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金子裘老四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程金子裘老四抖音(程金子裘老四)

书荒的朋友们有没有一款很想看的小说?小编为您带来程金子裘老四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作者是燕山栎 ,讲述程金子裘老四的精彩故事,让我们一起来阅读吧!黄袍大师自信满满道:女施主请放心,我刚才已经打出了镇魂符,你家公子没事!

小说简介

对面的店虽然还开着,但是程小金已经不再门口嗑瓜子了!我起身准备关店门,鼓捣点吃的!
谁知道刚站在门口,就听一声呔,孽障,哪里走!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张***的符纸就朝我脑门打了上来!紧接着一个身穿暖***大褂、头上盘着发髻道士打扮的人就冲了进来。

程金子裘老四抖音全文阅读精彩试读

对面的店虽然还开着,但是程小金已经不再门口嗑瓜子了!我起身准备关店门,鼓捣点吃的!
谁知道刚站在门口,就听一声呔,孽障,哪里走!
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张***的符纸就朝我脑门打了上来!紧接着一个身穿暖***大褂、头上盘着发髻道士打扮的人就冲了进来。
我被这突然冒出来的神经病吓了一跳,妈的,哪来的智障,反应过来刚想大骂,却看见老妈从后面跟了进来!
大师,这就是我儿子!
黄袍大师自信满满道:女施主请放心,我刚才已经打出了镇魂符,你家公子没事!
我瞬间蒙圈了,结结巴巴朝老妈问道:亲妈,你不是打***去了吗?你这是
老妈凛然道:小越,***诚可贵,儿子价更高啊。你别以为我老糊涂了,今早进来看见你的一瞬间,我就闻到了一股尸臭味,尤其是你的面容,那可是被邪祟骚扰的特征。不用说,肯定是你收的那块棺材板的问题!
您不是说那是桃花运的象征吗?
是桃花运,可却是鬼桃花。我当时那么说,一来是怕你害怕,二来是为了稳住盘踞在房里的邪祟!
所以你跑出去一天,就是为了请这么一个大师为我降妖除魔?我这瞬间都不知道是感动还是哭笑不得了!
可不管怎么说,老妈干相木这行一辈子,练得就是望闻听切,五觉都很灵敏,特别是嗅觉,从来不会出错,她既然能闻到尸臭的味道,看来我被盗墓贼捉去这件事想瞒她是瞒不住了!
小施主,快将那块万恶的棺材板拿出来吧,那是罪恶源头,必须烧了!道士大师一边朝我说着,一边满屋子开始贴起了符纸!
一听说要烧了那块棺材板,我的心咯噔一声,瞬间就想起了中午睡梦里的那个隐约的模糊身影。
若是真烧了楠木板,这个两次梦见的模糊倩影真的会消失吗?现在想想,她对我似乎并没恶意啊?而且,我甚至觉得,我之所以能从墓中那口棺材里爬出来,很可能就是她在帮我!
再想到睡梦里肌肤之亲的柔软和婀娜,我忽然有些不忍心。
妈,这可是一千块呢,真烧吗?我试着问道!
老妈还没开口,道士就大喊道:小施主,切不可贪恋钱财啊。钱财乃身外之物,命却是自己的!烧,必须烧,就用我的三味真火烧了它!只有这样,才能保你平安啊!
我见老妈也态度坚决,一时间犹豫不决起来!
有些话真不能说出来,就以我妈的性格,知道事情的***后我怀疑她会把我送到寺院或者道观里去避难!
就在这时候,忽然听到隔间有人冷声道:三味真火?笑话!哪来的江湖骗子,连三昧真火都能说成三味真火?三昧源于佛教,是一种修行方法;而真火属于道家,是***内丹的说法。不知道大师的三味当何解释,是麻辣香三味吗!
说话的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刚才还呼呼大睡的榆木疙瘩!
这人谁啊?怎么在咱家店里!老妈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回头看见木头连忙朝我问道!待知道是租户的时候,便低声朝我道:这人眼神凶狠,你怎么找这么一个租户啊!
老妈的话我装作没听见,因为我心理对这个榆木疙瘩感谢还来不及,我正愁着不知道怎么拒绝老妈的‘帮助’!
黄袍大师一时有些语塞,结结巴巴道:那啥,叫法不同,一个意思!嘿,一个意思!
木头冷笑着走了过来,脸贴脸瞪着黄袍大师道:一个意思?呵呵!就算是这样,你刚才的茅山驱邪咒也有问题,原话叫做‘提怪遍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你却说‘提怪遍天逢荔枝,破瘟用岁吃槟榔’。刚才是川菜麻辣香,现在又出来了荔枝、槟榔,你到底是法师还是厨子?
黄衣道士脸憋的通红,忽然将我一把推开拔腿就跑!
嘿,丫的,竟然是个假道士!
喂,你这骗子,我的***经费还给我!老妈这才明白自己找来的是个骗子!
就在道士要逃出门的瞬间,隔间里忽然飞出一段烂木料,咚的一声,正砸在了假道士的小腿上,那倒霉蛋顿时应声倒下了!

程金子裘老四抖音免费阅读精彩赏析

呸,我龌龊?我林越光明磊落,老子只喜欢姑娘,不像你,长的就一脸伪娘样子

我俩唇枪舌战又要开战,老妈突然惊叫着冲了进来,口中大喊着:越越,怎么回事,你没事吧
我和木头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老妈和刘大妈以及另外两个***斗士已经站在了店里,看来她们这是又搓了一宿!
啊,没,没事
我一时结巴,心中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怎么和老妈说这一夜发生的事了!
刘大妈抖着肥胖的身体在店里转了一圈,粗着嗓门朝我问道:我说小越子,你是不是泡妞泡到别人马子了,好好的店怎么被砸成这样了,人没受伤吧,要不要报警,大妈我为你做主!
我心道,刘大喇叭呀刘大喇叭,你这么大岁数怎么还这么潮流啊,连马子这种词汇都能说得出口,你老也算是奇葩了。不过好在还知道为我做主,老街坊就是靠谱!
我正要极力否认,老妈却突然冷面开口道:可不是,早就告诉他不要搞***插足,这小子就不听。刘姐,你们先忙吧,甭报警,这小子纯属自作自受,待会我好好教训教训他!
我这回算是彻底懵逼了,老妈这宿***是不是打蒙圈了,我啥时候干过***插足的事啊,怎么还当着外人的面往我脑袋上扣屎盆子呢?
我急了,要大声反驳,老妈却偷瞪我一眼,言外之意是让我闭嘴!
我的天啊,这叫什么事啊,扣了一屎盆子,还不许反驳说臭!
老妈将刘大妈三人送出了们,又朝外面谨慎地看了几眼,才急匆匆转过身来,此时的老妈突然变了神色,望着地上的两枚木镖压着嗓音说道:你们两个有没有中毒,快点告诉我,要死人的!
我和木头对视了一眼,才明白,原来她老人家早就看出了其中的端倪,刚才的那些话是顺着刘大妈的话茬说给别人听的!
我突然发现,老妈竟然也是个***湖。
我说道:榆木疙瘩为了救我,中了毒,不过已经没事了!
老妈满脸狐疑,嘀咕道:没事了,怎么可能,就你们两个小崽子能奈何得了他们的尸毒?
老妈一边说着一边将木头的手臂拉了过去,仔细瞧了瞧,吃惊道:还真是中了尸毒又拔除了,你们两个是怎么做到的?
我笑着将用紫薇树皮拔毒的事说了一遍,老妈哼道:你这臭小子记性还挺好,对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最上心!
我笑道:那还不是您老教的好!
老妈撇嘴道:少给我油嘴滑舌,和你爹一个德行,天下百木品性的事,从来都是过目不舍、过耳不忘!
老妈还是第一次在我面前直接提起父亲,言语中有些欣慰,有些责备,更多的则是无奈和担忧。
我见她皱着眉头,双眼空洞,似乎又陷到了痛苦的回忆里。赶紧打岔道:母后,你老放心吧,我什么事都没有,那人被我和木头打跑了,恐怕再也不敢***滋事了!
老妈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木头,摇了摇头。停了半晌,忽然开口道:小越,云城你恐怕待不下去了,赶紧走吧!
继而又对木头说道:谢谢你救了我儿子,但是,你恐怕也粘上了祸根,作为长辈,我劝你赶紧离开云城,否则将大祸临头!
我和木头都吃了一惊,心说不至于吧,不就是个黄毛丫头吗?
妈,你说的他们到底是谁?为什么你如此害怕?
老妈怔了一下,默然抬起头,眼中是无尽的迷茫,声音听不出是恐惧还是紧张:因为他们是柳州白家,你父亲的仇人,动辄要命的死仇!
母亲的话让我无比震撼,尽管对于父亲知之甚少,但凭我的感觉,他一定是一个老实巴交一辈子没走出过大槐树村的农民,可在母亲的神色里,关于父亲的往事好像大海流沙,神秘而复杂、幽深而魔幻!
柳州白家?您是说有‘鬼班门’之称的桂中悬凌渡的白家?我正在惊愕之中,没想到木头竟然大声开口了!

小编倾心推荐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的程金子裘老四完整阅读 ,作者文字功底了得,拥有较高人气,小说情节百转千回、丝丝入扣,引人入胜,真心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