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把我给你第2章全章节免费阅读

她久在娱乐圈,好看的人见得多了,以至于看人都有些挑剔。眼前这人,却是另一种好看。他坐在那里,轻轻一瞥,清清淡淡的,模样非常好看。他站起来时,她的心跳莫名加快了几分,连带着她想要说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我今天要先走了。沈渡把搭在椅子上的大衣拿起来,医院那边有点儿事,我要去处理一下。

张与川怔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沈渡是在跟他说话。他看了看手表,吐槽:沈大医生,你这是第几次放我鸽子了?说好的好好休息一下呢?

沈渡说:下次请你吃饭。说着,他朝外面走去,今天的事,谢了。

他的身影转眼消失在门口。

喂喂喂!不对吧?

叶晚完全愣在了原地。他是看不见她吗?为了验证她没有隐身,她转过身问张与川:你看得见我吧?

张与川点点头,再去看叶晚气得通红的脸,觉得沈渡对叶晚的无视肯定深深刺痛了她。这不奇怪,叶晚太火了,哪怕张与川从不追星,还是知道一些她的事。

叶晚年少成名,性子是出了名的野。这里的野,是指她仗着歌唱得好,想唱什么就唱什么,各个领域都有涉猎。有人劝她定定性子,专攻某一领域才会有好成绩。她偏不,我行我素。也就是这性子,吸引了不少人。

叶晚一直被人捧着,冷不丁出现一个直接无视她的人,可想而知,她的心里肯定不***。

但张与川了解沈渡,沈渡对不喜欢的事情向来漠视,怼起人来能让人***,如果沈渡跟叶晚撞上

张与川的头立刻就疼了,急忙当和事佬:叶***,看来沈先生不打算追究了。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了,不如您去参加聚会叶***!

张与川的话还没有说完,叶晚已经推开门走了出去。留给他的,只有那扇因为叶晚力气过大还在前后晃荡的门。

张与川在警局向来有威信,被人这么当面摔门还是头一次,大家抬起头看他。他面子挂不住了,清了清嗓子:这门该换了。

众人绝倒。

03

沈渡一边等出租车一边接电话。前段时间,医院来了个病人,他对那个病例很感兴趣,便一直跟进。好不容易得了空,医院突然来了个电话,说病人病情恶化,要立刻动手术。

先让盛医生接着。沈渡看了看手表,我五点半到,没问题吧?

手机那头的人轻呵了一声:这话你问我?

沈渡笑了,那头是他的搭档兼好友叶清白,外科医生,对方素来狂傲,但专业能力过硬,有傲的本事。沈渡就是随口问一句,自然知道叶清白绝对没问题。沈渡嗯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这时正值下班高峰期,冬天天黑得早,车辆川流不息,车灯在马路上闪烁。沈渡看了看手表,他的作息很规律,什么时间该做什么事情,一分一秒也不能耽误。

除了休息。

沈渡有些疲惫地闭了闭眼睛。

沈先生!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声音,沈渡抬起头。这声音很有特色,清亮,却又掺杂了柔和,让人一下子就记住了。

譬如下午在巷子里时,他也听过这种声音:我的手机呢?

沈渡有点头疼,转过身,果然,来人是那个把他误认为是抢劫的人的女孩。看她这么气喘吁吁地追过来,他有点费解。今天有事,他都不跟她计较了,她跑过来做什么?

看见她,他鼻梁上的伤口疼了一下。

沈渡看着她跑过来,停在他的面前,手压在膝盖上喘气。她个子小,只到他的胸口,压在膝盖上的手修长白皙,小脸上泛着红,刘海浸着细汗,一边喘气一边说:沈沈先生,你你走得太快了!

真是太快了!

不过比他晚出来一分钟,他就走那么远了,她追得好辛苦。她在心里埋怨,完全没注意两人腿的长度相差太大。

她说完这句话,沈渡还是没说话,只是看着她。她套近乎套了个空,觉得没面子。但是想想,今天确实是她错了,先认个错再说吧。

叶晚赔着笑脸:沈先生,听说您是教授,年纪轻轻的,真厉害。她双手合十,一副可怜的样子,今天是我不对,您想要赔偿,可以随时联系我。让我赔偿你吧,不然我内心不安。

说完,她就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想要塞到沈渡的手里。沈渡却往后一退,沉静的眸子中闪过一丝戒备。

这人是哑巴吗?

叶晚觉得脑子里的一根弦断了。

她不由分说地把名片往他的口袋里一塞,仰起头看他: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

叶晚是真的纳闷,难道这人从来没有听过歌吗,还是从来没有逛过街?

她的老板跟她说过,她的歌传唱度极高,在大街小巷出现的频率最高,尤其是理发店,没日没夜地放她的歌。她当时好奇,偷偷乔装打扮,跑到楼下的理发店,听完了她的最新歌曲。

所以,当沈渡用陌生的眼光看着她的时候,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她掀开刘海,说:我,叶晚!

沈渡的神情终于发生了一点变化,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

谢天谢地,他不是个哑巴。

叶晚松了口气,但是沈渡的下一句话差点让她气晕过去。他淡淡地说:我是听你的歌长大的。

叶晚:

沈渡说完,正好有辆车停在他的面前。他打开车门,叶晚还停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他。就在她以为他要头也不回地钻进车里时,他突然回过头,说:叶晚是吧,你追过来是想跟我道歉吗?

那我告诉你,这种道歉方式我不接受。

回去好好琢磨一下,给你推荐一本书《道歉的力量》。

他轻飘飘地丢下这几句话,便把车门一关,扬长而去,模样十分潇洒。

叶晚被他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怔在原地半天。半晌后,她拿出手机:喂,老板,是我。

打架?是我单方面地打人好吗?!已经解决了,帮我查个人。

不是要追着人打。我是要去道歉,负荆请罪,赔礼道歉,磕头认错,看那位沈大教授会不会原谅我。

叶晚在原地跺了跺脚,又不能追过去,一口气堵在胸口,脸憋得通红。她从原路返回警局,正想挂电话,又说:对了,帮我借本书。

电话那头的周南明拿着酒杯穿过人群,不时跟认识的人点头微笑。他走到阳台上,关***,靠着护栏,护栏有点凉,让他清醒了不少:《道歉的力量》,这是什么书?

那人是谁啊,非得追过去跟人道歉?他微叹,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周南明是叶晚的现任老板,说是老板,其实更像经纪人,两人的绯闻在娱乐圈满天飞。

作为老板的周南明在圈内的知名度颇高。据说,他十七八岁便独自出国,在国外摸爬滚打数十年,不知怎么的,一夜收了心,回国开了一家唱片公司。公司只捧叶晚,所有的***用在她的身上。

那些专门黑叶晚的人在天涯开了帖,帖名叫扒一扒知名歌手叶某和老板不得不说的故事,跟帖数万条。具体是说周南明早在国外娶妻生子,叶晚是在他国内***的***,等到他玩厌了,叶晚肯定会被抛弃的。

此帖全用化名,让人想告都没处去告。

周南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态,没事还会去看看更新的帖子。叶晚打开他的车门时,他正在翻帖子。叶晚瞥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看见我被黑,您作为老板就是看帖?

周南明见她来了,把手机收起来,看她神态疲惫,心不由得一疼,帮她把安全带系上后,才接她的话:你的粉丝那么多,都骂不过这些人,我哪里能行?

叶晚说:您骂我的时候可一点儿也没留情。

周南明揶揄她:还记着呢。

两人第一次见面,叶晚正处于瓶颈期。那时,她几乎不出门,每天把留声机打开,在家里醉生梦死。周南明从天而降,把他从法国带回来的红酒倒在她的留声机上,一滴也没浪费。

叶晚想起留声机,笑道: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