就像块有毒的牛皮糖似的,个个怕被黏上。
四面环山交通不便的穷地方,发生灾难才两年,那场泥石流毁了不少庄稼地,上面也没拨个款,谁都过得紧吧。
老村长只好接着往下说:我们这祖祖辈辈穷,娃娃们将来得飞出大山,飞出去就得翅膀够硬,得有本事,所以读书是娃娃们唯一的出路。
这次有人接话了,又是刘二麻子的老婆李桂香。
村长,你这话说的太对了,我们这祖祖辈辈穷的叮当响,谁都希望自家娃将来能有本事在城里扎个根,谁家都有娃,我们自己的都养不过来呢!谁还有力气养别人家丫头?
‘丫头’两个字她说的特别重,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女孩读什么书!
昨天因狗饭打抱不平的几个人没吭声,其余的人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就是,我家两个儿子呢!将来上大学娶媳妇儿,能要了我老俩口的命。
不是说大家一起给口饭吃,养到十八岁就行了吗?怎么还要送读书?从小学到大学这得花费多少?
可不是嘛!大家可都清楚,我男人身体不好,一家老小全靠我一个人扛着呢!我是没办法再出钱送这丫头读书了,一毛钱都没有。
一百多号人挤满了一院子,不满声如洪水泛滥,一浪高过一浪。
村长拍桌子都压不住场面了,只能扯着嗓子喊:小学初中一学期几百块钱,一家出几块钱的事,都姓刘,这娃娃没了爹妈,大家帮衬一把。
听村长这样说,李桂香眼珠子贼溜溜一转,嘴角憋着坏笑,扯着嗓子建议道:我看啊!让村东头老光棍养这丫头得了!当个童养媳养着也不错,过个十来年就能帮他生娃了,丫头片子读书有屁用,长大了一嫁人,也就生儿育女过日子。
此话一出,村长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抬手戳着泼妇:你个死婆娘!这是人说的话吗?你就不怕遭雷劈?全村都姓刘,不是这娃的哥哥就是叔叔伯伯!
掏腰包的事,谁还怕遭雷劈啊!
我也觉得老光棍养这娃合适,他家压力小,上没老下没小。
两年前开会商量这娃的抚养问题,我就觉得老光棍是最合适抚养她的人选。
老光棍走亲戚去了,还没回来,他要是在,村长发话,这事儿准成。
都给我闭嘴!你们一个二个都是吃人饭的吗?啊?
村长彻底压不住场面了。
村长,你要是心疼这娃,你抚养啊!我家是没办法了。
谁都知道村长老婆死得早,儿子是脑瘫,三十五岁了还瘫在家里养着,上面还有个七十七岁高龄的老母,身为一村之长,日子过得比村里任何一家都穷。
院墙内吵翻了天。
而院墙外,小乐萱安安静静的蹲在一堆沙子旁,把里面大人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她能听懂很多事了,没哭,也不敢***说‘我不读书,叔叔伯伯婶婶,你们别吵了。’
她吸了吸可爱的小鼻子,手里继续玩着沙子,挖一个坑,把两个小拳头大的光滑鹅卵石用树叶包好,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坑里,最后盖上沙子,埋成一个小沙丘,再在沙丘周围插上花花,她做的很有仪式感。
衣着光鲜的少年注意到了这个小不点,他侧头看了她很久,小不点身上的衣裤很旧,明显穿着大了两个号,脚上的鞋也大,一看就是别人穿旧的。
他微微眯起狭长的桃花眼,猜测着,这小不点不会就是里面这群村野莽夫嘴里不想要的娃吧?
这样猜测着,他便走了过去。
小不点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玩儿的很嗨,直到头顶突然响起一句低低沉沉的询问:种石头还能长出石头来?
这话让她很生气,于是本能的回了句:我不是在种石头!是让我爸爸妈妈入土为安!
‘入土为安’四个字是村长爷爷教她的。垮了半边山的村西头埋了很多人,挖出来的人都死了,就她还活着,还有十一个人没找到,里面就有她的爸爸妈妈,村长爷爷说,没找到也算入土为安了。
她虽然小,但也知道入土为安应该有个坟墓的,可是她的爸爸妈妈什么都没有。
小乐萱两年不爱开口说话了,突然被人气到说话,后知后觉的仰起头来,这一看把她惊呆了。
天空阳光明媚,逆着光线,一张陌生的小哥哥的脸映入她圆溜溜的大眼睛里。
这小哥哥长得也太好看了,比电视上最漂亮的女人都好看,他瘦瘦高高,穿一身白色的衣裤,连脚上的鞋都白的反光。
发现是陌生人,小乐萱低下头去,继续忙乎自己手上的‘正经事’,不搭理他了。
却没想,漂亮小哥哥看不懂脸色,用脚轻轻踹了踹她撅着的小***,继续发问:你叫什么名字?

刘乐萱沈易小说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这会开的,镇长实在听不下去了,简直丢人现眼,也不顾‘财神娘娘’制止了,他大喝道:都住嘴!多大点事!丢不丢人!
闻声,众人唰的一下看向院门口,一见是镇长和几个陌生面孔,瞬间鸦雀无声。
几个陌生人一看就是城里人,那女人的长相让一院子的男人眼睛都看直了。
农村妇女个个能挑能扛,常年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干农活,皮肤跟男人一样粗糙,只有城里有钱人才能养的这般好看。
村长最先反应过来,急忙起身招呼:镇长!你怎么来了?这几位稀客是?
都让让!镇长老脸一拉,一群没眼力见的夯货,他接着介绍道:这位沈太太可是大贵客!来投资咱们这儿修路的!一个个愣着干啥!还不赶紧倒茶!
此话一出,众人又傻了,就连村长都傻在了当场,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的老天爷!这是真的吗?
投资给我们这儿修路?
还有这种好事?
那条绕着山转的烂路还是六七十年代修的,如今又是坑又是沟的,开车没点过硬的技术,真没人敢来,祖祖辈辈这么多年,去镇上赶集大多靠两条腿翻山越岭的走路。
众人反应过来,唰的一下给沈太太让开了一条通道。
这可真的是大贵客啊!
沈太太,您快坐!快坐!
我们这儿要是把交通搞好了,做啥都方便了!
沈太太右手捻着佛珠,左手优雅的轻提***,正准备迈腿***,转头一看,自己儿子不见了,一抬眼她就看见这样一幕,顿时整个人愣住了。
只见她儿子竟然在逗一个玩儿泥巴的小丫头!
要知道她这儿子跟谁都不亲近,十四岁的孩子从小在学校也没个同龄玩伴,一路跳级上去已经是经济学硕士了,按理说自家儿子如此出类拔萃是值得骄傲的好事,可并非如此,由于孩子从小太过孤僻,得了抑郁症。
抑郁症被称之为精神疾病的癌症,这有多绝望可怕她这当妈的最是清楚,所以她吃斋念佛做慈善,只祈祷自己儿子能够快乐健康的融入生活。
确实如沈太太看见的,性子孤僻的沈易被小不点吸引了,因为小不点嘴里一句‘让我爸爸妈妈入土为安’,估计谁听见心头都会颤一下,他竟然也没例外,还莫名生出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来,像是心疼?
这感觉实在太莫名其妙了。
沈易难得被勾起一点耐心,又问:小家伙,你就是他们开会说的刘乐萱?嗯?
小家伙像只机警的小兔子,就是不搭理陌生人,那可爱的小神色比他还冷漠呢。
沈易有些无奈,转头看向自己母亲,指了指小家伙,张口就是华丽丽的富家少爷做派:妈,既然没人要,打包回家,我要。
闻言,沈太太顿时内心激动地无以言喻,眼眶都红了一圈儿,嗓音有些颤抖:儿子,你喜欢这个小妹妹啊?真的吗?
小不点脑袋瓜机灵得很,突然听见自己有人要了,终于不玩儿沙子了,她看了眼问话的漂亮阿姨,再次仰起小脸蛋看向这个很好看的小哥哥。
她眨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里面有那么明显的期待,期待自己被喜欢,期待有人要,她太小了,一个人好害怕。
沈易蹲下来,抬手掐了掐她白白净净的小脸蛋,回答了他母亲的问话:嗯,小憨包,很讨喜的样子。
好好好!你喜欢就好!妈妈帮你收养个妹妹!
这一趟没白带儿子来啊!这慈善没白做!老天给了这么大个回报!她儿子对生活终于有了个小需求!
沈太太有些压不住激动的情绪,人还没进院子,张口就问:你们刚才开会说的那个没了父母、没人养的小丫头,就是门口这个吗?
这次镇长傻愣住了。
村长和一院子人急忙接话。
对对对,就是这个娃娃。
村长立即详细的介绍道:这娃叫刘乐萱,四岁就没了爹妈,快满六岁了,真的很乖巧懂事,别看娃小,可会帮大人干活了。
刚才两母子的对话一院子人可都听清楚了,这是想收养刘乐萱,这娃要是能被这么有钱的城里人家收养,那真的是福气不小啊!小麻雀变凤凰啊!
虽然都不想抚养这孩子,但是大多数人还是挺盼着娃点好的,可是也有少数道德有问题的人,酸的不行。
跟娃的爹妈生前有过节的李桂香,阴阳怪气的接话道:一个没爹妈教的小野丫头,大家一起养了两年,到底不是自己生的,做错了事不能打又不能骂,不懂规矩的很,别让城里人看笑话了。
村长狠狠瞪了李桂香一眼,暗示她闭上臭嘴。
李桂香在村里得罪的人多,立即有人顶了回去。
李桂香,你这话说的就缺德了,没爹妈是娃愿意的吗?一个六岁的小娃娃怎么就把你得罪了?让人看笑话的是你吧!
生活在豪门圈子里的沈太太,什么样的牛鬼蛇神没见过?谁是人谁是鬼,一眼便知。
她淡然的笑了笑,面对村长接着问道:你们这路我资助修,这孩子我愿意收养,您看可以吗?
修这路可不是小工程,以前去县城开会,村长不止一次提过修这路,上面给了个预算,没有七八千万拿不下来,耗资实在太***了,由于地处偏僻贫瘠,上面认为没有投资开发的必要。
如此有钱的心善人家收养这娃,村长几乎没做考虑就满含感激的答应了:沈太太,我替娃的爹妈谢你了,这娃真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院子里的对话,院墙外也听见了。
沈易笑了,抬手刮了下小憨包可爱的小鼻子:现在愿意跟我说话吗?
小憨包眨着大眼睛看着他,被这么好看的小哥哥和那么漂亮的阿姨要了,她是高兴的,喜欢美好的事物是人的天性。
听小哥哥这样问,胆小内向的小憨包真害怕又不被人要了,她急忙想找点话说:那你以后可不可以别踢我***了?
虽然没踢疼她,但也感觉到他这动作不太礼貌,她是人,又不是小猫小狗。
沈易又笑了,被逗笑的,只感觉小憨包身上有魔力,惹的人手痒痒,很想掐掐小脸蛋,刮刮小鼻子。
于是他随了心,掐了掐她小脸蛋,又刮了下小鼻子:成交。
见他笑起来更好看了,又这么好说话,小憨包小心翼翼的又提了个要求:我可以帮你洗衣服洗臭袜子,我还可以帮漂亮阿姨做饭,那你以后可不可以不打我骂我?
纯真善良的好孩子,已经明白了得人好处是要回报的;‘臭袜子’三个字暴露了她没少帮大人洗衣服;害怕被虐待,由此可见,吃百家饭的这两年给小憨包造成了很大的童年阴影。
沈易微微蹙眉,垂眸看着埋鹅卵石的小沙丘,这次他回答的很严肃:从现在起,管我叫哥哥,不用你洗衣做饭,做我家的宝贝就好,以后没人敢再打骂你。
‘宝贝’两个字让小憨包满足的大眼睛亮晶晶的,开心的笑出了两个小酒窝:哥哥,真的吗?
叫哥哥就有人保护了,能不赶紧改口么?
沈易又笑了,这次被甜笑了,才发现小憨包竟然还有两个小酒窝,小性子也不扭捏,这两点都很讨喜啊!
他又忍不住手痒了,掐了掐她的小酒窝:嗯,哥哥保证。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刘乐萱沈易小说完整版阅读 ,整个小说在作者笔下有滋有味,看着他们互相渗入对方内心,就像慢水煮青蛙一样,等醒悟时已经无回转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