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少蜜许宝贝妻第3章***完结全文阅读

路上,顾凝一直在打着电话,跟电话里的人抱怨着老板的苛刻。

午后一场小雪停歇,道路也开始变的湿滑。

顾凝的车子开的很快,她还要急着赶回公司去。

苏轻语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这一路上倒是睡的安稳。

梦里,她又回到6年前的那个夏日。

她正躺在血泊里,被一辆车拖出去了很远,很远。

她嘶哑着喊着救命,随着刹车的声响,从车里走下一个男人来。

那男人个子高大,裤线笔直,她看着有些眼熟,却始终看不清他的脸。

男人走过来,蹲在她身前低头看着她。

片刻后,男人起身离去。

苏轻语伸出手去,想拽住他的裤角。

可惜,她并没有抓住。

她嗓子里混着血沫,咕噜噜的喊着:别走,救救我,救我

随着嘭的一声巨响,苏轻语突然睁开眼。

她的身体猛的前倾,头撞在了安全气囊上

顾凝的车,追尾了一辆新款的劳斯莱斯幻影。

她下车与前面那辆车的主人赔礼道歉,报***以后,老板的电话也打进来了。

顾凝丢下苏轻语,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公司。

苏轻语干脆趴在气囊上,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拍打声响,将苏轻语从梦中惊醒

睁开眼,苏轻语被眼前一张放大的脸给吓了个半死。

她擦了擦从嘴角流下的口水。

交***退开了一步,拿着本子,一脸无语的看着苏轻语:睡的还挺香?

看得出交***脸上的讥讽,苏轻语迟钝的点头。

她的确睡的很香,这是这半个月以来,她睡过最踏实的一觉了。

只是6年前那个噩梦般的午后,依旧会反复着出现在她的梦境里。

她怎么摆脱都摆脱不掉。

见苏轻语醒了,交***拿起档案夹子,递到她的眼前来:你撞车了,知道么?而且撞的还是一辆豪车。

***察随手一指,前面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幻樱。

幻影的车尾已经凹陷变了形,车还停在路旁,可司机却不见了。

撞车?!

苏轻语觉得自己快疯了,她怎么可能会撞车?

今儿这事还真是新鲜了,肇事司机没跑,被撞的反倒跑了!交***说道。

你等等等等***察同志,可我没开车啊!呜

话没说完,一个酒精测试仪已经塞到她嘴里来了。

吹一下!交***冷漠的说。

苏轻语配合的吹一下。

交***将酒精测试仪拿到眼前,说了一句:带走吧,酒驾!

***察局里,苏轻语被顾凝从***察局里保释出来时,脚还有些软。

顾凝双手合十,一脸抱歉道:真对不起啊,轻语。我不是有意要将一个人丢在车里的,我那个老板像疯了一样,说我十分钟之内赶不到公司,我的年终奖就没了,10万块啊!亲爱的

苏轻语头疼欲裂,反驳道:那你也不能叫我来顶包啊,交***真的以为是我酒后驾驶呢!

顾凝笑嘻嘻道:你看,我这不是已经跟***察同志都解释清楚了嘛!

苏轻语揉了揉疼痛不已的额角,那里有浅浅的淤伤。

喂,苏***,您的东西忘了身后传来年轻交***的声音。

苏轻语回过头来,问道:东西?什么东西?

年轻交***的脸一红,随后说道:您还是自己进来看吧。

说着,交***转头***了。

苏轻语与顾凝对视一眼,两个人一同往回走去。

当一盒***被交***送到眼前,说:这个是从你包里掉出来的。

苏轻语和顾凝两个人都愣了。

苏轻语一把将那盒***抢了过来,满脸通红的塞进了自己的包里,转身就往出走。

只是,她走的太快,正好迎面与刚走进的男人撞在了一起。

苏轻语一边道歉,一边抬起头来。

只一眼,苏轻语就怔住了。

这男人看着咋这么眼熟呢?

左君洐冷冷的注视着苏轻语,又用余光打量到她包里塞了一半,还没完全塞***的***,开口说道:真没想到,我跟女流氓还挺有缘的

女,女流氓?

苏轻语不明白他说的是谁。

直到左君洐冷漠的从她身侧走过,并将自己的行车证拿出来递给交***后,他才说道:我是那辆劳斯莱斯幻影的***,刚才是因为有急事走开了

苏轻语倒吸了一口气。

瞬间想起,他就是昨晚在酒店里那个被她非礼过的男人?

不是吧?世界这么小?!

这一刻,她真想找个地缝钻***。

事故做了最终处理,两辆车也都送去4店维修。

好在双方都有保险,这才得以顺利解决

交***大队的门外,苏轻语站在门口等着顾凝从里面出来。

片刻后,顾凝一个人从里面走出来。

她一边将单据塞进自己的包里,一边丧着脸,说:幸好都有保险,否则,我这一年的工资不够赔人家一块车漆的。

说话间,左君洐被人前呼后拥的走了出来。

其中的一个年级50岁上下的交***大队领导,紧紧的握着左君洐的手,道:回去帮我问左老先生好,等得了空,我一定会登门去拜访他。

左君洐点了点头,身后一辆黑色的迈***正稳稳的驶过来。

左君洐从苏轻语身边走过。

轻飘飘的一眼从她面上扫过,强大的气场让苏轻语觉得身边的气压都跟着低了下来。

男人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上了车,在苏轻语面前,车头疾驰而去。

顾凝翻了个白眼,道:还没看够啊?走啦!

哦,好苏轻语迟钝的转过头。

出租车上,顾凝从包里拿出创可贴,将苏轻语划破了的手指贴了起来。

顾凝问:送你去哪啊?

回陆家吧苏轻语将目光放向车外,淡淡说道。

顾凝一脸不忿道:都已经这样了,你还回陆家干什么?陆易白这么对你,他的家人也一直把你当成眼中钉,我若是你,先打断陆易白的第三腿,再要把陆家闹得鸡飞蛋打,然后才宣布老娘不嫁你们家了啧啧,只要想一下,我都觉得爽。

苏轻语不语。

顾凝继续说道:这次陆易白做的也真够过分的,你还好心给他庆祝,他却把你一个人丢在酒店里,带着别的女人逍遥快活去了,我现在只要一想到机场里那个和他在一起的狐狸精,我就忍不住想上去撕烂她

别说了,我现在乱的很苏轻语打断道。

顾凝白了苏轻语一眼,转过头去,不再理会她了。

陆家的老宅。

苏轻语推开门走进时,陆老太爷正在发着脾气,将一个茶杯扔向门口。

茶杯刚好砸在苏轻语的额头上。

随着一阵闷痛传来,苏轻语的眼前一黑。

紧接着,有***走过来,关心的询问道:少******,您没事吧?

苏轻语用手摸了摸额头,见没有血,面色苍白的摇了摇头,说:我没事,爷爷又怎么了?

提到陆老太爷,***也跟着轻声叹气,小声说道:刚刚接了个老邻居的电话,也不知道电话里都说了什么,挂断之后就开始发起脾气来了。

苏轻语点了点头,将茶杯从地上捡起,走过去,强撑着微笑问道:爷爷,您没事吧?

陆老太爷本来脾气就冲,看到苏轻语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指着苏轻语的鼻子说道:你还有脸问?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在老白头面前丢了人!我真想不明白,易白怎么就选了你呢?我们陆家家大业大,要什么样的孙媳妇找不到,凭什么就是你?

纵使苏轻语再强撑着,脸上的笑容还是停滞了下来。

她的眼神黯然,终于低下头去,说道:对不起,爷爷,我回房间去了。

说完,苏轻语转身往二楼走去。

苏轻语的脚步才迈上楼梯,身后陆老太爷的叫骂声再次响起。

他絮絮的说:也不知道易白是哪只眼睛瞎了,找这么一个破落户家的女儿,要什么没什么,倒是像吸血鬼一样,一层层的扒着我们陆家人的皮

苏轻语加快的脚步,快速的上了二楼。

回到房间里,她转身将身后的门关紧后,脊背靠在门板上,胸口处一阵阵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