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灵潭电视剧第3章全文免费阅读

寒生脱胎换骨了,她带着崭新的面目回到了棺材铺,惊艳了所有人。

丑陋的红印已经完全不见了,一张脸宛若新生,清丽非凡,单薄的身子也不再畏畏缩缩,骨瘦如柴,而是长开了般,亭亭玉立,站在那就像一幅画似的。

寒生彻底改头换面了,一夜之间由一个瘦弱的小丫头变成了一个秀美至极的妙龄少女。

棺材铺上下都看直了眼。

她从没有这样快活过,棺材铺的伙计们都对她前所未有的友善起来,大家终于愿意和她说话,对她笑,不嫌弃她,不视她为异类了。

她万般贪恋这样的感觉,却不知道,暗处有双眼睛,一直在静静注视着她,等着她许下第二个愿望。

而这一天,没过多久就来临了。

城里不知怎么突生怪事,河床断裂,水源干涸,旱灾眨眼就降至头顶,城中百姓个个愁眉苦脸,只盼天上赶紧落一场及时雨下来。

但雨没等到,等来的却是城主的一声令下,他要开坛祈雨,抓满八十一个童男童女作为献祭。

这是他请来的法师高人出的主意,消息一出,凉州城里立刻有了大动静,侍卫队天天上街抓孩子,闹得人心惶惶。

寒生也在一次上街时,正遇上来势汹汹的侍卫队,她眼尖地瞥到两个幼童钻进小摊底下,害怕得瑟瑟发抖,她不及多想,赶紧上前一挡,等那侍卫队全部走过去后,才弯下腰,将两个孩子拉了出来,急声催道:

你们快走,快回家躲起来,这段时日不要再上街乱跑了,听见没?

两个哭哭啼啼的孩子点点头,一溜烟儿就跑远了,留下原地起身的寒生,满脸忧心忡忡。

她仰头望向万里无云的长空,双手合十,暗自祈祷:老天爷,求求你了,快下一场雨吧

这焦心的祈求尽数落在了春妖耳中,他站在屋顶上,身影虚幻,周遭笼着一团幽蓝光芒,也抬头望了望天,良久,眉心微蹙。

非天公不作美,乃城中生暗魅,个中蹊跷,肉眼凡胎怎能堪破?

他又望向寒生远去的背影,眸光深深,含着说不出来的意味。

如果雨迟迟未下,她,会怎么办?

开坛祈雨的一天很快到来。

即使再怎么躲躲藏藏,八十一个童男童女也终究还是凑满了,寒生赶去时,只看到祭台上被捆作一团的孩子们,下面堆满柴火,即将由法师亲自点燃熊熊烈焰,献祭上苍。

人群里有孩子的父母在抹眼泪,却不敢多说什么,也跟着百姓们一起呼喊着法师的名字,寒生急了,挤上前:你们难道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烧死吗?

那些人目光哀痛,又带着些麻木: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法师也说了,这是为了解救全城百姓,是了不起的牺牲,城主也会嘉善我们的

寒生瞬间哑然了,周身遍凉,心头忽然升起一股无以名状的愤怒。

为无辜的孩子,为这场无妄之灾,为扭曲不公的世道,为一言难诉的人性。

她握紧双拳,有些什么再也忍不住,在那法师摇响铜铃,手持火把就要点燃木柴时,一声厉喝冲出她的胸膛:等等,不要烧!

她奋力挤出人群,眨眼就站在了众目睽睽之下,拦在了祭台前,满场哗然,暗处一双水蓝眼眸也微微一动。

上天有好生之德,祈雨本为救人,却反而以血献祭,戕害人命,上天怎会允许如此残忍的方式呢?

法事被打断,那天师举着火把,怒目而斥:哪来的大胆刁民,疯言疯语,还不赶快让开,难道想害全凉州城的百姓都遭殃吗?

人群里开始议论四起,那祭台上的孩子们却被堵住嘴,呜呜咽咽地挣扎求救,寒生不知哪来的热血灌注,张开双臂拦在他们身前,寸步不让。

她脑海里蓦然闪现出月下那道幽蓝身影,他笼着蓝孔雀羽在虚空中静静望着她,似乎给了她无穷的勇气一般。

她终于下定决心,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响彻全场:把孩子们放了,我有办法祈雨救灾,若我不能做到,就把我献祭给长生天吧!

(四)

大雨倾盆而下,如一只清凉的手抚过般,瞬间滋润了整座城池。

所有人奔入雨中,仰头捧着雨水又哭又笑,欣喜若狂,那些先前绝望的父母们纷纷爬上祭台,松开自己的孩子,一把搂入怀中,脸上满是失而复得的泪水。

一片激动欢腾中,唯有那法师脸色铁青,死死瞪着被众人包围拥簇的寒生,寒生却毫无所察,只是抬眸在虚空中不断寻找着。

终于,她遥遥望见屋顶上,一团蓝光笼罩的虚影,旁人看不见的淡漠目光。

按捺不住心头起伏,她对上那张绝美的面容,轻启薄唇,在雨中无声说了两个字:谢谢。

雨水从她睫毛上坠落,她脸上是发自真心的笑容,明净灿烂,看得春妖一怔,却微微别过了头。

空中响起一记清冷声音,只传入寒生一个人耳中,不必言谢,一羽一愿,选择全在你一念之间。

没有人看得见,大雨里飘浮起一尾蓝孔雀羽,美丽摇曳,风中第二根羽毛渺渺消散,剩下的蓝羽笼着幽光落了下来,飘入寒生的胸前,转瞬即融。

第二笔交易,达成了。

寒生仰头一笑,湿漉漉的脸上尽是满足,她在众人的包围中,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暖意,心潮澎湃不止,不禁跟着大家一起欢呼起舞,雨中尽情笑闹。

屋顶上别过头去的春妖,余光瞥见人群里那道纤秀身影,不知怎么,唇角也微微一扬,心底有什么滋长开去。

是夜,风中蓝裳一闪,寒生在睡梦中枕心一凉,再次睁开眼时,已身在百灵潭间。

水面波光粼粼,那道身影负手而立,长发如瀑,淡淡开口:就这样用掉一根蓝孔雀羽,你觉得值得吗?

寒生长睫微颤,有些不敢相信,见到春妖不知心中有多么欢喜,赶紧凑上前道:值,当然值,解了满城旱灾,还救人无数,这根蓝孔雀羽不知用得多么值呢。

春妖扭过头,久久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

他负手又望向潭面,淡声道:其实,城中闹旱情,并非天灾,而是一只赤炼奴所致。

赤炼奴?寒生惊诧抬眸。

对,赤炼奴,上古妖兽,身携五阳之气,所到之处,河床干涸,土地颗粒无收,为不吉之兆。

他被我打伤,现今不知逃往何处,你祈雨成功,他奈何不了我,可能会动些别的心思。

夜风飒飒,寒生品味着春妖的话,忽然间抬头,眸中露出异样的光芒:你,你这是在提醒我,要我小心一点吗?

春妖宽袖一拂,冷冷一哼:不是,我没说,这是你自己说的。

寒生双眸亮晶晶的,眉染笑意,心里说不出的甘甜,倒将那赤炼奴抛诸脑后了。

春妖轻咳一声,扭头看她,恢复一派淡漠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