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岁小奶团七个哥哥亿万团宠第5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经商量,村长把贵客安排在了本村条件最好的刘大能家里。

刚安排好沈氏母子,县长和支书火急火燎的赶到了。

作为一县之长,这还是他第一次来龙趟村,要不是这位‘财神娘娘’突然降临,估计他这辈子都没打算来视察一下自己管辖区最穷的村落,对他来说,一个穷村算个屁。

沈太太,您远道而来辛苦了,给了我们这么大的帮助,我代表全县人民感谢您!

显然沈太太不太喜欢这种官场的套套,淡然的笑了下:您言重了。

县长四十来岁,到底是住县城里的人,肚子里墨水比镇长多,他热情的跟沈太太握了握手,然后转头就是一副威严的口吻吩咐支书和镇长:村里条件有限,马上去县城给沈太太和沈少爷安排好吃住!

闻言,沈太太立即摆手拒绝:我和我儿子爱养生,住这儿挺好,这里山清水秀的,空气不错。

官场混的人自然会察言观色,县长岂能听不懂这话的深意?

看来这位沈太太不简单啊!一来就绕过他这县长,直接抵达龙趟村,也就表明了,她投资修这路,跟他这县长的政绩没毛线关系。

县长没好意思再把人往县城里安排,不过还是冲着老村长下了吩咐:吃住上一定要安排周到了,沈太太可是千里之外来的大贵客!

其实不用县长吩咐,全村已经热火朝天的忙开了,你家杀鸡,我家杀鹅,他家宰羊,孩子们下河抓鱼,食材统统都送去了刘大能家,村里厨艺不错的妇女都过去帮忙了,搞得比过年还隆重。

这边沈太太应付完县长和支书,接着就掏手机亲自联系了工程队,看似温和柔弱的一个女人,这份雷厉风行的气魄,就连一旁的县长都自行惭愧。

沈太太在村大队把一切谈妥,刘大能家的饭菜也上了桌。

圆形的大饭桌,满满一桌子菜,过年都没这么丰盛。

沈易和两个保镖被提前安排到刘大能家休息,当然沈易没忘记带上那只小憨包。

小憨包站在门口不进屋,瞪圆了大眼睛看着桌上的菜,她有好几个月没吃过肉了,闻着香味就忍不住咽口水。

沈易端了把椅子坐在门边上,皱眉睨着小憨包,神色有些犯愁:小家伙,你只洗了手和脸?

小家伙还是那一身看不出原本颜色的粗布灰衣,脚上两只又脏又大的球鞋,就像踩着两只蛤蟆似的,把个机灵可爱的小白兔活活伪装成了小滑稽。

我洗干净了!小家伙被一桌好吃的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显然没发现漂亮小哥哥的脸色不对。

站在沈易身后的两个保镖,双手抱胸,神色凛然,帮自家少爷阻挡村里大妈们过分热情的端茶倒水,倒给他的茶水,他连茶杯都没碰一下。

要知道这位大少爷洁癖到病态的程度,看着他长大的两名保镖瞥着这一桌子菜,那装菜的碗盘又大又丑,俩人几乎敢断定今天这饭大少爷是绝对吃不下去的。

两名保镖又不约而同的瞥向门口的小不点,农村孩子不讲究啊!这副小邋遢样,只怕大少爷已经不想要这妹妹了吧!

他俩正这样想着,就听自家少爷突然吩咐道:拿纸和笔来,再拿一件

沈易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小滑稽,他母亲的裙子她绝对穿不了,叹气道:再拿一件我的衣服。

目测他的衣服小东西穿上都能到脚踝了。

好的易少。

其中一个保镖立即回车上去取东西。

保镖刚把东西取回来,县长、镇长、支书、村长、陪同沈太太过来吃饭了。

沈易正在纸上刷刷刷的写着一份购物清单,听见自己母亲过来了,头也不抬的说道:妈,你帮小家伙洗个澡吧,换件我的衣服,她的衣物待会儿去买。

一听这话,正往桌上端饭的刘大能的老婆立即接话道:沈太太沈少爷,快过来吃饭!这娃会自己洗了!哪需要大人这样伺候啊!我家有她两身儿衣服,我给她拿去。

说完,刘大能的老婆对着门口的刘乐萱招了招手:快进来,刚好有热水,是要好好洗洗了。

在农村五六岁的孩子确实能自己做很多事了。

只见刚才沈易怎么哄都不进屋的小不点,得到主人家的允许后,她这才进来。

沈易停下了手里的笔,转头看了眼身后的两个彪形大汉,他英气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接着跟沈太太商量道:妈,以后需要两个女***,得会点功夫,既可以照顾小萱宝,又能护她。

刘大能的老婆惊的张大了嘴巴,莫名有种被无形中打了一耳光的感觉。

这话不光两个保镖惊傻了,就连沈太太都惊坏了。

她这儿子重度抑郁,两次轻生,是真没想到他对这个小妹妹如此上心!这都‘小萱宝’叫上了!

沈太太顿时红了眼眶,激动的无以言喻,急忙点了头:好好好!妈妈给小萱宝请四个会功夫的女***都行!不过在这村里用不上,咱们回家了请好不好?

刘大能的老婆:

好吧。沈易把手里的纸和笔递给了沈太太,略显不自在的说道:我不知道小萱宝穿多大的衣裤和鞋

沈太太接过清单一看,再次惊到了,上面全是小萱宝的用品,细致到儿童牙膏牙刷,儿童指甲剪,儿童头花、皮筋

好!待会儿小萱宝洗完澡,妈妈看看身量就知道买多大的了!

沈太太忙到现在都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自己将要收养的这女儿呢!先前在大队院门口只是远远的看了眼,是个很漂亮的小丫头。

这真是捡到宝了啊!

沈太太激动的拿着清单的双手都在颤抖,面上极力维持着镇定。

儿子的这一大转变一定要马上告诉他爸和他爷爷!

小萱宝洗完澡出来,换了身小碎花连衣裙,也很旧,颜色已经洗的发白了,脚上还是踩着那两只巨丑‘蛤蟆’。

沈易抬手抚额,抹了把脸,被打败了。

此时除了沈易外,沈太太、司机、两个保镖、县长、镇长、支书、村长都坐上了桌。

在这贫穷落后的村落,家里有客人,孩子和妇女是不上桌一起吃饭的。

刘大能的老婆提前给刘乐萱盛了点饭夹了些菜,让她自个儿找地方蹲着吃去。

小家伙端着个又大又丑的碗,抬眼一看,沈易还坐在门口的椅子上。

就听一群大人在不停的哄他吃饭。

沈少爷,都这个点了,肯定饿坏了,快过来吃点吧!

多少吃点先垫垫肚子,你爱吃啥?明天去赶集给你买!

我们乡下不比你们城里,也没什么好招待的,不知道合不合沈太太和沈少爷的胃口?

真的太破费了,随意就好。沈太太自然知道自己儿子身上的毛病,歉意道:很抱歉,我儿子有个洁癖的臭毛病,大家都吃吧!不用管他。

没等众人弄懂啥意思,沈太太接着就对一旁的保镖吩咐道:你去把少爷的专用碗筷拿来。

好的太太。

一听这吩咐,大家总算是明白了‘洁癖的臭毛病’大概是啥意思了,也就是个‘有钱人家少爷病’,在农村还真没人听过洁癖这种毛病。

小萱宝就更不懂了。

她端着碗走到了沈易面前,这么多好吃的漂亮小哥哥竟然不想吃?她都快馋死了,所以实在理解不了啊!

她夹起一块腊肉,嘟着小嘴吹了吹,直接朝他喂了过去,边喂还边奶声奶气的哄:哥哥,这肉可好吃了!你不吃等会儿就没有了哦!

沈太太正认真的打量着小丫头,被小丫头这动作惊一跳:小萱宝,你自己吃啊!哥哥待会儿吃

已经来不及制止了。

沈易正盯着小家伙脚上的两只鞋无力吐槽,冷不防的被塞了一块肉,他浑身一僵,视线从小家伙的鞋上,慢慢移到了她端在手里的巨丑无比的碗上,一颗冷汗顺着他的额角滑落,嘴里咀嚼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一时间尬住了。

小家伙极力忍着嘴馋,咽了咽口水,又夹起一块肉吹了吹,送到了他嘴边,笑的眉眼弯弯,小奶音简直能把人甜化了:是不是很好吃呀?哥哥快吃!快吃!

潜台词明显是在说‘哥哥多吃点!不然没有了!大人们吃饭可快了!’

空气凝固了一瞬,一桌子大人看着这边。

沈易额头上冒出了一层冷汗,耳垂红了,他胡乱咀嚼了两下,急忙接了小家伙手里的碗筷:我自己吃就好

哎!这世上还真有一物降一物啊!沈太太大松了口气,忍不住笑了,真是越看小家伙越讨喜,急忙招手叫她:小萱宝!快过来!挨着我坐!

这样一来,村长的座位就挨着小萱宝。

村长立即给沈易让了座:沈少爷,快坐桌上吃。

小萱宝丝毫没发觉漂亮小哥哥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拉着他就往桌边走,认为他也还小,不好意思和大人们坐在桌上吃饭。

她奶声奶气的哄道:哥哥,不怕,我陪你一起吃。

沈易狂冒瀑布汗,人生初遇如此尴尬的局面,完全找不到化解的办法。

-_-||哥哥我怕你了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