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宠第3章全本章节免费阅读

三年后。

不知不觉挽月已经在顾府两年了,曾经一同进府的小姑娘们已经各自分在了不同的院里。

要说当初她们当中最有出息的莫过于明兰和莲心,前者去了容姨娘的漪澜院,后者去了夫人的静园,而挽月却分在了梅苑,一所算的上与世隔绝的地方,甚是清净。

每日除了打扫梅苑里的书房,倒也乐得清闲,这里鲜少有人往来,听徐嬷嬷说早些年大夫人尤其喜爱这梅苑,不过自从大夫人逝世后这梅苑便渐渐荒废了下来,倒是每年冬春梅花盛开,白白便宜了挽月一人观赏,偶尔莲心得了空,也会带来些瓜果蜜饯前来,算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姐姐好!不知是不是挽月姐姐?

挽月正在整理着书房里面的书,徐嬷嬷说开春等着太阳足的时候拿出来晾晒,过过一冬的霉味。这会子挽月正忙的不可开交,听见有人询问依然弯着腰低着头,手上的动作没有丝毫停下。

我便是,可是徐嬷嬷叫你来的?

这倒不是,是清晖堂的莲心姐姐要我来传个话。

挽月停了手头上的事,转身凝神注视着面前的小丫头。

她有什么事?

莲心姐姐说今晚恐怕不得空来与姐姐相聚,因着是姐姐的生辰,叫我把这个东西送来给姐姐!说着,从后身拿出个雕花的木盒,递给挽月 。

可是五爷今晚回了清晖堂?

小丫头点了点头:正是,所以莲心姐姐今晚有的忙了,怕姐姐你等着,这才托我来知会姐姐一声。

挽月浅浅一笑:劳烦妹妹跑来,不知妹妹如何称呼?

姐姐叫我鸢儿就行!小丫头巧然轻笑,行了个小礼离开了。

挽月微微含笑,轻抚了木盒:难为你还记着!

落眸看了眼杂乱的书,收起木盒,继续着手头上还未完的事

月丫头。

送走一人又来一人,今日这梅苑倒是比往日里热闹了起来。

嬷嬷。

来人正是徐嬷嬷,这三年来旁的人分去了别的院子后各自忙差事,平日里见面的机会更是少之又少,彼此都生分了不少,偶尔见着了面也是面色如常的过去,如今各为其主彼此间又岂是一点点的生分,唯有挽月隔三差五还去瞧瞧徐嬷嬷。

开始徐嬷嬷并不爱搭理挽月,只觉得她是新人入府想攀好关系为自己以后谋算,可时间长了徐嬷嬷发现这孩子是实打实的待人好,前儿送来绣鞋,明儿又送来贴身的寝衣,一来二去后徐嬷嬷也不好冷着脸,渐渐也对着挽月熟稔起来,这不今日知道是挽月的生辰,送来了生辰贺礼。

我瞧着你整日在这梅苑待着,也就你一人,不如我让莲心回来陪你可好?

嬷嬷,我一人可以的,您瞧!指了指面前的书:这些都是我一人做的,我也没觉得累到哪里。

徐嬷嬷有些无奈,眼神充满怜爱的瞧着挽月:我不是说你一人做不了这些活,只你一人在这不觉得孤独吗?

挽月眉心微动,很快抿嘴一笑:嬷嬷前些日子还说我这般好动,现下留我一人在这梅苑静静心也是好的。

徐嬷嬷瞧着她鬼精灵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你啊!最是滑头,喏!给你生辰的贺礼。

一样也是木盒装着,只是不如莲心那个木盒精致,可对于挽月来说已然是高兴的不知所以,道了谢笑着接下了贺礼。

贺礼收了,我这个老婆子就功成身退喽!

嬷嬷,这就走了吗?您不多陪陪月儿了吗?

徐嬷嬷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瞧我这记性,忘了给你这个!正说着,从袖口处隐秘的掏出一白瓷瓶,悄悄的递给挽月,连着声音也小了几许。

前两日去了那里,顺便拜见了师太,她让我带来给你。

挽月捏紧了手中的白瓷瓶,眼圈发红:多谢嬷嬷费心记着

无妨,你为我这老婆子不也做了许多,只是我还需叮嘱你,虽说你这梅苑是静,往日里没什么人来往,但也得处处仔细着,你这面容若被旁人瞧了去,只怕我老婆子到时候也是有心却无力护你周全,万万小心着!

挽月略略颔首,敛去心下的感动,膝盖朝着砖面叩下重重的响声。

这是做什么,快起来!

嬷嬷!挽月覆上徐嬷嬷的手,抬眸坚定的迎望着徐嬷嬷:请嬷嬷一定受我这礼,挽月这些年有嬷嬷庇护才得以平平安安,嬷嬷的大恩挽月此生必不敢忘!

徐嬷嬷闻言也不好拂了她的面子,等着挽月行了礼,慌忙的牵着手让人起来。

好孩子,嬷嬷这辈子孤家寡人,把你是当自己孩子看待,以后可不许再这样了!拿起手上的帕子轻轻抚去挽月脸上的泪水。

你且忙着吧,我前院还有事,这两日府里可有的忙了,这便走了。

那嬷嬷快些去忙吧,莫耽误了正事。

徐嬷嬷哎了声,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梅苑。

挽月一时间有些心伤,坐在石凳上微微出神。

徐嬷嬷出了梅苑,想着一年前自己发现了挽月那丫头的秘密,不禁回想起那日

说来也是凑巧,自己那日本来是要出府买些东西,临了发现没带银钱,着急着回去正好经过玉清小筑后院的假山,听见瓷器摔落的声响,寻着声过去,发现有一人正在收拾着地上的东西。

你是哪个院的?这般毛手毛脚?

那人听见了她的的声音,吓得哆嗦,就是不愿回身,她愈发觉得有些古怪,上前查看,发现是一面生的小丫头,可瞧着这背影依稀又觉得熟悉。

问你话呢,哪房院里的,哑了不成?

小丫头像是被吓着了埋着头不答话,攥紧了手中的东西就要走,徐嬷嬷眼疾手快生生拦住了她,呵斥道:好不懂规矩,我倒要看看是哪个院里的小丫头,连我徐老婆子的话都不听!动手扯开了小丫头手中紧紧攥着的东西,低眸看向小丫头的面庞时生生的被震住了。

徐老婆子这一生阅人无数,却从未见过这等容颜,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眸子如月光般皎洁,未施粉黛的脸上却依然白皙细腻,眉目含烟,素齿朱唇,娇媚无骨入艳三分,当真是绝色!

小丫头慌忙跪下,嘴上不住的开口求饶。

徐嬷嬷缓过神来:瞧着你穿着婢女的衣服,我怎么从未见过你?

我我是江挽月。说完紧咬着苍白的下唇。

徐嬷嬷心下一惊,不敢相信面前人的话,隐隐听见像是有人来了,慌乱扯了挽月躲在假山里面,食指放在唇上落下,待听到脚步声渐行渐远,沉声道:你且随我来。

领着挽月去的地方正是梅苑,徐嬷嬷寻着凳子坐下:这里没人过来,你且把话说明白了,不然休怪我老婆子心狠将你送去府衙!

挽月无奈将事情始末一一告知,徐嬷嬷听完半晌无话,眸色微沉:你倒是放心我,不怕我替你抖出去?

嬷嬷若是不想替我隐瞒,自然也不会领我到这来,所以奴婢斗胆猜测嬷嬷定是心善之人断然是不会说出去的。

我只告诉你,这件事一旦被发现,你家人还有你自己只怕都不好交代,今日我替你瞒着,往后若是被发现我不会替你兜着,你可明白?

嬷嬷放心,他日若东窗事发挽月一定不会供出嬷嬷,今日之事,多谢嬷嬷饶了我,挽月感激不尽日后粉身碎骨定谢嬷嬷今日之恩!

徐嬷嬷眉目肃然,语气中隐有严厉:如今你也别回舍院了,多一人知道你便多一份危险。打量了眼四周:从今日起,你便留在这梅苑吧,这是从前大夫人常来的地方,如今也是空了,你便留在这洒扫,后院还有一书房你且记着将书拿出去晒晒去去味!

挽月脸上微露喜色如逢大赦一般,朝着徐嬷嬷重重的磕了头。

好了,过会我差人给你送来被褥和用的,你且赶紧收拾好莫要叫他人瞧见了,我先走了。

徐嬷嬷回了回神,从失神中缓了过来,恢复以往的神情出了梅苑。

细细的雨丝缓缓落入地面,滴在了挽月的脸上,她着急的朝里面走去,拿了纸伞和蓑衣替那些好不容易搬出去的书盖着,以防湿了这些好书,到时候自己可就是罪过了。

忙好后,挽月躲在檐下嘴角勾出一抹弧度,正欲转身进屋,依稀瞧见远处好像有人奔跑过来,不由的止住了脚步。

那人跑的极快,原本模糊的身形此刻鲜明了起来,他站在西厢房的檐下,抖落着身上的雨水,那人似乎有所察觉,抬眸朝着挽月的方向看来。

挽月轻轻对上其深邃的双眸,淡抿唇瓣,轻轻颔首并不打算多言。

那人倒是微微蹙眉,迈出步走近了来。

挽月只觉得面前的男子生的如此好看,浓眉秀雅,光洁白皙的脸庞,棱角分明的俊颜,只是那深邃的眼眸里沾染着冷漠与疏离。

你是何人?男子低沉的声音传来。

奴婢负责这梅苑的洒扫。

男子瞥了一眼面前的人,肤色暗黄且脸上有着些许褶子,但瞧了眼她露在袖外的柔荑,白嫩无瑕,有些错愕。

奴婢这脸是得了异症才这样的,不知公子该如何称呼?

挽月瞧着他一身华服,想来身份定是尊贵,可万万不能失了礼数。

你不认得我?男子不回反问。

挽月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公子,奴婢自入了顾府就分配在了梅苑,平日里也甚少出去,恕奴婢实在不知。

我名他顿了顿:唤我苍何便可。

苍何护卫?

男子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眉头:你很怕我?

挽月手忙脚乱的解释着:不不是,是奴婢曾听旁人提起过您保护五爷的一些事,觉得您很是英勇,有些钦佩,并无旁的意思。

男子唔了一声,显然并不想继续聊下去,挽月小心翼翼的打量了眼面前的男子,耳根处微微有些发红。

又觉得这雨一时半会估计也停不了,瞧着他衣服湿透了,壮了壮胆子上前道:大人,若您不嫌弃就进里屋稍稍休息片刻,想来这雨还有一会才能停,您衣服湿了若是一直穿在身上着了风寒就不好了。

男子闻言,瞧了眼自己的衣服转眼看着面前的小丫头一脸真切的样子,下意识的点了头随她进去。

走进屋子,环顾了眼四周,整个房间甚是朴素,左手边是檀木长桌,桌上摆着一张藕色的素娟,正前方放着端砚,旁边的笔筒里放着几支毛笔,窗边还放着几株含苞待放的红梅,甚是好看应景。

挽月正想着招待一番,只见男子已经先行一步去了长桌那。

过了会,挽月泡好热茶,只见男子还立在桌前,将茶递了过去:大人,您的茶。

男子接过,盯着她伸过来的白嫩手瞧了一眼又瞥了眼她的脸庞,只觉得她的眼睛甚是好看,笑起来的时候仿若灿若星辰,倒叫人忘了她脸上的褶子。

下意识喝了一口却意外的发现味道不错,唇齿间溢出淡淡的梅花香充斥在整个口中。

是不是很好喝,这是奴婢用院里的梅花烹制的,大人觉得如何?

男子凝望着面前的小丫头正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不自觉的咳了一声:你懂诗书?

话题转的太快,叫挽月愣了一会:啊?我奴婢只懂一些皮毛。

不必拘束。

挽月愣了会,缓过神来喜笑颜开:如此,多些大人体谅。

可会写些旁的?

我比不得大人见多识广,只怕闹了笑话。

无妨,索性也是待着,不如找点乐趣。

挽月咬了咬下唇,提笔在纸上写了起来很是认真,引得男子看了好几眼,只见她弯着腰,小脑袋正随着身子动来动去煞是有趣。

写好啦,大人,您瞧瞧。

男子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桌台,纸上也跃然而出了几句小诗

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寻常一样窗前月,才有梅花便不同。

嗯,不错,甚是应景。

男子倒是诧异她竟懂诗书,寻常的姑娘家识字就已然是不错了,不由得高看了她几分。

大人,奴婢在您面前卖弄了,还请大人海涵。说着还鞠了一躬,男子哭笑不得,刹那间觉得她甚是有趣。

呀!雨停了。

男子看着她朝窗外伸手的模样,一时有些恍惚:嗯,如此我这就离开了,今日多些款待。

大人不必客气,回去且记着喝杯浓浓的姜茶去去寒气。

男子颔首,匆匆离去

挽月目送良久,才缓过神来想着自己还有事做。

一时有些头痛,待所有书全部放回书房以后,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

挽月累到发虚,姿态不雅的坐在木凳上缓着劲。

清晖堂书房。

爷,这是府里一月来的花销,账本在这!

顾揽风揉了揉发酸的眼睛:放那吧,我过会看。

苍何见着自家爷一脸疲累:爷,喝盏茶吧。

顾揽风看着桌上一套精致的茶具,怔怔出神。

爷?苍何轻唤了一声。

顾揽风执起桌上的杯盏喝了一口:这书房整日里太过暗淡,不如放些花束养养眼。

苍何心中诧异:什么时候自家爷对着摆设也讲究起来了?

属下即刻就去告诉听竹,让她安排好。

不必这么大阵仗,如今不正是寒梅盛开之季?

苍何了然,行了礼转身离去。

等会!

苍何回眸望向桌前的男人,见他重新拿了账本在手中细看,眉宇间不似刚才的疲态。

依稀记得梅苑的梅花是府中最好的,便去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