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把我给你第3章全文在线阅读

她靠在车窗上。周南明扔过来一本书,是她指名要的《道歉的力量》。她翻了翻,啧了一声:道歉的力量我没有,打人的力量倒是有。

周南明轻笑一声,今天的事情他已经知道得七七八八。叶晚能道歉,也不用他忙着做公关。他发动引擎:回家?

叶晚点点头。

车子缓慢地开着,叶晚家离警局有点儿远,她有些昏昏欲睡,头在车窗上磕来磕去,最后疼得清醒过来,车子正好路过一家医院。

A市第一***医院?叶晚喃喃道,突然看到一个身影,她坐起身,喊道,停车!

周南明对她几乎有求必应,听到她说话,想都没想就把车子往旁边一开,踩了刹车,车停稳了才问她:怎么了?哪里不***?

叶晚摇了摇头。

车子停在离护栏很近的地方,靠里边有一个凉亭,一旁的路灯正亮着,不时有散步的病人路过凉亭。除了她,没人注意到有一个人坐在凉亭向着外面的台阶上。

他穿着白大褂,手上拿着一根烟,烟头闪烁着星芒,映出他的脸。

是沈渡。

叶晚静静地看着他。他的眉眼清明冷然,带着久经生死的那种淡漠,但是他指间的烟和鼻梁上贴的创可贴让他添了一些烟火气息,让他看起来没那么遥不可及。

她这么看他,觉得他似乎没有那么令人讨厌了。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总让人讨厌不起来。况且,他真的受了伤。叶晚在心里埋怨自己下手太狠了。

周南明终于不耐烦了,说:到底怎么了?你在看什么?

周南明看不到她在看什么。她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大好,说:没什么,走吧走吧。

周南明狐疑:真的?

是啊。叶晚笑眯眯地抱着书,早点回家,早点看书嘛。

04

叶晚说看就看。她通宵看完了书,感慨完人生好艰难,顶着黑眼圈正想睡个回笼觉,许音袂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叶晚随手接起:许大词作,有何贵干?

叶大歌手,忙什么呢?还不下楼?

我今天没通告,打算连卧室的门都不出了。叶晚把整个人埋进被子里。她只要不工作,就喜欢窝在家里睡觉,不睡个天昏地暗,绝不出门。她打了个哈欠:别想拉我出门,挂了!

等等!许音袂怕叶晚真挂电话,也不急着卖关子了,你不是要找那个沈渡吗?

对于找那位沈大教授,叶晚另有想法,她没把希望寄托在周南明身上,昨晚回家后就给许音袂打了个电话。许音袂在圈内吃得开,有人脉,打听个人,易如反掌。

一听许音袂这么说,叶晚就知道有戏,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怎么样?

许音袂道:当然是找着了,就在咱市里的医学院,听说今天他有课。医学院教授,叶晚,你这眼光不错嘛。

叶晚一本正经地说道:不准传绯闻,我只是去道歉,道歉。

顺便撩一撩教授小哥哥而已。

半小时后。

A市医学院,第二教学楼,三楼。

叶晚戴着鸭舌帽、口罩,抱着《道歉的力量》在学生中穿梭。她故意打扮成学生的样子,粉色的大衣配白色围巾,许音袂看着她发过来的照片久久无语,最后说:叶晚,你多久没上过学了?他们比你时尚多了!

叶晚本来还不以为意,但来到学校之后,深深地检讨了一番,想了一下,又安慰自己:没事,全靠脸撑着!

叶晚找了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后,上课***就响了。这节课上的是***药理,她对这门课讲的是什么百思不得其解。她正想着,沈渡已经伴着***走了进来。她分明看到在场其他女生的眼睛亮了起来,还伴随着窃窃私语。

沈教授真是一如既往的帅气。

教科书般的男神啊。

听说咱们系花上手追了,不过没成功。

叶晚翻了个白眼,系花都没成功?沈渡的眼光真高。她抬头去看讲台上的沈渡,他穿着黑色羽绒服,衬得脸越发白净。他随意地把专业书放在讲桌上,轻轻扫视了一圈教室里的人,对不时拿出手机拍照的学生视若无睹。

上节课我们讲了丙泊酚,这节课我们来说一下依托咪酯。沈渡翻开书,在黑板上写下依托咪酯四个字。

很好,这名字取的,叶晚一个字都看不懂。

沈老师。一个女生突然举手。见沈渡颔首后,女生站了起来,说:这节课还没点名。

听完这话,叶晚差点从座位上掉下去。

叶晚心想:这都是些什么学生?我知道你们是学霸,但是哪有求点名的?万一有人逃课被抓到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叶晚义愤填膺地替逃课的同学用眼神谴责那个女生,她上大学时就经常逃课,挂了好几门课,差点毕不了业。

她想找一些想法相同的同学,却发现大家都敬佩地看着站着的那个女生。

然后她听到后面有个男生低声说道:为了让沈老师喊一下她们的名字,她们也是够拼的。还好我没逃课。

叶晚:

站在讲台上的沈渡开始点名,一边喊名字一边在纸上打钩。他的声音平静,仿佛自溪涧吹来的清风,淡淡的,没有一丝波澜,却让人***。叶晚低着头,听着此起彼伏的喊到声,像听催眠曲一样,困意袭来,就在她要睡着的时候,忽然听见他说:第五排最左边的同学,我好像没有点到你的名字。

第五排,最左边。

是叶晚。

叶晚猛地清醒过来,感觉有无数道目光齐刷刷地落在她的身上,像针一般刺得后背发疼。沈渡依然不紧不慢地看着她,看着她慢慢地抬起头。

她戴着口罩,鸭舌帽的帽檐压得有点低,只露出两只眼睛。久在手术室,手术室里的人全戴着帽子、口罩,所以时间一长,沈渡仅凭眼睛就能认出谁是谁。现下在教室里看到她,他有点哭笑不得。

她这是来干什么?

他总不会相信她是突然对***感兴趣了。

不过一个晚上的时间,连他在哪里教书都打听得一清二楚,看来她的情报很准嘛。他朝叶晚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让她一惊。

不是吧?他认出她了?

叶晚被他这么盯着,硬着头皮站起来,掐着嗓子回答:我我是隔壁法医系的,来旁听。

一旁的学生恍然大悟。沈渡教的是***系的专业课,不能选修,倒是有不少别的系的学生慕名来听课,并不稀奇。

沈渡哦了一声,说:来旁听的,坐在那里能听见吗?坐前面来听。说着,他拍了拍讲台旁边的位置,那里本来是给老师放东西的,一般没有人坐。

众人不禁感慨,多么好的老师啊,对外系的学生那么照顾,就怕人家听不到。只是那个外系的学生怎么无动于衷?

面对众人投来的羡慕、疑惑、嫉妒的目光,叶晚差点哭出来。谁要坐到第一排去拉仇恨啊?那个沈渡,就是故意的!

叶晚用平生最慢的速度走上前,把书往桌上一扔,哀怨地看了沈渡一眼,坐了下来。

沈渡嘴角弯了弯,愉悦地接受了她的哀怨。

他感觉鼻梁上的伤好像开始愈合了。

好,今天来说依托咪酯。把英文版的书拿出来。沈渡手上夹着粉笔,叶晚疑惑地看向他,还没反应过来,一本书就朝她扔了过来。

她拿起来一看,是沈渡的教科书,英文版的,除了名字,什么都看不懂。

在学生拿书的空当,沈渡走到叶晚的面前,翻了翻她带来的书,眉梢一扬:真的买了?

叶晚咬牙切齿地道:看完了。

这就是他扫视了一圈班里的学生,然后开口,你的道歉方式?

沈老师还满意吗?

沈渡停顿了一下,接着摇了摇头:不满意。

说完,他不再理她,开始上课。他全程用英文讲课,她完全听不懂,晕头转向,睡过去好几次。中途休息时,许音袂给她发来短信问事情的进展。

叶晚有气无力地回复:什么怎么样?虽然见到人了,但我宁愿没见到。

许音袂:怎么了?是医学院的小哥哥太凶残了?

叶晚:不,是学霸太凶残。

05

好,这节课就上到这里。沈渡擦掉黑板上的最后一个字,伴随着***说,下课。

下课后,学生们三三两两地走出去,也有不少学生留下来问沈渡问题,沈渡耐心地一一解答。但是被问到联系方式时,沈渡却礼貌地拒绝了。

女生们纷纷哀叹,沈渡笑了笑。等学生们都散了,他的目光才落在叶晚身上。

她睡着了。

如果他没有记错,第二节课的上课***刚响,他说完上课,她就闭上了眼睛,一直睡到了现在。

现在的歌手都这么闲吗?

课间休息时,他抽空上网搜索了一下她的信息。相关消息数不胜数,百度百科上的照片似乎是前段时间拍的。照片上的她穿着白色高领毛衣,毛衣不厚,勾勒出女孩曼妙的身子,短发未过下巴,微微卷着,皮肤白皙,偏着头笑着,色调明媚,笑容慵懒,和昨天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形象判若两人。

沈渡还要留下来上下个班的课,并没有着急回办公室。他看着叶晚,她睡得坦然,长长的睫毛搭在口罩的边缘,呼出的热气漾在脸上,小脸红彤彤的。他想了想,伸出手帮她把口罩往下拉了拉,她的睫毛动了动。

沈渡微怔,手停在半空中

她的唇微张,暖暖的气息绕着他的手指,睫毛扇了两下后,又没了动静。

沈渡松了口气,把手缩了回来。他不叫醒她,就看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她醒来后大惊小怪的样子

嗯,肯定很好笑,甚至有点可爱?

叶晚是在最后一节课上醒过来的。

醒过来后,她发现口罩在讲桌上,实在没勇气去拿,只好乖乖地趴在课桌上装睡,像听天书一般听沈渡上课。

在来之前,许音袂跟叶晚说过,沈渡出身书香门第,父母都是医学教授,他十六岁考上医学院时,各大系都抢着收他,最后他选择了***系。他本科、硕士、博士连读,毕业后进入A市第一***医院,年纪轻轻便成了副教授,现在是医院***科的主治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