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已经三天没有打我了 第5章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

简家大小姐大婚,被蓉城众人津津乐道。

传言,简家大小姐简宁原本喜欢的是傅家少爷傅瑾衍,从青春稚嫩追到能穿嫁衣,就在大家都以为傅瑾衍会动心时,傅瑾衍却把简宁推给了自己最好的兄弟杜衡。

虽说这一举动没成全了简宁多年的情谊,但是在那个时候也被盛传为一段佳话。

令谁都没想到的是,在简宁进门的第二个月,简家被杜家吞并,简宁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这一进去,就是三年。

待搬迁京都的傅家发现,为时已晚。

简宁被姜韵拉着手进门,两人坐在沙发上不停的抹眼泪。

姜韵当年跟简宁的母亲是闺蜜姐妹,两人从念高中开始就在一个宿舍,再到大学,最后到步入社会双双嫁入豪门,情分颇深,在姜韵的眼里,简宁就相当于是自己的半个女儿。

宁宁,你放心,姜姨一定不会让你白遭了这份罪。姜韵边说,边轻拍简宁的手背,看着她昔日里如丝绸般的皮肤被折磨的不复往日光泽,心头再次涌上一抹难过。

姜韵话落,转身看向守在一旁的佣人,去帮小姐放洗澡水,多放点柚子叶!

佣人点头应声退下,简宁随之站起身,乖巧懂事的开口,姜姨,我先去洗澡。

待简宁离开后,姜韵起身,冷眼看向傅瑾衍,杜家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

傅瑾衍倚靠着楼梯站着,衬衣袖微微向上挽了几分,手臂上搭着简宁穿过的衣服外套,满是霉味,他却像是没闻到,从兜里掏出一根烟叼在唇边点燃,抽了几口,眸色讳莫如深,人都回来了,不急。

姜韵闻言,继续喋喋不休的说,傅瑾衍嘴角边的烟明明灭灭,好半晌,他淡着声音说了句,妈,我上去瞧瞧那丫头还缺什么。

洗澡能缺什么?就算是缺什么也轮不到你帮忙,你以为你们两这会儿还是小时候?你难道还要上去给她搓背不成?姜韵面色难堪,话落,傅瑾衍咬着的香烟在嘴角颤了颤。

相比于客厅里的嘈杂声,简宁整个人没在浴缸里,安静如斯,如果不是水面偶尔吹出的水泡,这一幕如果被旁人看到,还以为她溺死在了浴缸里。

能够重生的感觉,真好!

只是可惜,物是人非,家破人亡!

简宁无声的哭,眼泪跟浴缸里的水混搅在一起。

约莫在一个小时后,简宁从浴缸里起身,走到淋浴下,把自己冲洗干净,在擦拭身体的时候看着镜子里面黄肌瘦的自己,说不出是该哭还是该嘲讽。

对于当年的事,没几个人知道实情,所有人都以为简宁是兴高采烈的嫁给了杜衡,鲜有人知,她之所以这么做,都是为了自己那点卑微可怜的自尊心。

在得知傅瑾衍准备迎娶那位当红小明星时,简宁的第一想法就是结婚,任何人都可以,只要能让她快速跟傅瑾衍划清关系。

她不想待傅瑾衍结婚的时候,整个蓉城的人都用同情的眼神盯着她。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自己这点小心思会被杜衡利用,说起来,全都是活该!

简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当年的一幕幕开始轮番上演,她的深夜买醉,傅瑾衍的凉薄戏谑,杜衡的伪装深情不移

忽地,门外一阵轻缓的敲门声将她从回忆中拉了出来。

简宁闻声穿戴整齐开门,傅瑾衍倚站在门外,两人四目相对一时无言,恰好在这个时候傅瑾衍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掏出手机低头看了眼,按在耳边,温凉着的说:我说了几次,我回家后不准给我打电话,嗯?

傅瑾衍说话的声音肃冷,但因为后缀加了那个‘嗯’字,听起来磁性低沉又蛊惑,就像是在调教某些小猫小狗。

简宁知晓,他是在跟女人打电话,而且还是一个深爱他的女人,因为当年,这样的戏码,也在他们俩身上上演过无数次。

眼看着面前的一幕,简宁内心嘲讽,表面却表现得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