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如旧亦如初于莫徐第8章***全文免费阅读

婆婆面色一青,指着我‘你’了好几声,被我气结,你这么激动干啥?难道你昨晚是真的跟野男人在外面过夜了?!

说话间,婆婆已经摆出了一副要打人的架势,并且骂骂咧咧,吐沫横飞,就我们一起跳广场舞的那伙儿朋友的子女,十个儿媳有那么四五个不安分的,经常早出晚归、夜不归宿。

说着,她用怀疑的目光打量起了我,这人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别绿帽都可以从广场排到家里头了才发现有猫腻。她的目光渐渐变得犀利,你别是跟了什么不良风吧!

这话问得我心里莫名漏了一拍,我也渐渐变得不耐烦,我出门的原因早就跟凌牧风说了。

凌牧风在旁边叹了一口气,看上去疲劳得很,妈,你真的误会莫徐了,她闺蜜最近的确失恋了,每天都在朋友圈发伤感的说说,她要再不去劝劝,那她闺蜜还不得患上抑郁症?

再说了,外边那些女人能跟莫徐相提并论吗?娶到***姐类型的儿媳,是那群广场大妈的儿子眼睛没有我雪亮。

听了这话,婆婆的情绪是被安抚下去了,可我心底却有一波心虚合着愧疚一并涌了上来,本来存留在心底的那些怀疑念头都被冲散。

不可否认的是,我是真的***了。

我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前所未有的感到对不起凌牧风,身心倍感煎熬。

这天,我专门跑了一趟***店,并买了一身******回来,甚至还可以在卧室里喷了有助于两***的香水,洗了个澡之后换上***再用睡袍掩盖了一遍,凌牧风一回房,我就走到他面前,将睡袍解开,展露出里面的香艳。

他将我从头打量了一番,情绪变得有点小复杂,眉头紧拧,伸手帮我将睡袍重穿上,将脑袋往我肩膀上一搁,长呼了一口气,最近过得很累,给我一张床就能睡到世界末日,连***都被榨干了。

言罢,他将我轻轻推开,捏捏手肘,捶捶肩周就躺上了床,没一会儿,呼吸就变得均匀起来。

又一次,他不愿意碰我。

我的心境变得有点小复杂,脑海离莫名其妙浮现了方东殷上次说的那句‘属于我的东西,谁也不能染指’。

如果凌牧风真的被方东殷***胁了,或者是用我换了事业,那他身为一个男人,不可能会这么淡定的让自己的老婆躺在别人身下嗯嗯啊啊。更不可能会悉心照顾我,也不会有嘘寒问暖。

那一刻,我在心里暗暗起誓:以后打死我都不要再跟方东殷来往!

那日之后,我摆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将他的号码拉入了黑***,拒接所有陌生丢来电。

但我万万没想到,前脚正在心里暗喜,后脚就再度与方东殷见上了面,而且这回不但见得猝不及防、无处逃窜,更是让我尴尬惶恐到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