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天王敏为主角的小说 秦天王敏是哪本小说主角

《谋天命》 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天王敏的书名叫《谋天命》,是作者暮色黯然所编写的悬疑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叫秦天,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至于父母一面未见,职业是堪灵人,也是当代最后一个堪灵人。…

《谋天命》 第1章 堪灵人 免费试读

我命不犯三弊五缺,可却天生腿疾,周围的人都说是我那从未谋面的爹作恶多端,报应到我身上了。

我叫秦天,从小和爷爷一起长大,至于父母一面未见,职业是堪灵人,也是当代最后一个堪灵人。

所谓堪灵人,不仅精通堪舆之术,更是精通各种术法。当然知道堪灵人的不多,所以很多时候我们也就被认作风水先生。

我十岁那年爷爷给我订了一门亲事,轰动了整个风水界,原因就是百年不出的堪灵令,出现竟然是为了一个十岁小孩的婚事。

轰动到了什么程度,对于我来说没有丝毫概念,毕竟这事我当时也不知道。

只知道爷爷说已经帮我找到媳妇了,十年后就会上门来找我。

同时千叮咛万嘱咐告诉我不要和别的女孩有关系,否则就是害了人家女娃。

当时人小也不懂这些东西,对于找不找别的对象不在意,只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因为有媳妇了。

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懂的事也多了,再加上后来上学后,知道什么叫自由恋爱,知道什么叫婚姻自由后,我就觉得爷爷给我找的媳妇不靠谱。

毕竟谁愿意嫁给一个天生腿疾的人?

高三毕业那年,我们班上掀起了一阵恋爱狂潮,无一例外的找了对象,包括我在内。

我就读的是一所特殊教育学校,因为大家都差不多,所以也不存在什么鄙视之类的,所以大家相处的都不错,谈恋爱的更不在少数。(说明一下,特殊教育学校也就是残疾人学校。)

我谈的对象是一个失聪的女孩叫王敏,长得虽不怎么好看,但人很好,更不嫌弃我腿疾。

也就在我们确定下恋爱关系的当天晚上,我接到了爷爷的电话。

电话里,爷爷只问了一个问题,问我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当时我害羞也没敢承认,再加上正是高三关键时候更不敢承认,在我支支吾吾中,爷爷说了两个字就挂断了电话。

“糊涂!”

打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过爷爷,因为……爷爷的死讯在第二天就传到了我这里。

在我得知爷爷死讯后,我脑子里乱做一团,我不敢相信爷爷就这样死了。

我知道爷爷的死跟我脱不了关系,要不是因为我谈这次恋爱,爷爷也绝不会死。

当天,我就坐车回了老家操办我爷爷的葬礼,因为爷爷在村里有些名望,村里人都忙前忙后的帮我办丧事。

整个过程我都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直到爷爷下葬后,我都没有恢复过来。

爷爷头七那天我哭了,憋在内心的那一份悲伤再也抑制不住,泪水不住的从眼眶里往外冒。

我在爷爷的灵位面前不停的扇着自己脸,说到底这一切都怪我,非要在高三这个关键时候谈恋爱。

直到我再也流不出泪,再也没有力气扇自己后,我倒在了爷爷的灵位面前。

那天,我梦到了爷爷,爷爷跟我说了很久的话。

具体说了什么醒来的时候都不记得了,但即便是这样爷爷在梦里的嘱咐依旧烙印在我的心头。

“小天,别找其他女娃了!你要是找到人家都是害了人家!”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太过于自责的缘故,哪怕是梦里爷爷也嘱咐着我。

半个月后,因为快高考的缘故,我也从老家返回了学校。

可等我回了学校后,发现当初跟我确定恋爱关系的王敏不在了,后来我问了其他同学,才知道……

王敏也死了!

听他们说在我离开学校的那天,她没有任何预兆选择了跳楼。

从五楼外下跳,还是头先着地,不死都不可能。

因为我和王敏才交往,知道我们关系的人也不多,最后这事学校赔了些钱就不了了之。

别人不知道,但我却知道,她的死跟我脱不了关系。

如果只是爷爷的死,我或许还不相信爷爷说的话,可如今跟我确定恋爱关系的她也死了,这让我不得不相信爷爷的话。

第二天我就办了退学手续离开学校。

从那以后我对爷爷的话不再有任何的怀疑,可即便是这样,也换不回爷爷和她的命。

回到老家后,我在爷爷的灵位面前跪了了一天一夜,发誓以后不再跟其他女孩有任何关系,直到爷爷口中我的未婚妻出现。

后来,我在爷爷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个盒子,盒子看起来很破旧,可摸上去的质感很好,隐隐还散发出一股清香让人心静不少。

盒子里面放着一封信和一本书,信封上写着我的名字,看到这我迫不及待的拆开了信封。

爷爷在信里又一次嘱咐我,让我不要和其他的女人有关系。

另外,爷爷告诉了我关于堪灵人的事,同时让我自己选择是否继承堪灵人一脉的传承,而那本书就是记录堪灵人一脉的术法。

爷爷在信的末尾警告了我两件事。

其一在我双腿没好之前,不得使用任何术法,哪怕是腿好了也不能轻易让人发现。

其二,二十岁时务必要和我未过门的妻子有夫妻之实,否则我和她都有大难。

看到末尾我有些不敢相信,我的腿还有希望好吗?

从那以后一年内,我几乎足不出户学习爷爷给我留下的堪灵一脉术法。

在第二年也就是我堪灵术学习近一半的时候,我的腿疾莫名其妙的好了。

堪灵术的奇妙之处不是我能用语音形容的。

也正因为如此,爷爷留下的堪灵术还有许多我搞不懂的,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用到堪灵术中提及的一种易容术法隐藏了自己的身份,在各地实践起来。

起初遇到都是些小打小闹的场面,除了算命卜卦外就没别的,这对于我堪灵一脉来说太过于简单,也正因为我给人算卦极准,慢慢的在我们市有了个“白头先生”的称号。

真正让“赢先生”这个称号响彻整个市的事情,还是一次帮市里一个有名的商人平定了一座凶宅。

也正是那一次险些要了我的小命,因为准备不足还有就是过于自信的缘故吃了大亏。

他们口中的凶宅其实也不过是精怪在闹腾,一只修炼成精的黄大仙想占用人家的别墅。黄大仙凭我的本事想灭了那自然不可能,但它却被我打跑了。

我“赢先生”的名号也慢慢传开,不仅是在我们市,就是临近的几个市也知晓了我的名号。

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因为每次我做完事收了钱就回家,也不给人留下联系方式。

想找我只能凭我心情,心情好我可以找你,心情不好那就别想找到我,这也让“赢先生”更加神秘起来。

我二十岁那天,我正推着轮椅出去买东西,刚出了院门就看到我家门口就来了几辆豪车,清一色的奔驰。

从第一辆车上下来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青年,青年和我对望了一眼后就不再看我,而是打量着我家院子一脸不屑。

“爷爷,这就是你口中的秦家?”

青年说完这话的同时,那辆车上再次走下来一老者,虽说一头白发却没有苍老的感觉,反倒是精气神看起来都比青年好了不少。

而下车的这个老者,我在市里帮人时也见过一次,是一名风水大师,号称L市一把手,好像叫陈天雄。

可……即便是这样,在我“赢先生”的名号下也黯淡太多,如果非要说的话,他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秦家?哼!秦老头子一死哪还有什么秦家!当初秦老头子发布堪灵令时轰动整个风水界,可谁想到竟然是为了他那无能的孙儿找媳妇,不过……”

说到这,陈天雄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继而说道。

“不过,秦老头子怎么也想不到他给孙儿找的媳妇,就要下嫁到我陈家了!”

听到陈天雄的话,青年露出一抹男人都懂的笑容,下意识的朝着后方听着的车辆看了一眼。

也就这时,后面的车里走下来两人,一男一女。

男的四十几岁,笔挺的西装包裹着还不算太臃肿的身体,嫣然一副成功人士的样子。

可惜的是他气色却不怎么好,印堂被一层淡淡的雾气蒙着,显然是最近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女的二十左右,鹅蛋脸唇红齿白、鼻子高挺、毛发柔软、人中清晰、柳叶眉典型的旺夫相。

上面穿着白色短袖,下身配了一条泛白的牛仔裤,和中年男人相比,少女的的印堂明亮,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子年轻人积极向上的朝气。

“赵叔,秦家到了!”

见中年男人下车,陈天雄的孙子就迎了上去,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恭敬,可恭敬里又带着一抹自傲。

姓赵的中年男人点了点头,脸色不怎么好,看他的样子十分犹豫,最终还是走到我家大门前敲响了我家的门。

从他们的谈话中,我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我心中一阵愤怒。

先不说他对我秦家不敬这事,就凭他孙子想抢我媳妇,那就等同于谋害我性命,就凭这一点我就不会放过他们陈家!

而且……一个小小的陈家我还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