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君执手天下第4章 兽斗热门章节在线阅读

"我看你这全身都是伤,到没有一点点怕的,女孩子不怕一身疤痕?"韩凌穆笑了笑,又从一旁拿出一件相对来说干净一点儿的奴隶服。

"额,谢谢不过疤痕嘛,命都要没了,还是先活着再说吧!"她有点不自在的答谢道,一只手不能动弹,只得用牙齿将布撕开。

一连几日,除了被拉出去干活,一切都很平静,直至

"出来!"几个挥鞭的粗糙男子忽然闯入,朝着魏玥儿就是一鞭,她蹙眉却不语,将鞭子直接扯了过来,随即扔到一旁。

"做什么?"她冷眼望着眼前之人,左手直接掐着他的脖子问道,心中预感传来,那日的男人,依旧不愿放过她。

"呵呵,你一个奴隶还敢问东问西,好,既如此,大爷我且让你死的瞑目,兽斗场!一会儿你就跟野兽说理去吧!"带头的男人冷哼一声,却不想被她收紧指头,于是一阵惊恐,身后的另一名挥鞭人直接给她一鞭子,也没能让她放开。

一旁的韩凌穆皱眉,兽斗场?那可是杀人不动刀的地方,将奴隶与野兽放在一起,大多情况下,奴隶皆被野兽撕咬,最后连骨头都不剩。

直接点名魏玥儿,看来燕洛泽还是不死心,想再次将其折磨致死。

"放开他吧。"见她被打成这样依旧倔强的死死不放开,他将她拉开。

"带她走!"带头之人怒极,命人直接绑着她就走。

"等等!"韩凌穆忽然发声。

"怎么滴?"见旁边还有奴隶敢说话,带头的男人很是不爽。

"我也去!"韩凌穆抬起头来,目光坚定不移的说道。

魏玥儿抬起头,惊讶的瞪大双眸,不懂他这是何意。

"哟,这儿还有一个不怕死的,好好好,你既要做她的垫背,那就一起吧。"说完,二人就被带了出来。

很快被带及一个铁笼内,"咚"的一声,笼门被锁起来。

此刻只剩下二人,再次被关入笼中,魏玥儿只觉一阵讽刺,抬起头,忽而看向一旁的韩凌穆。

"你何苦陪我一起死!"她的第一次露出这样的叹息,她不想死,可也不想欠人人情。

"谁说我们会死?!"韩凌穆冷眼一瞥,很快又恢复平静。

此刻铁笼内安静的出奇,连二人彼此的呼吸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问,就有人来了,架着放着铁笼的车缓缓驶去,不出一会儿,放置一个偌大的空地,而周围,竟都是人。

魏玥儿初来这陌生的世界,自是不懂眼前是什么情况。

只是还没来得及多想,只见有人牵着一头豹子朝着这边走来,那凶猛的眼神,尖尖的獠牙,看着就触目惊心。

恍惚间,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别怕!"而身边的韩凌穆却忽然安慰着说道。

她转过脸来,见他神色坚定,倒也意外,不过怕?怎么可能,这世上她还需怕什么?不过野兽而已,比起人来,野兽算什么?

而铁笼被打开,豹子被直接放了进来,随即又被关上,"砰"的一声,也让围观之人拍手叫好。

一瞬间,魏玥儿心跳加速,看着眼前的野兽,当它吼叫一声后,更是惹人心惊,随即直接朝着她迎面扑来,可她的目光却比它还要凶狠凌厉。

若说那一次是人性的较量,那么这一次,是一只真实存在的猛兽,它的野性就是将人吞食殆尽。

好在她闪躲及时,而此刻韩凌穆眼露精光,直接横踹那畜生,魏玥儿见状,忽而直接骑上豹子的背部,对着它的头就是一阵猛捶,双手饶是摩擦出血,却也不依不饶。

韩凌穆见状,赶紧也加入阵营,几番轮回,这只豹子也渐渐倒下,周围的观看之人一阵阵的唏嘘和欢呼声传来。

良久,二人都筋疲力尽之时,豹子也轰然倒下。

等了许久,见豹子都没反应,才有人将门再次打开,把豹子拖了出去。

魏玥儿与韩凌穆相视一笑,历经这场生死,距离似乎拉近了一些。

次日,二人还未曾缓和过来,就又被带入铁笼内,有了昨日的经历,这一次,魏玥儿闭目养神,却又有期待,或许她本身就是嗜血之人吧,不知这一次会是什么东西。

"其实,你大可先行离开。"想起韩凌穆,魏玥儿心生内疚,忽而对眼前的男子有几分动容。

"别废话了,先活下来再说吧。"他的话音刚落,只见带头人又带着一头体型庞大的狮子走了进来。

这一次,比起昨日的豹子来,简直有更大的攻击性。

魏玥儿赶紧进入战斗状态,而这一次,她也知晓要懂巧,于是与韩凌穆对视一眼后,二人几番闪躲,悄悄用石头作为利器。

她转身眉眼一转,狠厉间,将石头直接戳入狮子的脖颈处,鲜血直流,在一阵尖叫声中,将这头狮子斩杀!

连续两场胜利,也引起了一阵轰动,贵族们都拍案叫好,等着看下一场大战。

而刚才的兽斗场内,耶律其却一直紧皱眉头,他没想到在这头狮子的攻击下,竟然有人活了下来,尤其是那个女人,竟然还笑的出来。

他开始观察她。

果真,接下来几日的兽斗时间里,他都看到了那女人精彩绝伦的表现。

见她每次神情淡定,抓住时机,周身散发着异于常人的冷静,让他更是唏嘘不已,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奴隶,简直就是一个斗士。

她双拳捶打野兽,本身犹如一只恶兽一般,浑身散发着野性的气息。

今日,他刻意将自己养的那头最烈性的野牛带了过来,直接放入笼中。

这日将他们身上所有的隐形利器全部搜刮出来,饶是他们再厉害,这一次没了武器,还能如何。

可原以为毫无可能获胜,可她竟直接用牙齿将野牛的耳朵咬掉,趁势,韩凌穆配合着将那头野牛格杀,一瞬间,他怒气上涌。

"再放!"耶律其忽而将自己前几日所猎得的老虎,一同放入进去,这一次,他倒是看他们又能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