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缕阳光倾城全文免费阅读-等一缕阳光倾城(向悸楠叶遇菡)

《等一缕阳光倾城》由作者郭爽创作完成,讲述主人公向悸楠、叶遇菡之间的一部言情小说,他们相识于大学的校园,陷入爱情也是在不知不觉中。伴随着向悸楠的不辞而别,让叶遇菡的世界就此的坍塌。八年的等待,如今她终于是等回了他。再次重逢的两人,还会不计前嫌的走到一起吗?如今在叶遇菡的内心之中,对向悸楠不敢抱有太大的希望。在爱与恨的交织中,她会如何克服自己,给彼此一个重新认识的机会。

小说简介

八年前,向悸楠在大学校园里的不告而别,让叶遇菡痛苦经年。
叶遇菡用八年的等待,换来而今的重逢。
向悸楠因为心中那份沉淀的爱恋,留住爱的脚步。
如今让她再度奉上的爱情,祭奠曾经坍塌的世界?
亦只剩了爱与恨,在时光的天平秤上衡量,
爱与恨孰轻孰重,等到下一缕倾城的阳光,穿过这道无形的玻璃墙,向悸楠和叶遇菡会在夕阳落幕前,做最后一次取舍。

等一缕阳光倾城全文免费阅读

这个故事,应该从那一个相遇的季节说起。
九月的长宁,细雨淅淅沥沥,像时光不急不慢的脚步,时轻时重,却又那么固执。
窗玻璃上被蒙上一层细细的雨珠,窗外的世界显得格外的朦胧。
淅淅沥沥的雨水开始纷至沓来。月初没有了八月月末的狂热,蝉声已渐渐隐去,没有了从内到外的浮躁,整个心海都沉静下来。
上午九点时分,李忆然按照向董昨天的吩咐,上午提前半个小时,就把车开到机场外.在嘈杂喧闹的机场,李忆然侦察着找了个合适的角落,将车停下,走下车。还来不及甩上车门,就听到包里手机在响。
她的神色立刻变得恭谨如宾,满脸堆满了璀璨的笑容接通手机,向悸林在那边低声叫着李忆然的名字。
一段简短的对话,虽然隔着微弱的电流,声音沙哑低沉,又十分清晰。
李忆然一身修身干练的职业装,靠在锃亮的黑色车门上,她温声笑语:向董你好!我刚到机场,还没看到向悸楠先生从出机口出来。
忆然,今天上午大概九点钟悸楠下机,最近楠峪集团因为外界舆论,处在风口浪尖上,我怕一些媒体记者和喜欢捕风捉影的娱乐狗仔队,得到什么外界小道的消息,知道悸楠今天回国,会到机场围追堵截采访。昨天因为楠峪开发的几个项目召开股东大会,我忘记把这件事告诉你,今天你最好提前多规划几条,接悸楠回家的撤离路线,不然你今天单枪匹马想在机场接悸楠回来,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
好的,向董,我现在立刻规划出几条撤离路线,保证顺利安全的将向悸楠接到家里。
李忆然听到电话那头的向董挂断了电话,李忆然浑身像是被寒风吹袭了,浑身肌肉收缩,还心酥一下的,那个小心脏噗通噗通猛烈的跳动了几下,平时严肃如冰的向董,对楠峪这艘乘风破浪的大舵,远航在波涛汹涌的商海中运筹帷幄,没有想到今天对去机场接向悸楠回来,这么芝麻大点儿的事儿,都追问再三,可见向悸楠真是向董的心肝宝贝。
李忆然迅速的拿出手机,划过几个界面,用手机导航查找最近的路线,从机场到出口就,那么几条便捷通道,李忆然约略的记了一下几条路线,然后就朝着接机出口走去。
片刻后,一个戴着墨镜气宇轩昂的男神,推着行李,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朝着出口走来。
机场出口处,已然拥簇着不少接机的人,这个戴着墨镜气宇轩昂的男神,推着行李箱缓缓的走出来,在簇拥的人群中,搜寻着那张熟悉的面孔。
向悸楠昨天和老爸在电话里通话,老爸说今天会派助理李忆然来接机,气宇轩昂的男神摘下墨镜,生怕李忆然认不出来他。
向悸楠他单手揣在口袋里,一身挺拔的西装修身的西装,英伦文理的发型,一米八五的个子,身高腿长,帅气得没话说,像是海报里荷尔蒙爆棚的男模。
一名女旅客和他擦肩而过,慢半拍后回头,直愣愣地看着他,若有所思的样子,瞬时恍然大悟,捂嘴就要尖叫。
哇!他不就是最新偶像剧里的超帅的欧巴
几名旅客拿出手机,快步的跟在向悸楠的身旁,举着手机给向悸楠咔咔咔拍照。向悸楠满脸洋溢着俊朗的笑容,匆忙低头转身大步离开。
突然听见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嗡嗡嗡的响了,他不急不忙的掏出手机,看到手机接收到的一张路线图,他放大了路线图。
天才之作,鬼画符?再过了两秒,他看到了李忆然给他发的消息,向悸楠,我在B路线通道出口等你。
他嘴角微微勾起一丝笑容,他懂了,收起手机往外走。
果然没几分钟,向悸楠在B路线通道出口,看见了等在车边,不住踮脚张望的女士。
李忆然忽然回头,望见刚才在出机口,看见的那位气宇轩昂男神,摘下墨镜的脸后,立刻惊讶的笑了起来。
向悸楠捉住李忆然双眼投射过来惊讶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向悸楠原本节奏缓慢的心跳,忽然加速跳动,像是忽然尝到了阳光慵懒优美的味道。
几年不见,李忆然越发漂亮有气质了,不像是八年前,记在脑海里那个熟识俏丽的模样。
终于,李忆然的眼睑闪动一下,向悸楠向李忆然那边一步一步走过去,李忆然脸颊上依旧保持着微笑,李忆然停在了他面前。
八年没怎么见的人,今天一见简直和当初判若两人,李忆然安静地站在那儿,还是一副像是贴了中国文化标签的蒙娜丽莎,一头柔软的头发披在肩上,笑起来的时候,眉眼微微弯着,精致的五官显得格外传神儿,那淡淡粉色的眼影显得格外的养眼。
哇塞!大帅哥,向悸楠,你就这么低调回国吗?如果我今天再晚点儿,恐怕就会上演明星机场秀画面,这里估计也要被那些娱乐记者们围得水泄不通,你的前后左右都会挤满无数不停咔咔咔的镜头。
哼!这不是有你做我的护法吗,我自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李忆然走到车后,打开后备箱,伸手接过向悸楠手里的行李箱,吃力的踮踮脚,准备把行李箱放到后备箱里。
我来吧。向悸楠看到李忆然消瘦的身材,提着一个硕大的行李箱有些吃力,立刻从李忆然的手里,接过行李箱,毫不费力的放到车的后备箱里。
只听见啪一声,后备箱关上,向悸楠一脸信心十足的表情说:搞定,不过忆然,我今天好像是还提早了半个小时。
向悸楠抬起左手臂,用右手那白嫩的食指,刻意的敲了敲左手腕上,戴在左手手腕上的那块英伦风格手表,朝李忆然示意。
李忆然看到向悸楠挺拔的身姿,羡慕的眼神,她百无聊赖地遥遥用视线比了比,看见她的头顶约莫齐平在他肩膀齐平。
这时,一大群媒体记者闻声,朝着这边蜂拥而至:他在那边,我们快过去
向悸楠见势把李忆然往车里推:赶紧赶紧上车,再耽误一会儿,我们可能真走不了。
李忆然顺势拉开后排车门,正要坐进去,推在她手臂上那只手倏地缩了回去。她回头就见向悸楠向前跳离一步,坐进了驾驶的位置。
李忆然舒了一口气说:没有想到国内的媒体记者嗅觉这么灵敏,我这才刚回国,就成了他们掠食围捕的对象。
谁让你是楠峪科技未来的接班人,看看刚才你在出机场的气场,一身挺拔的西装修身的西装,英伦文理的发型,一米八五的个子,气宇轩昂的气势,身高腿长,帅气得没话说,像是海报里荷尔蒙爆棚的男模,我还差点以为你就是某某,在韩国接受SM公司训练的偶像实习生了。李忆然隐约的笑了笑。
向悸楠凝了凝神儿,从后视镜见到那群媒体记者扑过来,他转着方向盘,一脚油门下去,将车开出这个看似隐蔽的角落。看了眼车内后视镜里那张静默的完美侧脸,虚咳一声提醒:好久没开车了新手上路,你别紧张啊!
李忆然略微点头,回头看了看车后那群被甩开的媒体记者说:悸楠,那群媒体记者已经被甩开了,一时半会儿追不上来,不然你靠边停车,还是我来开吧。
向悸楠低头看了看车内后视镜,那张精致的脸颊:怎么,这么不相信我的车技?
不是,我看你刚回国,一路舟车辛劳,刚才拐弯处秀的漂移,我还惊魂未定。
没关系,我哪能让身后的那群记者,追着你一个女生跑啊。
李忆然紧张地看到向悸楠开车避让行人,隐忍了半天才问:这八年,你在国外生活的还好吗?
向悸楠听见李忆然的话,眼睛似乎在他握紧方向盘的手上放空,很久后慢慢开口:一眨眼就八年过去了,慢慢了适应了国外的生活节奏,一个人学会料理自己的生活,我和叶遇菡已经阔别了八年,也不知道她现在是不是已经把我彻底的忘记了?
叶遇菡是你的初恋女友?李忆然惊讶的问道。
是啊,八年前,我们在长宁政法大相识,相恋,一起加入琴谊协会,当初是我选择不辞而别,孤身漂泊到英国留学,临走的时候,连一句告别的话,也没有来得及对她说。向悸楠的语气里有些惋惜之意。
李忆然心里追忆着:可叶遇菡从来没有向我提过,她有谈男朋友啊,难道八年前让遇菡伤心难过的那个人,就是此刻坐在自己身旁的向悸楠?
向悸楠侧眼看了看李忆然神色有些恍惚,问道:李忆然,你怎么了?
哦,没什么,突然听你讲到自己初恋,想起自己的大学校园时代生活。李忆然侧脸用微笑示意掩盖,自己脸上的躁动不安的表情。
这次回国我就是想回到她的身边,我不想辜负她的知遇之恩,这次想和她重新开始。
谈话至此结束,车内温暖安静。窗外是一晃而过的城市光景。向悸楠他点开导航定位,他转上高架桥,还算平稳地往悸楠别墅开过去。

等一缕阳光倾城免费阅读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向悸楠就将车开到悸楠别墅门前停下了,向悸楠和李忆然一起推开车门走下车,林湘峪正坐在草坪的长椅上,观赏不远处湖里的游鱼。
向悸楠走到草坪边,看到林湘峪那熟悉的背影,微卷的梳理的发型,亲切的喊道:妈,我回来了。
林湘峪闻声,转过头来,看到向悸楠那张熟悉的面孔。悸楠,你终于回来了。
林湘峪立刻的从长椅上起身,绕道走到向悸楠面前,拉着向悸楠的手,深情专注上下打量这向悸楠说:来,这些你那不见,让妈好好地看看你。
妈,你看我这不是如期而归吗,以后会天天烦你的。向悸楠朝着林湘峪兜兜嘴说。
这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一定很累吧,来先进屋里林湘峪说着,就拉着向悸楠的手,朝着悸楠别墅里走去。
向悸楠看到李忆然打开车的后备箱,将那个笨重硕大的行李箱,准备从后备箱里提出来。
向悸楠急忙的走过去,从李忆然的身后,搭把手将行李箱拿出来,李忆然像是如释重负一样,舒了一口气。
好了,李忆然,我现在已经安全的到家了,你把车开回公司,顺便替我,向我爸报一声平安。
李忆然嘴角微微上挑,然后伸出左手做了一个OK的手势,说:那你好好休息吧,我现在赶回公司向董事长复命。
向悸楠和林湘峪朝着屋里走去,李忆然走到车侧拉开车门,走上车发动车子,拐了几个弯,朝着楠峪大厦驶去。
李忆然开着车,驶出悸楠别墅区,路过一个十字路口,红灯亮了,李忆然把车停在斑马线前路口等待,看到一个穿着连衣裙骑车电动车的女生飘然而过。
看着那个女生清新柔美的身侧影,恬静的脸颊,突然想起多年前,那个刚大学毕业的自己,时间一晃就这么多年过去了。
嘀嘀!车外传来一阵汽车鸣笛的声音,李忆然抬头一看是绿灯亮了,从后视镜里看到自己车后排了一条长龙。李忆然把车变速器从N挡推到D挡,车子开始在路上驰骋起来。
李忆然降下车窗,准备打开车载音乐,就听见放在旁边的手机响了,李忆然看到手机屏幕上是一凡的名字,她不慌不忙的,将放在旁边的蓝牙耳机插进耳朵里,接通电话。
喂!一凡,我现在开车在路上,打电话找我什么事啊?
一凡在电话里急切的语气说:不好了,忆然,你赶快回来吧,刚才在周例会上,向董向公司各部门高层大发脾气,博恩集团发来通告,控告楠峪集团旗下华南制药厂,代工博恩最新研发的蕊诗蔓草本护美容肤品,品质出现了问题,各代理商和营销公司都大批的向博恩申请退货,强烈的要求理赔一亿八千万,现在网络上关于华南制药厂生产假冒伪虐品流言,已经铺天盖地,很多的媒体记者都堵在楠峪大厦的门口,刚才在例会上向董叫你的名字,发现到处找不到你人,你快回来吧。
好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回来了。李忆然挂断电话后,就摘下蓝牙耳机,深踩了踩油门儿,车就开始在道路上飞驰起来。
等李忆然把车开到楠峪大厦楼下的时候,她从前方璀璨阳光,投射在楠峪玻璃门上的光影里,扫视一圈,看见一群媒体记者,将大厦门口围的水泄不通,几个保安人员奋力的阻拦着那群媒体记者。
李忆然推开车门,像是小偷一样的跳下车,准备从大厦旁边的侧门溜进去,大厦门口传来媒体记者鼎沸的嘈杂声,
让我们进去采访一下向董
向董,向董,请问你对楠峪集团旗下华南制药厂,代工博恩最新研发的,蕊诗蔓草本护美容肤品,品质出现了问题怎么看?
向董,向董,我们可以采访你一下吗?赶上来问话的是一名记者,她略微轻柔。
在记者拥簇的人群中,向悸林被几个保安护驾从大厅里走出来,接受记者们的采访。
各位媒体记者朋友们,大家好,关于楠峪集团旗下华南制药厂,为博恩代工蕊诗蔓草本护美容肤品,出现的系列问题,现在有关部门还在调查中,请大家不要随意散播关于楠峪的舆论谣言,今天的采访到此接受。向董的脸色显得很严肃。
哎!等一下,向董,关于楠峪
向董,我们
向悸林身边带着的几个保安人员,用手臂挡住两侧,那些举着照相机不停咔嚓咔嚓咔嚓的媒体记者,护送向董走到楠峪楼下的停车场,向悸林上了那辆酷黑,侧身腰线赢朗的奔驰上,李忆然站在楠峪大厦的侧门口,看着向董的坐车离开了。
李忆然一边朝楠峪大厦大厅里走,心里一边咕叽的想:这下糟了,刚才在电话里听一凡的语气,向董在周例会上这次肯定发飙了,向董上午明明安排我去机场,接他的宝贝儿子,这会儿就想我立刻飞到公司,为他分忧解难,真以为我有分身术啊!
李忆然只顾着脚下,跌跌撞撞,刚一脚踏进那扇高大明亮的玻璃门,一头就撞在了谷一凡的身上,软软的,差点被弹了回来。
李忆然心焦似火的破口准备大骂:你到底有没有长眼睛啊?
你才没长谷一凡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看到有女神级待遇般的李忆然,抬头对他怒目而视。
一凡,你作为楠峪的高管,什么也这么冒冒失失啊?李忆然翘着嘴角问。
忆然,刚才要不是撞在我身上,难道你还想一头撞在墙上啊,你可回来了,我刚才还不是被向董臭骂了一顿,向董刚才出去了,你没有遇见他吧?谷一凡一身西装革履的打扮,浅蓝色的领带配白色的衬衫,显得格外有气质,气宇轩昂。
我才在门口,看到向董在门口被记者围攻采访,早晨向董安排我去机场,接他的宝贝儿子回国,在机场也是差点上演明星机场秀,还好后来有惊无险。李忆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舒了一口气。
怡然,你刚说向董的儿子今天回国?谷一凡惊讶的问道。
是啊,我今天在机场亲自接的向悸楠,然后把他送到他家里,怎么了?
李怡然,你作为向董的助理,不会没有听说过,楠峪集团的高层将要大换血,就这次楠峪旗下的华南制药厂出事来说,楠峪的企业管理体系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现在楠峪很多的元老级高层,仗着以前和向董下海经商,一起打下楠峪集团的江山,现在就想躺在原来的功劳簿上,每天等着定点下班,等着每年的分红谷一凡左右观望了一下,急忙把李忆然拉倒大厅的一边,小声的说。
嘘,一凡,这些以讹传讹的话,你是从哪里听来的,小心隔墙有耳,你想被楠峪扫地出门啊,我还有事儿,先回办公室了。
谷一凡看着李忆然朝着电梯门口走去,自己便转身朝着财务处走去。
李忆然回到办公室,就打开自己的电脑,网上铺天盖地的都是,关于楠峪为博恩代工生产假冒伪虐品流言的消息。
在长宁市,楠峪和博恩作为两家省市级,特别关注的大型跨国上市企业,两家作为同类型的企业,近年来在商业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展开多次商业博弈,楠峪为博恩代工的消息,也是在网上引起广泛非议。

小编推荐

每座城市,都有故事,或许下一秒,你,就是主角。欢迎进入本站搜索等一缕阳光倾城全文免费阅读欣赏更多精彩小说!