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少的偷心甜妻阮溪陆景琰 阮溪陆景琰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前夫先生别想复婚》 小说介绍

人气火爆的现代言情小说《前夫先生别想复婚》,主角是“阮溪陆景琰”,是最近很火的一部小说,书中精彩正文节选:结婚之前,阮溪就知道陆景琰心里有人,但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嫁了。不为别的,只因他也是她心里的人。后来有一天,陆景琰的心上人重回他的怀抱,阮溪以为有了孩子终于能稳固的婚姻,在他们惊天地泣鬼神的狗血爱情面前,轰然倒塌。她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离婚。爱了这么多年,赔上了青春赔上了心,还给人家生了个孩子,不能再连尊严也没了。离婚后的阮溪对陆景琰爱理不理,一言不合就开怼。每每见面,陆景琰总是被她气得半死。他抗议她这般粗鲁地对他,她冷冷地笑,“陆景琰,你怎么能要求一个失婚妇女脾气好呢?她这样就已经很不错了。”可是,他怎么越来越喜欢她了呢?甚至想跟她,重修旧好破镜重圆?…

《前夫先生别想复婚》 第13章 免费试读

他伸出手来很是嫌弃的拽了拽她身上的衣服,然后再次笑了笑,

“另外,好心提醒你一下,不是随便一个男人,都能给得起你我现在所给予你的这种优渥富足的生活的!”

阮溪只觉得此时的他面目可憎。

他话里话外,都在暗示着她,她阮溪离了他陆景琰不能活,最好别再闹腾了,老老实实呆在他身边过日子。

他这种高高在上的姿态,还有那些仗着她曾经爱他爱的那样痴迷而衍生出来的优越感,让阮溪气的浑身颤抖,眼前一阵发晕。

他以为她阮溪就那样一无是处吗?

她好歹也曾经品学兼优,过了英语专业八级,也曾经在大学里能歌善舞八面玲珑地做到过学生会文艺部部长的位置。

若不是因为一毕业就嫁了他,她现在说不定也会是一名光鲜亮丽的高级白领,至于像现在这样狼狈地为了找份工作而绞尽脑汁的写简历吗?

当然,这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她并没有要抱怨的意思,也没有后悔过,但那不代表他就可以因为她现在这样的处境而嘲笑她,讥讽她,蔑视她。

还有,他以为她就那样贪图他给的那些富贵生活吗?

她想要的从来就只有爱情。

身后响起幼儿园放学的**,将她从气怒的漩涡中拉出来。

她抬眼看向他,坦荡而又无畏,

“你想争女儿的抚养权?”

阮溪也同样不屑地笑了起来,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这样一个三年多对女儿几乎处于不管不顾状态的父亲,能争得过我这个在女儿身边亲密陪伴了三年日日夜夜的母亲吗?

他冷着脸试图说些什么,她毫不客气地打断,

“是,我承认,也许在物质等其他方面你能给予女儿更好的,但精神方面的快乐我不认为你能给予女儿,尤其等你跟你的心上人旧情复燃了之后,只怕是整天光顾着谈情说爱去了吧,又怎么有时间和精力去管女儿?”

陆景琰被她那句跟心上人旧情复燃再次给气炸了肺,他都说过了,没有想过要复合,她为什么一直抓着这个不放?

“你有完没完!”

他恼火的低吼,却不知道他这样嚣张而又暴躁的样子只让阮溪对他越来越排斥。

阮溪迎着他的怒气,

“所以,你不要仗着你能给女儿好的经济条件就来抢夺女儿的抚养权,我已经咨询过了,诉讼离婚的情况下,孩子的抚养权法院会优先判给对孩子生活有利的一方。”

这一刻阮溪都觉得自己快化身离婚律师了,

“我跟女儿朝夕相处了三年多,而你跟女儿感情寡淡,又已经有了新欢,你觉得法院会将孩子判到你那样一种生活环境里吗?”

“再说了,法院判决的时候肯定也会询问一下女儿的意见,你觉得你有让女儿选择跟你生活的本事吗?”

阮溪一口气说完了这些,看着他被自己气到脸色铁青的模样,觉得心里异常的畅快。

然后便没再理他,转身去接女儿。

她身后,陆景琰被她刚刚那么一番伶牙俐齿的辩驳,给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次次给他冷脸外加大呼小叫,她还上瘾了是不是?

阮溪刚走到幼儿园门口,女儿陆暖就背着小书包出来了。

小姑娘一天一夜没见到她,这会儿见了她很是开心,飞跑着就扑到了她身上,

“妈妈,我好想你——”

小小的脸蛋还在她腿上蹭了蹭,阮溪心酸无比地弯腰抱了抱小姑娘,

“妈妈也想你。”

怎么能不想?

女儿就是她的命,是她的心肝,是她的全部。

“爸爸?”

阮溪跟小姑娘拥抱了一下起身正打算牵着小姑娘的手离开呢,小姑娘忽然无比惊喜的又喊了一声。

小姑娘不可置信的表情,泄露了她对陆景琰这个爸爸的到来的惊讶和喜悦,还有欢迎,要知道,自己上幼儿园半年多,爸爸从没来接过她放学

几乎每天都是妈妈来接她的,如果有时候妈妈的姨妈来,妈妈肚子不舒服的话,就是奶奶来接她,有时候是爷爷来,有时候也会是她姑姑来接她,但是爸爸从来没来过。

其实,她心里也很想爸爸偶尔能来接她的,看到别的小朋友被爸爸牵着手离开,她好羡慕。

她们在幼儿园里经常唱爸爸去哪儿这首歌:

我的家里有个人很酷,三头六臂刀枪不入

很酷她承认,她爸爸也很酷,很少笑。

三头六臂刀枪不入,这句貌似也是真的,因为妈妈说爸爸很有本事,很会赚钱。

但是那句“他的手掌有一点粗,牵着我学会了走路”,她觉得不对,因为她都不记得爸爸也牵过她。

她也有问过妈妈,能不能让爸爸也来接她一回,但是每次妈妈都说爸爸很忙没时间,周末有时候去游乐场,也都是妈妈陪着,因为爸爸要加班,还是没时间。

所以其实她心里是很生爸爸的气的,所以今天早晨她才故意穿成那样气他,谁知道他竟然不生气。

哼,没劲。

只不过,他这会儿以让她惊喜的方式出现在幼儿园,出现在她面前,她又觉得,没有那么生他的气了。

她想,或许是他之前确实太忙了吧,所以没时间陪她没时间接送。

小孩子的世界就是这样的简单纯真,成人世界里的爱恨嗔痴导致的对孩子的冷落,在孩子脑海里,只一句确实太忙就解决了一切。

阮溪看了一眼女儿惊喜的表情,然后回头,就看到陆景琰正迈步走了过来,她紧紧皱起了眉,本能的将女儿往身边护了护,然后警惕地看着他。

她以为刚刚她已经把话到那样的份上了,他应该就知难而退离开了。

谁知道他非但没走,反而还跟过来了。

还真是够**的,难道他想当街跟她争孩子吗?

话说,她这样将女儿往怀里一搂,才发现小姑娘身上很凉,当下就沉了脸,也顾不上那走来的男人了,低头就问女儿,

“暖暖,你今天没穿外套吗?”

其实刚刚一看到女儿,作为一个母亲本能地就觉得女儿今天穿少了,只穿了一条裙子还有一个薄开衫,现在的天气虽然开始热起来了,但是早晚的时候还是有些凉,对一个体质并不是太好的小姑娘来说,穿这点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