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对自己青梅竹马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间自己是不是有做错了什么而不自知的。

等她回去,申盈盈走过来,问:今天又说了什么?

林意愣愣地回:什么也没说。

啊?申盈盈不信,按理说他肯定要给你点压力的。

林意抬眼:为什么?难道她就这么不受袁景的待见吗?

我不和你说了嘛,袁主编是故意对你这么严格的。男人啊永远都是小学生的***格,越是对喜欢的女生越是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申盈盈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你看每次我交提案的时候,不过就是不过,袁主编从来没给过我什么期限,也没给过我什么建议。可是对你,从时间到质量到题材到每一个细节,啧啧,简直就像拿着放大镜在找漏洞,如果说没一点别的心思我还真不相信。

林意听到申盈盈这么一说,好像的确是这么回事,好像只有每次她被否了漫画提案之后袁景会给她一个完成的期限。

至于所谓的另有心思的言论,林意就当作听见一个笑话,过去了就算了。

袁景能对她有什么心思?

林意对申盈盈的脑洞有点无语,回了申盈盈一句戏太多就匆忙结束了这个话题。

认真工作起来,时间就像流水一样,到下班了林意还趴在桌上勾线条,全神贯注得忘记了时间。

申盈盈把满桌的化妆品都收到包包里,看林意没有要走的意思,问道:你今天又加班啊?

林意手里动作未停:今天想把这个画完。

上一个项目只剩几帧就可以完稿了,题材是校园漫,男女主角从校服到婚纱。这是林意半年之前的提案,当时这类题材还不算特别多,而网络连载向来就比较磨时间,所以这个漫画也连载了半年多了,如今接近尾声,林意还有点舍不得。

她本身就不是能三心二意的人,这也就导致她现在手里做着别的工作,还要想新的漫画提案,就有点分身乏术,自己也很难满意。所以从上个星期开始她一直都在加班,不过好在新漫画因为顾西琛已经有了具体的方向。

林意知道袁景并不是强人所难,她的提案如果真的不够优秀,为什么要给她勉强通过呢?

她当初毕业刚回到家乡面试的第一家就是漫娱乐,面试她的人就是袁景,他是漫娱乐工作室的主编。

漫娱乐公司主要做各类题材的漫画,同时分为两种方式投向市场。一种是有***的画稿人可以做漫画单行本进行出版,另一种是网络漫画,公司的画手提交各类题材,通过了可以在网络连载。

林意做的就是网络漫画的部分。

林意承认,当时她面试的时候的确被袁景那副好皮囊给蛊惑了,以为拥有这样好皮囊的人,脾气也会不错,人也会好相处。

但事实证明,有句老话说得好

知人知面不知心。

虽然袁主编的喜好和***格有点阴晴不定,但是公司整体的运作还有工作环境都还很不错的。林意是一个不太喜欢适应新环境的人,在一个地方待习惯了就不想再去别的地方重新再来一次。

申盈盈把刚收拾好的包包放到桌子上,就打开了自己的电脑。

电脑亮了起来,蓝色的屏幕发出的光特别清冷,林意疑惑地问:你做什么?

申盈盈叹了口气:我怎么舍得你自己一个人孤***奋战呢?

她知道申盈盈想陪自己,可是她也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结束,并不想拖累申盈盈,便劝说:你快走吧,我还不知道几点结束呢。

申盈盈摆摆手,颇有些自嘲:反正也没有男朋友,回去也是孤家寡人一个。

孤家寡人还不是你自己‘作’的。林意笑说。

申盈盈瞬间有点奓毛:姐妹你这样就不够意思了,怎么能专挑我痛处呢。

林意笑得更欢了:好啦,我错了还不行。

申盈盈的父母是***机关单位的,家里有关系,也有钱。她做这份工作全是因为爱好,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她不想在家等着父母给安排相亲,然后从此走上相夫教子的生活,她想随心所欲。当然,未来碰见自己爱的人也会毫不犹豫地嫁给他。

申盈盈长得很漂亮,鹅蛋脸,波浪长发,追求者也不少,但她属于天真烂漫主义类型的人,竟然相信这世界上有一见钟情这种传说。所以在没遇见那个可以让她一见钟情的人之前,她只能单着了。

林意就比较现实一点,感情从来不是她奢求的东西。

虽说申盈盈的想法在这个年纪来讲是天真了点,但林意还是挺羡慕她有一份天真憧憬的心态,那么鲜活和生动。不像自己,谈过一次恋爱就已经开始疲惫了,明明是二十几岁风华正茂的年纪,对于感情的态度却已经像一个迟暮的老人,只能看见一片即将落下的残红。

申盈盈可以说是林意在公司最亲近的人,主要原因就是她们俩是同一天来公司面试的,也是一起办理的入职手续。人就是一种很有感知型的动物,会与自己一同经历同样事情的另一个动物,产生好感。

林意记得面试那天,只有她们俩。

那天,林意穿着干净的牛仔裤、白T恤、帆布鞋,马尾梳在后脑勺正方,一副青***大学生的样子。她坐在沙发上等待面试,没过多多久,就进来了一个着装很有特点的女孩。申盈盈穿着一身职业的包臀装,脚下踩着六厘米的高跟鞋,嘴唇红艳,波浪卷的长发像海藻一样。

她们俩就是当时公司面试的两道不同的风景线,看起来天差地别,最后却殊途同归。

面试完毕之后,申盈盈还跟她打了个招呼,说明天见。

林意很蒙,不明白她的意思,结果第二天真的就见了。林意瞬间就觉得她是一个漂亮的小巫婆。

熟悉了之后,林意有一次问申盈盈:你怎么知道我们俩会被录取的?

申盈盈一脸无辜地答:我不知道啊。

林意皱眉:那你当时和我说的明天见是什么个意思?

申盈盈顿时乐了:我那是随口一说。

林意无语。

本以为那样家庭教育出来的孩子本来就很会左右逢源,凡事也是再三揣摩,但是申盈盈不是,她就像盛开在世间的一朵艳丽雪莲花,虽然染尽凡尘,但依旧本真。

林意看了看身边的申盈盈,突然有点感慨。

林意的画稿就差最后一点就可以完成了,她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七点了。申盈盈看她总算抬头了,急忙抓住她不放。

林意,你快来帮我看看,这个地方怎么继续下去?申盈盈拽她的胳膊。

林意探过身子看向电脑屏幕,申盈盈现在画的是一个***类的漫画,这是她个人的爱好,林意不想做任何评价。

大致剧情就是一个男人怎么被另一个男人感动的故事。

现在故事进行到暧昧期了,同***之间的感情比异***之间的感情其实更难把握,申盈盈为此很烦恼。

林意对这个不感兴趣,给不了申盈盈什么意见,笑说:我可不知道男人们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

她接着说:你在生活中找灵感吧。

申盈盈苦恼道:哎呀,就得靠想象了,哪有那么多的案例给我当素材参考啊。她愤愤不平,现在的男人没结婚的肯定也有女朋友,适婚的男人如果没女朋友也没结婚,他很有可能是

林意对这方面不太懂,但是听申盈盈这么说又有点好奇:为什么是可能?那不就一定是了吗?

申盈盈笑眯眯地摇了摇头:你真的是谈过恋爱的人吗?为什么感觉你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白。

林意白了她一眼:因为我是个女的好吗?何况她只谈过一次恋爱,就一次已经伤得她失去了全部的热情。

申盈盈向她勾勾手指,她凑过去。

因为这样的男人除了这种可能***之外,也有可能是那方面不行。

林意瞪大了双眼,就像听见一个爆***新闻:你怎么这么了解?

申盈盈撇撇嘴:拜托,我画的可是***,能不了解这方面的事情嘛。她鄙视林意一副大惊小怪的样子。

申盈盈接着语重心长地说:现在国家人口男女比例这么不协调,然后再排除一些有问题的,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一见钟情啊?

林意毫不犹豫地打击她:你的一见钟情把这个概率又降低了。

申盈盈瞪着圆圆的眼睛,有些俏皮地伸出三根手指说:你说现在的男人就满足三个要求都那么难。

林意抬了抬眼皮,问:哪三个啊?

申盈盈一边说一边按回自己伸出的三根手指头:直男、长相干净、不low,就那么难吗?

林意听着她说,咧嘴笑出了声。

不过,她笑完了之后突然意识到,刚刚申盈盈那番对男人的分析,让她想到了顾西琛也到了适婚的年龄,却一直没有女朋友天啊,他该不会是

他到底是哪种呢?

林意想着想着眼睛都睁大了,申盈盈看见她这个样子问她怎么了,她摆手说没什么。

她希望自己只是多想了。

袁景从办公室出来时就看见林意在出神想事情的一幕,他站那儿看了一会儿,薄唇轻抿。他走过去,脚步沉稳有力。

袁主编,还没走呢?申盈盈先看到袁景,站起来的同时用手捅了一下认真想事情的林意。

林意也跟着站起来。

嗯。袁景的声音淡淡的。

还没吃饭吧,一起去吃?袁景看着林意发出邀请,只不过林意垂着眼睛没看到,反倒是申盈盈注意到了。

袁主编说要请吃饭,林意你去不去?

林意想了一下拒绝道:不如你跟着去吧。随后又对袁景说,我还没画完,主编您先去吃吧。

林意可不想在下班时间还要忍受袁景带来的紧迫感。

有一种人尽管他并没有做什么,但是只是站在那儿,都给人一种紧迫感和***感。袁景对于林意来说就是那一种人。

听到拒绝,袁景的脸上也丝毫没有任何波动。

那不行,我还是陪你吧。听到林意拒绝,申盈盈也不去了,主编,我们还是先赶画稿,您先去吃饭吧。

袁景点头。

那给你们俩点外卖吧,别饿着肚子工作。不容拒绝的口气,袁景拿出手机点了外卖,然后说,一会儿就到了,我先走了。说完就离开了。

袁景一走,申盈盈就和林意抱怨:你有没有发现袁魔鬼很***啊,是不是当领导的都这样?

林意知道她没说完,继续听着。

他竟然都不会客气地问一句我们俩喜欢吃啥。

林意听着她的抱怨,扎进最后一幅漫画里面。

因为是晚上,送餐的速度比较慢,外卖到的时候,林意刚好画完最后一个画面,最后写上完,之后保存。

申盈盈遇上瓶颈了就不想画了。因为饿了,整个人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玩手机,连话都不说了。

晚上八点的***,夜色早已经笼罩了每个角落,只有办公桌上的台灯发出一小片光芒。

有人按门铃,办公室的门是要刷卡才能进的,外人只能按门铃呼叫里面的人给开门。

申盈盈早就饿得不行了,取到了外卖,两人打***装,砂锅米线的香味扑面而来,瞬间催动了早已经饥饿的胃。

米线是清汤的,没有辣椒。林意年少岁月的夜宵基本就是它,而和她一起吃夜宵的人也已经陪她度过了好些***夏秋冬。

她最近好像总是能想到顾西琛,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要画他的缘故吗?

因为真的很饿,所以不一会儿两个人就吃完了。

吃饱了之后,申盈盈所有的细胞就又开始活跃了,她开始八卦袁景。林意已经习惯了申盈盈八卦时自说自话的模式,对于这种情况,她不予理睬。

我怎么都觉得袁主编是对你有意思呢?申盈盈一副看透了的样子,贼兮兮地看着林意。

林意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没把手里的手绘笔弄折了。

内容太惊悚,需要点消化时间。

你疯了吧。林意停下手中的笔,转过头看向申盈盈,这话你可别乱说。

申盈盈阐述自己的猜想:刚刚袁主编说吃饭的时候一直在盯着你,那眼神充满了期待。她继续提出疑惑,还有就是,你不觉得太巧了吗?怎么偏偏订的外卖就是你最喜欢吃的砂锅米线。

她说得头头是道,俨然化身成破案的小侦探。

林意脑子里已经开始脑补:申盈盈像动漫里的柯南一样开始慢慢地转身,然后指向所有人说:***只有一个。

你听没听我说啊?申盈盈推她。

林意笑着说:我听着呢。

申盈盈继续刚才的话题:凭我的第六感,袁主编好像真的对你有意思。

林意根本不信:好啦,你是不是电视看多了,自己一个劲地在那儿脑补什么?她质疑,袁主编会喜欢我,除非他疯了,要不就是我疯了。

申盈盈还想说什么,林意赶紧截住了她的话:我的大***她点了点自己手腕上的表问,还要不要下班了?

话题虽被终止,但林意一想到申盈盈的猜想还是忍不住一身冷汗。

袁景怎么可能对自己有意思?

这实在是太吓人了。

两人出了***时已快九点了。

九月中旬的北方,晚风开始逐渐渗透凉意,林意穿着米色的无帽浅棉外套,被冷风穿透,不禁打了个冷战。砂锅米线的味道还留在唇齿中,被冷风一吹,味道好像更浓郁了。

申盈盈嘴里念叨着:好冷啊。然后拽紧大衣的两侧,说,我送你回家吧。她说话的声音都被冷风吹得有些颤抖了。

申盈盈家离得远,为此,她父母给她配了一辆车,红色的甲壳虫。

你快点回去吧,我家离得近。林意的家的确很近,坐公交车只有三站。

林意催促申盈盈赶紧走,申盈盈冻得快透心凉了,也不再坚持:那行,我先走了啊。说完就往停车场去了。

和申盈盈告别后,林意去了最近的公交车站。秋冬时期,公交车的晚班车时间会有所调整,林意看了一眼手表,心想还能赶上末班车。

晚上的公交车里空荡荡的,林意坐在最靠后的窗户旁。

街道冷清又寂静,行人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