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商不在线第3章章节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林柰接到乔书宁的电话,匆匆赶到派出所的时候,完全是一头雾水。她没想明白,乔哥怎么让她来派出所接橙子。

而更让她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程谨言也在派出所。而且看样子,像是和乔哥打了一架,两个人才进的派出所。

林柰小心翼翼地把睡着的橙子抱回怀里,看着脸上青了一块的乔哥,压低了声音问道,乔哥,你的脸?你们俩打架了?

私人恩怨,你别管。你先抱着橙子回去吧,她今天受了点惊,都是我的错。你回去多看着她一点,等我回去亲自和橙子道歉。乔书宁把橙子还给林柰后,只想赶紧打发她走。省得她在这里,耽误他解决问题。

林柰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也不必,那我先回去了乔哥。林柰自然知道此时问乔哥,他也肯定不会说的,还不如回去问橙子。

这两天她一直在收拾宿舍,橙子放莫姐姐那里。这个时间,莫姐姐应该去接放学的时时了。怪不得,是乔哥带的橙子呢。

路过程谨言身边,林柰被他叫住。林柰看着嘴角破了一块的程谨言,等了他片刻,没等到他说话,倒是乔哥呛了句,林柰,你别管他,回你的家。

嗯,我知道了。应过之后,林柰看着欲言又止的程谨言,问道,要是没事,那程先生,我先走了?孩子要回去睡觉。

我好,那下次见。最终,有些话程谨言还是没有说出口。

行,下次见。林柰顺口客气地应道,就像对待一个陌生人那样,语气里只是客套。

程谨言盯着林柰走远的背影,心里的疼痛再次泛起。有些痛,并不会痛着痛着就不痛了,而是会越来越痛,就如同如今的他。

看到程谨言的样子,乔书宁鼻腔里发出一声讽刺的轻嗤,活该。乔书宁敲了敲桌子,对程谨言说道,快点过来把字签了,我要赶着回去陪老婆孩子。

而听到这句话的程谨言,手里的笔一不小心就被他捏断成了两节。程谨言放下手里的断笔,状似平静地说,笔坏了,不签。

乔书宁把面前的笔轻轻一推,直接滚到程谨言面前,快签,别耽误我的时间。

看到程谨言到手的笔,乔书宁提醒他,再弄断,破坏公物的事你可以等我走后和警察说。

程谨言捏着笔,他知道自己要赶紧签字,免得他和乔书宁在这里耽搁久了,被一些媒体捕风捉影。但是想到乔书宁的话,程谨言就觉得满腔怒火,不知道乔董赶着回哪个家!陪哪个老婆孩子!

乔书宁笑了一声,把程谨言签好的记录拽过来,边签字边说道,这就不关你的事了。

结果,还没等他的字签完,就被程谨言一把拽了回去。到手的文件被程谨言三两下撕得稀碎。

这乔书宁还乐意,他本来也就是一个肆意张扬的人,也就婚后才好些,结婚前可是疯得整个圈子都怕的人。乔书宁把手上的笔往桌子上一拍,走到程谨言面前对着他的椅子就是一踹,走,出去练!

程谨言抬眼看了乔书宁一眼,并没有站起来。

你!看到程谨言这副态度,乔书宁提着程谨言的衣领就要把他拉到外面。但是显然程谨言并不配合,这就让脾气暴躁的乔书宁更加暴躁了,你到底跟不跟我出去?

程谨言仍然坐在椅子上动也没动,至于乔书宁的话,他自然理也没理。

而正巧听到动静进来查看的民警进来了,看到两个人剑拔弩张的样子,上去就是拍了拍桌子,你们都干嘛呢?不是协商好了吗?协商好了就赶紧签字回家,这里不包吃住。

乔书宁也不想又起乱子,他是真的急着回家,但是,他不配合签字,还把文件给撕了!警察同志,要不你就留他在这里,我还急着回家。

来的民警看到地上文件的碎片,看向程谨言,你怎么回事?先无故打人,现在又拒绝签字,你是不是真的想进来蹲几天?

不想。程谨言说了这句话后,视线又移到自己面前的那一小片地方,拒绝解释的态度很明显。

警察同志你看!他就是这个态度,要不我先回去?

民警同志也不知道,怎么刚刚都协商好了,现在又闹了起来。本来就是一件小事,竟然闹到现在。不过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两个人都算名人,想了想民警同志又说,要不你们再协商一下?没签字走是不行的,我们得按规矩办事。

可是他这态度乔书宁算是看出来了,程谨言就是想拖着不让他走。神经病啊!

要不我联系一下他的父母?民警开玩笑问道。

拒绝交流的程谨言闻言,认真地看着民警说道,我已经是成年人,不需要联系父母。

一看程谨言这态度,乔书宁立马说,对!联系他的父母,这种大龄儿童最恐怖了,赶紧联系他父母!

乔书宁和程谨言这边闹了半天,最后还是解决了,各回各家。乔书宁一到家,就被李一莫扯着耳朵训,乔书宁你有病啊你!你故意误导他干嘛?给我带绿帽子戴得很高兴?

哪有!莫莫你别胡说,明明是他自己先误会的!而且我又没说错,橙子就是我闺女啊,她都叫我爸爸呢!

乔书宁你今天滚去睡书房!

林柰这里,也从睡醒的橙子这里得出了大概的事情经过。简单得很,就是乔书宁带着橙子逛超市的时候,程谨言突然冲出来揍了乔书宁一拳,然后两个人就打了起来。后来被超市员工报警,双双进了派出所。

听起来确实是像乔哥说的,私人恩怨。林柰有些奇怪,什么时候,乔哥和程谨言这么熟了?

而第二天,把橙子送到教室刚出来的林柰,就在学校门口遇见了程谨言。他们这几天的巧遇频率是不是有点高?

碰都碰到了,林柰对他点了点头,正要走就被叫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