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娇妻从天降主角苏甜甜傅司衍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傅少娇妻从天降》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苏甜甜傅司衍的书名叫《傅少娇妻从天降》,是作者阿初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苏甜甜被好友陷害,阴差阳错“邂逅”了傅司衍。醒后,后悔不已,丢下百万仓皇离开。原以为这辈子都和傅司衍这个男人不会再有关系了,却在宴会偶遇。傅司衍薄唇轻抿,顿了顿开口道:“苏小姐,好久不见。”苏甜甜强装淡定,“嗨,傅先生,好巧啊!”“不巧,我就是在等你。”…

《傅少娇妻从天降》 第10章 耍酒疯的女人 免费试读

“没事吧?”

傅司衍冷了冷眸子,随口问了句。

“你怎么在这里?”

答非所问,风马牛不相及的答案也只有苏甜甜这个女人敢对傅司衍说出口了。

苏甜甜略微皱了皱眉,拿起了玻璃桌上还没喝完的半瓶啤酒,仰头就灌了下去,刚才那一拳还没有让她打舒服,现在心里仍旧乱糟糟的,很烦。

“那你怎么在这里?”

傅司衍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并没有跟眼前的小丫头片子计较。话音刚落,长腿一迈就顺势坐到了苏甜甜的身旁。

才几天不见,这女人好像瘦了点。

傅司衍有意无意侧脸打量着身旁的苏甜甜,心里有了思绪。

“要看就光明正大看,跟做贼似的,我知道自己美若天仙,但看一眼我又不收费,切~”

苏甜甜没好气地扭头对着身旁的傅司衍开了口,话里夹枪带棒,总有一股明显的敌意,又像是借机发泄自己而已。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苏小姐,我知道我貌若潘安,但多看我两眼,也不收费。”

傅司衍勾唇,脸上的笑容像是深渊,莫名的让人无法探知深度。

苏甜甜一口没下咽的酒被傅司衍一句话呛在了喉咙里,瞬时像火烧般,辣的嗓子疼了起来。

“咳……咳……”

这个男的!神经病吗?

苏甜甜大翻了一个白眼,拿起了身旁的包,起身就要走。

“怎么?一句谢谢都没有就要走了?苏家人就是这么报答救命之恩的?”

傅司衍掸了掸袖口上沾上的灰尘,双臂平摊在了沙发上沿,仰了仰下巴,对着只给自己留了一个倩影的苏甜甜开了口。

“救命之恩?”

苏甜甜冷哼了一声,再一次大翻了个白眼,怎么?这大晚上的精神病院开门了吗?

“我说傅少,你没看见刚刚那男的牙都被我打掉了一颗吗?我本来是要拿他们当乐子玩玩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你倒好,救了他们,该对你说谢谢的是他们那群衣冠禽兽。”

苏甜甜一会蹦出一个新鲜词汇,傅司衍忍俊不禁,帅气的脸上依旧皮笑肉不笑地盯着她,让她不禁汗毛直立。

“无论怎么说,你都欠我一个人情,我不介意你用你的身体来偿还,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傅司衍起身,昏暗的光线下,苏甜甜明显察觉出了傅司衍视线里的危险。

几乎是下意识的往后弹了一下,苏甜甜顿时离傅司衍一尺远。

“那个……我家里还有事,我就不打扰傅少的雅兴了,那个……我先回去了。”

苏甜甜只要一想到她对傅司衍做过的事情就觉得头皮发麻,区区两百万在一个身价上千亿的人眼里,大概就是一毛钱在她眼里的概念吧……

苏甜甜越想越不是滋味,皱了皱眉头,刚要走,身后的傅司衍就幽幽开了口:“堂堂苏家千金,这么玩不起?敢不敢跟我比比酒量?”

傅司衍已经坐回了沙发里,随手就开了两瓶酒,摆在了自己的面前,不知为何,他的心里就是笃定了苏甜甜会留下来,才会这么气定神闲地开酒。

果不其然,苏甜甜放下了包,又坐回了沙发里,和傅司衍开始喝起了酒。

“傅少,希望你今晚别哭着求饶哦。”

苏甜甜明知道这就是激将法,可她还是不想自己被傅司衍这个男人看不起,一瓶接着一瓶冰冷的酒水下肚,苏甜甜的意识也渐渐模糊了起来。

她已经记不清自己究竟喝下去了多少瓶酒,上了多少次厕所,总之,最后她终于倒下了。

“傅……傅司衍!你是不是一个神经病?啊?你是不是神经病?我怎么就这么倒霉,遇到了你这个男的?”

苏甜甜已经开始耍起了酒疯,整个人像个树袋熊一样趴在傅司衍的面前,双手像揉面一样在傅司衍的脸上搓来搓去,嘴里还时不时打着酒隔儿,那场景,要多不堪入目,就有多不堪入目。

傅司衍已经悔不当初了,早知道这女人醉酒之后是这种鬼样子,他才不会把苏甜甜留下来喝酒!

傅司衍强忍着内心想要打苏甜甜的冲动,几乎是黑着脸把苏甜甜给送上了车。

刚坐到副驾驶位上,苏甜甜就扭头盯着傅司衍傻笑了起来:“你谁啊?长这么帅,要不要我养你?啊?哑巴了吗?不说话?一个月一千万够不够?”

包、养?竟然有人敢跟他说这个?

“苏甜甜!”

苏甜甜已经彻底激怒了傅司衍,低吼之后,他的理智在最后一刻终于被碾碎。

这疯女人!

傅司衍气急败坏,又想不到能惩罚她的方法,扭头就是一阵深吻。

软糯香甜又带着酒气的唇瓣被傅司衍恶狠狠地咬了下去,直到苏甜甜难受地闷哼起来,傅司衍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了苏甜甜。

暴力发动马达的轰鸣声划破了夜空中特有的宁静,傅司衍把苏甜甜带回了城中心的一栋别墅里。

这里并不是傅司衍长住的地方,因此没有安排佣人,傅司衍只能亲自给苏甜甜洗漱换衣服。

苏甜甜实在是喝的太多,一会就吐了一地,根本就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傅司衍忙活了大半夜,才终于把这个疯女人给安顿好。

柔软的月光下,苏甜甜睡的很沉,傅司衍这才有空躺下来稍微休息一下。

他并不抗拒和苏甜甜有亲密接触,甚至还很期待和她之间的过分亲密接触……

傅司衍摇了摇头,伸手揉了把脸,歪着头看着身旁睡的像只可爱的小猫般的苏甜甜,内心不禁泛起一阵涟漪,刚刚给苏甜甜换衣服的时候,他好像……

傅司衍下意识就伸手把苏甜甜身上的睡衣解开了,即使在暗淡的光线下,他也能看到苏甜甜后背上不规则的疤痕,虽然不多,可也算得上是触目惊心。

温热的指尖刚触及苏甜甜的后背,她就像是受到了剧烈的惊吓,整个身子都痉挛了一下,随后带着哭腔无意识地哀求着:“不要……不要打我……”

虽然声音很小,可是却直直穿透傅司衍的心脏,那一刻,他突然疼了一下。

苏甜甜的过去,应该很苦吧,大概是他这辈子都不会想象得到的苦。

傅司衍破天荒地耐心抽手轻轻拍着苏甜甜的后背,让睡梦中的她渐渐稳定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甜甜再一次熟睡过去,傅司衍刚要起身离开卧室,苏甜甜就一个翻身把傅司衍给压在了腿下,整个人紧紧地黏在了他的身上。

傅司衍是一个功能正常的男人,身旁的女人极其充满诱惑力,他怎么忍得了,没一会就憋的面红耳赤,一整个晚上都没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