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少蜜许宝贝妻第4章全篇章免费阅读

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流下来,却哭的悄无声息。

陆家这么大,却根本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身后的门板,被人从外面敲响。

苏轻语迅速的擦干眼泪,对着外面问道:谁啊?

***声音轻柔的说道:少******,是我

苏轻语转身将门打开,***手里正拿着***袋,说道:少******,您没事吧?我上来帮您敷一敷额头。

在这个家里,恐怕只有这个***还待见她。

苏轻语点了点头,将门打开,让她进来。

苏轻语坐在床上,***站在一旁,用***袋轻轻的帮他冷敷额头上被茶杯砸出的血瘀。

苏轻语的睫毛垂着,并微微抖动,却始终没有一句抱怨的话。

***心疼道:老太爷的脾气一向如此,他说什么,少******也别往心里去其实,他老人家还是挺惦记着您和少爷的,昨儿还问我您的工作顺不顺利,要不要他找找关系,把你往上面调一调呢。

在***的眼中,老爷子是行为或许是在好心帮她调动工作。

可苏轻语心里清楚,老太爷不过是嫌弃她的工作丢人罢了,丢了老陆家的脸面。

即便如此,苏轻语也没反驳***的话。

***见苏轻语的眼圈红着,故意岔开的话题道:少爷今天下午还打电话过来,说明天一早就回来了,少爷才是真的惦记着您

说到这里,***笑的一脸开怀。

而苏轻语却听的想哭

楼下传来了一声沉重的关门响。

***放下了手里的***袋,对苏轻语说道:少******,您先自己敷上,我出去看看。

苏轻语接过了***袋,却随手放在了一旁。

很快,楼下又响起了陆老太爷的抱怨声。

陆老太爷扯着嗓子说:易白啊,你总算回来了,你不知道,你不在的这几天,你那没过门的媳妇儿都把我欺负成什么样子了。我说她几句吧,她动不动就给我甩脸子,我是老了不中用了

听到陆老太爷絮絮叨叨的一番话,苏轻语干脆闭上了眼,身子也跟着抖了起来。

陆老太爷的声音持续响起:这小妮子还没过门呢?就整日里一副这样的嘴脸,我真不敢想,一旦她嫁进来,家里会变成什么样?永无宁日啊

爷爷

楼下,终于想起了陆易白的声音。

陆易白说道:爷爷,就算我和苏轻语结了婚,也不会住在老宅里,您这么激动做什么

老爷子听了陆易白的话,直接***了毛,大声说道:哦,你这是替她说话咯?你也觉得我老了,碍你们的眼了?那我明天就去住养老院好了,我也让那些老头老太太们知道,我这孙子到底有多孝顺,家里的大房子不给我住,把我***到养老院去住

听到这里,苏轻语再也听不下去了。

她起身,从二楼走下。

在经过客厅时,她看也没看陆易白一眼,直接绕过他,从他身边走过。

苏轻语还没走到门口,就被陆易白伸出的手,一把握住了手腕。

苏轻语被陆易白拽了回来。

四目相对,要不是陆老太爷还在,苏轻语恨不得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

陆易白盯着苏轻语笑的一脸邪气,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对着苏轻语说道:我答应你,出差回来带礼物给你,想不想知道我带了什么?

苏轻语看着他,牙齿在轻颤。

一旁的陆老太爷还不忘挑拨道:易白,你看到她对我的态度了吗?我没说谎,对吧?

还不等老爷子的话音落下,陆易白就已经冷冷的开口说道:爷爷,纵使您再怎么折腾,苏轻语也将会是我们陆家的少******,这是铁打的事实,改变不了

听到这样的话,陆老太爷气的差点背过气去。

而苏轻语也试图将手腕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奈何他攥的太紧,她抽不出来。

陆易白在说出这番话时,眼睛是看着苏轻语的。

他是在安苏轻语的心吗?

是想告诉她?无论他在外面怎么风流成***,陆家少******的始终位置都是她的?

可惜,这样的位置,她不想要,也不屑于拥有。

最后,苏轻语用尽力气将手腕从他的手拽了出来,转身离去。

从陆家老宅里出来,苏轻语裹紧了外套大衣,漫无目的的走。

寒夜里,她牙齿轻颤,眼泪挂在脸颊上被风吹的******凉凉,心底在麻木的抽痛。

包里的手机震动着嗡嗡作响,苏轻语低头将手机拿了出来,看清楚上面的来电号码后,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那头传来了顾凝焦躁的声音:轻语,你没事吧?打你手机,你怎么一直也不接

想着刚刚在陆家的那一幕,苏轻语语调悲凉道:没事,凝凝,我挺好的

听到苏轻语落寞的语气,顾凝沉默了片刻后,问道:是不是陆易白那***又欺负你了?!

苏轻语对着手机晦暗的笑了笑,道:说来话长,凝凝,我想去你那里住几天,你方便吗?

电话那头的顾凝早已经猜的***不离十,怒道:我就知道是他!你来吧,反正我一个人,也没什么不方便的

谢谢你,凝凝

挂断了电话,苏轻语便看到一辆熟悉的香槟金色世爵跑车缓缓停在了路边。

转身想走,而驾驶位置上的车窗已经落了下来,露出陆易白一张人畜无害的俊脸。

上车!陆易白说道。

苏轻语顿住脚步,却并没有转身去看他,沉声问道:去哪?!

带你去见我一个朋友。陆易白平淡说道。

我不想去苏轻语倔强的说道。

苏轻语,你别给脸不要脸,你到底上不上车?!陆易白耐心全无。

苏轻语有些愤怒,可一转身的功夫,陆易白的车早已经疾驰而去,留她一人站在原地

苏轻语很绝望,景城的冬天很冷,站在寒风中她再一次红了眼圈,直到包中的手机再次响起,她才忍着浓重的鼻音,接通了手机。

轻语吗?我是妈妈

手机里响起一个好听的女声,婉约中带着丝沉稳。是苏轻语的生母容曼玟。

苏轻语皱起眉角,这个没有太多感情的生母,声音和***格完全是两种极端。

19岁前的苏轻语都和养父母生活在一起,这个生母是个什么模样她都不清楚。

而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张口就是她欠下澳门***场里1200万的债务。

如今苏轻语最怕的就是接到她的电话,因为平时容曼玟根本想不起还有这么一个女儿来,除非是她一次次***输之后

自从苏轻语帮她解决了那1200的***债后,容曼玟就十分清楚自己未来的女婿是个什么角色。

什么事?对着手机,苏轻语的语气不冷不热。

电话那头的容曼玟态度似乎也平静的很,仿若说起家常一般,道:我又输了钱,200万,这次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