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乔连连顾楼季云舒的小说名字 《赚钱养家当后妈》已上线小说

《赚钱养家当后妈》 小说介绍

乔连连顾楼季云舒是小说名字叫《赚钱养家当后妈》里的主角,作者是陌于之,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一朝穿越,竟然成了别人的后娘,而且几个孩子,个个都长成了大反派。究其原因,是因为这个后娘太坏太狠太不靠谱。乔连连汗颜,还好老天让她穿过来,从此以后温柔善良耐心矫正,几个孩子从豆芽菜变成了胖多肉。可就在这时,孩子们的爹回来了,乔连连这才发现,五个孩子里头,四个来头都大的惊人。后来,乔连连又发现,孩子们的爹,身份也不简单……天啦噜,就没一个普通人吗?……很久很久以后,乔连连气喘吁吁的躺在炕上,一脚踹过去,“到底哪个是你亲生崽?”男人拂了一把额头的汗,微微一笑,“下一个,准是亲生。”…

《赚钱养家当后妈》 第16章 给顾钟治眼 免费试读

“老三家的,昨天你还拿个小罐子呢,今天就换这么大的了。”同村的赵婶子试探的问,“你这卤肉,怕是挺赚钱的吧。”

“托婶子的福,勉强能赚点钱糊口吧。”乔连连淡笑。

昨天她去卖羊腿的时候,同车的人就嘲笑她异想天开,不过就是把肉煮熟了,卖了个翻倍还多的价格,傻子才去买呢。

结果今天又看见了她,这肉罐子还变大了,一副大卖特卖的样子,其他人心底都不免有些泛酸。

那赵婶子见她好说话,又试探着道,“卤肉我也不是没见过,就放点辣椒花椒的,香是挺香的,就是闻着比你的还差了那么点,你到底多放了些什么啊?”

这涉及到秘辛,乔连连自不会傻乎乎的说出去。

她只是笑,“其实也是我胡乱放的,吃着口味差不多就行。”

便不再多言。

赵婶子还有心再问,牛大叔大声地咳嗽了两下,打断了她的话音。

车上再无人出声。

待到了西阳镇上,其他人下了车去赶集,牛大叔帮乔连连往下搬罐子时便道,“卤肉本来就有秘方,别人要再瞎打听,你直接驳回去就行,别想着维护那一层面皮,有些人就爱蹬鼻子上脸。”

这算是比较推心置腹的话了。

乔连连认真的道了谢,还打开罐子,要给牛大叔盛一碗羊排吃。

牛大叔忙不迭的推拒了,“你们已经给过我车费了,这肉我可不能吃,行了,你们忙吧,我先拉人回去了。”

乔连连叹了口气,来不及再说些什么,因为摊子跟前,已经围了许多的人。

有昨日吃过的老饕,有闻着香味来的新客,还有昨日没买到,今日特地守在街头的碧松。

“小娘子。”碧松十分开心,“我等了你半个时辰,你可算来了,给我三斤,哦不,五斤肉。”

他大手一挥,直接放了五十个铜板在桌上。

乔连连立时高高的给他称了五斤的羊腿肉,拿好几张油纸分别包好,又用草绳打上结,方便他拎着。

“谢谢小娘子了。”

碧松高兴的连连道谢,转过身,正好看见顾城拎着顾鹊走过来。

九岁的小小少年尽管穿着质朴,但浑身的气度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的。

碧松紧紧地皱起了眉头,这小公子长得好生眼熟,他似乎曾经在京城见过,可是谁呢,他又一时想不起来。

罢了罢了。

还是先回去吃肉吧!

碧松拎着肉,一溜烟的回了府里。

还是有规律的敲门声,还是昨日那个开门的人。

碧松一进去就高兴的道,“绛椿,我买到肉了,快,足足五斤呢,可香了,来尝一尝。”

“爷还没醒,你这么高兴作甚!”绛椿呵斥他。

碧松收敛了一下笑容,“那我回头也给爷送一份去,万一爷闻见香味就醒了呢。”

“你以为爷跟你一样是个贪吃鬼?”绛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内屋。

碧松有些扫兴的垂下头,正准备把肉放下。

忽然,主屋传来绛椿的惊呼,“爷,爷醒了!”

碧松猛地丢掉肉,旋风似的冲进主屋,“爷终于醒了,爷,你再不醒我们就打算把您带回京城了,谢天谢地,您总算醒了。”

两个铁骨铮铮的男儿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那躺在床上的紫衣男子却先伸手入怀中,反复摩挲了片刻,才失望的闭上了眼。

那股忽如其来的温热……是错觉吗?

……

乔连连的卤肉很受欢迎,足足两头羊的量,即使吃掉了一只腿,剩下的量也很可观。

即便如此,也是不到一个时辰就卖完了。

“娘的肉好受欢迎啊。”顾楼嗦着一根羊骨头,模糊不清的道。

“那当然了,娘做的肉好吃,回头客多。”顾鹊一本正经的道。

“对,对。”顾歌还说不了那么清晰的话,但没关系,她会点头,会跟姐姐的话茬啊。

顾城摇了摇头,显然对自己的弟妹十分无奈。

“大哥,再来一块!”顾楼嗦完了手里的骨头,又瞄上了另一块骨头。

“你吃了很多了。”顾楼皱起眉头。

乔连连抿着嘴笑,“他愿意吃你就让他吃,反正都是剩下来的骨头,卖不出去了。”

有些时候,孩子活泼爱吃反而是好事儿。

怕就怕,不活泼。

乔连连目光落在了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顾钟身上。

这孩子眼睛不大好,在家里进出时就十分缓慢,到了陌生的地方更不敢乱动,一直缩在角落里,听着哥哥姐姐们在那里笑闹。

说不艳羡吧,不可能。

但他仿佛已经习惯了,就那么乖巧的坐在小杌子上,不左顾右盼,也不嬉颜欢笑,像一个垂暮的老年人。

可他才不到六岁啊。

乔连连叹了口气,右手微动,从实验室里掏出了一瓶眼药水。

这些天她也趁顾钟睡着时看过了,他患的是先天性青光眼,会随着年龄的增大视力愈发退化,最后变成完全的瞎子。

可以说,在这个时代,这个病是无可治愈的。

但乔连连不一样,她有二十世纪先进的医疗技术,和先进的医疗产品。

这瓶眼药水就是她曾经研发出来的,缓解青光眼的一种滴剂。

只是,那些患者多是些中老年,并没有孩子,更没有先天性的青光眼,乔连连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治好顾楼的眼疾。

也正因为此,她一直都没有拿出眼药水。

可现在,看着一直缩在角落不言不语的小顾钟,乔连连不想再等了。

能不能好,总要治疗过才知道。

娘几个收拾好了摊子,鉴于有顾楼这个吃货在,乔连连特意拿出二十文钱,买了好几样糕点。

回去还是坐了牛大叔的车,乔连连拿出专门留的一碗羊排,塞给了牛大叔。

牛大叔推攘几次,最终还是收下了。

只是这车钱,他死活不肯再收了。

“小乔,东西我拿了,车钱我就不能再要了,你要是执意给我,我就不要肉了。”

牛大叔耿直脾气,说到做到。

乔连连没了办法,只能收起铜钱,带着孩子们回了老宅。

经过了一上午的忙碌,孩子们已经疲惫不堪了,稍稍洗漱便睡了下来。

只有小顾钟不太困,百无聊赖的坐在门口发呆。

乔连连捏着药水凑到了他的跟前。

“娘。”顾钟一怔,他看不真切人,但认得乔连连的身影,“怎么了?”

“钟儿啊,我跟你说个事儿。”乔连连坐在他身畔,低声道,“娘前阵子遇到一个高人,高人给了我一瓶药水,说滴眼睛里就能看清这个世界,不过因人而异,可能有的人看得很清楚,有的人就看不清楚,你……想试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