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觉得暗恋对象喜欢我第3章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晨光熹微,孟杉年单手抱两本参考书,低头锁上防盗门。

小区因邻近二中,陪读家长颇多,天光还不甚亮,楼道里已散着米粥的香气,偶尔能听到几声大嗓门的叫起声。

孟杉年下楼,出了小区右拐便是一家早餐铺。店内环境简陋,不过三四张桌子,但先前要么是家长买回家,要么是学生赶时间直接带走去学校吃,因此店内面积小不小也无关紧要。

不知哪天起早餐铺忽地生意爆好,且学生一个比一个起得早,排着队非要在店内吃,店主阿姨伯伯已经考虑在附近盘家店面更大的。

孟杉年起得早,店内人还不多,但也只剩角落里立式冰柜后头一个空座。

她问空座对面的人:易西青,这边有人吗?

易西青正喝蔬菜粥,细长的指尖捏着青花瓷调羹送至唇边,偏头看她,笑吟吟道:早,我一个人,你随便坐。

周围似有吸气声。

孟杉年下意识也笑,眉眼弯弯,眼角下垂的弧度十分柔和,早。

易西青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

孟杉年把书放下,去门口点单。

老板娘不等她开口,直接说:老样子?

孟杉年付钱,嗯。

坐下没过多久,老板娘来了。

小笼包,小馄饨,绿茶饼,豆浆,茶叶蛋,齐了。

孟杉年仰头,阿姨,我没点茶叶蛋。

老板娘很热情,伸手,似乎想摸摸她白嫩讨喜的脸蛋,又紧急刹车,小福星,茶叶蛋阿姨送的。

孟杉年无奈,重申第n遍,阿姨,店里生意好,真和我没关系,是东西好吃。

老板娘一如既往直接无视,把另一份茶叶蛋放易西青身前,小帅哥,这是你的。粥快凉了吧,要不要阿姨给你去热热,都快吃了半

易西青直接打断:谢谢,不用。

老板娘似还有话说,但门口有人来,便去忙了。

外面来了一群人,吵吵嚷嚷,聊得十分热络。

你去看一圈,她在不在。

不在。

你也太敷衍了,进去看。

小地方,脑袋一伸全看完了,要看你自己看。我们继续,说到哪儿了,对,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

孟杉年夹起一个小笼包,正要咬,倏地察觉到好几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周围还响起此起彼伏的咳嗽声。

她抬眸,一愣,店里其他人都在盯着她看。

孟杉年低头。

衣服裤子都没穿反啊。

继续吃。

外头聊天也继续,孟杉年也不丑吧,挺清秀的,还学霸,理科班除了年级前十那几位,也没几个数学能考过她的。何必这么损。

毫无心理准备被突如其来点名的孟杉年:

因为手猛地一抖,小笼包咬破后的汁水滋啦一下溅得她满眼镜片都是。

孟杉年摘下眼镜,伸手够餐巾纸。易西青直接长臂一伸,将纸巾包放置孟杉年身前。

孟杉年无声道谢。

天天像她那样刻苦勤奋死读书,要还考不好,那是智障吧。

对,努力就是不够聪明喽,高一和她同班,班主任最常和我说的就是,要有孟杉年一半努力就不愁了。

毕竟你脑子比她好,花她一半时间就能赶上她。爱迪生那句名言,天才=99%汗水+1%灵感,后面不还有半句,但那1%的天分才是最重要的,甚至比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都要重。

至于长相,能和校花比,还是和13班那位学画的比,高一几个都比她赔率低。

孟杉年越听越糊涂,什么跟什么。

此时,外头加入一个男声,要我说,易西青才脑残,放着桐大附中不上,来我们学校。

我们学校也不差好么,这几年本一录取率维持在百分之七十五以上,二本去年是百分之九十七。

你也知道是本科率,你咋不说近三年没一个人考上top2。

这倒是,据说桑大菁大对桐大附中学生而言都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易西青真脑残,而且他高一参加物理奥赛,直接拿下国一,全省第一!居然后头直接放弃,现在还进文科班,他不脑残谁脑残!

滚蛋,你才脑残!脑残!一叠声的反驳。

店内。

孟杉年拿豆浆的手一顿,掀起眼帘偷偷瞅了对面一眼。

虽然还没听懂他们的对话逻辑,但太惨了,这位置风水是不是不好呀。她被嘲讽完,易西青被嘲。

孟杉年想了想,把那一屉小笼包推过去,示意请他吃。

与她这边的丰盛不同,易西青只点了一份蔬菜粥,一小碟炒鸡蛋。

一起被骂的难兄难弟,一起吃点好的,补一补血。

易西青的目光落在她打手势的指尖,眸中滑过一丝笑意。

易西青:谢谢。

并未刻意压低的声音,放佛化成一双隐形的手,掐住了外头叽叽喳喳嚷个不停的鸭群的脖子。

一瞬间,店内鸦群无声,寂静得可怕。

孟杉年:

她就是怕尴尬才不开口的。

易西青反倒是对空气中飘荡的异样无感,再度开口:孟杉年,知道吗,那所谓的后半句话,爱迪生说‘我没说过’。

外头又是一默。

孟杉年晕头:嗯?

易西青:关于‘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和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大概有三个版本,版本一,‘Genius is one percent inspiration, ninety-nine percent perspiration.’发表于1903年,被发表在1932年9月的Harper's Monthly上;版本二,大意相差无几,是James D. Newton先生引用的爱迪生于1929年记者招待会上的话;版本三,多了半句‘Accordingly, a 'genius' is often merely a talented person who has done all of his or her homework.’天才不过是一个经常能完成自己工作的聪明人而已,也并未提出‘灵感最重要’,或者否定努力。

某种意义上,比起学习成绩、考卷分数,智商更多的体现在是否具备独立思考、判断的能力上。不过,他话音一转,微微一笑,随意评判他人,宣泄自我情绪,与智商高低五官,只关乎家教而已。

孟杉年抿着嘴,憋笑。

易同学,你嘴巴很毒哦。

她又把一碟绿茶饼推过去,热切道:请你吃,多吃点,别客气。

外头响起急急忙忙的脚步声,又逐渐远去。

*

两节语文课后,是大课间20分钟。十分钟跑操,十分钟休息。

从操场撤离后,孟杉年和徐佳佳去小卖部买烤肠,回班级途中,孟杉年突然想起早上那回事,问徐佳佳,有没有什么最新的热门八卦,和我有关的?

徐佳佳咬了一口烤肠,随意接话道:什么?你苦苦暗恋易西青,求而不得,化身尾随狂魔?这虽然热门,但不新了。

孟杉年:!

过度震惊的后果是一口咬到舌尖,她五官扭曲,拉住徐佳佳,口齿含糊:哈?我什么时候喜欢他了?还尾随?!

徐佳佳盯着她看,一脸我懂的:啧啧,我都不气你喜欢人不告诉我,你还跟我装,贴吧都传遍了,人人都知道,私底下还有‘赌局’。

人人都知道?

那,为什么作为八卦主人公的她不知道?

孟杉年两眼一蒙,低头沉思,怀疑人生。

徐佳佳眉头一皱:难不成,你不喜欢?

孟杉年瞬间拔高音量:当然啊。

怎么可能,徐佳佳比她还惊讶,易神不够好看吗?

好看。基本的审美能力孟杉年还是有的。

岂止好看。

自从易西青转来,他们班门外人流量就不是一般的大。

成绩不够好?

学神。月考,三门主课只有语文扣了三分,不是人!

性格不够随和。

够。转来才一个多月,立刻和班里男生女生打成一片。待人不过分热情,也不显疏离,距离保持得当,相处很舒服。

人品不好?

好。早上还替她解围。

徐佳佳眉头打结,更不理解了:那你为什么还不喜欢?

孟杉年:

徐佳佳:难道你更在意家世背景,桐城来的,应该家境不

停停停,孟杉年及时阻止眼前这位易西青狂热粉继续按她的思路延伸话题,这样吧,你说说看,我有哪里表现出喜欢他?

徐佳佳理直气壮:你尾随他啊,贴吧里都说,去哪儿看到他,必定能看到你。就拿早餐说,你之前不是顿顿都在学校吃,他一转来,你就跟他去外头吃,同一家店吃一个月啊。

孟杉年无语:那怎么就能肯定是我跟他,早餐店在我家附近好么,还有你难道忘了,我对食物很执着,不吃到犯恶心不会停的。

对哦,食堂清炒小白菜你都能连续吃一年。徐佳佳顿了下,又立马反应过来,难不成是易西青尾随你?

那更不可能,你傻呀,就不能是碰巧。

徐佳佳小声嘟囔:碰巧一个多月?也太巧了吧?

孟杉年:反正这点pass掉,还有么?

徐佳佳回忆一番,瞪她:你送他名牌钢笔,还特意去市里专柜买。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你都没送过我这么贵的,果然见色忘友。

孟杉年翻白眼:那是因为我过生日,他送了录音笔,我去网上搜了,才回送价格差不多的钢笔。至于你我生日,你送了什么?

徐佳佳忆起,她送了一个钢镚买的方便面,果断不说话了。

说起录音笔,那是易西青刚转来没多久。

二中是高一下学期就分文理科,高二大家彼此都熟了,开学班会有人提议大家一起过生日,班主任通过了这项建议,但要求蛋糕由班费购买,同学之间不必互送礼物,即便送,价格也最好不要过高。

易西青是中途转学来的,不太清楚这项规矩。他转学后没多久,恰逢孟杉年生日,送了录音笔。

孟杉年本想直接拒绝,毕竟看着就很贵。没料到有人直接拿起按下播放按钮,扬声器立马外放,一连串的花式对不起吓了大家一跳。

大家面面相觑,用过的吗?

估计是店内试音吧。有人打圆场。

但正常人都知道,哪有人召集不同的人痛哭流涕喊一叠声对不起试音的。

易西青从头到尾没解释,只是表情不如开始好,但也不是生气或尴尬,是一种意料之中的怅然?

孟杉年虽然也有点儿莫名其妙,但她意识到,重点是她只能高高兴兴接受了。

外放前,她婉拒可以解释为班规,现在却不行,拒绝是给人家难堪。

生日后,孟杉年特地花时间观察了一番易西青,发现他和她们班其他同学不一样,比起方便的水笔,更喜欢用钢笔。

于是,回送的礼便敲定了。

不得不说,钢笔送出去后,孟杉年简直浑身轻松。

欠人情,尤其是昂贵的人情,太可怕了。

算啦,不喜欢易神也好。天上的星星我们凡人够不着,那位就很好,还喜欢你。徐佳佳的声音拉回孟杉年的思绪。

她们已爬上六楼,孟杉年顺着她的视线瞧见了陈一彦。

孟杉年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瞅她: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