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乐萱沈易小说第10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村长正在开全村大会,一辆豪华的越野车悄然停在了村大队门口。

最先从车上下来的是镇长,毕恭毕敬的姿态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接着陆续从车上下来四个衣着光鲜的人,为首的是一个气质尊贵、长相十分***动人的女人,女人身后跟着个十几岁的男孩,男孩长得跟这女人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好看,最后下车的是两个西装革履戴墨镜的男人。

无论是车还是这一行人,都与这贫穷落后的大山区格格不入。

此时一百多人挤在大队的院子里,没人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肥头大耳的镇长脸一拉,正准备吆喝正在开会的村长,被***女人制止了。

女人看起来很年轻,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态,白皙的一双手捻着一串佛珠,说话的语气很柔和:不妨事,让村长先开会。

闻言,镇长惶恐坏了,这可是来做慈善资助修路的大财主,县长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千叮呤万嘱咐,一定要把人招待好了。

沈太太,对不住啊!咱们这穷乡下,实在招待不周,我先领您和小少爷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您别客气,入乡随俗,不用这么麻烦。

被称沈太太的女人没有半点架子,她扭头看着身旁的儿子,见他对这农村人开会似乎有些好奇,于是就静静的站在门口听了起来。

以后刘乐萱在我家吃饭,不过这娃快到读书的年龄了,得上学老村长在桌腿上磕了磕烟斗,掀起眼皮瞅着神色各异的众人。

这话没人接,刘乐萱就像块有毒的牛皮糖似的,个个怕被黏上。

四面环山交通不便的穷地方,发生灾难才两年,那场泥石流毁了不少庄稼地,上面也没拨个款,谁都过得紧吧。

老村长只好接着往下说:我们这祖祖辈辈穷,娃娃们将来得飞出大山,飞出去就得翅膀够硬,得有本事,所以读书是娃娃们唯一的出路。

这次有人接话了,又是刘二麻子的老婆李桂香。

村长,你这话说的太对了,我们这祖祖辈辈穷的叮当响,谁都希望自家娃将来能有本事在城里扎个根,谁家都有娃,我们自己的都养不过来呢!谁还有力气养别人家丫头?

‘丫头’两个字她说的特别重,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女孩读什么书!

昨天因狗饭打抱不平的几个人没吭声,其余的人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就是,我家两个儿子呢!将来上大学娶媳妇儿,能要了我老俩口的命。

不是说大家一起给口饭吃,养到十八岁就行了吗?怎么还要送读书?从小学到大学这得花费多少?

可不是嘛!大家可都清楚,我男人身体不好,一家老小全靠我一个人扛着呢!我是没办法再出钱送这丫头读书了,一毛钱都没有。

一百多号人挤满了一院子,不满声如洪水泛滥,一浪高过一浪。

村长拍桌子都压不住场面了,只能扯着嗓子喊:小学初中一学期几百块钱,一家出几块钱的事,都姓刘,这娃娃没了爹妈,大家帮衬一把。

听村长这样说,李桂香眼珠子贼溜溜一转,嘴角憋着坏笑,扯着嗓子建议道:我看啊!让村东头老光棍养这丫头得了!当个童养媳养着也不错,过个十来年就能帮他生娃了,丫头片子读书有屁用,长大了一嫁人,也就生儿育女过日子。

阅读原文

村长正在开全村大会,一辆豪华的越野车悄然停在了村大队门口。

最先从车上下来的是镇长,毕恭毕敬的姿态拉开了后座的车门。

接着陆续从车上下来四个衣着光鲜的人,为首的是一个气质尊贵、长相十分***动人的女人,女人身后跟着个十几岁的男孩,男孩长得跟这女人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好看,最后下车的是两个西装革履戴墨镜的男人。

无论是车还是这一行人,都与这贫穷落后的大山区格格不入。

此时一百多人挤在大队的院子里,没人注意到外面的动静。

肥头大耳的镇长脸一拉,正准备吆喝正在开会的村长,被***女人制止了。

女人看起来很年轻,却是一副老神在在的神态,白皙的一双手捻着一串佛珠,说话的语气很柔和:不妨事,让村长先开会。

闻言,镇长惶恐坏了,这可是来做慈善资助修路的大财主,县长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千叮呤万嘱咐,一定要把人招待好了。

沈太太,对不住啊!咱们这穷乡下,实在招待不周,我先领您和小少爷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

您别客气,入乡随俗,不用这么麻烦。

被称沈太太的女人没有半点架子,她扭头看着身旁的儿子,见他对这农村人开会似乎有些好奇,于是就静静的站在门口听了起来。

以后刘乐萱在我家吃饭,不过这娃快到读书的年龄了,得上学老村长在桌腿上磕了磕烟斗,掀起眼皮瞅着神色各异的众人。

这话没人接,刘乐萱就像块有毒的牛皮糖似的,个个怕被黏上。

四面环山交通不便的穷地方,发生灾难才两年,那场泥石流毁了不少庄稼地,上面也没拨个款,谁都过得紧吧。

老村长只好接着往下说:我们这祖祖辈辈穷,娃娃们将来得飞出大山,飞出去就得翅膀够硬,得有本事,所以读书是娃娃们唯一的出路。

这次有人接话了,又是刘二麻子的老婆李桂香。

村长,你这话说的太对了,我们这祖祖辈辈穷的叮当响,谁都希望自家娃将来能有本事在城里扎个根,谁家都有娃,我们自己的都养不过来呢!谁还有力气养别人家丫头?

‘丫头’两个字她说的特别重,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女孩读什么书!

昨天因狗饭打抱不平的几个人没吭声,其余的人七嘴八舌的说起来。

就是,我家两个儿子呢!将来上大学娶媳妇儿,能要了我老俩口的命。

不是说大家一起给口饭吃,养到十八岁就行了吗?怎么还要送读书?从小学到大学这得花费多少?

可不是嘛!大家可都清楚,我男人身体不好,一家老小全靠我一个人扛着呢!我是没办法再出钱送这丫头读书了,一毛钱都没有。

一百多号人挤满了一院子,不满声如洪水泛滥,一浪高过一浪。

村长拍桌子都压不住场面了,只能扯着嗓子喊:小学初中一学期几百块钱,一家出几块钱的事,都姓刘,这娃娃没了爹妈,大家帮衬一把。

听村长这样说,李桂香眼珠子贼溜溜一转,嘴角憋着坏笑,扯着嗓子建议道:我看啊!让村东头老光棍养这丫头得了!当个童养媳养着也不错,过个十来年就能帮他生娃了,丫头片子读书有屁用,长大了一嫁人,也就生儿育女过日子。

此话一出,村长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抬手戳着泼妇:你个死婆娘!这是人说的话吗?你就不怕遭雷劈?全村都姓刘,不是这娃的哥哥就是叔叔伯伯!

掏腰包的事,谁还怕遭雷劈啊!

我也觉得老光棍养这娃合适,他家压力小,上没老下没小。

两年前开会商量这娃的抚养问题,我就觉得老光棍是最合适抚养她的人选。

老光棍走亲戚去了,还没回来,他要是在,村长发话,这事儿准成。

都给我闭嘴!你们一个二个都是吃人饭的吗?啊?

村长彻底压不住场面了。

村长,你要是心疼这娃,你抚养啊!我家是没办法了。

谁都知道村长老婆死得早,儿子是脑瘫,三十五岁了还瘫在家里养着,上面还有个七十七岁高龄的老母,身为一村之长,日子过得比村里任何一家都穷。

院墙内吵翻了天。

而院墙外,小乐萱安安静静的蹲在一堆沙子旁,把里面大人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她能听懂很多事了,没哭,也不敢***说‘我不读书,叔叔伯伯婶婶,你们别吵了。’

她吸了吸可爱的小鼻子,手里继续玩着沙子,挖一个坑,把两个小拳头大的光滑鹅卵石用树叶包好,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坑里,最后盖上沙子,埋成一个小沙丘,再在沙丘周围插上花花,她做的很有仪式感。

衣着光鲜的少年注意到了这个小不点,他侧头看了她很久,小不点身上的衣裤很旧,明显穿着大了两个号,脚上的鞋也大,一看就是别人穿旧的。

他微微眯起狭长的桃花眼,猜测着,这小不点不会就是里面这群村野莽夫嘴里不想要的娃吧?

这样猜测着,他便走了过去。

小不点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玩儿的很嗨,直到头*突然响起一句低低沉沉的询问:种石头还能长出石头来?

这话让她很生气,于是本能的回了句:我不是在种石头!是让我爸爸妈妈入土为安!

‘入土为安’四个字是村长爷爷教她的。垮了半边山的村西头埋了很多人,挖出来的人都死了,就她还活着,还有十一个人没找到,里面就有她的爸爸妈妈,村长爷爷说,没找到也算入土为安了。

她虽然小,但也知道入土为安应该有个坟墓的,可是她的爸爸妈妈什么都没有。

小乐萱两年不爱开口说话了,突然被人气到说话,后知后觉的仰起头来,这一看把她惊呆了。

天空阳光明媚,逆着光线,一张陌生的小哥哥的脸映入她圆溜溜的大眼睛里。

这小哥哥长得也太好看了,比电视上最漂亮的女人都好看,他瘦瘦高高,穿一身白色的衣裤,连脚上的鞋都白的反光。

发现是陌生人,小乐萱低下头去,继续忙乎自己手上的‘正经事’,不搭理他了。

却没想,漂亮小哥哥看不懂脸色,用脚轻轻踹了踹她*着的小**,继续发问: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