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你错爱也是甜第9章全文精彩阅读

一句话犹未说完,沈清韵的手腕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莫离笙一把攥住了她的手,眼底的戾气再也压不住,说出口的话也越发的阴冷,沈家人一点自尊心都没有?被当成棋子当成工具,还是半点脾气都没有?

他以为,经历了这次绑架,沈清韵那平静的假面一定会打破,她会失态会跌下云端,会因为此事和莫家翻脸,会与他争吵会撕开那层平静的假皮。却没想到,A城第一名媛的家教已经刻进了骨髓,哪怕经历了这种事,还能淡然的问他哪里做的不够好。

莫离笙的确鲜少被人牵动情绪,但沈清韵不知道,打从她嫁入莫家开始,她就成了那个罕见的例外

你希望我找你兴师问罪?沈清韵是真的有些意外了。

她淡然的瞥了他一眼,声音温和,说出的话犹如她的眼神般不带半点情绪,在你的眼中,沈家人是翻不了身的罪人,不管你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我有什么资格对你兴师问罪。

心脏像是不断被捏住碾碎,沈清韵虽然在笑着,但是望着莫离笙的眼神冰冷至极。

见莫离笙陷入怔忪,讥笑自唇边溢出,难道不是吗?

像是被她的话烫到一样,莫离笙猛然站起,抬手将沈清韵的手甩开,起身大步朝外走去,又吩咐道:出来。

莫离笙。沈清韵微哑的声音从莫离笙背后传来,她倚在床上未动,淡然的看着莫离笙道:我被绑架,关在仓库里整整三天。

莫离笙脚步一顿,面无表情的回头看向了沈清韵,所以呢?

沈清韵勾了勾嘴角,三天三夜滴水未进,再加上昏睡了一天一夜,我没有力气陪你演戏,做一个令你满意的花瓶。

沈清韵陈述的是事实,她自认最大的优点就是有自知之明,打从她知道了沈莫两家的恩怨,又在嫁入莫家领教了莫家人对她的冷漠后,她就看清楚了自己在莫家的地位和处境,于是就静静的偏安一隅,顶着莫夫人头衔去做一个完美的诱饵。

可现在,她的确是四肢发软浑身无力,没有精力去应付莫家人。

她只想饱餐一顿然后继续休息,无视掉外界所有的讯息,令自己能得到片刻的喘息。

想及此,沈清韵突然眉心微蹙,我要见我爸妈。你之前应该交代过他们,不用担心我会有什么危险吧。

她父亲这辈子唯一一次走眼,就是真的以为莫离笙会好好地对她,以为两家联姻能化解那些过去的矛盾和仇恨,所以,他根本不会想到,莫离笙会利用自己做诱饵,将自己当成了复仇之路上的一颗棋子。

沈清韵不在乎莫离笙会如何对待自己,她只担心绑架案会令父母受到惊吓。

看着沈清韵白至透明的脸色,莫离笙周身的气息却又冰冻了几分。

你失踪了三天三夜,你以为能瞒得住你父母?莫离笙走回了沈清韵面前,高大的身影将沈清韵笼罩,沈清韵淡淡的摇头,我没想瞒住他们,这么大的事情也瞒不住。但这一切既然是你安排的,你总该安抚他们,免得他们担心过度。

沈清韵心底咻然一沉,又抬头望向了莫离笙,你该不会什么都没告诉我爸妈吧。

她看着莫离笙冷漠的表情,胃里突然漫出了一股寒入骨髓的凉意。

她迅速掀开被子踉跄的下床,抬脚就要往门外奔去。

看莫离笙的表情,根本不像是安抚过她父母的样子。

也就是说,在她被绑匪抓走的这三天里,她爸妈也担惊受怕寝食难安,以为她随时都面临着被撕票的危险?

沈清韵平静的表情上终于有了一丝裂痕,脑海中只剩下了要赶回沈家的念头,然而她身体太过虚弱,刚凭着一口郁气站起,下一刻就眼前一黑险些栽倒。

手腕处被人狠狠地钳制,莫离笙再度攥住了她的手腕,也稳住了她摇摇欲坠的身形,冷道:下楼用餐。母亲在等着你。

说着,他又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松开了手,冷脸转身离开了房间。

莫离笙!沈清韵无奈的叫了他一声,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能强撑着快要虚脱的身子跟着他朝门外走去。

出了卧室的门,她就是端庄优雅的莫夫人,所以,当莫离笙的父母和莫离歌看到沈清韵的时候,虽然她脸上仍挂着苍白的病容,但一举一动皆是名媛风范,浑身上下挑不出半点不得体出来。

莫离歌嘲讽的嗤笑了一声,装腔作势。

莫家人对沈家芥蒂已久,当初莫离笙娶沈清韵,即便知道莫离笙是为了利用沈家,莫老夫人也各种不情愿。

在她看来,沈家就算身为A城首富,沈清韵也配不上莫家的儿子,更别提沈家和莫家还算是世仇。她虽然不会自降身价的去为难沈清韵,却从未主动开口同沈清韵说过任何一句话,但凡沈清韵出现,周遭气氛就会瞬间冷场,莫老夫人那避如蛇蝎般的眼神已经说明了她的态度。

沈清韵对此早就习以为常,她站定在莫老夫妇身边,礼貌的叫了一声母亲和父亲,然后就在莫离笙的身边坐下。

罕见的,莫老夫人这次并没有立刻起身离开,而是不约而同的看了莫离歌一眼,就听莫离歌冷哼了一声,休息好了,身体都恢复了?

沈清韵一怔,惊讶的抬头看向莫离歌。

莫家人今天都吃错药了?

怎么一个个都在意起她的心思和身体了。

沈清韵淡然的回道,没什么大碍。

莫离歌顿时又冷笑了一声,既然休息好了,那我们也是时候该算账了。我问你,三天前你背着我大哥去见什么人了。

三天前?

沈清韵意外的挑了挑眉,过不久是我爸爸的生日,我托朋友给爸爸买了份礼物,听说礼物带回来了,自然要过去看一看。

朋友,什么朋友需要你盛装打扮,大清早就独自跑出去和他见面。莫离歌咄咄逼人道:据我所知,那个人是你的青梅竹马,也是你父亲原本属意做你未婚夫的人。怎么,你嫁给了我大哥还不满足,刚结婚半年就想红杏出墙,迫不及待的要奔入别的男人的怀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