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存如戏第3章完整版全本在线阅读

裴欢给手机充了电,一开机没多久就开始振动。她匆匆忙忙接了电话,竟然说下午还要出去,下人们都不太放心,尤其她的脸还肿着。

裴欢下楼吃东西的时候林婶欲言又止,她只好解释:还有工作要忙。这么多天压下来,他们在背后早骂我耍大牌了,我哪有那个资本。

裴欢吃饱喝足,戴着帽子和墨镜出门去片场。路上手机响个不停,她接了两次,都被敬姐破口大骂,可是挂断之后对方还在打,好像存心让她难堪。

真他妈当自己是一线了?早半个月就通知你回来补两个镜头,你呢?给我玩失踪!

裴欢被她一连串话骂得没时间解释,她之前打定主意回兰坊,哪还有空去想这些,如今只能说家里有急事。敬姐一听骂得更过瘾了:家?你那也算家?别人嫁豪门都三年抱俩了,你可倒好!你去问问,谁信你嫁了蒋维成?你也真够不争气的做个正房还不如通房丫头有脸!知道隔壁新签的Alice吗?这几天拽得拿鼻孔看人!不就因为爬上了你男人的床啊

裴欢头靠着车窗,她找不到耳机,只能把手机听筒按在肩上,她今天心力交瘁,坐了蒋家的车赶过去,车里太安静,就算她捂着也还是能听见经纪人的骂声。

司机时不时透过后视镜偷偷看她,裴欢只好闭上眼。

前两个月裴欢刚拍完一个电视剧,配角而已,不算重要。她这两年似乎有意在躲什么,曝光率越来越不行,自己却没一点着急的意思。敬姐恨得牙痒痒,天天骂也不管用,好不容易求来的大制作她不肯接,就这么一天一天等着过气。

裴欢到了片场,补拍的是几场过场戏,选在还没营业的商厦顶层。已到深秋,敬姐还穿着迷你超短裙,高跟过膝靴踩得地面哒哒响。她迎面就把裴欢扯到一边,一肚子火正愁没地方发,她刚要开口却看见裴欢的脸不对劲:祖宗,你这脸

敬姐竟然愣住了。

裴欢低着头摘掉墨镜说:妆画重一点,应该能遮住吧?

敬姐呆呆地伸手摸她的脸,压低声音问:谁打你?蒋维成他打你?

裴欢沉默,就算是默认。敬姐的表情从惊讶到压抑,最后彻底演变成愤怒,她极力把声音放低,口气非常严肃:这他妈是家暴!还忍什么呢?他外边养了多少女人,你知道吗?回家还敢打你?和他分手!

裴欢揉了揉脸再次提醒她:我们真的结婚了。

这段婚姻只是个小报上的传闻,因为以蒋家的地位,蒋维成不可能悄无声息地娶妻,甚至连一场婚宴都没有。只是当年裴欢一个小姑娘,没名没分,有人销了她的背景查不出来历,又莫名其妙连接了好几部戏。有八卦的记者看到蒋家的车曾经接送过她,而蒋维成确实与她私下来往,因此,这件事渐渐被人传出来。

到如今,蒋维成依旧风流快活,新上位的嫩模、演员个个都招惹,他们两人也不再公开一起出现,连八卦报纸上都不再出现他们隐婚的传言。

裴欢知道没人信,但她无所谓。她如今有了一点自己的积蓄,可以定期给孤儿院捐款,笙笙的医药费暂时也不用急,所以她每年只不痛不痒地接几部剧,电影完全不再拍,就连蒋家接送的车她都尽量不让过来。

裴欢低头玩着墨镜不说话了。敬姐在一边恨铁不成钢,骂了半天可是对裴欢毫无效果,这女人好像已经百毒不侵,被欺负成这样也不哭不闹。敬姐实在不能理解,她当年选中裴欢的时候,这孩子才十八岁,那是个广告女主的选拔,砸了重金做各种噱头,来报名的有八千多人。导演很严苛,花费几个月的时间就想找一个毫无经验的女孩,要有天生的脾气,养尊处优而来的骄纵,像个漂亮的小恶魔。

这定义对如今的女孩而言太难了,生活这么实际,人人都有功利心。

其他人无非揣着一颗明星梦,不是演得太做作就是太过火,只有敬姐最后一眼定了裴欢。

那个广告引起轰动,裴欢却突然消失了两年。她再回来找敬姐请求工作的时候,已经性情大变,没人知道那段时间,她发生过什么。

到如今,裴欢依旧年轻,她毕竟是混这个圈子的女人,只要稍微肯豁出去一点,前途一片大好。蒋家这么对她,又对她的工作一点助力都没有,她还忍气吞声,究竟为什么?

敬姐越想越觉得她蠢到家了,指着她的鼻子警告:听着,我一直给你很大空间,不管你的私事,现在我必须告诉你!回去就和他离婚!天底下又不是只有一个蒋家,就算你心里另有所图,要钱还是要名?我再给你找!跟着他受气还挨打?敬姐这儿就没这个道理!

裴欢已经往化妆间里走,她深呼吸,慢慢找到一个无懈可击的表情,漂亮又专业,随时可以笑,随时都能哭。敬姐踩着高跟靴追着她跑,还在说些什么。裴欢笑了,伸手浅浅地抱了抱敬姐,小声地安慰她说:不是你想的那样,蒋维成对我有恩,嫁给他是我唯一的报答。

敬姐沉默了,站在原地看着裴欢去化妆,两边人来人往,无数人盯着她被打的脸,冷嘲热讽,她却安之若素。

敬姐站在一边叹气,点了一根烟。

她想起很多年前第一次看到裴欢的时候,这孩子年轻得让阳光都嫉妒,站在一大片花枝招展的女孩里依旧引人注目。她傲气地仰着脸,一点都没化妆,还抱着汽水。

那天选拔场地里人太多,有些热,裴欢额头出了薄薄一层汗,什么都没做,却让人不由自主地想把全世界都给她。

当年的敬姐居高临下地坐在评委席上问她:将来红了,有没有什么发展目标?可以谈谈看。

裴欢眨眼,说:我只是路过。

多少过去的事,说过去就过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了,敬姐在这行干了十多年,什么事都见过,今天第一次为别人心疼。

都是女人,她见过裴欢最美的时候,所以为了现在的她难过。

她总想问问裴欢,那孩子却不肯说,她不知道她自己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她到底欠了蒋维成什么?而那个男人,纵横情场,风流得意,为什么娶她又不好好对她?

裴欢不想说,敬姐也就不追问了,她有种直觉,这里边的事,问多了反而麻烦。

那天裴欢的状态显然不佳,导演最后非常生气,但看在敬姐的面子上,没有发作,草草收工,让裴欢第二天早点来。

她去卫生间里换衣服,因为是租的商场,还没营业,卫生间大而干净,她就在隔间里坐了一会儿,不太想出去。

外边有动静,别的演员也进来卸妆,裴欢拿好衣服低头出去,却被人拦住了。

女主角盛铃是最近超人气的一个新人,年纪和裴欢差不多,其实算起辈分比裴欢低了不少。但如今人红就有恃无恐,走路都开始拿架子。

裴欢刚好走到她身后,盛铃对着镜子仔仔细细地看自己的睫毛。裴欢朝她打个招呼准备走,盛铃却像完全没看见她一样,顺口和旁边的两人说:都是卖,也得看卖给谁,没资本就别攀高枝。当年装一副豪门夫人的样子,如今挨打也得认。

旁边两个女人笑了,随声应和:就这还是她修来的福气呢!能让蒋少打她,知足吧。

盛铃忽然口气急了:胡说什么!就她半死不活那样子蒋少喜欢?那都是传闻,八卦报纸,今天写你,明天写她,这你们也信!我看啊人家早忘了她是谁吧,鬼知道她被谁打成这样,还有脸出门!

裴欢站在门边,深深吸气,一语不发地推门出去。

哎!铃铃,你昨天不是说你和蒋少

她重重地把门关上,外边剧组的人正在搬东西,一地凌乱。裴欢走得快,踩在电源线上差点绊倒。两个剧务不耐烦地挥手:快走快走!没看见这儿忙着呢!

敬姐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裴欢被人狠狠推到一边,赶紧抱着自己的东西往外跑。

电梯上上下下都有人,她不想和那么多人在一起,风言风语她听得太多,心烦意乱,只想一个人赶快离开,所以走了楼梯。

关上厚厚的防火门,她蹲在楼梯上。

一切都安静下来,裴欢把脸埋在抱着的衣服里,非常想哭。

她不知道往后的路怎么走,她想复仇,可是杀不了华绍亭,她想回来继续过以后的日子,可是无法面对蒋维成。

唯一的亲生姐姐裴熙失踪六年了,她找不到她的下落,甚至不知道她是生是死。

她蹲了好长时间,哭不出来,想了好一会儿,还是翻出手机打给惠生。

院长接了电话,听出她声音不太对劲,以为她有急事。裴欢说刚拍完戏有点累了,只是想听听孩子们的声音。

院长拿着手机去了孩子的休息室里,他们正在唱歌。裴欢静静听了一会儿,突然请求院长让笙笙接电话。

孩子很小,身体不好,说话软声软气的:裴阿姨,笙笙想你了。

裴欢眼泪哗地涌出来,她有好多好多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了。

她就这么捧着手机哭,她想,这个不能相认的孩子,就是她在这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

裴欢很久不说话,笙笙似乎有点害怕了,不停喊她。院长接过电话。裴欢掩饰好声音说:她最近身体怎么样?

稳定下来了,医生刚刚会诊完。可是笙笙的情况比较危险,做手术有风险,现在方案还在讨论。

我不想现在就让她做手术,我知道风险很大。

院长有点奇怪,裴欢似乎很肯定这件事。院长知道她格外喜欢这个孩子,而且院里的医生都是裴欢帮忙资助过来的,大家一直都和她商量笙笙的事:可是先心病还是趁着年纪小手术比较好,笙笙快五岁了,再大更有危险,而且笙笙的情况比别的患者都复杂,很可能和遗传因素有关。唉我们院里的人都说,她父母就是因为这个才遗弃她的。

裴欢心里更难过,她不是为了孩子的病才这么做,她付出那么多代价才保住她,可如今她却只能听笙笙叫她一声阿姨。

她手术和后续治疗的事我来想办法。裴欢努力装出平常的口气,她快要坚持不下去,只有笙笙是她活下去的唯一理由。

打了这通电话,她终于能逼着自己再次站起来,好好走出去。

蒋维成一直没有回家。

平时他也经常这样,回家睡的日子少之又少。可今天裴欢却一反常态,坐在大厅里看书,一直等他,等到深夜十二点,她看了看表,知道他是真的不回来了。

林婶不敢休息,好几次来劝,最后只好提醒她:要不您给少爷打个电话问问吧?

裴欢摇头:这么晚,他不回来肯定身边有人。我打过去不方便。

林婶看她云淡风轻地提起自己丈夫的风流事,吓得直安慰她:少爷一定是在忙工作,您别乱想。

裴欢笑了:今天刚好有事想和他商量,不回来就算了。

林婶替她委屈,叹口气,很小声地抱怨:少爷真是的,不懂珍惜。

之后几天,裴欢很守时,早早去了片场。她脸上消肿,整个人的状态终于好起来。可惜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导演竟然临时加了一场争吵戏,内容就是女主角很生气,两个女人要一起扭打,最后女主扇她耳光。

盛铃拉着几个女演员在旁边哈哈大笑,化妆的时候她就故意跑到裴欢这边来,还笑着说:哟,你今天刚能见人真不好意思,导演追求效果,让真打,不过你放心,我一会儿一定轻点。

敬姐来晚了,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刻和裴欢说:这场不拍了,走。

盛铃在边上对着光线看自己做好的指甲,有意无意地感叹:人都过气了还耍大牌,区区几个镜头的事就把导演得罪了。往后说起来,还混不混了?

敬姐回身瞪她,却被裴欢拉住了。

裴欢披着一件大衣正在看词,头也不抬地和盛铃说:一会儿还要你多照顾。

敬姐早就看不上这个盛铃,女艺人二十五六岁可不算年轻了,再过几年个个都该是找靠山结婚的岁数,她还装天真。

敬姐不饶人,抱着胳膊上下打量盛铃,冷着脸说:别跟我这犯贱!你去打听打听,裴欢比你早出来多少年,她不理你是让着你。真要说起来,咱们从头算!

盛铃气得转身走了,裴欢暗暗叫苦:一会儿我又要遭罪,她受你的气,拍的时候肯定下狠手。

果然,盛铃前所未有的投入,一场争吵戏被她当成泄愤,演出十成十的力气,恨不得嗓子都喊哑了。

敬姐还在旁边和导演为真打假打的问题争执,而灯光下盛铃已经揪住了裴欢的头发,仗着导演没喊停,她得意洋洋,扬手就要抽过去。

所有人都围过来,这种事不新鲜,哪部戏里都有好几场,唯独今天不一样。谁都清楚盛铃最近和蒋维成走得近了,她这时候找上裴欢,这个唯一传过和蒋少隐婚的女人,她无非是想立威,多么现实的一场戏,人人都想看盛铃敢不敢真打裴欢。

可惜精彩时刻没能继续,导演突然喊卡,跑来拽住盛铃的手。

裴欢几乎已经偏过头,她改变不了的事,就尽量让自己好过一点。

可是那一巴掌还是没抽下去。

敬姐都看呆了,她被人莫名其妙推搡到一边去,场子里忽然来了很多人,为首的竟然是圈里人人都知道的峰老板陈峰。

那人的主业是木材,但一直都投资娱乐产业,而且听说他有道上的背景,鱼龙混杂的圈子里最怕这种人,所有老板都要叫他一声峰哥。

导演眼看惹不起的金主竟然亲自过来了,连话都说不清,只一个劲地解释:就是临时加的戏,剧情需要剧情需要,本来本来是没有的。

裴欢一看是阿峰,立刻低下头躲到一边。

整个片场静得连呼吸声都听得见,灯光也关了,所有人都站在原地。

陈峰根本不搭理这几个小角色,绕着人群一个一个找,最终站到裴欢面前,低着头毕恭毕敬地说:先生让我们来看看三小姐。

裴欢自知躲不过,尽量压低声音说:先回去,他这样让我以后怎么工作?

陈峰却不肯善罢甘休,分明看到刚才那一幕。他是老会长的侄子,大家多少年都在兰坊一起长大的,他太清楚裴欢的事,所以华绍亭才让他过来。

导演和两个制片像跟班一样跟在陈峰后边,旁边一早有人提了,这涉及敬兰会了。

这一下,剧组里的人腿都开始抖,谁也不知道这种小制作的戏怎么能惹上敬兰会,而且他们出动这么多人,总不能只是为了探班吧。

制片看出陈峰面色不善,赶紧过来赔笑拉关系。

陈峰不耐烦地问他:刚才那个女的呢?要打人那个。

哦哦,您是找我们的女一号是吧,盛铃!快铃铃快过来,峰老板找你呢。

盛铃嘴角都紧张得发抖,还装出一脸镇定,她安慰自己这或许是个机会,于是故意走得摇曳生情,恨不能裙子再短一截才好。

她觉得陈峰已经就是遥不可及的男人了,能攀上一次,她以后在娱乐圈里四处都吃得开了。

结果她刚站住,陈峰就眼都不抬地问她:导演说,这场戏是你要求真打的?

啊?我盛铃觉出不太对,可裴欢侧着脸毫无脾气的模样,怎么看都不可能和陈峰有任何关系。于是盛铃狠下心赌一次,大着胆子回答:是,为了效果,我们都是演员,这种程度的戏是最基本的,一个好演员必须要敬业。裴欢,是吧?

陈峰听她说完,抬手示意随行。周围剧组的人和演员都还傻站着,突然就看到有人上前一步,啪的一声,干脆地抽在盛铃脸上。

那女人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吓得直接瘫坐在地上,捂着脸,整个人都蒙了。

众人震惊地站在原地,没有一个人敢说话。

裴欢生怕再闹大,赶紧走过去推了推陈峰说:行了,走吧,带着你的人走。

三小姐

你既然还叫我一声三小姐,今天就听我的,现在带人走!

可是今天陈峰示意她向电梯的方向看,今天我真的做不了主,先生亲自过来,就怕闹大让我先来处理。她刚才认个错,给个教训就完了,可这贱人存心找死!

裴欢看向电梯,那边果然围了一圈人,有人站在光亮之后的暗影里,手上慢慢地绕着一圈珠子。

她的心都凉了。

裴欢太了解华绍亭的手段,她往前走了两步,挡在盛铃面前,地上的女人又委屈又害怕,正在号啕大哭,再没有任何形象可言。

她对着那边暗淡无光的角落说:打也打了,本来就没事,回去吧。

那边的人今天换了外出的衣服,长长的羊绒大衣,正慢慢地盘那串珠子,慢条斯理,不出一言。

裴欢急了,央求陈峰:我真的不想闹大,本来不是大事,你过去帮我说一声,算我替盛铃求情了还不行吗?今天就算了。

陈峰也为难,裴欢拦着他的人又说:你帮我一次,阿峰。我以后还要工作,按他那脾气闹开了,以后谁还敢找我拍戏?

陈峰终于点头,过去找华先生。

那男人从始至终没有踏出暗影一步,说话声音也轻,并没有什么厉害的排场。只是他无声无息地站在那里,全场近百人,竟然没有一个敢大声说话。

过了一会儿,暗处的男人慢慢向他们走过来。

大家都不知道他是谁,因为很少有人见过他。只是看上去他带一点病态,脸色极淡,因而显得唇色格外重。

这个男人还没到老去的年纪,却有岁月磨过的内敛和从容。深灰色的羊绒大衣和一串温润的珠子,让他整个人看上去竟然有些诡异的华丽感。

就是这样苍白而淡漠的人,一双眼睛让人害怕。他并没有看周围,仿佛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他只是目标明确地向着裴欢走过来。

裴欢一步一步后退,退无可退,只能拦在盛铃身前。

她低声说:大哥,我不是小孩子了。

华绍亭抬手,裴欢拦住他,冲口而出:别!

华绍亭笑了,拍着她的手让她放心,然后示意人过去把盛铃扶起来。那女人腿都软了,摇摇晃晃地捂着脸站着。

他声音没什么力度,显然带病,淡淡地说:既然裴裴替你求情,那就算了。你过来,给她跪下道歉,到此为止。

他说得好像在谈天气,而且眼睛里根本就没有别人,轻飘飘丢过来一句话,压得对方抬不起头。

盛铃瞪大了眼睛不知如何是好,她根本不知道眼前的人是谁,而且他凭什么要求她下跪?

陈峰在一边厉声重复了一遍。盛铃眼泪哗啦啦地又涌出来,崩溃地看向四周求助。她的经纪人被制片人拦下,两人一起冲她使眼色,随即迅速退到人群后边去了。

你们你们!我是蒋少蒋少知道这件事吗?你们动他的人盛铃脑子都乱了,只想起自己最近刚刚和蒋维成攀上关系,关键时刻他们总不能乱来。

不提还好,这一提,华绍亭眼色暗了,旁边立刻有人过去,又是一巴掌抽在她脸上。

盛铃这下连哭都不敢哭了。

华绍亭已经不屑于和她开口,他有点咳嗽,手上扣着裴欢退到后边,不让她从身边离开。

陈峰上前出面,低骂:蒋维成算什么东西!说完示意左右,有人拿出枪来,子弹上膛,那声音让在场的人纷纷倒抽了一口气,眼看着那枪口就顶在盛铃脑后。

这可不是拍戏。

盛铃惨烈地尖叫,她哪见过这种场面,完全失去理智,发了疯一样求饶。

剧组的人也吓坏了,他们甚至不知道为首那人的称呼,只能转向陈峰,低声求情:峰老板给个面子毕竟咱们都不懂道上的规矩,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让一步。这姑娘不懂事,是个新人,咱们以后不让她出来就是了,别真闹大了。您看,就为她弄出人命也不值。

裴欢一直想说话,可是华绍亭的手扣着她的手腕,这个姿势她最明白,从小到大,华绍亭心情不好的时候就这么拉着她,那就是一切他来负责,不许她闹。裴欢本能地把话都憋了回去,急得又没办法,最终叫了一声:哥哥

华绍亭叹气,转向陈峰摇头,陈峰立刻明白了,大声重复:跪下道歉!

盛铃被枪顶着,人早就吓傻了。她的经纪人挤过来,颤抖着扶着她小声地说:铃铃这次这次惹不起,你就吃一次亏吧,往后路还长

最终,盛铃就这么硬生生地抹干了眼泪,对着裴欢跪下,哽咽着说:欢姐,对不起,今天是我不懂事。

裴欢不看地上的女人,不回应,甚至不说原谅的话。她不是为盛铃求情,她一直都是为自己求情,她自知今天敬兰会的人插手之后,她再也别想过安生日子了。

盛铃身后的枪撤了,被自己公司的人扶走。

这场戏没人敢继续往下拍,大家立即清场,混乱地收拾东西纷纷散了。

临走的时候,陈峰站在电梯门口,三言两语,意思清楚:今天的事,只要媒体上有人透露一个字,后果自负。

敬兰会的人先下去开车等着。

空荡荡的商场顶层,剩下裴欢和华绍亭。

他拉着她的手:这六年蒋维成就这么看你被人欺负,我会慢慢找他算这笔账。

裴欢低头不说话,陪他走了一会儿说:你让我以后怎么工作,这事就算没人说,圈里也会传。

本来我只想来看看你。华绍亭有点自嘲,裴裴,这么多年我舍不得你一丁点磕着碰着。现在你就这么折腾自己报复我,是不是?

谁都看得出来,裴欢几乎是这个剧组里最不受重视的人,那些人的嘴脸不是一天两天积攒下来的,她忍了多少委屈多少谩骂,早都算不清。

裴欢想解释,但华绍亭今天心情不太好,呼吸一阵一阵不稳定,她不敢乱说话刺激他,只好由他拉着去等电梯。

两个人就像过去一样。

裴欢已经记不清华绍亭出门的样子了,他很长时间都不离开兰坊,偶尔出来,也都是暖和的日子。

她看了一眼那件大衣,笑了:敬兰会都穷到这个地步了?七八年前的大衣你也穿。

那是件过去的基本款,好在男装一直款式简洁,到如今也还算合适。那是裴欢当年第一次拍广告挣到钱,去给华绍亭买的生日礼物。

华绍亭也笑了:我懒得动,好久不出门,隋远唠叨了一早上不能着凉。我让人去找,只找到这件厚点的。电梯门开了,他率先进去,刚一关门就抱住裴欢,懒懒地靠着她说,等着你再买新的。

他身上有沉香的味道,那种因为百年时光而养出的香,幽幽暗暗。

她太习惯这个怀抱,连矫情的资格都没有。她反手抱住他,看他嘴唇的颜色很重,还是没忍住跟他说:你要保重。

华绍亭脸色苍白,一直看着不太好。他眼睛里有些释然,轻轻低头吻她,不许她躲:怕我死吗?这病能活到这个年纪,已经是奇迹了。

电梯里四周都是镜子,她被他按在上边,明晃晃地折射出无数道影子。

爱很奇怪,什么都介意,最后又什么都能被原谅。

裴欢想,她这辈子早就完了。所有的心思都随着他的呼吸声万念俱灰,她还是爱他,几乎从懵懂的少女时代就这么爱他。他吻她的时候她就涌出千百种委屈,好像这么多年受的苦受的累全都翻出来,一点也经不住。

再也没有人能让裴欢这么脆弱,她可以忍受所有谩骂和欺负,在蒋维成打人的时候也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因为她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哭。

裴欢想起自己上高中的时候,她年纪还小,心思却大,她找各种理由死缠着他不放,可是华绍亭那会儿正是闲不住的时候,时常出去还找新的女伴。裴欢在家赌气胡闹,差点放火烧了海棠阁,华绍亭当天下午就把那女人扫地出门。

他比她大十一岁,当然知道她什么心思。可是老狐狸就会慢慢下套,那年他一脸无奈地说:早晚有一天,我就是被你气死的。

当时的小裴欢洋洋得意,跳起来拍他的脸说:千万保重身体,你把我惯得脾气这么坏,你死了,我上哪儿无法无天去。

裴欢想着这些就笑了,她和当年一样,伸手拍拍华绍亭的脸。他似乎也知道她在想什么,抓住她的手指轻声说:跟我回去吧。

她低头不接话,他微微加重语气:嗯?

裴欢不肯,华绍亭放开她,并没有强人所难。

那么短的时间,电梯到了一层。

华绍亭忽然强硬地按住关门键,电梯门刚打开又关上。

他附在她耳边问:裴裴,那天晚上你吃药了吗?

裴欢如坠冰窟,盯着他问:你什么意思?

华绍亭几乎没什么表情,口气很肯定地提醒她:我不要孩子。

她连讽刺的表情都已经摆不出,所有的回忆和冲动都于事无补。裴欢维持着自己可怜可悲的自尊:放心,同样的错误我不会犯第二次。你都不想要,我也没那么贱。

裴裴

你今天来,其实只关心这件事吧。裴欢心灰意冷,笑着摇头,我早该知道,你这么狠的人,当年下得去手,如今也一样。

华绍亭总是以为自己是她的神,要她生要她死,但他未必当她是个人。他养大她是习惯,宠着她是乐趣。他说爱她,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样,他爱她却连她的孩子都容不下。

裴欢一点一点推开他冰凉凉的手指,她觉得自己刚才的动容实在可笑。

华绍亭,我不能原谅你。她嘴唇发抖,咬着牙说,你做的都不是人干的事

电梯门打开,裴欢转身出去,再没回头。

裴欢离开很久,陈峰才看到华先生从商场里出来。

大家等他上车,他却说想走一走。

十点多的大街上人已经很多了,华绍亭看向面前的路口,不顾众人的惊讶,和路人一样融进人群里,甚至还在人行道等绿灯的时候翻出一枚硬币,向报刊亭里的大婶要了份当天的报纸。

敬兰会的一群人都看傻了。

陈峰静静看着他的背影,忽然觉得这情形很可笑。

明明这个男人走进人群里也没有三头六臂,可为什么大家总是不相信,他只是个普通人。

最后,华绍亭想要走一走的结果就是,他一个人顺着街道边看报纸边溜达,而身后,长长一队黑色车龙,正保持极慢的速度跟着他。

这很快就造成交通拥堵。

刺耳的汽车喇叭声此起彼伏,终于打扰到华绍亭。他皱眉回头看了一眼,陈峰的车立刻刹车,这一下差点撞到两个过马路的人。

那是个女人,拉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小女孩,她们显然被车上呼啦啦下来的人吓了一跳,年轻的妈妈搂着小女儿在马路中央手足无措。

陈峰下车就要赶人。华绍亭走过去,一个眼神就让他闭嘴。

小女孩吓坏了。周围堵了一堆车和行人,大家不知道怎么了,乱哄哄吵成一团。

只有那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安安静静地站着,正一动不动盯着孩子看。

华绍亭笑了,先向她妈妈说:抱歉。

那女人被他一双眼睛看得有点害怕,本能地把女儿搂在怀里低头说:没没事。

华绍亭的目光停留在那个小女孩身上,他很温柔地放轻声音说:吓到你了?都是他们的错,让这个叔叔给你买礼物赔罪好不好?

他说完就让陈峰过来道歉,明明是好意,想让孩子别害怕。

可是小女孩看了他半分钟,突然抱紧妈妈的胳膊,死也不肯抬头了。

不用了。她妈妈看出气氛不对,这些人敢占着车道不走,一定不是什么好人,于是她飞快地拉着女儿跑了。

华绍亭盯着她们离开的方向出神,过了好一会儿,陈峰再次请他上车,他点头,站在人潮汹涌的路口,忽然问他:你怕我吗?

陈峰蒙了,想了想回答:华先生,您是主人。

我是说,我和你们有什么区别?为什么我去做普通人都在做的事,就总会变成不好的结果?

陈峰很快接话:先生不会错。

华绍亭没再说话,转身上了自己的车,一路往兰坊的方向而去。

陈峰在副驾驶的位置,心里盘算着今天华先生口气反常,肯定因为三小姐又没如他所愿。

他想拣点好听的话缓解一下气氛,但华先生一直坐在后边若有所思,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久才开口:三小姐是为当年的事寒心了。

我知道,就像今天一样。如果是别人,随便走走就不会有这么多麻烦。华绍亭揉了揉眉心,叹气,当年也是,我也是个男人,我爱她就不想她烦心受罪,所以什么都替她挡下来,这有错吗?

您应该去和三小姐好好谈谈。

裴熙是她的亲生姐姐,我说了她会生不如死。阿峰,我就是看不了她伤心,反正我没几年日子了,她要恨我他说到这里已经非常累了,声音快要听不清。他揉着眉心,那里隐隐有一块因为伤疤而断掉的地方。他淡淡地说:那就恨吧。

当天晚上回去,陈峰就找借口一直在海棠阁外晃悠。

顾琳直到晚饭后才出来,看见他,会意地往长廊暗处走。

陈峰跟着她到了没人的地方,顾琳问:没把人接回来?

当年裴欢遭那么大的罪,现在她肯定不能轻易低头。

看来你也知道,那女人和他怎么了?顾琳口气加重,转身盯着陈峰,你是老会长的侄子,肯定知道!人人都跟我说她是华先生的妹妹,当我傻吗?真是妹妹能睡一起?

她是叔叔领回来的,都叫她三小姐,后来叔叔老糊涂了!非把兰坊传给老狐狸,那会儿我们都是小孩呢。后来后来裴欢大了,他们那样谁敢说什么。陈峰哼了一声,但也不再往下说了。

顾琳上前一步:华先生为了那个女人什么都肯做,为什么还能把她逼走?

陈峰不说话了。

顾琳觉得这事简直邪了,谁都是这个态度,嘴硬得厉害,怎么都撬不开。

她反而笑了,伸手拍拍陈峰,又放低声音说:我知道你们都怕惹麻烦,但是你看她不会回来了,今后谁陪着先生你心里有数。

她如今才是华绍亭身边的人,会里上下,什么都经手。

陈峰表情有些动摇,但还是抿着嘴打量她,没开口。

顾琳大度地摆摆手让他先走:我只是好奇,你不想说我也不怪你。

陈峰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不痛不痒跟她扯了两句其他的,借故走了。

顾琳在原地前后想这件事,打定主意必须弄清楚。她慢慢转身想回到主路上去,却发现两米外站着个人。

谁?顾琳心里一慌,她刚才和陈峰在角落里聊的内容,让人听见可不好。

那人倒坦白,往前走了两步,到了灯光扫到的地方。

顾琳看清是隋远,她长出了一口气:你干吗站那儿不动?

隋远表情凝重,拉过顾琳,一路拖着她走。顾琳挣扎,却看到他做了个嘘的动作。

他把顾琳拖到拐角:你疯了?那件事绝对不能再提!如果有人想打听,下场都你知道他的手段。

顾琳明白他都听见了,不过因为是隋远,她有七分把握。顾琳镇定下来,轻声说:我就想弄清楚!我伺候华先生六年了,可他还是瞒着我,那人是谁?为什么她一回来他态度全变了?

隋远解释不清,最后急了,瞪着顾琳说:反正这事和你没关系,别犯傻!华绍亭根本不喜欢你!

顾琳愣了,上下打量隋远,心里有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