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姝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冲喜美人(沈姝宁)完结版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小说哪里看?小编这里种类全!主角名叫沈姝宁,冲喜美人小说免费阅读带给大家沈姝宁代替妹妹嫁给康王府的残疾世子爷冲喜。经过她悉心照料,病体沉疴的夫君不但醒来了,还愈发生龙活虎,

沈姝宁小说简介

蝉衣泪凝于睫,以为自己幻听了。
姑娘是沈家嫡长女,本就与冀侯二公子自小定下婚约。
姑娘容色双绝,赵公子芝兰玉树,二人情投意合、天造地设,本就是郎才女貌。偏生老爷和继夫人要棒打鸳鸯。
蝉衣心疼姑娘自幼丧母,没了亲娘就等于没了亲爹,哽咽劝道:“姑娘,你莫不是说傻话!那康王府的世子爷就是一个病秧,还断了腿,指不定哪日就归西了,您嫁过去岂不是要守寡!”
闻言,沈姝宁身子忽的一僵,后脊背涌上一股凉意,当即伸手捂住了蝉衣的嘴。她脑中浮现出陆盛景手持长剑的画面,那长剑上还滴着温热的血……

冲喜美人沈姝宁全文阅读

归西?
所有人都死了,陆盛景也归不了西。
便是她想要守寡,估计也难啊。
上辈子,她在冀州躲了七年,还是被陆盛景全天下“通缉”,沈姝宁觉得,眼下最愚蠢的事就逃离。
因为不管她逃到天涯海角,最终都会被捉到。
何况,赵胤,她已不想要了。
沈姝宁坐起身,她记起自己之所以昏迷,是因着父亲与继母***迫她替嫁冲喜,她以死明志未遂。
沈姝宁突然神情凝肃,对蝉衣交代了一句:“日后不得再说陆世子一句不好,尤其是等我嫁入康王府之后,陆世子日后就是你的姑爷。”
蝉衣呆了,不明白姑娘为甚会对陆世子改观,仿佛一提到陆世子,还一阵畏惧似的。
这时,闺房外传来脚步声,顺着声音望了过去,不多时就见沈父与柳氏双双迈入屋内。
上辈子,他二人也是******利诱、先礼后兵,非要***着沈姝宁代替沈玉婉嫁去康王府。
沈姝宁眸光微冷。
她彼时一直以为,即便母亲早逝,她好歹是父亲的亲生女儿,纵使父亲平日偏宠沈玉婉,也断不会不要她这个女儿。
可如今,沈姝宁不再对父亲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父亲不准任何人提及母亲,也憎恨母亲,连带着对她也厌恶。
至于为何会如此,沈姝宁并不知情。
沈重山比同龄中年男子俊朗高大,年轻时候的光景可窥一斑,他没有半句安抚,劈头盖脸就道:“你二妹才十四,又天生胆小柔弱,你这个当姐姐的,为何就不能替她?!沈家生你养你十六载,你这是忘恩负义!总之,你不嫁也得嫁!”
沈家已今时不同往日,再无彼时荣耀。
康王府点名要沈家女儿去冲喜,沈家只能塞一个女儿过去。
沈重山对柳氏宠爱异常,连带着柳氏所生的女儿沈玉婉,也是他的掌上明珠。
柳氏一看见沈姝宁娇妍清媚的脸庞,即便是病中初愈,也是楚楚动人,她心中甚是不舒坦,沈姝宁的存在,无时不刻都让她想起已故的原配夫人。
柳氏用锦帕搵了搵眼底并不存在的泪:“宁儿啊,你二妹妹命苦,天生不足,身子骨一直需要调理,前阵子都晕厥好几次了,你便救救她吧。”
沈姝宁冷眼看着眼前这对夫妇一唱一和。
时下以瘦为美,京中贵圈的***们,十个之中就有八个谎称自己身子骨不好,皆在努力经营娇软美人的头衔。
上辈子的今日,她与沈父大吵了一架,与赵胤私奔后,就连母亲留下的嫁妆都没带走。
母亲是青州白家望族之女,当年嫁妆足有一百二十担,可谓是十里红妆。
沈姝宁曾以为,柳氏伤了根本,生不出儿子,会对家中唯一的弟弟好,可她大错特错了。上辈子,她母亲的嫁妆尽数被柳氏母女侵占,弟弟没有落得半分。
柳氏只有沈玉婉一女,而陆盛景不知是怎的了,两月前开始昏迷不醒、汤药不进,就连宫里的御医也束手无措,嫁过去就等于是守寡。
柳氏当然不会祸害自己的女儿,可又畏于康王府的势力,不敢回绝。
“我嫁。”沈姝宁淡淡一笑,面庞苍白但不失***,每一处都透着恰到好处的清丽,“但我有一个要求,我母亲的嫁妆,我都要带走。”
嫁妆两个字,无疑***到了沈重山与柳氏。
沈重山在衙门里任了一个闲职,俸禄还不够他与同僚吃酒的,家中一切开销皆靠着原配夫人留下的嫁妆度日。
柳氏出身不好,如今飞上了枝头,但终归不是凤凰。
没了前夫人的嫁妆,她还拿什么在贵妇圈子里当行头?!
沈重山暴怒:“放肆!你不曾打理过你母亲的嫁妆,又岂知如何料理?再者……”
母亲嫁妆本来就是要留给女儿的,婆家没有擅自处理的资格。
沈重山心虚,自己先词穷了。
柳氏急的冒汗,***意笑道:“宁儿啊,你母亲嫁妆,由我照料着呢,日后定儿成婚,也能派上用场,你嫁入康王府,也用不着那笔嫁妆。”反正迟早守寡,又生不出孩子,嫁妆带过去岂不是便宜了康王府。
柳氏内心腹诽着。
沈姝宁美眸闪过冷意。
她对上辈子的行径懊悔不已。
而如今……
她不再是那个不受宠的沈家嫡长女了。
沈姝宁粉唇微微一动,笑意不达眼底:“父亲,以前是我年幼,不懂打理中馈,可我既然要嫁去康王府,这些肯定要学起来的。再者,母亲的嫁妆,本就应该属于我,此事要是传出去,想必人人都会赞许我。”
沈重山与柳氏身子一僵。
若是传言出去,还怎么替嫁?!康王府点名道姓,要的是沈二姑娘。
他二人顿觉被沈姝宁捏住了七寸,只能咬牙应下:“好!你母亲的嫁妆皆归你!”
沈姝宁唇角笑意消散:“对了,母亲的嫁妆单子,且给我一一过目。外租家虽远在青州,但也会与我书信往来,即便嫁妆单子已经丢失,想必外租家中还有一份,我若想核实,半点不难。”
沈重山、柳氏:“……!!!”
****
从沈姝宁的房里出来,沈重山与柳氏的心几乎在滴血。
原配夫人白氏的嫁妆早就被挪用,为了补齐嫁妆,柳氏还开了私库填补空缺,此前从嫁妆里面拿出的首饰料子又一一放了回去。
沈玉婉摘下心爱的翠玉手镯,忿忿道:“母亲,难道这些真的都要给长姐带走么?”
柳氏今日仿佛被人割了肉:“那小蹄子不知是怎么回事,突然就精明了,还敢用青州白家***胁我,她也不想想,她出阁后,她弟弟沈定还在我手上呢!”
柳氏气的头昏目眩,她的首饰,私库,存放在***的银锭,这下全要掏出来了。
沈姝宁仿佛一夜之间变成了貔貅,胃口大开啊。
沈玉婉咬牙切齿:“陆世子也不知几时死,等长姐当了寡妇,还看她如何嚣张!”
一个寡妇,没有孩子傍身,日后还不得依仗娘家。
那陆世子别说让女子怀上孩子,就连站都站不起来,与废人无异。
柳氏想到这一层,也稍稍顺了气,没错,等到陆世子归西,就有沈姝宁受得了!
****
康王府只给了半个月的期限。
冲喜之日没几天就要到了。
沈姝宁等着柳氏归还母亲嫁妆的同时,她带着蝉衣去见了沈定。
沈定是母亲难产生下的孩子,他比自己更惨,从未见过母亲的模样。
沈定肤色白皙,相貌周正,平日里少言寡语,姐弟二人的关系只能算是一般。

冲喜美人沈姝宁免费阅读

但今日不知怎的,沈定看着沈姝宁的眼神,稍有变化,少年磨蹭了片刻,才道了一句:“姐姐,你这次做得很好!我对你刮目相看了。”
沈姝宁一怔。
顿了几息才明白了过来,弟弟是指嫁妆的事。
其实,她上辈子之所以不强硬,皆是为了弟弟着想。毕竟,她出阁后,弟弟还是要留在沈家的。可原来人心并非都是肉长的,有些人没有心。
沈姝宁揉了揉沈定发心,十岁的少年郎,个头都快赶上她了:“定儿,姐姐要离开一阵子,姐姐将蝉衣留给你,日后若有什么事,就让蝉衣去找姐姐。你要记住,家中谁也别信,但是蝉衣可以信得过。”
少年蹙眉,他素来话少,言简意赅,傲气的不行:“姐姐为何不逃?逃去冀州,去找赵哥哥。”
沈姝宁又是一愣,原来弟弟什么都知道。
只可惜,冀州赵胤也救不了她。
即便她不替嫁,或是嫁给别人,陆盛景也终有一日会找到她。
“不逃了,定儿在哪里,姐姐就在哪里。”这辈子,沈姝宁不仅要自己好好活着,也要照拂弟弟。
沈定撇过脸,白皙的面颊微微泛红,低低吐了两个字:“矫情。”
少年似乎有太多话要说,沈姝宁离开之前,他道:“罢了,大不了日后你归家,我养你。”
反正,陆世子这个姐夫,他是不认的。短命鬼,配不上***。
沈姝宁一笑而过。
陆盛景以后会放过她么?
她不知道。
还是先保命要紧。
****
柳氏一方面畏于替嫁的事情暴露,另一方面担心沈姝宁当真会查账,在冲喜的前一日,拆东墙补西墙,总算是将原配夫人的嫁妆归还给了沈姝宁。
当天晚上,柳氏就因为心窝子疼,而卧榻不起了。
沈姝宁出阁这一日,沈家格外冷清,她被塞入花轿,直接抬去了康王府。
嫁衣是临时从成衣铺子里购置的,她抱着自己准备好的宝瓶,头上***着从母亲嫁妆里挑选出来的凤钗。
这就算是出嫁了。
沈姝宁并不想伤***悲秋,她要嫁的人是大周下一任帝王。
将来,她和弟弟能不能好好活下去,可就指望这桩婚事了。
康王府今日高朋满座、宾客盈门,与沈家的清冷形成鲜明对比。
大红绡金的盖头遮住了沈姝宁的视线,她将唯一信得过的蝉衣留给了弟弟,身边没有可用之人,搀扶着她迈入喜堂的,是康王府的婆子。
“吉时已到,新娘子快些拜堂吧。”礼官的嗓音响起。
这时,沈姝宁对面传来几声“咯咯咯”,喧闹中,有人笑道:“世子爷还在昏迷,少夫人只能与大公鸡拜堂了。”
隔着大红盖头,沈姝宁表情一怔,一丝落寞浮上心头,但她很快就宽慰自己,大公鸡又何妨,这只大公鸡代表着未来的帝王。
且让他人去笑话,她想要的是这辈子寿终正寝,不要死于非命。
大婚是否体面奢华,并不重要。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就在沈姝宁缓缓俯身对拜之时,那只大公鸡不知是怎的了,像是受了什么***,即便被绑着,也突然扑腾了起来。
大公鸡高高跳起,连带着沈姝宁头上的绡金盖头也掀了下来。
大红盖头缓缓飘起,随后又缓缓落地,如彩霞纷飞。
人声喧哗的喜堂顿时出现了一刻诡异的安静。
众人的目光落在了新娘子清媚***嫩的脸上。仿佛那一抹颜色吸空了所有喧闹燥气,明明只是稍作打扮,却透着淡妆浓抹总相宜的神韵。
这一刻,如同***暖花开,牡丹争艳。而身着嫁衣的美人,就宛若驾临人间的仙子,随即就要难觅仙踪,人间留不住她。
美人朝霞映月的面庞,带着些许震惊,在场诸人,无一不被她的清媚容光所摄,恨不能再多看几眼。
男宾们方才还在暗中同情陆世子不良于行,命不久矣。此刻却是艳羡、嫉妒,多种情绪纷杂。
而更多的,则是对鲜花多舛命运的惋惜与怜悯。
此等姝色,却嫁给了陆世子冲喜。
暴殄天物!
众人脑中非常默契的同时冒出这四个字。
陆家长公子陆子云眉头一蹙,眸光晦暗不明。
喜婆先回过神来,心里暗暗嘀咕:我滴个乖乖,少夫人这般容貌,即便世子爷好端端的身子,用不了多久也会掏空了吧……
“送、送入洞房了!”喜婆高喝,又重新拾起盖头给沈姝宁盖上,遮了四月芬芳***色。
康王与康王妃二人,今日是第一次瞧见沈家女真容,此刻面色各异,但并未说什么。
待新娘子一路缓缓逶迤而去,喜堂众人后知后觉,纷纷深吸一口气,莫名很想跟去婚房瞅两眼。
陆世子还在昏迷之中,可怜见的美人,大婚头一夜,就要独守空房了么?
人群中,赵胤清隽的面容阴沉到了极致。
他方才看清了新娘子的面容,根本不是沈家嫡次女,那不是他的未婚妻沈姝宁么?!
赵胤越想越不对劲,没有告辞,直接拂袖大步离开了康王府,似是要去沈家问个清楚明白。
****
婚房内,大红火烛正熠熠生辉。
严力翻窗而入,迅速靠近了婚床,对着榻上人道了一句:“世子,您的冲喜娘子马上就要过来了,您体内剧***未解,可千万莫要解开***道,否则这一个月的努力便会功亏于溃。”
严力知道,世子爷虽然不能动***,亦不能言辞,但意识是无比清晰的,知道周围发生的一切,也能听见他所说的话。
见陆盛景浓密的睫羽微动,严力又说:“世子爷,少夫人来了,属下就先退下。”
离开之前,严力好心丢下一句:“今日是世子爷的洞房花烛夜,属下恭喜世子。”
“……”陆盛景听了这话只想***毛,奈何近***必须“昏迷”。
娶妻冲喜一事,也是王府安排,根本不是他所愿。
他不喜人靠近,尤其是女子!

小编推荐理由

冲喜美人完结章节全本免费阅读小说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