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无凡何素素是哪本小说主角 陆无凡何素素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北境王》 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陆无凡何素素的书名叫《北境王》,是作者九天揽月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北境战场,尸横遍野,陆无凡躺在死人堆里,抬头看着漫天的血红,无比宁静。伴随着大地的震颤,陆无凡口袋里也随之嗡鸣。只见陆无凡猛然起身,掏出来一部手机。…

《北境王》 第1章 北境王 免费试读

北境战场,尸横遍野,陆无凡躺在死人堆里,抬头看着漫天的血红,无比宁静。

伴随着大地的震颤,陆无凡口袋里也随之嗡鸣。

只见陆无凡猛然起身,掏出来一部手机。

这部手机,五年来第一次响起。

就在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个凶神恶煞的声音骂骂咧咧起来:“小野种,从哪里弄来的手机,真以为有人能救你不成?”

“爸爸救我,我妈妈叫做何素素!”

清脆的耳光声穿透陆无凡的耳朵,紧接着便是手机被踩碎的声响……

何素素!

没错,这就是陆无凡朝思暮想的女人!

而刚才那个奶声奶气的小娃娃,并没有打错电话,而是他的女儿!

五年前,陆无凡掉入圈套,整个家族一夜没落。

面对着未婚妻的退婚,好兄弟的背叛,陆无凡走投无路,想要一死百了。

在绝望之际,他遇到了何素素。

是这个女人给了他活下去的希望,更是她拼尽了一切将陆无凡送去了北境。

他竟然有女儿了。

可就在几秒钟之前,他的女儿竟然被打了一巴掌,自己深爱的女人更是身陷囹圄。

“王侯大人,北境最后一块失地已经收复,俘虏敌军无数,还请您……”

“杀。”

面具男面对着陆无凡的果断有些错愕,仿佛自己耳朵失灵了一样。

“我说杀了,听不见吗!”

陆无凡怒吼一声,疯狂的朝着一辆装甲车跑去。

短短的几十米,陆无凡不知道摔倒多少次,爬起来多少次。

他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回秦城,救自己的女儿,找到何素素!

面具男不敢怠慢,五年来,他头一次见到如同神灵一般的陆无凡有着如此之大的情绪波动。

北境千里,战乱三十年,陆无凡只用了五年安定北境。

今天是最后一场战斗,而他的心早已经飞回了秦城。

“王侯有令,全部剿除!”

一句话,定生死,敌人永远也想不到,因为一个小孩子的缘故,他们这些俘虏,无一生还!

冲上装甲车,几个亲卫彻底傻了,明明是大胜而归,大名鼎鼎的北境王为何如此狼狈。

“回秦城,用最快的方式!”

亲卫不敢怠慢。

这些年来,他们知道陆无凡的性格。

从浴血奋战的士兵,到一夫当关的北境王,陆无凡的名字就是这片大地的噩梦。

所有人都忘不了,几年前的那天清晨,陆无凡浑身是血,一人冲破了敌人最难啃的防线。

从那天过后,敌方没打过一场胜仗,千里的北境也一点点的收复而归。

他便是北境王陆无凡,大夏国唯一的王侯,更是一方战神!

装甲车朝着军用机场急速奔驰,背后传来了无数敌人的哀嚎声。

陆无凡手掌颤抖的厉害,从踏入北境战场的那一刻,陆无凡的一只脚就已经踏入了地狱。

唯一支撑他的信念便是何素素,那张面孔让他不敢倒下,让他魂牵梦绕,更是让他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神话。

而今天,他拿下了整个北境,却无法守护在她的身旁。

这些年她一定过得很艰辛,却没有给自己打一个电话。

只因何素素善解人意,怕暴露陆无凡的踪迹,更怕听到关于陆无凡的噩耗。

可是她却默默承受着艰辛,独自抚育着他们的女儿。

“不可饶恕!”

陆无凡双目血红,仿若炼狱之火。

砰的一声巨响。

血肉的拳头硬生生的将装甲车撕开了一道巨大的缺口。

陆无凡的咆哮声传遍整个北境。

看到这一幕,亲卫巫一怒吼道:“快开车,快!”

噗的一声。

陆无凡口吐鲜血,染红一片。

“王侯,您……”

陆无凡伸手制止,将自己的手机扔给了巫一:“追查这个号码的来源,落地之前,务必找到。”

“其次,告诉四圣堂,北境土地若丢一寸,叫他们提头来见!”

说完,陆无凡便倒了下去,至此,依旧紧握着拳头,指尖已经扎入手掌当中。

一亲卫见到这幅情形,立刻问道:“巫一大人,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儿,我们该怎么办。”

巫一是陆无凡的亲卫,实力强悍,沉着冷静。

他立即吩咐道:“王侯急血攻心,肯定出了大事儿。”

“你去负责王侯嘱托的两件事儿,我即刻要求天南省规划航空路线,我们用战机返回!”

……

昏沉中,陆无凡脑海中只萦绕着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

“爸爸,这里好黑,念念好怕,求求你快来救我。”

一次又一次的回响,一次又一次的哀求,自己的女儿到底有多么的绝望!

虽然从未见过女儿,但父女连心,此刻的陆无凡仿佛看到了小家伙无助的模样。

清脆的耳光声让陆无凡彻底惊醒,杀气瞬间弥漫于战机当中。

一阵剧烈的咳嗽,陆无凡手掌尽是鲜血。

“巫一,到哪了。”

“回禀王侯,还有十分钟抵达秦城,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调查到了那通电话的来源。”

停顿片刻,巫一惭愧的说道:“大人,我们常年在北境征战,核心不在天南,所以了解到的消息并不是很多。”

“我已经叫亲卫军赶来,若有不周之处,还请王侯降罪。”

陆无凡看着窗外,声音处处充斥着寒意。

“巫一,你记住,在北境,我们踏着敌人的尸骨护佑了大夏国的疆土。”

“在这里,不管是谁阻拦我们,也只有一个结局,那便是被我们踩在脚下!”

巫一高声回应:“属下遵命!”

与此同时,战机缓缓下降,这一天,整个天南省的机场停滞,只因一人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