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钟不变第7章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沈懿原本就因为这个男人而克制了很多的情绪,被他这一阻扰***得太阳穴都突突地跳动。

他条件反射拔出了腰间佩戴的长剑,滋啦的抽剑声寒气逼人,又有些心惊的刺耳。

这是本将军的家事,烦请出去。他对贺凌的隐忍已经到了极致。

贺凌丝毫不退让:这是我家,管你是什么将军,烦请出去!

沈懿恼得直接甩剑直逼他颈脖,眼底腾起浓郁杀气。

住手!一直隐忍压抑着的白素汐大叫一声,蓦地站起来将贺凌拉至了身后。

纵使再不情愿面对沈懿,此刻她也无法容忍他伤害自己的救命恩人。

沈懿听到白素汐的声音,立即放下了剑,收回了剑梢中。

汐儿他深情唤着,恨不得直接扑过去将她紧紧拥至怀中

只有真切地触摸到她的存在,才能证明是真真正正的她啊。

若将军只是路过讨杯茶水,农妇自当倒上一杯赠与将军。

白素汐淡声说着,转身倒了杯茶水。

她的手在颤抖,但也在竭力克制。

这个男人,为何要突然寻来?

明明小木屋距离那断崖没有多远的距离,若他真的要寻自己,怕是早就找到了,为何过了大半年才找到呢?

怕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心血来潮才来寻吧!

白素汐没自作多情地认为沈懿是思念自己才来找她,怕是那些陈谷子烂事没有妥善解决,所以要寻到她,然后要个交代。

比如清雅公主孩子之死,比如伙同死囚越狱并***了清雅公主之事

茶水溢了出来,微热的温度让她回了神。

她深吸一口气,端着茶水朝沈懿走去。

左胸口那被他腰间长剑刺穿的地方,早已愈合结痂,但留下的痕迹,却会至死跟随。

自己断然不会忘记,他亲手刺来的那一剑。

八年相识,六年感情,终究比不过那个身份尊贵女人的撒娇温顺。

旧人永远没有新人得宠,她的下场,便是最惨痛的写照。

本以为自己已经重新活了过来,可在看到他的这一刻,白素汐才深刻意识到–

只要她活着,就还是会遇见他。

这或许,便是她的命。

驻足,感觉到身前男人逆光而站透射下来的阴影,她呼吸微微乱了几分。

她伸手,将茶水递了过去:将军请用茶。

那寡淡的嗓音,毫无一丝情感起伏。

沈懿心跳快到不能自已,他看着近在咫尺的人儿,感受着她身上传来的思念至极的气息,动容地将她紧紧抱住。

白素汐手一抖,杯子落地,茶水被洒落到地上。

一旁的贺凌瞳孔骤然一缩,想要上前拉开他们两人。

但看着白素汐那无比平静的样子,他意识到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插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