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龙魂战神陈江北第3章***全本在线阅读

龙阁也要争夺‘补天’,真是稀奇了,没空!

陈江北随手把手机扔在一边,拿吹风机吹头发。

没两分钟,手机又响了,看了一眼,顺手就把师父拉入黑***,嫌烦。

远在欧洲某家酒店里的白西装中年人,发现自己被拉黑了,差点当场***。

臭小子,你是龙阁少阁主,不怕阁主那老娘们发疯制裁你啊?

师父叹了口气,转身找泳装美眉们去了。

龙阁要夺取‘补天’,师父也来催促,云宏哲,你到底在南极发现了什么样的病***,引来那么多势力窥伺?

陈江北吹着头发,暗暗思索。

现在的情况是,不仅龙阁意在补天,情报显示,多家国际医药巨头也盯上了这种病***,但***云宏哲的势力非常神秘,没有留下一丁点线索,他们到底属于哪一方,没有定论。

事不关己,陈江北不再多想。

心里盘算着先解决外面那位火爆大***,明天好好休息一下,晚上再去抢婚姜婉琪。

这时,外面传来了轻微的响动,陈江北嘴角一扬,腰间围着浴巾走出浴室,几步就来到了外间。

水声早就停了,静悄悄的。

陈江北耳朵动了一下,慢悠悠的走向浴室,路过房间拐角处,一道白影扑出来,用***子指着自己的脸。

臭流氓,说,你打算怎么处理我?

云婉瑾双手拿着小***,一脸***觉,有几分冷傲侠女的感觉。

喊完了,看着男人雕塑一般完美的身躯,人也愣住了。

八块腹肌、人鱼线

身材真好!纹身好酷!

当然是把你送回去,要不是你非要离开,这事早解决了。

陈江北做了个无奈的表情。

你居然想要始乱终弃,信不信我一***一***划破你的脸!

云婉瑾咬了咬樱唇,又把水果***指向了陈江北的脸,那张脸太可恶了,笑的让人想打他。

她身上就裹了一条浴巾,上下露着***的雪白,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造型到底有多大的***力。

我什么时候乱你了?

陈江北想要翻白眼,忍住了,看看女人的摸样,道:你不会武功,动手的下场你的浴巾可能会掉。

浴巾!

云婉瑾吓了一跳,抓着***子连连后退,生怕自己的浴巾真的掉了,脚后跟撞在沙发上,一***坐了下去。

一瞬间,仿佛有***乍现。

啧啧,真是令人向往的景色!

陈江北真心感叹,妖精一样的身材。

发觉男人的眼神,云婉瑾水果***都不要了,忙不迭的按住浴巾下摆,另一只手掩着胸口,双腿交叠,紧张兮兮的坐在沙发上不敢乱动。

坐姿优雅,气质高贵,奈何身上就一条浴巾遮羞,气场怎么都提不起来。

天都第一美人,果然不同凡响。

你你就是个流氓、土匪,必须对我负责!

脸色一转,居然有霸道女强人的摸样。

让一个流氓加土匪对你负责?

陈江北有点转不过弯,咧咧嘴问道:姑娘,我连你叫什么都不知道,再说你让一个男人对你负责,合适吗?

云婉瑾一阵脸红,确实不大合适。

但她把胸一挺,高声道:管你是不是流氓,是你把我从婚礼上抢走的,李家家大业大,号称天都市第一豪门,我们云家可不敢得罪李家,你有胆子抢婚,就得负责,娶娶我!

这就是赖上了。

闻言,陈江北一阵头大,自己心里挂念着姜婉琪,怎么可能娶一个陌生女人。

等等,她说云家?

被***的生物科技学家,名叫云宏哲,好像也是天都市人

你叫

我叫云婉瑾,天都市云家现在的家主,云家世代行医,不算豪门,勉强有点钱吧,你呢?

云婉瑾抢着问道。

陈江北听了这些,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古怪了。

你父亲?

我父亲名叫云宏哲,一个月前被***了,我爷爷因此激愤过度去世,我就成了家主,云家内忧外患,我没办法,被亲戚们要挟嫁给李冠玉你也知道我父亲?云婉瑾诉说着,突然质问。

陈江北唯有苦笑:听说过,你父亲的论文在国外很火。

好么,自己一脚踏错,卷入了补天的争夺之中。

既然你已经知道我的家世,那么,明天你就带我去领证结婚,云家也是要脸面的,我和你不能不清不楚。

云婉瑾板起脸,云氏制药女总裁语气***人,还有,你准备十个亿现金,算是彩礼。

十亿彩礼?

陈江北差点被口水呛到。

云婉瑾深深的看着他,所谓彩礼,不过是试探。

看到陈江北的表现,心头沉了下去,没有十亿现金,云家只有死路一条。

到底是女人,情绪上来,眼圈就红了。

哭什么,我又没说不给。

陈江北扯扯嘴角,很为难。

见惯了杀戮,惟独见不得女人落泪,一看就心软,当年在非洲,有一次任务差点被一个女人的眼泪害死,至今死***不改。

十亿,借给我十亿,云家就不会跨掉,三年内我就能连本带利的全部还给你!云婉瑾抹了把眼泪,站起身,用最诚恳的态度说道。

双手放在小腹上,鞠躬三十度。

身上的浴巾不够大,能遮住的范围十分有限,一双大长腿都漏在外面,很晃眼。

女人啊,都是戏精!

陈江北看着她暗道。

女人很美,也很自以为是,当别人看不出她在试探、在演戏。

没听到回应,云婉瑾抬头去看,却发现男人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身子。

果然,男人都一样!

你你也想

钱不是问题,但我不是禽兽!

陈江北阻止她往下说,转身走向房门。

云婉瑾以为他不肯借钱给自己,或者说,不见兔子不撒鹰,非得把自己弄上手才肯借钱,男人呵呵!

一时间,气的头顶都要呲出血了。

你禽兽不如!

云婉瑾对着男人的背影愤然出口。

陈江北正要开门,听到这话,差点一头撞门上。

早晚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

扔下一句狠话,刷的一下打开了房门。

门外,一个黑衣壮汉正要踹门,两人来了个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