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光全文免费阅读-你是我的光(苏格孟斯年)

火爆甜宠小说《你是我的光》***阅读火爆上线!主角是苏格孟斯年,你是我的光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小雨点逐渐变成了毛毛细雨,但天还是阴沉沉的。远方的群山在一片雾气中朦胧了,让人感觉前面的道路也缥缈了一般,向前走也走不了。

小说简介

外面的天灰蒙蒙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公路上停满了车,在雨中静静地等着。似乎是耐心都已用尽,司机们连喇叭都懒得去按了。

你是我的光全文阅读

苏格的手机没电了,让我帮她扫一下门口的自行车二维码。孟斯年边回答边向外走去。
萧树再次笑出了声。
想来自家老板比艺人人气还高的也只有千棠了。华灵无奈地笑着摇了摇头,她乐队的人在这儿都不叫,直接喊孟总。
实不相瞒,我们和苏同学认识还不到两个小时。吉他手说。
对,江染突然有急事,苏格是我从路上随便拉来的。蔡子点头附和,模样还有些骄傲,好像在说你们看我拉来的人多厉害。
众人一副你们真会开玩笑的样子,今天那场演出看着像是没少练习。
蔡子见他们不信,立刻又说:真的真的,她去吃午饭的路上直接让我哄来的,看了半个小时的谱子,一遍没合就上了。
我说孟公子,怎么能让这小天才自己骑车回去呢,您得开车送啊。萧树立刻说。
已经走到门口的孟斯年瞥他一眼,说:小孩不能惯。接着关上了门。
孟斯年帮苏格扫了辆自行车,随手将手机装进裤袋里,顺便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点燃:苏格,微信拉黑我的事先解释解释。
苏格坐上自行车,晃荡一下腿:孟叔叔,当着小孩的面抽烟不好。
孟斯年用指尖敲了一下手里的打火机,是她那天送他的那个。他挑着眼角看她:你不也抽?不然没事揣个打火机干吗?随时准备就地生火烧菜?
苏格:
之前温和话少的孟斯年绝对是装的。
哑巴了?孟斯年吐了口烟雾,问她。
对小孩不能太凶,容易给他们的心里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苏格绕着圈子就是不往重点上说。
孟斯年忍不住笑了笑,这是听到他刚才说的话了,真会现学现卖。
那我走了?见他笑了,苏格大胆地踩上脚踏板。
你试试?孟斯年一只手拿出手机,结束用车怎么***作?
苏格心道:我懒我认命!她随即轻咳一声:孟叔叔,微信那事如果我说我是手误你会信吗?
你说呢?
好吧,其实是因为我打游戏的时候你一个劲儿地说话把我害死了,于是我随手就拉黑了。想着玩完再拉回来,结果就给忘了
苏格选择实话实说,说完,眨巴着眼睛看着他,好像在问这次我可以走了吗。
孟斯年差点被她气笑:我?一个劲儿说话?
嗯。
你可能不知道,我妈曾经因为我不说话带我去看过心理医生。
那看来治疗挺成功的。
孟斯年伸手将烟扔到地上,抬脚踩上去,蹍灭,不想再和她说话,嫌弃地道:你赶紧走吧。
孟叔叔,乱扔垃圾不太好。
萧树出来找孟斯年的时候,孟斯年正弯腰在捡烟头,萧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十指不沾阳***水的孟总恨不得连鞋带都让人帮着系,现在竟然在捡烟头?

你是我的光免费阅读

八月末的西南地区,天微冷,多雨。此刻,杭瑞高速公路大堵车。
外面的天灰蒙蒙的,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公路上停满了车,在雨中静静地等着。似乎是耐心都已用尽,司机们连喇叭都懒得去按了。
一辆黑色斯宾特商务车的司机开门走了下来,他披上雨衣走向前去敲开了一辆旅游大巴的门,在车下高声询问售票员前面的情况。
小雨渐渐变成了毛毛细雨,不过天依旧阴沉得厉害。远处连绵起伏的山脉在一片雾中朦朦胧胧,让人觉得前路也缥缈不可寻一般,前进不得。
那人脱了雨衣坐回车上,回头看向后座的男人:老板,听说前面发生了连环车祸,搞不好要封路,怎么办?
孟斯年跷着腿靠在椅背上,看着远处起伏的层峦:等等吧。
从中午到傍晚,前面的车子完全没有松动的迹象,后面的车子也已经堵了几百米,如今已到了进无可进、退无可退的地步。
毛毛雨飘个没完没了,其他车子里的人已经开始冒雨出来散步,附近镇上的人闻讯赶来售卖食物和水,安静了一下午的公路,在傍晚突然开始热闹起来。
孟斯年终于坐不住,拿了烟和打火机开门下车。一阵凉风伴着***凉的雨丝刮来,他点燃烟,弯腰将西装外套拿了出来。他再回身时,旁边的白色车子上下来一位踩着细高跟鞋的年轻女人。她盯着孟斯年细细地看着,后者却没有因为她的观察而赏赐哪怕丝毫的目光。
女人主动说话:先生,借个火。
孟斯年瞥了一眼,将手里的打火机递给她。她接过去却没动,再次开口:我好像见过你?
孟斯年穿上西装外套,嘴里叼着烟,也没看她:是吗?
明星?我记得我在电视上见过你。女人还在盯着他看,他没再说话,抬头看向不远处。湖泊彼岸,田野尽头,是一个看起来安静祥和的小镇。白墙绿瓦的建筑群错落有致地倚靠着山脚,北方很少见到这样的古镇。孟斯年呼出一口烟雾,抬脚跟着镇上的人一路下坡走向镇子。
经过一座桥后,走到田间,路由于雨水的浸润变得有些***,他穿着锃亮的皮鞋走上小镇石板路时,已经沾了很多让人烦躁的泥土。他无视附近敞着大门高声询问他要不要食物和水的住户,一路顺着青石板路向前走着。直到走到一处比其他房子稍微大些的房屋前,大门似乎已经非常古老了,虽陈旧,但干净油亮。他抬手,轻轻地敲响了大门。
孟斯年也说不清为什么镇上这么多房子他非要敲响这一间。后来,他很多次回想,也没找出准确的***。或许是那从白色的墙头探出来的不知名的花幽香迷人,或许是二楼飘着纱帘的窗边有麻绳编织的风铃在毛毛雨中若有似无地响着,或许就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冲动
来开门的是个女孩。
漆黑的长发编成两条辫子搭在肩头,刘海越过眉峰缕缕弯曲。女孩从敞开的门后歪头看他,圆圆的瞳仁像是黑夜里小猫的眼睛,亮得不像样子。
她疑惑地看着门外英俊的男人,非常高的个子,发丝被雨水打湿,看起来***不菲的西装肩头也有细小的雨珠。她仰头问:您找谁?说话间,两侧脸颊上有若隐若现的小酒窝。
孟斯年心不在焉地正想着自己已经多少年没见过这样清澈明亮的眼睛,听到女孩的说话声,他将嘴里的烟头拿出来捏在手里,声音不自觉地温柔了一些:路过,想借用一下洗手间,可以吗?
女孩还没说话,屋里就传来询问的声音:是谁呀?
爷爷,是一个想借用洗手间的叔叔。女孩边回头说着边打开了大门。
孟斯年将手里掐着的烟扔进门边的垃圾桶里,听到她的话,挑了挑眉,叔叔?
和预想的差不多,古香古色的院子里有一棵不知道名字的大树立在南侧的墙边,绿叶中的红花带着怒放的鲜艳。树下堆放着各种花花草草,花盆也是五颜六色的,和市面上卖的不太一样,看起来很稀有。
石板路通往房屋门庭,孟斯年低头看着石板上雕刻的花纹,或许该叫图腾,和旁边那些瓶瓶罐罐上的图案一样。
走在前面的女孩微微侧了头,对他说:别踩到我的小草啦。
孟斯年扭头看了一眼石板路边种的一片绿油油的形状怪异的小草,只觉得这都是什么稀奇玩意儿,从未见过。他抬头看向前面的女孩,女孩穿了条红色连衣裙,没什么花色,那个红和她的唇色一样,美得鲜活。
若不是来的时候见到有人手里拿着方便面和矿泉水,他会怀疑自己是穿越了,或许他无意中来到了五柳先生的桃花源也说不定。
西南山脚下的小镇,有着像是江南***时期水灵灵的女孩。
她走上木板台阶,带他进了主屋,寻了一楼的一处洗手间,开了门后脚步轻快地走上了二楼。
孟斯年从洗手间出来时,偌大的客厅里,实木长椅上已经坐了一位白发老人。看起来年逾古稀,但一双眼睛矍铄明亮。老人拿着紫砂壶倒了杯茶,见他出来,指了指桌子:纸巾。
孟斯年道了谢,随口问道:老先生,这是哪里?
曲桑。
孟斯年边擦手边观察着这座十分讲究的房子,墙上的山水画、老人手里的茶杯以及其他用具和摆设都在说明这不是普通的人家。
老人给他倒了杯茶,示意他坐:喝点热茶,外面不知道还要堵到什么时候。他怎么看都不像是镇上的人,稍加猜测就能知道他是堵在高速上的过路人。
孟斯年觉得这座宅子十分考究,确实没想立刻离开,便坐到老人对面的椅子上,接过茶,抿了一口:南糯白毫。
老人一笑,还没说话,楼上就传来人在木板上跑动的咚咚声,同时伴有若有似无的歌声,轻浅的哼唱,悠扬婉转,是孟斯年从未听过的曲子。
小丫头淘气,总是闲不住,老人说着,冲楼上喊道,格格,给这位先生拿条毛巾来。
格格?很有意思的名字。孟斯年低头喝茶,胡乱地想着,或许他真的来到了另一个时空,遇到了清朝的格格。
女孩咚咚咚地跑下楼,手里拿了一条白毛巾,另一只手上握着的是银色的iPod,白色的***线一路向上,直至隐没在女孩两条辫子下的耳朵里。
孟斯年接过毛巾,视线从女孩白皙手指下的iPod上移开,心想:哦,现代。
女孩没看他,递了毛巾后重新塞了塞***,转身又上楼了。
毛巾上不知是什么味道,桂花或者桃花?他对这些植物丝毫没有研究,现在却有些好奇,这个和女孩身上味道一样的香气是来自哪种植物。
一杯茶后,头发已不那么潮湿,孟斯年并没用那条毛巾。
老人起身道:我手边还有活,你先坐着休息,不用客气,等路通了再回去也没事。
孟斯年起身致谢,或许是小镇民风淳朴,祖孙俩对他丝毫没有防备心,待***方,自然随意,这让他感觉很***。目送老人离开,他抬头看了一眼楼上,跑步声没有了,只有极轻的哼唱声还在若有似无地传来。
他站在木质楼梯下,抬头看去,半晌,唤了一声:格格。
楼上的哼唱声戛然而止,女孩从扶手后出现,居高临下地低头看他。她不知何时已经打散了辫子,微卷的发丝从一侧垂了下来,不远处的吊灯的灯光映照在女孩的双眸中,一闪一闪的。
叔叔,你叫我了?她的问话中带着一丝惊讶。
这里到沙溪远吗?孟斯年直接忽略女孩的那声叔叔。
开车要两个小时。她说。
我的车在高速路上堵着,还有什么方法去沙溪吗?
格格从楼上走下来,看了看腕间的手表:镇中心有大巴,不过末班车刚走。
孟斯年在楼梯下方站着,站得笔直,他看着格格:还有别的方法吗?或许我可以在这个镇上找辆车?
我有车。格格轻笑一下,脸颊的酒窝比她说话时更明显了。
孟斯年挑眉:你能开?
当然。
你有驾照?
当然。
你成年了?
格格这次没回答当然,只是从门边的五斗柜上拿起车钥匙晃了晃:因为成年了,所以有驾照,所以能开车,简单的逻辑问题。
孟斯年坐上格格的******art两座车时才意识到刚刚他似乎被这个小女孩嘲笑了。
挺酷的小孩。
格格发动车子时,扭头看了他一眼:看着面熟,叔叔是明星吗?明星出门不都穿私服吗?这么正式,像赶着去结婚。
孟斯年觉得要收回之前那个想法,一点都不酷了,八卦!
这是今天第二次被人说面熟了,他从不知道自己竟然红到了偏远的西南小镇:赶着去上坟。
格格白皙的脸颊在蓬松的黑发的衬托下显得更小,漆黑的眼睛疑惑地看着他。
他并未开玩笑:一个朋友的忌日,所以今天必须到沙溪。
哦。
车子在夜幕降临前驶出小镇。
高速堵得跟***围城似的,我走小路,可能有点颠簸。格格伸手点开音乐,说道。
好,谢谢。拥挤狭小的车厢内温度渐渐升高,外面的毛毛细雨还在下着。孟斯年没法开窗,便伸手将西装外套脱了下来,我会付车费。
不用,格格的声音在音乐声中更显悦耳,刚拿驾照,就当练车了。
孟斯年解衬衫袖扣的手指一顿,半晌才道:格格***,我觉得我需要提醒你一下,作为一个新手,这个车速,有点过分了。
还好,我还能更快。格格慢悠悠地回答完,踩了一下油门。
我的命非常值钱,这么说,你会收敛点吗?孟斯年想,这小孩不仅有点酷,还有点浪。
格格咯咯笑了两声:确实有听说你们明星的手啊脚啊都买几百万保险的。
我不是明星。孟斯年说。
我确定在哪里见过你,这张脸。格格瞥他一眼。其实她想说,她确定见过他这张让人记忆犹新的帅脸,但这位大叔高高在上的气质让她并不想夸他。
说不定我比明星还厉害呢?他不是个喜欢与陌生人交谈的人,也不喜欢和别人说起自己。但这个小女孩,却让他多说了两句。
格格认真地看着路,似乎对他的身份并没有多大兴趣,好半晌才回了句:哦,那你厉害了。
孟斯年发现这里的天黑得很晚,在这样的阴雨天,接近七点钟时道路还能很清晰地看清。但随着雨渐渐停止,暮色也随之降下来。昏暗的天色下,山脉在远处起伏,影影绰绰,悠远绵长。
本就人少的小路越发安静,再走上半个钟头便看不见人了。
车内的温度很舒适,流淌在车厢里的音乐优美舒缓,旁边的女孩安静认真地开着车。这种感觉,让人觉得***!
孟斯年伸了一下腿伸不开,舒适度打了个折扣。
那什么旁边的女孩突然开口,叔叔
我姓孟。
孟斯年那句你可以叫我孟先生还没说出来,只听格格紧接着叫了声:孟叔叔。

孟斯年扭头看她,半晌,决定不和她计较:怎么了?
你害怕吗?格格小声说,你看外面。
外面漆黑一片,别说路灯了,阴雨天连颗星星都没有,若仔细看,会看到路边一闪而过的婆娑树影。
他回头问:怎么了?
会不会有鬼呀?她问得越发小声了。
孟斯年低声笑了笑,然后说:有吧。
格格微愣,随即皱紧了眉头瞪他一眼。她可能是想从他那里得到些许安慰,但谁知这个孟叔叔看起来正派,其实挺坏的。
之后格格再没说话,孟斯年给司机打了个电话,询问了道路情况后又交代了几句,再挂断电话时,他们已经上了大路。相较于之前的山间小路,这里可以说是灯火通明了。格格的心情好起来,跟着循环播放的音乐轻轻哼着。
孟斯年觉得,这样糟糕的雨夜竟然也不是那么让人讨厌了,似乎还多了一丝惬意。
到沙溪时刚过八点,正是这里热闹的时候。穿过闹市区,格格按照导航将他送到一家客栈门口。孟斯年拿着西装外套下车:要跟我下来吗?
去洗手间。她跳下车,跺了跺脚,跑到后备厢拿了件针织外套披上。沙溪像是没下过雨的样子,但凉爽甚至有些冻人的气温倒是与曲桑没什么不同。
沙溪古镇的旅游业近两年火得一塌糊涂,只要有***,稍微装修一下,开家客栈就是笔稳赚不赔的买卖。格格拢着衣服跟着孟斯年进了客栈,他们来的这家客栈一楼更像是个小酒馆,歌手拿着吉他在那儿哼唱,一些买醉的客人三三两两低声交谈。
格格跟着孟斯年走到前台,前台的年轻小哥头也不抬地说着欢迎光临,住宿还是喝酒还没说完就愣住了。
孟先生?小哥惊讶地看着面前的人,穿白衬衫的手臂上搭着西装外套,倒是他一贯的装扮。惊讶过后小哥忙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我以为您今天不会来了。
堵车,孟斯年说着朝四周看一眼,走得开吗?
能。小哥拿毛巾擦了擦手,喊了个人过来看着。
两人没多说什么,接下来要去哪儿,彼此都心照不宣。
孟斯年回头看向格格:洗手间在二楼。
哦。格格转身朝楼梯走去,走了两步,站定,孟叔叔,你今天还回去吗?
孟斯年问:你自己敢回去吗?
你说呢!
住这里明天再回去没关系吧?
那倒是没啥大关系,我可以跟爷爷说去同学家玩,明天回去也就是被他打断腿之类的。格格扶着楼梯扶手,一本正经地说着。
孟斯年勾了勾嘴角,几不可闻地笑了一下:我半个小时后回来,和你一起回去。
客栈小哥开了辆越野车,上山前,他问:孟先生都有这么大的侄女了?您好像比我哥哥还小上几岁吧。
孟斯年系好安全带:路上捡的小孩,听她瞎叫。
小哥笑了笑,随口又问;我店里那个歌手怎么样?签给你?
孟斯年挑了挑眉:差点火候,不要。
要求还是这么高。
两人聊着很快就到了墓地,拜祭完逝者后再回到客栈,前后不过半个小时。孟斯年在一楼没找到格格,和小哥打了招呼后回到门口的***art旁,发现格格靠坐在副驾驶座椅上睡着了。
座椅不能完全放平,她侧着身不太***地蜷着,穿着针织长衫,怀里抱着一个抱枕,睡得沉沉的。
客栈的灯光透过车窗照射***,女孩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打下一小片阴影,那双漆黑又明亮闪烁的眸子被隐藏起来,人没了之前的那种漫不经心。这安安静静的样子让他想起小时候外婆家养的那只猫,整日懒懒散散地蜷缩成一小团找角落睡觉,很乖。
他绕到驾驶座边,一点一点轻轻地从女孩葱白的手指中抠出车钥匙。为了她的腿,他准备给她当一次司机。
后来,格格是被刹车晃醒的。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一眼旁边的人:你回来了,孟叔叔。
孟斯年将车里的灯全打开,对她说:你也回来了。
格格花了一分钟的时间才完全清醒,并意识到自己已经回到曲桑。她裹着外套走下车后,就见到自家大门一侧停了一辆黑色商务车。微愣后,她回头看看自个儿的***art,好像站在姚明身边的武大郎
从商务车上下来一个人,把手里拿着的大衣送到孟斯年的手中。孟斯年回头看向睡眼惺忪的格格,见她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就拿出一张名片塞到她手中:我的名片。
格格哦了一声,将名片放进衣服口袋里,然后伸手到他面前,勾了勾手指:再给我一张,有笔吗?
司机递了笔给她,她蹲到地上写了两下,再把笔和名片一起交给孟斯年:我的名片。
孟斯年拿起来,就着她家大门前昏暗的灯光看了一眼,看到自己名字旁边两个歪歪扭扭又自带潇洒意境的字:苏格。
他的电话号码也被划掉,换成了她的。苏格摆了摆手,边开门边说:以后用车找我。

小编点评

你是我的光全文免费阅读为您分享,这本小说文笔细腻优美,情节生动有趣,题材特别新颖,很好看的一篇小说,作者对人物心理描写的非常好,很值得一看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