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依依战北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生归来生猴子(洛依依战北琛)

主角洛依依、战北琛的言情小说《重生归来生猴子》,作者顾画蓝所著,战北琛,我还要洛依依的声音略带祈求,紧紧的抱住了战北琛的脖子,眼眶氤氲。要说之前,战北琛还有些迟钝,但是如今,一下子明白过来!

小说简介

前一世,洛依依作天作地,肆意妄为,不过是仗着战北琛宠她,爱她,最后,她被人算计利用,作死了她自己,也害惨了那个深爱她入骨的男人。一朝重生回到过去,洛依依只想好好弥补战北琛,不再让他伤心难过,结果这个嚣张霸道的男人,一言不合又将她宠上了天。他从来都不怕她恃宠而骄,他只怕自己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她。

洛依依战北琛小说全文阅读

第1章:娶你!
活下去!洛依依你要活下去!男人眼睛里面布满血丝,鲜血顺着额头流下,声音沙哑压抑,将洛依依护在身下,一双颠倒众生的眸子中,尽带不舍。
洛依依虚弱的望着眼前这个男人,奋力伸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
果然是他
眼泪,顺着眼角滑下,混入战场上的泥土。
来不及了
一阵轰鸣,炸弹声响起,受难区,正是洛依依这边。
夜,黑的令人窒息,房间中昔日灯壁辉煌的装饰,如今却暗沉的,宛若地狱。
洛依依身上的重量,愈发变得有攻击性,男人浓厚的喘息声,在她耳边彼伏,一次又一次
透过月光,洛依依缓缓睁开了眸子,她没死吗?
为什么不是我男人压抑的声音,在洛依依耳边响起,甚至,痛苦万分。
战北琛是他!
洛依依昏沉的眸子,愈发变得震惊,他们现在这是在
战北琛,你
我要你一辈子都不准离开我男人再次出声,这一次,他的语气命令,不容任何人抗拒。
洛依依一只手,顺势攀上了男人的臂膀,这一幕,好熟悉。
十年前!
瞬间,洛依依的脑海里面,宛若忽然闪过一个炸雷,令她诧异的睁大了眼睛,难道自己回到了十年前吗?
好热
洛依依抿了抿唇,下意识的朝着战北琛的俊脸凑过去,她这是被下药了,那个人,正是自己的好闺蜜苏偲嘉。
为了得到自己的男朋友许墨,不惜把她往别的男人床上送。
身体中的药物作用,使得洛依依想不了太多,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这个男人身上索取。
翌日。
散落在地上的衣物以及枕头被单,印证了二人昨晚的疯狂。
洛依依睡的并不舒服,很早,便醒了,然而入目,便是一双几乎可以摄人心魄的眸子。
战北琛,自己的未婚夫,原本这次的宴会,就是为了两个人解除婚约而准备的,可谁知,宴会进行到一半,自己就被人下药,然后就误入了战北琛的房间。
战北琛是个正常男人,自己那个样子找到他,被吃干抹净,也是在所难免。
看他眼底的乌青,难道,他一晚没睡?
定下心神,洛依依一只手,缓缓的伸出被子外面,轻声问:你什么时候醒的?
这话,平和无比,宛若没有任何诧异与震惊。
战北琛小时候经历一场事故,从此耳朵便失聪,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是,他看得懂唇语,知道洛依依如今在说什么。
原以为,她会很生气才对。
怎么了?见战北琛半天没说话,洛依依一只手,轻轻抚上了他的脸,稍带停留。
前世,洛依依到死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战北琛才是一直以来,最关心自己的人。
他从未离开过自己身边,总是在最危难的时候,将自己保护的完好无损,以至于,后来还为自己丢了命。
而前世的洛依依呢?因为战北琛强行拆散她跟许墨两个人的感情,还不准自己跟他退婚,导致洛依依对他恨之入骨。
最后
洛依依心中自嘲了一声,许墨几年后,出轨自己的闺蜜,还将自己骗到竞争对手的圈套里,导致自己惨死,连尸骨,都难以找到。
手掌的温热以及从未经历的暖意,从战北琛的脸颊,渗透开来。
昨晚,是你求我的。
过了许久,战北琛才说出这句话,好看的剑眉,紧紧的蹙在一起。
洛依依虽是他未婚妻,可却从来不爱他,因为二人之间,不过是政治联姻而已。
洛依依平和的心情,在听到这句话后,缓缓低沉了起来,脸也红红的,这事,有必要说那么清楚吗?
想了想,洛依依的一只手,渐渐从脸颊,落到了战北琛的胸膛,再然后
你战北琛抓住了洛依依作乱的小手,整个人一副猜不透的神情。
我怎么了?洛依依勾唇反问,一双如水的眸子,带着几分不甘,听你这话里面的意思,是不打算负责?
战北琛抿唇,全身健硕宛若雕刻的身材,如今在洛依依面前,一览无余。
他从未打算要不负责,只是他以为洛依依会很抗拒这件事,所以,才主动和她撇清关系。
因为,他不想惹洛依依生气。
我可是第一次!洛依依语气故作愤怒,整个人离战北琛更加近。
战北琛缓缓皱起了眉心,察觉到香体离自己越来越近,他一只手,下意识的阻拦了一下。
我会负责!战北琛语气坚定,如果洛依依不讨厌他,他会负责到底!
洛依依听到这话,停止了手里的动作。
负责就好,前世自己因为跟战北琛睡了一晚,第二天哭着闹着要找许墨,导致战北琛对她失望至极,最后,两个人之间,像是陌生人般。
洛依依松了口气,之后微微躺平,整张脸魅惑的盯着战北琛,他的脸十分的俊美,且带着几分男人该有的刚毅。
似乎是觉得亏欠这个男人,洛依依的唇瓣,朝着他的嘴唇渐渐靠近,直到相碰。
战北琛紧皱着眉头,对于洛依依如今所做的一切,十分不解,可是,洛依依越来越主动,战北琛根本,无以抗拒
前世,洛依依只有一次这种经历,还是被人下药后和战北琛迷迷糊糊进行,根本没有感觉,如今,她身体里面昨晚的药物,似乎还没有完全散去,经过这么一碰,彻底燃烧了起来。
战北琛,我还要洛依依的声音略带祈求,紧紧的抱住了战北琛的脖子,眼眶氤氲。
要说之前,战北琛还有些迟钝,但是如今,一下子明白过来!

洛依依战北琛小说免费阅读

第2章:蚊子咬的
房间外边,战北琛许久没有出来,令站在外面守护的保镖们,有些不安。
前几天,少爷破坏了洛小姐和他那个小情夫的约会,导致如今洛小姐对他们少爷恨到了极点,两个人在里面这么久不出来,难道出事了?
少爷是战家最出色的长孙,年纪轻轻手底下的公司数不胜数,除此之外,他还是国家特聘的S级训练长官,身手厉害,手段狠辣至极,这些年,根本无人超越。
而洛小姐,医科大学大一新生,家中三代从医,曾祖父还当过兵,性格刚韧,从小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女孩子防身的武功黑段什么的都会,去年跆拳道比赛上,还获得了全国冠军,如今年纪轻轻,便可以独当一面,就是脾气暴躁了一点。
这两个人碰撞在一起,万一对彼此有点不爽,出点什么事情,就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决的了。
想了想,带头的那个保镖,便涨着胆子,敲了敲门。
毕竟,有事还是放到台面上来讲比较合适,这两个人在一起,太危险了。
房间内,听到外面愈发强烈的敲门声,洛依依有些心烦意乱。
战北琛,他们敲门!洛依依强忍着不适,说了句。
战北琛因为耳朵听不到,所以并未察觉到敲门声,但是,看到洛依依的说话时的唇语,他顿时就明白了过来。
滚!战北琛想都没想,抓起手边的一个烟灰缸,便朝着门口砸过去,声音沙哑且愤怒。
门外面的人听到这么大动静,顿时吓的话都不敢说了。
这么大火气?难道,没打赢?
洛依依将战北琛的行为尽收眼底,没想到,他对自己行为温柔,对外面的人,却始终像个杀伐果断的帝王。
随后,洛依依瞥了眼不远处的钟表,时间快到了,要不赶紧收拾,等会儿被抓奸在床,一切又和前世一样了。
亲爱的,得抓紧时间,我快不行了。洛依依说着,环住了战北琛的腰身。

战家。
洛依依的父亲和继母,以及异父异母的妹妹,坐在了战家的特制真皮软沙发上,面前摆放着新煮的茶水,却不见他们碰一口。
战老爷,我们家依依昨天晚上就不见了,听人说,是去了战少爷的房间,这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看着办吧!说话的,是洛依依的继母,秦霜雪,她着急的用纸巾擦着眼角的泪水,生怕洛依依出事一般。
身边的洛依依,听到自己的母亲这么说,立刻附和了句:对,战老爷,战少爷的威名在外,前几次就有几个得罪他的人,被他直接折断了腿脚,你们让我姐姐和他共处一室,这让我们怎么安心!而且一男一女,传出去也不好听啊!
说完,洛依依也哭了起来。
旁边的洛擎宇,是洛依依的父亲,听到这些话,缓缓皱起了眉头。
战老爷,不如你派人问一下战少爷,问问他到底,把依依怎么了。说完这话,洛擎宇也是叹息了一声。
战老爷是战北琛的爷爷,如今将近八十,但是精神却很爽朗,可饶是精神再爽朗的人,听到这些话,还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跟着,他缓缓起身,拄着拐杖,语气尽量平和的说:洛亲家,不是我们不问,而是从昨天晚上到现在,我们也没联系上北琛,他的保镖,也是被他关在了门外,根本就进不去啊。
这洛擎宇欲言又止,确实,战北琛的性子众人都知道,他不想做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强迫。
如今,自己那个女儿,怕是凶多吉少啊,只希望,战少爷手下留情。
门外?这么说,战少爷还在酒店房间里?洛依依似乎抓住了着重点,说完,便走过去拉住洛擎宇的手臂,撒娇说:爸,实在不行,我们去酒店找吧,姐姐现在下落不明,我们真的太担心了。
秦霜雪听到之后,也觉得有理,立刻点头附和:对啊擎宇,不如我们去酒店吧,如果依依在那里,我们就把她接回来,到时候就算是战少爷发怒,我们也认了,否则,我们该怎么和依依逝去的妈妈交代啊。
一句话,似乎触碰到了洛擎宇心中最柔软处,想了想,便立刻起身,对着战老爷说:战老爷,我妻子说的有道理,依依不能出事,既然战少爷不放人,我们也只能冲撞了。
说完之后,洛擎宇便带着一家老小都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洛依依与秦霜雪二人的嘴角,挂着一抹淡笑。
尤其是洛依依,整个人得意无比。
那个洛依依不是喜欢许墨学长吗?这次,一定要让她翻不了身。
许墨学长她怕是得不到了,倒是那个杀伐果断的聋子,就给她好好享用吧,让她知道什么叫作天高地厚。
酒店豪华房间。
洛依依洗完澡,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如今正在擦头发。
战北琛坐在一边,看着洛依依有些出神,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洛依依。
之前她对自己的主动以及媚眼如丝,都是真的吗?
战北琛,过来帮我吹头发。洛依依对着战北琛,十分自然的说了句,随后整个人坐在梳妆镜前面,看着自己十年前这张满满胶原蛋白的脸蛋,缓缓弯起了嘴角,真是个迷人的小妖精。
战北琛回神,走过去之后,接过吹风机,站在了洛依依身后。
她的秀发很软很顺滑,没有分叉打卷,宛若新生的海藻,令人碰了爱不释手。
碰着她的秀发,战北琛情不自禁的低头,细细闻了闻。
好香。
察觉到战北琛的行为,洛依依弯起了嘴角,这家伙。
正打算叫他好好吹头发,不要分心,谁知门口处,一阵剧烈的响声,再次传来。
洛依依微微皱眉,这力道,不像是之前的保镖,倒像是
前世的种种,浮现在了洛依依脑海。
她前世被苏偲嘉和洛依依设计,进入了战北琛的房间,后来事成,便是他们一群人抓奸在床。
从那以后,洛依依便到处说自己和战北琛早已经生米煮成熟饭的事情,回到学校后,她因为愧疚,不敢面对许墨,导致许墨,被苏偲嘉勾引走。
这一世,居然又来?
洛依依不免撇嘴,他们以为奸计还能得逞吗?
许墨自己倒是不想要了,就是清白这事,洛依依还是得在意一下的。
因为,她还有大事没办!
我爸妈来了。洛依依知道战北琛听不到声音,便对着他说了句,走过去开门。
门刚打开,洛依依便听到一阵哀嚎。
秦霜雪整个人抱住她,宛若失而复得一般,哭泣着说:依依,你没事就好,你知不知道,你急死妈妈了。
洛依依被她的手掌,差点拍的吐血,这演技,未免也太浮夸了点吧?
平时父亲不在,她对自己,哪次不是横眉竖眼,这一次,倒是这么关心自己。
旁边的洛依依,此刻也是一脸担忧,对着洛依依说:姐姐,你受苦了。
洛依依瞥了二人一眼,推开秦霜雪后,整个人冷静无比。
随即,她又看到了站在不远处的洛擎宇,他眉头紧锁着,似乎在担忧着什么。
爸妈,妹妹,你们怎么来了?洛依依问了句,靠着门边,一点惊讶的神情都没有,反而平和至极。
秦霜雪听到她这么一问,更为激动:依依,你昨天晚上失踪,有人说你进了战少的房间,我们都担心死了,所以一大早,便急着过来,如今,我们也不怕得罪战少爷了,你马上跟我们回家吧。
说完,秦霜雪便拉住了洛依依。
洛依依听到这句话,略微笑了一声,没有作出回答。
旁边的洛依依,此刻正上下打量着洛依依,跟着,便指着洛依依说:姐姐,你脖子上你和战少爷昨天晚上难道
后面的话,洛依依没有再说了,甚至还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洛依依见了,冷笑一声,在她面前装纯?
爸妈,妹妹,你们想的太多了,昨天晚上,我和战少爷,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在隔壁房间,你说脖子上这个吗?这是蚊子咬的,就只有一个,都怪我,昨天窗户没关好,蚊子飞进来了。洛依依说完,便略微扯开了自己的衣领,顺手用钥匙把隔壁房间的门打开,早上我睡醒之后,知道战少在这里,所以过来打了个招呼,没想到刚打算出来,你们就来了。
她其实早就有所准备,在他们没来之前,就把自己脖子上的痕迹,用遮瑕液遮住了,特意留下一个,迷惑住对方,钥匙也是她在战北琛洗澡的时候,花钱找服务生要的。
秦霜雪和洛擎宇见了,确实只有一个,他们都是过来人,如果洛依依和战北琛真的发生了那种事情,不可能只有一个。
依依这好像真的像蚊子咬的啊,只是,这么高的楼层,蚊子怎么飞得上来后面的话,秦霜雪故意停住了,顺便表达了自己心中的疑惑,她原本以为自己抓到了洛依依和战北琛的铁证,可谁知,却是蚊子咬的。
洛依依听到她话里有话,无奈摊手:这话,你就要问蚊子了,战少爷和我清清白白,根本没有妹妹所说的那种事情,再说,战少秉性纯良,为人刚正,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事情,这话,还是别乱说。
我洛依依有些着急,洛依依这话,是说她污蔑吗?
姐姐,你这是在怪我吗?我不是故意的。说完,洛依依便捂住脸哭了起来,看上去,就像是洛依依欺负她了一样。
洛依依看到后,眼角滑过一抹异色。
妹妹,我不是怪你,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好奇,你怎么就把我脖子上的蚊子包,认成那种污秽的东西了呢?你年纪还小,以后,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东西。洛依依说完,直起腰,整个人看上去,舒爽无比。
听到这句话,洛依依都要气炸了,洛依依居然说她
这自己还要不要脸啊,她可是大家闺秀,要是传出去,估计以后出入圈子,所有人都会笑话她。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洛依依战北琛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