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独宠暖妻沈长卿厉净琛目录_总裁独宠暖妻小说阅读

《总裁独宠暖妻》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沈长卿厉净琛的小说叫做《总裁独宠暖妻》,本小说的作者是爽爷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父续命,她女扮男装潜入厉家,成了厉家四少,本以为从此兄友弟恭、相安无事。可谁来告诉她,这个爬上她床的男人想干什么?…

《总裁独宠暖妻》 逃走的女人。 免费试读

沈长卿憋得都快疯了,尽管强做镇定,可尿意上头,脑子里一片空白,厉净琛大手一碰她,感觉就更加强烈,强烈到两条腿都开始打颤。

可再怎么着,她也得忍着,她抿了抿蔷薇粉的唇瓣,牙关紧咬,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忍得泛起了水汽,“三哥,嗯~”

最后一个音突然走了调,听着跟**似得,沈长卿连忙抬手捂住嘴,满眼都是惊愕,妈呀!不如死了算了!

厉净琛来赴约之前有个饭局,喝了几杯,他酒量不太好,所以此刻对上这少年雾蒙蒙的眼神,不知为何,竟觉得他有几分神似刚刚那个逃走的女人。

尤其是沈长卿的这双眼睛,清澈明亮,却又含着水汽,好像在忍耐着什么极其痛苦的事情,还有这张红润的小嘴。

厉净琛只当自己是醉了,摩挲着指尖细腻如瓷的肌肤,心头竟然生出一丝燥热,“你哼什么?”

“我……我内急。”

“内急就尿啊。”

“您在这儿,我尿不出来……”

沈长卿觉得自己如果真诚的说出心中对这家伙的畏惧,出于人情常理,厉净琛应该会给个面子,回避一下。

“尿不出来?”听到她这个说辞,男人刚毅冷俊的眉心顿时皱得更深,“你怕我?”

沈长卿头点的像捣蒜,以为自己终于熬出头了,谁知,这家伙压根不按常理出牌。

“你的意思是让我回避?”厉净琛冷笑一声,俾睨的眼神里都带了一丝嘲讽,“沈长卿,你是我弟弟,以后要在一个屋里生活,你怕我?难不成以后因为我,你还吃不下、睡不着?那我索性也从厉家搬出去,岂不皆大欢喜?”

沈长卿无语了,不就是撒泡尿的事儿嘛,扯这么远干什么?

看样子,让他回避,似乎不太现实。

“要……要不然我去外面解决吧?”

“就在这里解决。”

男人的语气一如他的存在一般强硬霸道,沈长卿快要崩溃了,憋得一张小脸通红。

她现在简直恨死厉净琛了!

夺走了她的第一次不说,现在还逼着她当他的面脱裤子。

反正现在伸脖子也是一刀,缩脖子也是一刀,沈长卿直接破罐子破摔起来,也懒得伪装了,“三哥,士可杀不可辱!要么你回避一下,我解了手回去,要么我出去,找个地方解决。您要是逼得我尿了裤子,我就这么走出去,丢得可还是你们厉家的人!”

沈长卿话音落地,周围的气温陡然降低到了零度以下,她甚至觉得厉净琛看她的眼神都快瞪出火花来了,心里虽然有些害怕,但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好得办法,她索性扬着下巴,一脸视死如归道,“三哥若是讨厌我们母子俩,大可以把我们赶出去,我沈长卿有手有脚,大不了就辍学出来打工养活自己!我敬重您,叫您一声三哥,但是您不能以此作为羞辱我的资本!”

她这话说得大义凛然,实际上瞄到厉净琛那阴云密布的脸色的时候,心尖儿都吓得发抖了,想着等这次蒙混过关以后,一定要抢在厉净琛之前赶回家,找厉叔叔诉一诉苦,求一求情,可别真被赶出来了。

厉净琛眼神复杂得盯着沈长卿看了半晌,冷硬的唇线紧抿着,那表情像是要吃人似得。

正好这时候,外头有个小保镖冲了进来,“老板!刚刚那个女人逃出去了!”

厉净琛眉心一蹙,不再理会沈长卿,尾随那名小保镖阔步走向酒吧前厅,大厅里排排站了十几个穿着同款包臀裙的女人,厉净琛从兜里取出一块手帕,捂住口鼻,冷眼扫过人群,“她不在这里。”

“啊?那刚刚那个逃走的女人,一定就是老板您要找的人了!”

“追!”

厉净琛冷冽的眸底闪过一抹寒光,大掌一挥,带着手下气势汹汹离开了。

厉净琛一走,酒吧紧张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大家七嘴八舌得交头接耳起来。

“天呐,厉家大少爷这大张旗鼓的是在找谁啊?”

“听说是一个女人。”

“什么?他不是讨厌女人的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能让厉少这么兴师动众上的女子,迄今还是第一回呢!”

沈长卿险些憋到泌尿系统出问题,扶着门刚从隔间走出来,就撞见了刚好进门的韩生。

她一愣,突然似想明白了什么,“刚刚那保镖……是你们的人?”

韩生向沈长卿恭敬得鞠了一躬,“我刚在外头打听了一下,厉家大少爷好像正在找人。”

沈长卿警惕得挺直了脊背,微微眯了眯眼,短暂的两次接触,她很难分清对方是敌是友,“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知道我的身份?”

“放心,我们没有敌意。”韩生微微一笑,从兜里掏出一只设计精巧的手机,递过来,“这是您刚刚落在我们包间的,先生让我给您送来。”

沈长卿一抹口袋,发现手机果然不见了,为了改装这部手机,她可是花了不少心血和本钱,还好没弄丢。

“谢谢!”

沈长卿连忙接了过来,想到自己这次可以顺利脱险,多亏了这个韩生的主人,可对方却连面都没露一下,这种感觉,令她有些不太舒服,“韩生,刚刚在包间我对你家主人多有得罪,要不,你带我去向他亲自道个谢吧?”

“沈小姐,先生已经离开了。您无需多虑,我们与你不过是有缘人而已,他日时机成熟,您和先生还会有想见的机会。”

丢下这句话,韩生便转身离去。

沈长卿吁了口气,看着韩生离去的背影,黑白分明的眸子沉了沉,走到洗盥池边,打开水龙头,挤了点洗手液在手上,看着镜中模样清俊的自己,她叹了口气,这样的日子,何时是个头?

想起刚才在男厕被厉净琛捏着下巴教训的画面,沈长卿脸颊再次变得滚烫起来。

可恶的男人!

每次遇见他都这么倒霉!

沈长卿用力搓着手心里的泡沫,突然,她表情一愣。

刚才那家伙上完厕所,洗手了吗?

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