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素羽天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她跳下了诛仙台(凤素羽天玄)

凤素羽天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资源分享,实力派作者夏雷炮的最新著作,仙侠热文《她跳下了诛仙台》完整版阅读讲述了:凤素羽怎会心甘,既然得不到他的爱,那就让他愧疚一辈子,一跃而下,跳下了诛仙台。

小说简介

怀有身孕,对于凤素羽来说,本是件开心的事情,没想到还没将这个消息告知天玄,却等来他的一纸休书。他口中决绝的话语,让凤素羽心寒,当初不顾众人反对,不顾一切的嫁给他,现如今换来的却是这等苦果。凤素羽怎会心甘,既然得不到他的爱,那就让他愧疚一辈子,一跃而下,跳下了诛仙台。

凤素羽天玄小说全文阅读

天界,太子神殿。
凤素羽快步走在殿中,手覆在小腹上,她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眉眼间满是喜悦。
她刚得知自己怀孕了,便迫不及待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天玄。
若是他知道他们有了孩子想必也会开心吧?
她来到天玄的寝殿,伸手推开了门:天玄,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来得正好。天玄坐在桌前,闻声只是冷冷的瞥了她一眼,本殿刚好也有事情要对你说,正要去找你。
凤素羽微愣,这还是天玄第一次主动说要去找她
她温和的笑了笑:那殿下先说吧。
天玄漠然的看着凤素羽,微抬手指,一卷泛着浅金光芒的卷轴便在她眼前铺开:这是本殿与你的和离书,签了吧。
什么
凤素羽僵住,刚刚心头浮起的喜悦顷刻消散。
她无措的看着他,倏地红了眼眶,殿下为什么要与我和离?我从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当初,她顶着重重压力嫁给他,为他排忧解难,储君之争中更是倾囊相助,才助他得到了天界太子之位。
可如今,他却要与她和离?
你是没有对不起本殿,可你对鸢月做过什么自己不清楚么!
天玄神色骤冷,鸢月跌落诛仙台,被天雷伤到了神魂,至今昏迷不醒。据本殿所查,当日只有你去过诛仙台!
他的语气很冷,冰寒彻骨:你敢说这件事不是你做的!
当然没有!
凤素羽瞳眸骤紧。
只有我去过诛仙台,那就一定是我么?
难道在她心里,她就是这种人?
此事是鸢鹂亲口所说,她是鸢月亲姐姐,难道还是她陷害你不成!
不,不可能!凤素羽眸色一紧。
当时鸢鹂根本就不在场,她怎么会看见什么!
事已至此,你还要狡辩!
天玄没有再给她说话的机会,伸手一挥,那金色卷轴就逼近了凤素羽。
签了它,本殿饶你不死。
凤素羽眸底一寸一寸红了,她强忍泪水,哽咽着说道:天玄,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知道是鸢鹂为什么要陷害我,但这里肯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
天玄讥讽一笑,站起身,缓缓走到凤素羽身前,微垂眼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你真当本殿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么?当初你父亲逼着本殿娶你,本殿容你多年,可你明知鸢月对本殿的重要,还要对她惨下杀手!
不,不是的凤素羽连连摇头。
当初,擎天之柱不周山出现裂痕,他们上古神族玄鸟一族主动献出族中秘宝问天诀,修复了不周山。
感此恩德,天帝亲自为玄鸟族王女凤素羽和时为皇子的天玄赐了婚,天玄也正是有了玄鸟族的帮助,才能轻易地打败自己的弟弟,成为了下一届天帝的候选人。
而现在,他却要因为另一个女人与她和离。
凤素羽听着他的话,心中宛如针扎一般疼痛,她正要张口,腹中却忽然一阵疼痛。
她弯腰捂住腹部,面色痛苦的看向天玄。
天玄,我已经
本殿不在乎你如何。
男人冷睨着她,面色冷寒,凤素羽,到了此时你还要在我面前演戏?签了和离书,回玄鸟族,过往一切本殿可以既往不咎。
当初修复完不周山后,问天诀也成了凤素羽的陪嫁之一,落到了天玄手里。
假如他休了凤素羽,势必也要把问天诀还回去。
但如果是凤素羽主动要离开的,那即便是天帝,也说不了什么。
天玄你对我,真是绝情的很!
凤素羽咬了咬牙,强忍着疼痛抬起眼睛,坚定的看着天玄:这件事情根本不是我做的我绝不会就这样认下!
天玄面色阴鸷,好,既然你自己不愿安生,那本殿就只好换个方式了。
他转身向外,冷声道:来人,将太子天妃带入天牢,把这件事给本殿查个清楚!

凤素羽天玄小说免费阅读

凤素羽被士兵押着来到了烈狱。
烈狱一共分为九层,越往下走越是阴冷潮湿,其中的刑罚也更加令人胆寒。
若非触犯天条的穷凶极恶之徒,不会被带到九层天牢。
而凤素羽,却是在一开始就直接被押进了九层。
牢门皆用缚仙索叠层缠绕,无论是谁被关在这里都会法力尽失,任人宰割。
凤素羽站在牢房中,入目所见并不是阴暗的黑,而全是惨烈刺目的鲜红色,抽动鼻翼还能够闻到刺鼻的血腥味。
周身被这种气息充满,她不适的蹙了蹙眉,喉头涌上一股恶心感。
新人?对面牢房中传来一个男声,因着地牢昏暗,看不清对方的样子。
看起来不像个犯了天规的,小天妃,你为什么被关进来?对方的声音带着几分调笑,与周围的冰冷沉默格格不入。
凤素羽侧目,就见从黑暗的角落里,缓缓走出了一个男人。
他身上衣衫尽数破碎,只能勉强挂着。
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全是各种触目惊心的伤痕,旧的早已结了疤,而新的则深可见骨,皮肉外翻,还在不住地淌血。
男人的双手双足上全都缚着锁链,限制着他的行动。
如此重重防护,可见对方确实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人物。
见凤素羽露出警惕的神色,对方咧嘴一笑:你防我做什么,大家都是囚犯,你最该害怕的,应该是一会儿要来审你的那些人!
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凤素羽,砸了咂嘴:别看你现在还完整,等会儿可就不一定了。
仿佛是为了印证男人的话,地牢深处忽然传来一声惨烈凄厉的哀嚎,引得凤素羽浑身一颤,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男人冷笑:害怕有什么用,进了这里,你不如求着自己早点死去,否则,就是生不如死!
他的话越发令人绝望,凤素羽不由生出几分心寒。
就在这时,一个眼熟的人走了过来,正是掌管天牢审讯刑罚的卫权。
卫权脸上挂着笑,眯起的眼睛中却是寒凉无比,太子天妃,久等,轮到您了。

刺啦
鲜红的真火烈焰在胳膊上,立时传出了皮肉被烧焦的声音。
凤素羽紧紧咬唇瓣,几乎要渗出血。
她额上满是冷汗,冷冷看向那人,殿下只说让你审问,可没说让你动刑!
卫权笑眯眯的,手心浮起一团烈焰,显得格外突兀。
殿下说了,他要一个真相,日后也好像鹂鸢姑娘交代。至于动不动刑,就是我们的事了,,您早些认罪,也好少吃些苦头。
凤素羽惨白着脸抬起头,他这样审讯她,不惜动用大刑,就是为了给他心爱的人一个交代?
她为他出生入死多年,到头来,竟然都没有一个交代重要!
我没有做她的声音极为嘶哑,我没有谋害鸢月,这就是他要的交代!
凤素羽此刻被绑在架子上,衣衫已经在审讯和酷刑中变得破破烂烂,露出来的肌肤也几乎没有一块完好的,浑身上下全是血迹,看着极为凄惨。
若不是她在进入烈狱前就以灵力护住腹中孩子,那此时她的孩子恐怕都不在了
您这可让我很不好办呀。卫权一副为难的样子,手上的烈焰却再次毫不犹豫的落在了凤素羽的身上。
凤素羽吃痛,闷哼一声,隐忍不发。
进入九层烈狱,再高的灵力也不管用,您现在与一个普通凡人无疑,这些刑罚全都轮一遍,您是决计活不下去的。
卫权惋惜的摇了摇头,您还是仔细想想,到底怎么选择,才对自己更有利。
凤素羽知道,他是在劝自己认罪。
可是一旦她认了罪,担下了谋害鸢月的罪名,不但她自己,整个玄鸟族都会被她连累!
到时候,就算她活了下来,恐怕也无言面对父王和族人。
还有天玄她要让他知道,她是无辜的!
凤素羽声音有些虚弱,却不掩坚定:不是我做的,我不会认。
卫权叹了一口气,收起了掌中真火,眸中含着怜悯:是您逼我的。
说罢,他转身对着一旁的守卫吩咐道,去,那锁魂鞭来。

太子神殿。
鸢鹂拦下一个准备进去的天牢守卫,挑眉:你不好好守在天牢,来这里做什么?
那守卫见是鸢鹂,立刻俯首道:回姑娘,太子天妃抵死不认,卫大人让卑职来问问太子殿下该如何处理。
太子殿下日理万机,这等小事也拿来烦他?鸢鹂脸色一冷,吓得那守卫不敢说话。
顿了顿,她话锋一转,冷笑道:不肯认罪,看来是刑罚不够了,去告诉卫大人,太子殿下可没那么多耐心等待结果。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凤素羽天玄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