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早文的炮灰女配重生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古早文的炮灰女配重生了(盛兮颜楚元辰)全本完结版完整全文阅读

盛兮颜楚元辰小说————古早文的炮灰女配重生了全文免费阅读推荐给大家,此书是作家临天所著,讲述了盛兮颜重生了。上一世,她直到死后才知道,原来她一直活一本小说里。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她的未婚夫永宁侯世子

盛兮颜楚元辰内容介绍

时值盛夏,艳阳高照,蝉呜声声。
皇后在京城西郊的皇家园林设下宴席,宣京城中的众贵女前来,赏花游玩。
更有传言说是太后想为幼子昭王挑选王妃。
宣豫阁内,戏子们舞动水袖,咿咿呀呀地唱着一出《胭脂扇》。
盛兮颜凭栏而坐,漫不经心地轻晃着杯中的果子露,琥珀色的果液中,隐约倒映着她姣好的容颜。

古早文的炮灰女配重生了全文阅读

眉目如画,桃腮雪肤。
这是刚刚及笄的她,芳华盛年。
但是,今天之后,她就会如同昙花一般,在最绽放的那一刻,彻底凋零。
盛兮颜的眸光暗了暗,她放下了琉璃杯,抚了抚裙裾,起身出了宣豫阁。
《胭脂扇》已经唱过了好几折,早就有一些坐不住的贵女,出来透气,赏花游玩,园子里到处都是姹紫嫣红,莺声燕语。
上一世的她,克己守礼,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座位。
直到太后的一道懿旨让她如遭晴空霹雳。
懿旨是让她与赵元柔并嫡,一同嫁给永宁侯世子周景寻。
她与永宁侯世子的婚约是自幼定下的,三书六礼已过了一半,她一个月前已经及笄,就等择吉日纳征立婚书。
而赵元柔是她姑母的独女,嫡亲的表妹,只比她小了两个月。
并嫡之风盛于前朝,本朝立朝百年,早已废绝。
曾经的她,不明白太后为何会下这样的懿旨,但她人微言轻,无力反抗,最后,只得与赵元柔在同一日嫁入了永宁侯府。
直到嫁过去后她才知道,周景寻早就不满和她的这桩婚约,还曾数次与永宁侯提出解除婚约,最后,更是与赵元柔一同跳湖殉情。
太后感念他们的情深意重,决定成全他们。
盛兮颜把被风吹乱的发丝撩到耳后,唇边噙着淡淡的笑容,笑容不达眼底。
无论是定下婚约,还是并嫡出嫁,上一世的她都没有任何改变的权力。
她的大婚就是一个大笑话。
新婚夜,她独自在新房里坐了一整夜。
第二天,她就“身染重病”,再也没能出院子一步。
而更讽刺的是,在她“病死”后,才知道,她的人生其实不过是一本小说,而小说的男女主角是她的未婚夫周景寻,和周景寻的白月光赵元柔。
这两人两情相悦,恩爱不离,而她不过是阻挠他们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恶毒女配。
他们俩因为她的存在,经历了各种误会争吵,再误会再争吵,但又心系彼此,在危境中不离不弃,每一次的误会最后都会让他们更加相爱。
最终,她的“病逝”成全了他们的情深意重,周景寻也在赵元柔的扶持和陪伴下,成了这大荣朝的一代权臣,两人恩爱情深,成就了一段佳话。
这简直比《胭脂扇》演得还“好看”。
不过这一世,盛兮颜是不想当这个恶毒女配了!
盛兮颜不紧不慢地走着,前面是素合园,她拿出帕子,擦拭了一下纤细白皙的手指,一些白色粉末不经意地从帕子上落下,散落在了草丛里。
然后,她就拐道去了明月湖。
明月湖就是上一世他们殉情的地方。
明月湖的位置有些特别,绕过明月湖是素合园,夏天赏荷最好的地方,而从她来的方向回去就是看戏的宣豫阁,本来这明月湖应该人来人往,但是,因为从宣豫阁去素合园还有一条景致更好的近路,所以,平日里其实罕有人至。
盛兮颜上一世听说,当日是洒扫的粗使太监发现了他们,才让两人捡回了一条命。
阳光底下,明月湖的湖面波光粼粼,远远的,一眼就能看到有两人在湖边说话,他们背对她而立,形容亲昵。
时间刚好!
盛兮颜不知道他们殉情的具体时辰,她是在看到赵元柔离开后不久才跟着出了宣豫阁。
这一路走来,越是靠近月湖,盛兮颜就越是有意识地避免被人看到,一直都注意着四周合适的掩体,现在直接脚步一拐,就顺利藏身到了一座假山后头,距离正好能够听到明月湖那里的动静。
刚站定,就有一个声音闯入耳中。
“柔儿。”
盛兮颜的眉梢挑了挑,有些惊讶。
这个声音不是永宁侯世子周景寻的!难道弄错了?
“王爷。”
这下没错,这是赵元柔。
赵元柔的声音永远都是这样,带着一种独特的清冷,超凡脱俗。
“……柔儿,你相信我,我已经求请了母后,娶你为正妃。”
“王爷。”赵元柔轻轻叹了口气,“这又是何必呢,我只是把你当朋友,您是堂堂昭亲王,身份尊贵,我们并不相配。”
“王爷,您是个好人。”
昭亲王?!盛兮颜眉梢一挑,原来他是当今的胞弟,同为太后所出的昭王秦惟。
今上五年前登基,对这个小了自己近十岁的胞弟恩宠有加。
秦惟怎么可能轻易放弃呢,他再接再励,声音温柔如风:“柔儿,我对你真心的,你……”
“柔儿!!”
又一个激动的声音盖过了秦惟,穿着禁军戎服的男人急匆匆地跑了过来,他声音略喘,神情激愤,额头上的一层薄汗粘住了凌乱发丝。

古早文的炮灰女配重生了盛兮颜楚元辰免费阅读

盛兮颜的嘴角微微弯起,她嘴唇微动,无声地说道:好久不见了,周景寻。
的确是很久了。
在嫁进永宁侯府后,她就再没有见过这位名义的丈夫。
重活一世,盛兮颜特意过来看看,这两人是怎样的情深意重,又是怎样相携殉情。
但好像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总不能是三个人一块儿殉情吧?
果然比《胭脂扇》好看!
周景寻冲到了两人的跟前,声音里满含怒意地说道:“昭王爷。男女授受不亲,您不要一直缠着柔儿。”
周景寻如今在禁军当差,是随驾来的园子,刚刚他正要交接要去休息,无意中得知昭亲王约了赵元柔见面,就赶紧追了过来。
他说着就要去拉赵元柔,秦惟上前一步挡在赵元柔跟前,冷哼道:“周景寻,你都要成亲了!民间有句话说得好,吃着碗里的,还想着锅里的,怎么?你还想柔儿给你当妾?”
“本王能许给柔儿正妃,你呢?”
“你能给她什么?”
说到“成亲”两个字,周景寻的面色僵了一僵,道:“我会想办法解除婚约的!”
他看着赵元柔,柔情满满地继续道:“柔儿,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说服爹娘……”
赵元柔轻轻叹气,巴掌大的小脸微微侧开,淡淡地说道:“世子,你快要成亲了,我是不会做妾的,我们以后还是不要再来往了。”
“柔儿。”周景寻不由地往后退了半步,一脸受伤。
这门婚事根本不是他所愿,是父母早早定下的,他的心里只有柔儿一个人,为什么柔儿就不明白呢?!为什么不肯多给他一点时间?
要是没有了柔儿,他这一生还有什么意义。
这一刻,他对那个占了他正妻之位的女人,越发的厌恶和憎恨。
要不是那个女人,柔儿又怎么会疏远他!
“你听到了!以后别再缠着柔儿了。”秦惟得到了莫大的鼓舞,虎视耽耽地盯着周景寻,“你要是识相,从今以后,就离柔儿远点。”
“男女授受不亲。”
这几个字是刚刚周景寻对着他说的,现在他如数奉还,说得抑扬顿挫。
“该离开的是你。”周景寻遏制不住心里愤怒,试图推开这个挡在赵元柔面前的人。
秦惟也是不服气,他是宗室亲王,当今皇上的嫡亲弟弟,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对他这般无礼。
他抬臂一挡,又向着周景寻狠狠踹了一脚,周景寻避让不及,被踹在了腰间,踉跄地往后倒了好几步。
周景寻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微微蹙眉的赵元柔,有些难堪。
于是,还没等站稳脚步,想也不想地就向秦惟冲过去,对着他的脸挥起就是一拳。
两人你来我往,打成了一团,不知不觉间,离湖畔越来越近。
“世子!”
赵元柔突然一声惊呼,紧接着就是一阵落水声,周景寻也不知道是自己一脚踩空,还是被秦惟推的,落下了湖。
周景寻不擅泗水,一落水就拼命扑腾了起来,可是越是扑腾就越是往下沉,才不过几息就已经咽了好几口湖水,离湖岸也越来越远。
“景寻!快来人……”
赵元柔吓得脸色发白,乱了方寸,正要喊人,就被秦惟拦下。
秦惟拉着她说道:“柔儿,不可以。”
秦惟被情情爱爱冲昏的大脑此时总算是清明了一些:“柔儿,你先离开这里,我再叫人来救他。”
“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会把他救上来的。”
两男争一女,这事一旦传扬出去,对他不过是一桩风流韵事,无伤大雅,对柔儿麻烦可就大了,母后更加不会同意自己娶她了。
赵元柔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她正要应声,恰在这时,远远传来了一声:“走水啦!”
走水了?!
秦惟怔了怔,循声望去,不远处素合园的方向竟冒起了一阵浓浓的黑烟。
他眉头微蹙,怎么会突然走水了?
“众位姑娘们,小心脚下。”
“请随奴婢往这边走。”
“从这里往前就能回宣豫阁了。”
……
长年都没几个人会来的明月湖顿时变得喧嚣起来,凌乱的脚步声蜂拥而至。
糟糕!
秦惟脸色大变,下意识地护住赵元柔,那揽着她肩膀的动作,远远看去就像是两个人拥抱一起,尤其秦惟还刚打过一架,衣襟不整,发丝凌乱,赵元柔更是面带潮红,神色慌张。

小编推荐理由

古早文的炮灰女配重生了免费章节完整全文阅读这是近期非常受欢迎、深受读者喜爱和追捧的一本小说,全文内容描写新颖非常吸引眼球。欢迎大家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