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暗恋对象喜欢我第4章完整版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陈一彦,她小学至高一分班前的老同学,一旦出现在班级门口,孟杉年就猜到他不是忘了带历史就是忘了带政治课本。

每每此时,她负责借书,作为回报,物化班的陈一彦负责给她讲物理题。

他讲题思路清晰,比她们班物理老师都强了不少。缺点是时不时夹杂语言暴力攻击,如你怎么这么蠢!、笨得不如回家养猪!、养猪估计都是养一只死一只,养一群死一群!

孟杉年并非受虐狂,自然不喜欢他这样,但有求于人只能先忍为上。况且,比起背后暗戳戳嘲讽的小人,实力碾压她的人当面的瞧不起似乎更能被接受。

这学期还是头次见他,之前听说是忙于竞赛。

补习完,孟杉年说:陈一彦你等一下。

陈一彦:好,我正好也有话问你。

孟杉年进教室,把正在座位上悠哉哉八卦闲聊的徐佳佳拉出去。

徐佳佳:怎么啦?

孟杉年:带你眼见为实。

徐佳佳没听明白,还未细想,就见孟杉年站至陈一彦对面,落落大方,直爽道:陈一彦,你喜欢我吗?

陈一彦:

徐佳佳:

陈一彦被口水呛了下,眼神游移,磕磕绊绊道:怎、怎么可能,你要长相没长相,要脑子没脑子。

孟杉年颔首,扭头看向徐佳佳,眼神坦率至极:眼见为实。

徐佳佳脸都绿了。

她左看看陈一彦,右看看孟杉年。

也是不知道该心疼谁了。

颇有些手足无措的陈一彦忽地察觉背后似有一道灼热的视线,他扭头看去。

一清俊斯文的生面孔状似无意地对上他的视线,而后,朝他露出一个礼节性的微笑。

陈一彦一怔,低头问孟杉年:这谁?

徐佳佳替她答了:转学生。

陈一彦回头又看了一眼,收回视线。

易、西、青。

他心中默念。

孟杉年解决完无中生有的绯闻,问陈一彦:你刚要问我什么?

陈一彦原本要说的要么已不能问,要么已不必问,没什么。

*

深夜,书桌上手机振动。

易西青正在看书,神色很认真,顺手接起电话。

进展怎么样了?电话那头有人问。

易西青淡淡道:观察期。

西青,你追个人还要有观察期?那下一阶段是什么期,潜伏期?

易西青沉吟片刻,若有所思,而后似笑非笑道:先清个场吧。

对面没听清,什么?

易西青:哥,你有事吗?

李东咚很快被转移注意力,坏笑道:我寄给你的那几本参考资料有意思吗?

易西青合上手中的书,书页封面花哨炫眼,插画空白处印刷着花体字:

《柔弱小白兔误入豪门之先婚后爱》

易西青又把目光转移至书桌上整齐排放的厚厚一沓参考资料

《腹黑总裁花式宠:契约婚姻》、《亿万继承人的合约小新娘》

书名虽易西青停顿片刻,斟酌措辞,冷静道,通俗,但内容有可借鉴之处。

李东咚:你真看了?

易西青莫名:不能看?

李东咚一哽:我怎么越来越担心你的情窦初开之路了。

*

次日晚自习,六楼东侧尽头,教师休息室。

例行的考后谈话。

柏龄端详着眼前的年轻人,迟疑地问:易西青,你确定就在我们班学文了?你的成绩学文学理都没问题,现在更换也来得及。

他是看不懂这孩子,当初市里几个重点中学和隔壁一中都去抢人,他们学校虽有心但更有自知之明,只友好性质地参与了下,未曾想,易西青却接了他们二中的橄榄枝,并且直接点名要进他的班,转学文。

校领导正面侧面向他打探和这孩子什么关系,见他始终不承认,更是颇有深意地拍他肩,易同学高考后,我们再说,再说。

弄得柏龄极为无语。

易西青微微地笑,柏老师,我确定。

柏龄叹息:之前奥赛成绩那么好,不继续可惜了。高考到底是不确定性因素多,你要愿意转,校方那里别担心,老师替你去说。

领导是肯定希望易西青参加高考的,若状态佳拿个省内前三甲更好。要不是看中凭此能提高生源质量,校方也不会为一个毛头小子花这么多心思。

易西青:不必了,老师,我挺喜欢学文。

柏龄叹气,行,你去替我把孟杉年叫进来。

易西青随意垂在身侧的右手食指和中指交替在裤缝处打了两拍节奏,应道:好。

临出门前,被身后的柏龄喊住:西青,你愿意和同学组学习小组吗?例如你帮对方补补物理,对方替你替你

柏龄上下对比成绩表,然后发现无论如何话都接不下去。

易西青很体贴的替老师分忧,接道:当然愿意。同学之间本就该互相帮助,共同进步。

确定是互相帮助么?

柏龄看着成绩都替自己的爱徒心虚。

易西青又补充:再说我也有点小私心。老师,您也知道我才转来,需要和大家打好关系,融入环境。

眼前的大男孩难得地露出腼腆内敛的表情,似乎羞于自己别有所图。

柏龄理解地点点头,温和道:行,老师知道了,你去吧。

也不过是个孩子啊。他卸下了对眼前人的不解,以及因某些原因产生的心虚,反倒多了几分亲近。

易西青侧身带上门,门缝处漏出的细条状明亮光线映照出他迅速敛去笑意的唇角,和冷淡的眸子。

早已没了半点方才孩子气的模样。

他从后门进教室,先将手里红水笔扔进垃圾桶,而后往前排走。

路过他自己的课桌,桌上摊着一本书,教室里的日光灯白晃晃地照亮书页上的印刷字:

扮演仆人策略。

*

杉年啊,你这偏科也真是偏得稀奇古怪,数学再难也能上135+,语文再简单,死活上不了120,你这是文科生,还是理科生?

你看看,这次多少名理科生上了120?!

语文不说了,分数好歹能见人,你看看你这次物理,不说90分,怎么连80都不行?小高考怎么办,你拿三个A,别人四个,就差了两分,两分多少个排名!

别以为保持文科前五就好,拿去省里一比,你自己想想能上什么学校?

孟杉年站在柏老师办公桌前听训,垂着脑袋反省,桌子上是特地反过来给她看的成绩单。她物理分表格旁有一块红色墨迹,异常显眼,貌似是中性笔漏水所致,红丝般的小尾巴一直拖到上面同学表格上。

难道柏老师太生气,把笔都戳坏了?

你之前一带一对象转学去外省了?

孟杉年回神,应答:嗯,学姐是去新疆了。还给我寄了不少大甜枣儿,柏老师你要么,我家还有。

柏龄:

孟杉年眼神无辜。

柏龄败下阵来:你自个儿留着吧。杉年,你要把对吃的热情分一半给物理,也不至于就考个七十来分。

哦。学不好只有痛苦,哪来的热情。

以后你就和易西青组学习小组,人家物理好,你别不好意思,多问问他。

可以吗?一带一不都是高年级和低年级组队。

二中每天两段大课间,上午跑操,下午一带一。

一带一学习是指高年级和低年级两两组学习小组,据说是从市里的某重点中学取经来的。

柏老师:年纪轻轻不知变通,成绩能提高就行。

孟杉年想了想,又问:要不要问问易同学,毕竟我好像帮不了他什么。

对他而言,怎么看都是一桩赔本的买卖。

柏龄:嘿,还挺有自知之明啊,老师早替你问过了,你就放心吧。

把课课练发下去,喊下一个过来。

*

周五最后一节课是社团活动,篮球场较之以往更为热闹,围着一圈又一圈的人。

校队成员边脱外套,边用手肘杵了下同伴,今天怎么这么多人?你哥我的帅气已经人尽皆知,风闻方圆三百里了?

同伴对他毫无根据的自恋已见怪不怪,平静道:答对了百分之九十九。

成员喜上眉梢:我就知道,酒香不怕巷子深,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同伴:错的百分之一是主语。

成员:什么意思?

同伴伸手指向角落里正做热身动作的易西青。

成员再一看那些女生亮晶晶的眸子望的方向。

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同伴拍拍他的肩,以示安慰,绕过他去折返跑。

成员:

易西青完成基本热身动作后脱外套,引起一片刻意压低的尖叫声。

外圈一个姑娘特可爱,壮着胆子,大声喊:易神,我替你拿外套啊,别客气!

一人出声,后头好些人跟:我,我来我来!

易西青微笑着婉拒了热心的场外观众,往一个方向小跑过去。

成员瞅完这一幕,暗戳戳道,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他将视线移向自己刚扔下的、躺在地上的外套,为这小可怜滴了几滴隐形泪。

关莹垂在身畔的手被摇晃得厉害,她身边的人小声兴奋道:他来了,来了,我就说嘛,你这么漂亮,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你,更别说不认识你。

关莹抿着嘴,但喜意在眼中泄露得格外明显,她压着声音说:别这么说,易西青不是看脸的人。

嗨呀,知道他好、他优秀、他独特!你高一比赛完回来就对他念念不忘,现在他来我们学校,你还不抓紧机会。朋友眼珠子一转,你说,他会不会是因为你才来我们学校的?

关莹:怎么可能,那时候他怎么会注意到我?

朋友:怎么就不可能了,你是我们学校校花欸!贴吧全校评选,公认的。哎,先不说了,他来了,肯定是让你拿一下衣服。

关莹眼神透露着紧张,嘴角牵起最温柔的笑意,矜持地微微抬起右手。

一阵风,擦着她的右肩拂过,轻轻带起她的发尾。

似乎只是一眨眼,易西青就从眼前消失。

关莹不可置信地扭头后望,易西青正跑向篮球场另一边小道上的身影。

孟杉年抱着习题册,慢悠悠地走去数学组办公室。

远方的晚霞,像是打翻整瓶的番茄酱,被深浅不一地抹在天际。

看着,就想吃炸鸡。

孟杉年低头,弯了弯眼眸,下一秒眼前一花。

两条长腿闯入眼帘,冷冽的薄荷香漾在鼻尖,拉回她逻辑满分的神思。

孟杉年,能帮我把衣服带回班里吗?

孟杉年被他突然而至的出场吓呆一秒,很快道:可以呀。

说完看了看双手,又无奈:我没手接,你把衣服挂我手臂上好了。

她特意伸了伸右臂。

易西青打量了一番她的状况,沉声道:你别动。

孟杉年不明所以,下意识听话,乖巧的站在他身前,一动不动。

易西青抖开外套,俯下身来,清冽的薄荷气息瞬间裹住她整个嗅觉,孟杉年瞪大眼睛,怔住。

未等她有所反应,易西青一连串的动作已做下来。他倾身,微微弯腰,交错间脸颊位于她耳畔,呼吸浅浅地吹拂在她一侧脖颈,双臂皆伸至她腰后,左手接过右手绕来的袖管,左右手向前环绕半圈,低低地说:手。

孟杉年乖乖抬起捧着书的双手,垂眸能清晰地看见他手背浮现的淡色青筋,裸.露的小臂线条恰到好处的优雅精致。

不远处篮球场众人,纷纷瞳孔地震,甚至有男生起哄吹起口哨。

从他们的视角看去,易西青双臂直接将孟杉年抱进了怀里。

而真实情况是,动作并无外人看来的暧昧,易西青哪里都没碰孟杉年一下,称得上小小的绅士。

他将校服外套袖管系在孟杉年腰间,打了一个不松不紧的结,末了,还带着笑意问:要不要换蝴蝶结?

孟杉年不说话,只摇头。

易西青:那等我打完一场球,我们开始,

孟杉年仰着头,眼神安静耐心,等他继续。

开始物理补习。易西青浅色的眼眸在霞光映照下,染上几分意味不明的热烈。

开始,清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