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女配她不想翻身第4章 夜窥全文阅读无弹窗

积分少的可怜,只能慢慢学会骑射。接下来一个多月的训练,柏清清人虽是还活着,但却好像硬生生地掉了层皮。

一个零基础的选手,如何成为一个善骑射者,真的是比登天还难!

公主我不明白,您以前可是我们草原上骑射的佼佼者,怎么如今到了中原,这些就像是全不会了一样。某日随从们教得大汗淋漓,问道。

她让随从烤肉和自助每日当陪练,最终只学出了个差不多意思,但离精通还是相差甚远。

你家公主我虽然在草原上做过最靓丽的仔,但毕竟是过去了到了中原,难免技艺生疏,嘿嘿生疏。柏清清气喘吁吁地回应。

她穿书进来,和原主不同是必然,就看熟悉她的人怎么对待了,反正身体还是如假包换的公主。

贡得巴使臣对她的看管比较宽松,瞧她每日早出晚归,只以为她在马场训练是为了给春猎做热身准备。

他在最后一日柏清清回驿馆时,露出欣慰的笑,不住地称赞道:公主,您真有我们哈哇哈族的风骨,如此勤奋练习,您一定能在春猎中展现我族的风采,遥遥领先于那些中原人。

不必不必,过奖过奖。柏清清强颜欢笑,不在春猎中穿帮就不错了,她内心苦涩。

对了,公主,东胡王上心中已经有了女婿的人选。这次春猎,希望公主不忘王上对你临走前的交代,到时候记得配合行事,使臣神秘说道。

她不是真的公主,实在不知什么叫做配合行事,她便问:人选是谁?

回公主,是中原一个皇子。贡得巴依旧保持神秘。我们东胡国王亲自定的。

哈哇哈王远在东胡,手伸得倒是远呢。

不过想想也知道,东胡公主,要嫁的人要么是皇子,要么便是老色鬼皇帝了。

她对和亲这事情心态尚好,只要不是像三皇子这样的坏人,随便一个脾气好一点的善良的皇子,最好是炮灰之类的,她都可以。

使臣,可以方便透露是谁吗?她极其想知道。

到时候臣会给公主提示的。贡得巴努力眨了眨半垂的眼睛,让一个头顶半边白发的中老年人给提示,真是为难他了。

东胡族的套路,就是经常装神秘,柏清清算是看透了,对他打哑谜见怪不怪,就当在书里结了次婚吧,她的目标可是无cp走剧情,情情爱爱的不适合她。

而且,这也只是虚幻的书中世界而已,她安慰自己。

春日围猎那日,风和日丽,天气正好。

柏清清坐在马车里,跟随在帝驾之后,挨着一群皇子的马车,领先于一群女眷之前。

马车奢靡华美,极具排场,连马头都是花里胡哨的珠钻配饰。一路人马浩浩荡荡,排满了整条京都大街。

忘记提了,今年的女眷人数众多,不仅有宫中公主,还有一群世家小姐。这一点是柏清清没有想到的,规矩真是说变就变。

冉漪月也在女眷的队伍里,她是知道的,没关系,只要男女主都在,就一定有粉红事件发生。

柏清清得意地笑,虽然她自己不炒cp,但嗑cp的快乐她了如指掌。

公主,这是贡得巴使臣呈给你的密信,嘱咐你千万不要让他人看见。途中休息时,秀儿进了马车,递给了她一封信。

柏清清费力地拆开信封,打开一看,白纸一张,只写了迷你的两个字:十三。

13,什么意思?

不吉利?在西方确实不大吉利。但这是中原,好像还是个挺大吉大利的数字。

贡得巴祝我大吉大利?就是说春猎一帆风顺吧!她顿豁然开朗,笑呵呵地说。

她对着秀儿诚恳地感谢道:帮我多谢他的祝福,我也会在春猎上竭尽全力虽然实力不怎么样。

秀儿神色复杂,看向自家公主的眼神奇怪中带着些许怜悯。

马车停停走走,过了大半日,到了京都郊外围猎的住处,侍卫下人们搭起了一座座帐篷,女眷们纷纷进去入住。

午时一过,大荣皇帝被几个太监搀扶出来,书中便写到皇帝好色昏聩,肥胖又油腻。常年的病态饮食和过度纵欲,身体已经一年不如年了。

镶金红色龙袍被他的身体撑得满满当当,他像一大团软海绵一样瘫在龙椅上,呼吸声极重,好半天才对底下的皇子大臣们道:诸位爱卿千里迢迢而来,这次围猎,以第二日为始,三日为期,最后一日取得猎物最多者,可得到朕的一个允诺,朕重重有赏。

一番鼓舞,下面有人隐隐激动起来,王孙贵族、文臣将子爱财爱名者皆有之,大家都有获得第一的欲望。

今日请稍作休息,各位贵客早先休养。大太监合时宜地喊了一句,扶着皇帝走回了皇帐。

皇帝身子越来越不行了,看底下的皇子们也虎视眈眈久了。柏清清皱眉,现在最得宠的就是三皇子胥敛易,得想办法除掉给沈襄煜铺路。

没办法,她有一个炮灰女配,系统要求走剧情,是工具人实锤。

当天下午,她去寻女主冉漪月闲聊,在她的帐篷下度过了时光。

冉漪月是个没有架子、脾气甚好的小姐,对柏清清穿书前的公主,作的事情宽容对待。

柏清清十分感激,主角们都有个圣母性格,宽以待人,胸怀大度。

与冉漪月正谈得有兴致时,冉家大小姐冉绮景进来了,她啪地甩了冉漪月一巴掌,掌下生风,打得冉漪月措手不及;动作极快,快得柏清清反应不及。

你这个狐媚子,是不是你拿了我的翠玉钗?她瞪了冉漪月一眼,浓厚的妆容之下,五官气得扭曲。生气之下,她宽袖揽过桌上的茶点,一并洒在地上,地上发出器具的哐铛碰撞声。

我不曾,你莫要冤枉我!冉漪月捂住红肿的半边俏脸,含着泪道。

柏清清扶起冉漪月,她第一次真切看到恶毒女二的真面目。

你这个人,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别不是你自己侍女偷的,你就来这儿撒泼!她大骂,整个人气得浑身发抖,坏女人,可真有你的!

东胡公主,也不用多掺合我们冉家的家事吧?冉绮景走进反问道,一双细长的媚眼紧盯着柏清清。她颇有姿色,穿着最显眼的华服,周身都散发着香气,可挡不住内心却是恶臭无比,令人厌恶!

你柏清清只恨自己嘴巴不利索,没有女二这么巧言舌辩。

算了,清清。冉漪月缓缓开口,声音不高。

冉漪月,你最好长长记性,是什么人出来的货色就该在什么位置呆着!冉绮景冷笑离开,回头又补了一句,休想勾引沈世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的弯弯绕绕!

冉漪月脸色苍白,她握紧拳头,敢怒不敢言。

好绝,好绝的女二!柏清清憋不下去了:冉姐姐,再不行,我们和她打一架,杀一杀这坏女人的锐气。我是东胡公主,她不敢拿我们怎么样!

不可。冉漪月制止了她,冉绮景被骄纵惯了,从小就如此。若是再与她争下去,她绝对不让我们好过。由她一个人发疯完就好了,切不要和这样的人纠缠下去。

等她出去再寻一番,翠玉钗八成是她自己不小心放哪儿了。清清,家丑,让你见笑了。冉漪月收拾了方才狼藉的小桌,温柔地对她笑了。

其实,柏清清懂得了,冉漪月这种法子也是她多年的自保之道。有这么一个坏姐姐,还是嫡出,这些年女主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柏清清越想越同情。

夜里,晚膳用完后,大大小小的帐篷撤下了帘子,为第二日的围猎做准备,都有要睡的迹象。

柏清清躺下后,想到春猎在明日,她止不住地紧张,便安慰自己良好的睡眠质量才是最重要的。

她闭眼准备入睡,但今晚却翻来覆去了好几个时辰。平日里她睡得可香了,也没有认床的习惯,可是今天却怎么也睡不着。

春猎没什么主线上进行的事情,可左眼皮凸凸直跳,老是感觉有事要发生。

错觉,错觉!柏清清蒙上被子,她选择不相信自己的第六感。

良久,在一片寂静中,她无声叹了口气,起身出去走走。

或许是在野外的缘故,头顶上的星辰都可见,漫天星辰闪耀,构成了极美丽的自然景色。天穹之下是辽阔空旷的山野,周围静得和谐安详。

柏清清难得舒畅了很多,在京都里呆着总让人有点压抑,即使是她这样的性格,适应性极强,也对京都的皇宫以及人们,产生了不能避免的排斥。

在看什么?有人轻笑,以只有她能听到的音量说出话。

随便看看。好熟悉的声音,柏清清转身。

来人立在皎皎月色之下,洁白光润的皮肤泛着淡淡的月光,他照旧一身素净的白衣,美艳的容貌却是一等一得好。

确实是美艳,说美艳都不为过的容貌。

柏清清看呆了,她敲了把自己的脑袋,问:月月,你怎么在这儿?

明月从小山坡走了下来:我嘛,是被逼来的。

你咋就被逼来了?她真诚发问。

他只是笑,这一笑便更有味道。上挑的狭长眼尾在勾人,和着那双被月光染过的雾蒙蒙眼眸,轻而易举地摄人心魄。

带你去个地方。他未答,反而自然地牵住了她的手。

许是在野外,脑子也不正常了,柏清清心里想,任由他拉着自己走了。

走了一小段路,她好似听到了野猫发春的叫唤,声音局促,一阵又一阵的,极有频率地冲刷她的耳膜。

这地方是不是有野猫呀?她小声问他。

明月凝视着她懵懂的面庞,好一会儿,他云淡风轻地道:你家的猫是这样叫得?

我没有猫。她小声嘀咕,本来是想等到大学毕业以后养一只英短呢。

他戏谑一笑,带她往近了走,二人伏在草丛中。

这,是三皇子的帐篷。他指了这里看得最显眼的一个帐篷。

柏清清仔细倾听,那野猫声越来越响,正是从那里发出来的。

殿下,轻点~

慢点~似乎是有人极尽娇媚,呢喃求饶。

柏清清侧着耳朵全听清楚了,即使她再不开窍,也懂了个大概。

她的脸瞬间红了,雪白的脸蛋像被人抹上了桃花汁水,连着红唇都是鲜嫩饱满的。

他看着她的反应,调笑道:还是野猫在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