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精名媛咸鱼了第3章全文阅读

告完状的霍冉回教室拿书包。

上自习课的初三二班鸦雀无声,青川的消息一向传得很快,高中部的陆凌依堵她反而被她削一顿的事早通过手机群聊传开了,听说这会儿陆凌依她们三个都还没回教室呢。

全班再看这个往日唯唯诺诺的女生眼神都很微妙。

前排的男生还不大相信,转过头大着胆子问:你真把陆凌依她们关厕所了?

霍冉的马尾松了,正捏着一大捆头发到处找皮筋,闻言不太在意,撩起眼皮:你现在去的话还能赶得上英雄救美。

男生:.不不不!大佬请接受我的膝盖。

不过救出来也没用,赵主任就等着拧她们去教务处。霍冉想了想,补充。

像是为了证实她的话一样,广播室里传来教务处主任气急败坏的声音:高一 F班陆凌依,XX,XXX,放学后立刻给我滚到教务处来!

您您还反手把人给告了?还能有这种骚操作?

唔霍冉点头,一手捆着辫子,一手翻腾着笔袋,桌肚之类的,想找个能固定她头发的。

男生看她的表情醉醉的,非常朦胧。

后排有个女孩子小心翼翼得戳了戳她肩膀,霍冉回头,看见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掌心里放着一只粉色猪猪皮筋。

谢谢。

不不客气。女生羞得脸都红了,过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说:霍冉,你真勇敢!

下课铃突然响了。

班里的同学陆陆续续收拾书包往外走。

扎好头发的霍冉回头冲那个女孩子笑了笑,掏出桌肚里的书包,说:你也可以呀!

她对这个女生有点印象,叫纪淼淼,霍冉隐约记得有一回被同学恶作剧,摔进在后排的垃圾堆里,谁都不敢帮她,只有文静害羞的纪淼淼偷着给她递了一包湿纸巾。

纪淼淼愣了一下。

霍冉拧着书包正要走,穿着西装格子裙的庞茵忽然叫住她:霍冉?

霍冉回头:嗯?

庞茵笑了一下,她个子高挑,头发瀑布般柔顺,属于气质型的美少女,学习成绩也很不错,在班级里人气一直很高。

这会儿有点不好意思得看着她:你还记得你答应帮我做值日的事吗?因为你答应了,我放学才约了人的,要不然你还是帮我做完再走吧,就打扫一组跟二组,我很赶时间的,谢谢,拜托了!说完,庞茵眼睛弯成月牙状,冲她露出一个讨好的笑容,仿佛她跟她多熟似的。

霍冉就想起来了,刚来青川的时候,为了早点混进班级里的主流圈,霍冉一直努力讨好这个叫庞茵的人气王,可惜人家除了指挥她帮忙劳动外,基本上不怎么搭理她,在霍冉的丑态被登上论坛后,嘲笑她最厉害的也是庞茵她们几个。

庞茵说完就跟旁边的女同学往外走,似乎笃定霍冉一定会帮忙。

霍冉就舔了一下下颌,她这会儿还有点矮,需要抬高一点手才能拽到庞茵的马尾,用力一扯,把孔雀一样高傲的庞茵扯了回来。

庞茵从来不知道唯唯诺诺的霍冉力气会这么大,头皮发疼,有些狼狈得被霍冉扯到面前:诶诶诶,疼,你干嘛?

霍冉冷笑一声:你是手残了还是腿瘸了,或者精神病院给你开特例,出示了不需要劳动的精神证明?

庞茵鼓大了眼,脸色发黑:你。

我什么我!霍冉把她甩开,睨了一眼跟她一起的伙伴,赶时间就跟朋友一块儿做,不想要自己的文明分就滚,想当公主就雇点保姆每天二十四小时来学校伺候你!别一天到晚的指使别人帮忙!

说完霍冉都懒得理她,冲旁边看呆了的纪淼淼说:收拾好了没,收拾好了一块儿走!

纪淼淼都看傻了,抬了抬黑色镜框,忙不迭点头:嗯。跟着她一块儿出了教室。

一出门纪淼淼就想说什么,却发现霍冉手机响了。

霍冉看一眼来电显示,有些意外得接起来。

那头霍明煦还有点不习惯,毕竟他还没搭理过这个土包子妹妹,但是旁边霍明昕瞪了他一眼,他只好清咳了一声,不情不愿:快点儿上车,就等你了!

霍冉愣了一下。

双胞胎可从来没有给他发过这种邀请。

每次放学,他们都像特意约好看一样,要么两个人打车回去,要么骗霍家的司机自己已经回去了,载他们两个就好,总之绝对不会三个人同时出现在一起,嫌弃她嫌弃得毫不掩饰。

不用了,我打车。 说完,冷淡得挂断电话。

重活一世,她根本就不想跟霍家兄妹演什么姐妹情深,反正最后都要因为家产斗争得你死我活。

校霸盯着被挂断的手机,表情非常懵。

怎么了,她说什么?霍明昕疑惑。

人家打车!把霍少爷烦得,头也不回得拉开豪车车门。

霍公主顿时气急败坏:所以你平时为什么要那么讨人厌,你看吧,霍冉根本就不想跟你同车。

霍少:日了狗了!

纪淼淼觉得霍冉刚才样子简直太飒了,忙不迭得向她讨教:冉冉,你是怎么那么理直气壮得拒绝庞茵的啊,她每次道德绑架,说得可怜兮兮的让别人帮忙,理由各种各样,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拒绝。

霍冉睨她一眼:你暗恋她?

诶?纪淼淼呆了呆,赶紧摆手摇头,我又不是男生,我怎么会要暗恋她。

那你为什么要腾出你宝贵的学习时间惯着她!

纪淼淼鼓了鼓脸颊,有点似懂非懂的。

霍冉在校门口跟纪淼淼告别,打了辆出租车到霍家别墅门口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忘了微信和支付宝付款密码。

换了几次都不对,有点崩溃。

没想到重生后在十年前的自己面前栽了跟头,中二时期的自己会拿什么做密码呢?

会不会跟肖齐那个狗逼有关?

光是想一想,她就忍不住一阵恶寒。

小姑娘,这儿是你家吗?司机手指敲了敲玻璃,语气有点不耐烦,就这里,寸土寸金的豪宅,一平方怎么也是十万起吧,你连付车费的钱都没有怎么现在的小姑娘都这么虚荣呢!

垂眸思索手机密码的霍冉掀了掀眼皮,冷冷的瞥了驾驶座的司机一眼,干脆放弃,推门:您等我一下,我去取现金。

门推到一半儿被司机拽住:嘿,那你要跑了怎么办?

霍冉最讨厌人拽她,立刻瞪过去:把手放开!

我说你这孩子,车费不想给还凶巴巴的,哪家大人惯得你!

两个人眼看着就要争执起来,从另外一辆黑色奥迪上下来一个年轻的女孩。

小冉?是堂姐霍景舒。

霍景舒穿了一条浅绿色雪纺碎花裙,外套是非常轻薄的同色系针织衫,脚下是白色帆布鞋,看上去低调又轻便,栗色卷发柔和的垂在双肩,让她整个人的气质都显得十分柔和。

如果霍家还有个正常人的话,霍冉想,大概就是霍景舒了。

毕竟她低调不拜金,性格温润,脾气又好,是霍冉来到霍家以后唯一一个真正欢迎她的人。

可惜她是堂姐,大伯的孩子,大伯一家出车祸后,就被霍奶奶养到膝下,是奶奶的心头宝。

怎么了,请你把我妹妹放开好吗?你吓到我妹妹了。霍景舒走近几步,看到霍冉被人拽着,眉头皱起来。

我吓她?司机有点被冤枉的感觉,又觉得这么拽着个小姑娘确实不好,只得放开,你妹妹脾气忒冲,车费也不想付,这么臭脾气的孩子,回去多管管。

霍景舒笑了:您可别冤枉我们家小孩,小冉胆子最小了,也最老实。 一边说一边把霍冉轻轻拉到身边,是保护的姿态,好了,车钱我付,给您添麻烦了。

‘我们家小孩’几个字触动霍冉的心弦,就是感觉心脏痒了一下,很奇怪的感觉。

霍冉有些呆呆得仰头看霍景舒替她向司机付车钱。

付完,霍景舒目光转向她,莞尔:怎么了小冉?又稍稍弯腰,狭长漂亮的眼睛与她对视,是不是零花钱花光了,要不要姐姐偷偷给你一点?声音像风拂过蒲苇,非常温柔。

是的,霍景舒一直这么温柔的,如果不是那场婚姻

景舒?霍景舒刚才车上下来的车上又下来一个男人,霍冉光是听到声音,整个人就怔了怔,拳头捏紧了。

霍景舒回头,秀气耳廓泛上一丝红晕。

她拍拍霍冉的头,没发觉这个女孩浑身都僵硬着,身上传递出强大的戾气:小冉,你先进去,姐姐跟朋友聊会儿天,马上就进来。

霍冉现在只想朝霍景舒怒吼,让她不要犯傻了,你根本不知道现在跟你谈恋爱的狗东西是个什么世纪大渣男,他就是个GAY,不仅骗了你的财产,霍父一死,没人给你撑腰,他就搞东搞西,公然带着男人回家,还气得你怀孕流产了,你被他扫地出门的时候是被精神病院抬走的!

但是霍冉哑着嗓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知道霍景舒不会信,这个姐姐太单纯,太好骗了。

霍冉没动,回过头看一眼那个男人。

皮囊真好,她想,人模狗样的,怪不得能骗了霍景舒那么久。

是姐姐的男朋友吗?霍冉忽然说,声音清脆,仰头望着霍景舒,带着一股少女的天真。

上辈子她没怎么跟这个男人交流过,霍景舒婚后那段时间,霍冉在读大学,跟她联系很少。

最后知道的时候,霍景舒已经疯了,她在精神病院里看见疯掉的一直念叨着自己宝宝的霍景舒。

这会儿的霍景舒还那么年轻,刚刚大学毕业,闻言秀气的脸绯红,催她:你先进去。

渣男倒是想早点公开身份,顺着霍冉的话伸手自我介绍:你好,我是景舒的男朋友,周启明,你可以叫我启明哥。

霍景舒似乎觉得不好意思,轻轻捶了一下他手臂。

周启明反手就把景舒的手握住,亲密得握在一起。

还挺会撩的,霍冉想。

你好,启明哥。霍冉乖乖叫了一声,生音很甜,又把视线移像霍景舒,干干脆脆得说,姐姐,你男朋友真好看。香水也好闻,像个同性恋。

周启明脸上微笑凝在唇边。

霍景舒十分尴尬,正要说什么,霍冉已经背着书包面无表情得转身踏进别墅。

小姑娘身上有点狼狈,校服有被打湿的痕迹,背脊却挺得笔直,握着书包双肩带,头也不回。

她已经提醒得够明白了,希望霍景舒不要再犯蠢了。

至于周启明这种人渣,知趣一点的话,最好不要再来招惹景舒姐,毕竟霍爸爸还没死呢!

想起霍父的病,霍冉脚步忽然停滞。

她读大二那年,霍父查出肺癌晚期,但是瞒住了所有家人。

谁也不曾察觉,那段时间霍冉只是觉得他烦,都读大学了,霍父还非要要求他们每周必须回家一次,不回的人就断信用卡。

一年365天有300多天在外面出差的总裁表现出异常的恋家,害霍冉还胆战心惊得觉得霍氏是不是要破产了。

现在重生了,是不是意味着也可以再见到霍爸爸?

霍冉正想着,突然眼前一花,整个身体连同书包被只通体雪白的大型萨摩扑了个狗吃屎,狼狈得跌在草坪上。

都忘记这只死狗了!

霍冉气呼呼得瞪过去,牵着狗绳的霍明煦穿着某个潮牌的运动服,衬得半大的少年活力十足,嘴里叼着根糖,懒洋洋得瞅着她:哟,回来了!

蠢狗还在舔她的脸,好像她脸上有什么好吃的似的,霍冉一边强忍住那种战栗感,一边恶狠狠得瞪着少年:霍明煦,把你的臭狗牵开!

你叫我什么?少年掏了掏耳朵,笑容恶劣,听说你今天把陆凌依都教训了,还泼了肖齐一身水,我还以为胆子多大呢!

霍冉打个滚,终于从那种战栗里逃脱,她小时候被狗咬过,所以对狗有一种天生的害怕与讨厌,偏偏一来霍家,霍明煦就利用这只狗欺负她,搁往常,霍明昕也肯定会一块儿出来看她的笑话。

结果霍冉刚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刚才还得意洋洋的霍明煦冷不防被人踹了一脚腚,要不是反应快,堪堪移动几步,扶住栅栏,早跟她一块儿狗啃泥。

霍明煦你幼不幼稚!他身后,穿着同品牌运动服的霍明昕双手抱胸,丢他一个白眼。

少年咬着的糖掉地上,懵了:霍明昕你TM站哪边儿?

霍公主脸上顿时有些不自在,偷偷看一眼面前的便宜妹妹,脸颊微红,挺胸抬头:我站正义!

霍明煦:

霍冉:

绷不住的萨摩:汪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