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荣华容祀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那个偏执独爱我(赵荣华容祀)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赵荣华容祀,那个偏执独爱我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当集偏执、狠辣、病态为一体的太子看中你后,你会怎么办?女主:这福气给你,要不要?赵荣华服了假死药,满

赵荣华容祀小说简介

新帝御极以来,封容祀为太子,掌东宫印,理朝堂事。
朝代更迭,新旧交替,繁琐杂务接踵而至,容祀虽生性狠辣,在政务上却是夙兴夜寐,宵衣旰食,极为勤勉,以致小厨房每每跟着熬到深夜,以备不时之需。
今夜是赵荣华与香月值守,做完最后那道汤,两人便就着满天繁星,回厢房歇下了。
屋内被月光映照的仿佛撒了层细纱,轻柔的覆在脸上,赵荣华翻了个身,琢磨着该做些什么赚钱,思来想去倒是想到不少,却总在材料来源上遇到麻烦。
她叹了口气,忽然看见窗外有火光,明晃晃的越来越近,紧接着便能听到嘈杂纷乱的脚步声,男人刻意压低的嗓音。

那个偏执独爱我全文阅读

她赶忙穿上衣裳,正要下床,门上被人猛烈拍了三下。
厢房里的人被惊醒,听到外头的动静,皆是手忙脚乱的爬起来穿衣,没多时,所有人便都站到地上。
香月回头扫了眼,继而上前开门。
门口堵了四个侍卫,为首的那人面目铁青,张口就问,“今夜谁在小厨房当值?!”
赵荣华心里咯噔一声,隐隐觉出不好,便听香月疑惑的开口,“是我,还有….”
“还有我。”赵荣华对上那个人的眼睛,他也同样打量着赵荣华,少顷,遂一摆手,便有四人强行押了她俩往外走。
风很大,吹得桑枝呜呜作响,檐下的灯笼时明时暗,本就不厚的裤子仿若浸了凉水,冷飕飕的扎人。
香月被人按到地上,黑影里窜出两个侍卫,各持铁鞭径直往空中一甩,火星子霎时崩开。
接着又是一声“噗”的碎布响,香月捂着胳膊呛倒在地。
赵荣华被人推搡着架进书房,两扇门合上的一瞬,她回头看见铁鞭绽开银光,夹着香月的血水四下横溢,浑然入了地狱一般。
直到她被人松开,落到柔软的裘毯上,她的大脑一片空白,除了香月尖锐的嚎叫声周而复始的盘旋,她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了。
一只脚便在此时猛地踹向她的肩窝,将她踹翻在地。
手掌按到了金狻猊香炉,灼热的烫感让她陡然收回手,惊恐的抬起头来。
“想杀孤?”容祀声音清淡,仿佛还带着一丝笑意,他挽起左腕的袖口,露出金丝银线绣着的暗纹,乜了眼裘毯上的女子。
她的眼睛黑亮茫然,像是受惊的鹿,不知所措的瞪着自己,白皙柔嫩的脸颊如同细瓷美玉,鼻尖的微红像极了熟透的桃尖,叫人..想要揉..捏。
“殿下明鉴,奴婢从未有此念头。”赵荣华很快爬回原处,双手伏地跪下,咬着唇压住惶恐。
“羹里有毒啊…”容祀挑起左腿,搭在膝上,手指叩着书案,一下一下敲出声来。
“殿下,奴婢没有下毒….”香月的惨叫穿过门板,清晰地刺进她的耳朵,赵荣华浑身颤抖着,手心的汗濡湿了下面的裘毯。
“那是我给自己下的毒?”容祀左手拄着下颌,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一抬,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赵荣华低下头,指甲抠着掌心勉力维持冷静,她努力回想从傍晚到临睡前的所有情形。
虽然到小厨房日子不长,却将厢房内的几个人脾气摸得通透,香月直爽,桂宛玲珑,其余几人就算好奇她的出身,夜里临睡前只会絮叨八卦几句,倒也没没有特别尖酸刻薄的。
她一时间想不出,究竟是谁想要栽赃陷害。
叩门声响起,冷风沿着后脊一路蔓延至全身。
胥策站在门外,拱手一抱,“殿下,打的昏死过去,还是什么都没招。”
容祀修长的腿往地上一落,弹去锦裤上的褶皱,他起身走到赵荣华跟前,躬身,脸对着脸轻轻一抿薄唇。
“那就都去死吧!”
他一把攥住赵荣华的脖颈,五指夹紧,将其双眸逼***雾。
那双滑腻柔软的手攀上他的手背,想要掰开他的钳制,容祀忽然起身,提起她几步走到门口,捏着她的脖颈往门外狠狠一摔。
“拖去铁蒺藜上,用带倒刺的铁鞭打死。”
侍卫不带任何表情的走到她跟前,伸手架起她的胳膊,往黑漆漆的铁蒺藜那边走边往外抽铁鞭。
赵荣华一咬牙,往后回头大声喊道,“殿下,奴婢能自证清白!”
侍卫脚步停住,目光齐齐望向高阶上的容祀。
胥策为他披上狐裘大氅,那张带着兜帽的脸,刀劈斧砍般,在冷光下显得异常阴森。
他垂着眼皮,手指摩挲着虎口,漫不经心的笑道,“你求孤…”
“求殿下!”赵荣华没有半分犹豫,自尊与活着相比,简直太过廉价。

那个偏执独爱我赵荣华容祀免费阅读

一句话截了容祀后半句,他一眼斜睨过去,还真是没有骨气。
空气里是骇人的静默,老鸹嘶哑的叫声像是凌迟,一刀一刀割过她忐忑的胸口。
终于,容祀抬起眼来,懒懒笑道,“若证明不了,便把你剥了皮,做成灯笼,年后上元节,挂在宫宴上供人赏玩…..”
他说的再轻松不过,犹如唤人吃茶饮酒,却叫赵荣华听得头皮发麻。
容祀裹着狐裘大氅,转身坐到黄梨木方椅上,左腿叠着膝盖,露出玄色皮靴。
香月浑身都是血,伏在地上只有痛苦呻/吟的气力。
赵荣华攥紧袖中的拳头,一抬头运足气力说道,“奴婢跟香月身份卑微,与殿下更无冤仇,若要害人,必定受他人指使,以钱财***。
奴婢二人居厢房之中,一应物件一目了然,殿下可着下人去搜,若能搜出,奴婢甘愿领罪!”
她音声如钟,清脆响亮。
容祀却嗤了声,支着下颌把玩兜帽周遭的绒毛,似是不以为意。
赵荣华咽了咽嗓子,她没有说出另外一半,若搜不出,便果真能证明她们二人清白吗?断然不能够,她赌的无非是能!
只要能搜出来,她跟香月尚有转机。
只有这个法子了。
映着灯光,雪粒子淅淅沥沥的打在她的发间,容祀也不言语,只静静看她,幽深的瞳孔蕴着笑,那笑叫人揣摩不透,看着心惊肉跳。
“胥策,去搜。”
赵荣华禁不住松了一口气,身子却依旧跪的笔直。
傍晚看到的那两个身影,是唯一的纰漏,也是唯一的翻盘机会。
胥临撑开伞,立在容祀身后,宫女抱来紫铜雕如意纹莲叶手炉,塞到容祀柔软的大氅内,内侍点了火盆,用的是上好的银骨炭,半点烟灰都没有。
风雪滚进赵荣华的衣领,将热度带走,她的膝盖跟青砖一样冷,稍微动一下,犹如骨裂。
“方才的话,你没说完…”降香黄檀扇骨冰润,贴上赵荣华的腮颊,她微动,呼吸缓慢。
***的阴影扑下来,容祀的额头抵着赵荣华的额头,轻笑着喷出热气,“如果没有搜出来,你欲何为?”
扇骨勾起她的下颌,一路没入衣领。
赵荣华颤了下,伸手捏住领子,声音发涩,“殿下….”
“嘘…..让孤猜猜,当初姚鸿碰过你哪里,是小衣内,还是襦裙下?”扇骨一点一点的轻戳,戳的她耳红脸热。
***的羞辱感卷成一股滔天巨浪,波翻云涌间晃得她浑浑沌沌。
容祀的手握上襦裙带子,故意慢慢的抽解,微弱的声响让赵荣华神经宛若拉成一条直线,又像满弦之弓,随时都要崩断。
屈辱至极。
她的手按住那条细绳,“殿下,姚公子是正人君子。”
容祀卷着带子,闻言一顿,“你是在骂我卑鄙小人?”
带子一扥,襦裙松开。
赵荣华的眼泪,登时沿着眼角急速滚落。
容祀停住,颇有兴趣的看着那张布满泪痕的小脸,两颊殷红,鼻尖也是红的,就像花瓣的嫩尖,叫人想要揉一把。
他伸手,拈起她眼下的泪珠,“不想要吗?”

小编推荐理由

那个偏执独爱我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