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戏第5章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

今天来,主要是想和您商讨一下,学生来HT参加寒***实习的事情。

韦昊开门见山,随后递上了一份计划书。

上面清楚地写着,所有在上次参加展示会的同学,都有机会入选。

不过需要两人成组,以团队的形式共同开发创意。为时一个月,创意得到评审组通过,就可以进入HT实习。

这期间可能需要校内老师对这些学生进行专业的指导。如果表现优异,我司还会考虑投资创意并进一步开发。届时,HT会在年底来C大召开一场小型宣讲会。

虽然能否有学***功入选还是未知数,但能拥有这种机会,已经是难得。

校长喜形于色:我校的荣幸。

说着,亲自起身为言朔倒了杯热茶。

自从言朔毕业后,先后捐了两笔款,帮助学校修缮设备。

如今又亲自到场,校长自然对他有一股说不出的讨好。

言朔始终不卑不亢。

他坐在沙发上,抬眸看过去。热气氤氲,徐徐上升。他沉静的眼眸被晕染出几分朦胧。

辨不清情绪。

其中,有件事还需要拜托您。

你尽管说。

言朔将桌上的一份资料推过去。

校长接过手一看,是宋小夏上次有关社恐的作品。

他沉声解释,这幅作品上面做出的修改,就当做是校内老师的指导意见。

态度温和有礼,却总有股说不出淡漠。

浑然天成的距离感,字句之间透露着不容抗拒的威严:还请校长保密。

校长只愣了片刻,答应得很爽快:没问题。

一场面谈结束。

校长亲自将人送到电梯口。

三人伫立在门前,互相客套。

电梯门开。

脑海中某个画面一闪而过。

校长已经做出请的动作。

言朔忽然开口道:还有一件事。

他侧目,微乎其微地扬了下眉梢:关于另一位同学,似乎叫,向念。

向念没由来打了个寒战。

别乱动。

陈子童摁住她的肩膀,正往脸上上药:行啊向念,刚被处分完就人打架,你是真不怕死。

向念冷冷丢出一句,她嘴太欠,举手之劳。

行。

陈子童贴上创口贴:那你争取毕业前再多打几场,早日***,看你还怎么追言朔。

向念举起镜子看了眼。

右脸上贴着一个创可贴,哆啦A梦的,很显眼。

她眼皮跳了一下:我能换一款吗?

你不能。

这样更追不到言朔。

哪样你都追不到。陈子童拍了拍她的肩膀:哪怕你特立独行贴芯片,祝早日梦醒。

话音刚落,辅导员电话便打来了。

陈子童下意识以为是被打的女生告状了,还劝向念:不然别接了。

向念倒是一脸无所谓。

接了电话,开了免提,转身开始在电脑上敲代码。

暴风雨即将来临。

陈子童惊悚地捂住了双耳。

意外的,没有听到导员暴跳如雷的声音。

出乎意料的平静,出乎意料的温柔?

奥,是这样。校长呢,决定网开一面,不给你记处分了。学生手册也不用抄了,检讨也不用写了。不过这事儿你可得保密,别让其他人知道。

导员一气呵成。

陈子童直接傻眼。

但是。导员再次开口。

之前的处罚虽然没了,还有另外的处罚。

向念敲键盘的手指一顿,侧过耳朵来听。

只听导员无比清晰地说:你要负责八幢女生宿舍的卫生一个月。

其实这话说出来,连导员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顿了下:准确的说,是扫厕所。

向念:?

陈子童:???

挂断电话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两人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最终还是陈子童先开口:我人傻了,这是什么操作?

向念思索片刻,蓦地笑了下。

回过身,继续对着电脑敲。

我说这位同学?你要不要这么淡定啊?这事你就不觉得离奇吗?

不离奇,是言朔。

陈子童:?

你怎么这么笃定?

向念目不转睛,手上动作飞快:我从一开始就在赌。

她这几次只要出现在言朔面前,就一定会提起处分二字。一来加深记忆,二来唤醒同情。

有了韦助理的旁敲侧击,能不能帮她一把全靠赌,要赌言朔的心有多硬。

陈子童也恍然大悟:原来你这几天又卖惨又跟踪,就是为了让他起恻隐之心,替你和校长说话?

差不多。

竟然这么轻易就免掉处分了,***,除了牛***我还能说什么?

并不简单。向念反驳。

说绞尽脑汁并不为过,也算是置死地而后生了。

陈子童还深陷对向念的崇拜中无法自拔。

正要问些具体操作,一转头便看到向念的电脑屏幕。

她张了张嘴。

屏幕上是监控画面的回放。

竟然是李杰森前女友和向念对峙的场景。

陈子童眼睁睁看着向念把回放储存,忍不住问:你存这干嘛?

向念合上电脑,语气冷淡,有备无患。

陈子童抖了抖。

直觉告诉她,准没好事。

果不其然。

当天下午,陈子童就被带走了。

当她站在向念旁边帮忙念菜谱的时候,一脸生无可恋。

不是敲代码破解人家定位,就是在日租房里亲手为人做饭。

***小机器人真不是白叫的。

整整四个小时,陈子童念一步,向念做一步。

三菜一汤,看上去闻起来还真不错。

向念装保温饭盒的时候,陈子童在旁边吞口水。

别的不说,娶这样一个样样在行,长相***,除了腹黑没别的缺点的女孩,言朔他亏吗?

真不亏。

想到这,陈子童忽然开口问:你上次和我说,想追言朔,要让他产生同情,共情,愧疚这类情绪。同情和愧疚我倒是能理解,这共情是咋共情?

向念手上动作顿了顿。

随后扔了句:他是个孤儿。

陈子童:咱们好好的,追不到人家也别骂人吧?

向念笑了下,没说话。

第一次见他在孤儿院。

后来调查过很多篇他的报道。

喜好,职业计划,应有尽有。唯独他的家世、父母从未报道过只言片语。

一个白手起家的,资助孤儿的男人,只能和她一样,是个孤儿。

但光靠这些网上得来的消息还不够。

眼下还有一个重要信息,她必须亲自去勘察

是否单身。

向念拎起饭盒,一条腿已经迈了出去,桌上还剩很多菜,你吃吧。

说完,关了门。

陈子童迫不及待坐到饭桌前,拿起了筷子。

一口下肚。

紧接着是两声

tui!

天才少女你别做菜了,做个人吧。

珑恒江湾城,市中心里寸土寸金的住宅区。

向念赶到的时候刚好五点钟。

看了眼追踪软件,距离见到言朔还有半小时。

她索性抱着饭盒在一旁蹲了下来。

保安室的人看了她一眼又一眼,***惕性极高:小姑娘,干什么来的?这不允许外来人员闲逛。

向念仰起头,一脸乖巧:大叔我在这等人的。

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能屈能伸能热情,对你冷漠?多半是你没什么利用价值罢了。

陈子童也经常这样形容向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