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姝却尘和尚第2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穆国的冬腊,夜风刺骨。

这是第三夜了么

被吊在祭台之上的穆姝有些记不清了。

纵是眉睫结了一层冰霜,她仍是望着西方,不肯眨眼,不愿闭上!

穆姝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等来那个人,可她还是执着的等着,就像那以往多年一样。

等着她的却尘!

冷风吹过,穆姝突感心间一阵刺痛,紧接着,痛苦愈重。

她知道,是噬心咒又发作了!她疼的意识涣散,喉咙没忍住发出一声痛吟。

这时,吊绳被一道飞光斩断。

穆姝来不及反应,从半空中***砸了下来。

噗!

一口血自她唇畔涌出,砸下来的痛和噬心咒的痛混合着,冲刷着四肢百骸。

可穆姝却是望着自西方踏月而来的那道身影,眼中蒙上一抹光。

穆姝贪恋的望着却尘的面容,自从他成为穆国国师,离开灵闵谷,分开的这一千多个日夜里,她无时无刻不在想他!

和尚,你来了。

穆姝看着走到自己身前的却尘,咽下喉中涌上的腥甜,忍痛扬起抹笑。

舍利子,在何处?却尘直接开口问。

噬心咒发作的痛楚不断在体内翻涌着,可她还是忍着,眸色认真的看着却尘:我说我不知道,你可信?

却尘眸色却冷冽:舍利子被盗当晚,只有你在灵闵寺顶。

这样的他,让穆姝心又***一痛:真的不是我偷的!那晚我是被人骗去的!

她出现在灵闵寺顶,是因为有人给她传信,说他在那里等她。

她忍着噬心咒发作的痛苦赴约,却原来是一场阴谋。

如今,那封信也被人毁了,自己辨无可辨。

却尘深深的看了穆姝一眼:你既执迷不悟,那便在此,好好受着这噬心之刑!

他转身就走,穆姝看着他的背影,几欲窒息!

这世上任何人误会自己,穆姝都可视而不见,但却尘不行!

真的不是我,你信我

穆姝哑声喊着,爬起身想要追上他,可心口处骤然涌上痛,她没站稳,整个人朝着台阶下栽倒而去

剧痛袭来,她疼的要断气。

颤抖的手摊在雪地里,穆姝努力朝却尘离去的方向伸着。

却尘我疼你带我回灵闵谷好不好?

我错了,我以后一定乖乖的再也不出来了。

可意识逐渐消失,却尘却都没有回过头

不知沉睡了多久。

一阵求饶声混着咚咚的声响将穆姝吵醒。

陛下,圣僧,姝儿公主是无辜的,噬心咒发作七七四十九天,她会疼死的,求求你们放过她吧!

她望去,却瞧见从小照顾她的安姑姑跪在地上,不停磕头!

她不是该在灵闵谷吗?怎么会在这儿?

穆姝看着穆皇阴沉的脸色,心中的弦崩紧到极致:父皇

她刚要开口为安姑姑求情,就听见穆皇冷凝的声线:来人,将这个违抗皇命,包庇灾星的妇人拖下去杀了!

不要!父皇,求您

穆姝求着,转头去看身后,却只见一道鲜红迸溅而来。

血顺着穆姝的睫毛滑落,她愣愣的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安姑姑,双手都在发颤。

穆姝跌撞的爬到安姑姑身边,轻声低唤:姑姑,地上凉,快起来啊

可地上的人始终一动不动,再也没像以前那般,唤她一声姝。

穆姝再也忍不住,抱着血泊中的人声嘶力竭哭喊着:为什么为什么?!

穆姝声声问着。

只因前国师一句灾星的批命,自己一出生,穆皇就处死了她的母妃!

后来多年她被囚灵闵谷,日日忍受曼陀罗毒液的刺骨浸染!

如今连唯一疼爱她的安姑姑也要被夺走

难道,她就不配拥有一丁点温暖吗?

穆姝,舍利子到底在何处?却尘的声音突然响起。

穆姝抬眼看着却尘那金色的袈裟,像绝望之人寻到了最后一抹生机,紧抓不放。

却尘,你能救安姑姑对吗?你救救她好不好?我求求你

却尘却只朝血泊瞥了一眼,清冷的眼,不见半点动容:你是她注定的劫。

穆姝心一凉,手不由松开:可我根本没有偷舍利子

什么都没做的自己,怎么就成了姑姑的劫呢

却尘冷漠的声音再度响起:她今生已终,我可为她超度,为偿因果,你须去灵闵殿水牢受刑。

灵闵殿水牢是一座陷阱更迭的冰窟,专为惩治穆国极恶之人。

入内者,非死既疯。

穆姝仰望着眼前之人,面容没有变化,可为何却陌生的可怕。

沉默了瞬,她擦了擦眼泪,咽下喉咙酸涩,勉强冲他扯出一个笑:多谢圣僧。

灵闵殿水牢险象环生,加上整整四十九天的噬心咒,穆姝熬的痛不欲生。

支撑她的,是再见却尘一面的信念。

可她等到意识溃散,被陷阱刺得浑身鲜血,等来的却是一道和亲圣旨。

皇帝有旨:特封穆姝为和亲公主,赐予北国国君,一月后启程,钦此!

穆姝原本昏沉的意识一下子清醒:我不嫁!北国求娶之人是穆华嫣,为何要我来代替?!

华嫣公主觉醒灵巫天赋,乃穆国圣女,不可和亲他国。

却尘的声音突然响起,语调如此理所当然。

穆姝怔怔望着走近的他:所以换我和亲是你的意思?

却尘没有否认,神色也没有任何变化。

噬心咒好像又突然发作,穆姝痛苦呼吸着,死死按住心口。

你可想过,待我去到北国,北国国君发现我并非穆华嫣,我会是什么下场?!

穆华嫣重要,难道自己就该死吗?

穆姝盯着他,迫切要一个回应,想要一句救赎。

可却尘却面无表情:穆姝,这是你自己做下的孽。

心,仿佛被搅碎了。

穆姝茫然,她究竟做了什么,要偿还这样的孽!

可她的意愿,从没有人在意。

那之后,穆姝被关进了别馆待嫁,重兵把守,她插翅难逃。

转眼,已过半月。

这日是穆国一年一度的圣佛节,因需见北国使者,穆姝才被允许出门。

她走在街上,望着满大街的莲花灯,却感到孑然一身的悲凉。

这世间所有的欢笑,都和自己无关。

咚咚远处传来钟声。

国师开坛讲佛了!

人群朝着不远处的祭坛涌去,穆姝也跟着望去。

此刻的却尘,依旧清冷,可神情中却透着一股慈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